748 第 748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若贾母知道自己顺水推舟的将王夫人给解决出局的行为会使得贾敏也一齐跳出她的捕猎网的话,那她一定不会懊悔自己居然就这样轻率又简单的解决掉王夫人的——

    她或许会补救,会追上去耐着性子嘘寒问暖,会压抑着额头的青筋展现自己的慈爱和温柔……即使这一切不过是为了间接的欺骗贾敏而已。

    老实说她并不是很放心这个王夫人的心腹,但转念再一想:既然这人是王夫人的心腹,那不管她和王夫人怎么闹又会闹成什么样儿,都是她们主仆之间的事儿,自己何必操闲心?

    她并没有回话,只继续无声已经满是防备了。

    贾母:“???” WWw.5Wx.ORG

    对不起,发生了什么?

    贾敏:“……”

    她就看着贾母,眼神中除了戒备,还掺杂上了几分难以掩饰的失望。

    正在贾敏对面的贾母也就看了个分明,一时间心中更是慌乱了:“我的儿,你为何这般委屈?可是王氏那女人在我来之前得罪了你?”

    若说方才贾母询问贾家可有人怠慢了贾敏不过借口,那此时直白的将罪名落到王夫人的头上就实打实的迁怒了,故贾敏听到这话不但不见欣喜或是开怀,失望之意竟愈发的重了几分,乃至于连眉梢眼角都带上些鄙夷了。

    这回应登时惊呆了贾母。

    ——没有人愿意这样的眼神是冲着自己来的,尤其这目光的源头又是来自于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的时候!

    她当即就觉得自己的情绪似乎也有些绷不住的迹象了,那些原是打算压抑下去的、被贾敏伤害的过往记忆也遽然间翻腾了起来,尤其是那日看到贾敏送回和嫁妆等价财物时的羞恼和此时的羞臊完美的重叠了起来——

    她再有如何的不是都是贾敏的亲妈,贾敏当真就能这样一点情面都不留?!

    ……可到底不敢就质问。

    贾母可以和贾敏撕破脸,可贾家却是不能全然的和林海没了关系。

    因此,便是贾母忍得真真想要吐血也必须要继续强忍,忍得自己的一双眼眸都红透了——也不知是气得恼的还是怨的。

    只眼下百般心绪上头的贾母却是没有意识到,她因着自己是贾敏的母亲而希望贾敏能无限的容忍她,可她对贾敏的那些利用、隐瞒和欺骗又当真是一个真心为了女儿好的母亲做得出来的吗?纵使此时她忍了贾敏在态度上的不恭敬,但这忍却并非是爱而不愿伤害,只是因为有好处而不愿生分……这样的明码标价又真的值得贾敏用真心和实际的‘利益’来交换吗?

    不值得。

    且贾敏也不会真就这么傻了,若是久居江南,或许遥远的距离还能将贾母的形象固定在过往的慈爱上,但因着程铮的‘不按理出牌’,贾敏却是实打实的就近见识了贾母如何将自己从亲生女儿一步步挪到林家主母的位置上并因此而有所图谋的,又如何会再任由贾母通过她来对林家予取予求?

    只到底……人心还是还是肉长的。

    因此贾敏能够冷漠的拒绝贾母所有不合理的要求,却是不能真的就这样面对贾母通红着一双眼眸看着她!

    她静默无声的就收回目光,用下垂的眼眸掩盖住自己无措,尽力平稳了心态,平静的诉说:“我此来是为了最后看珠儿一眼……因而母亲再是有什么话儿,却是延后再说吧。”

    这虽是有些生硬的拒绝语句,登时就拒绝回了贾母的几分神志,尤其当她注意到贾敏的拒绝虽然生硬却终究不曾绝情到底——‘延后’二字虽可视为推脱之语,但若是脸皮厚一些,就也能被看成一份希望不是?

    贾母这些日子四处套话又四处碰壁:若只是从交好家族的小辈身上得不到消息也就罢了,可等到那些家族因着贾母的问询而彻底的和贾家断了往来,贾母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因此便贾敏的话语中多少有些抗拒之意,贾母也能听出一份绝处逢生之感——

    只要贾敏还愿意和她说话,她就有一二希望说服贾敏在这时候帮贾家一帮……

    当即面上就扬起了笑:“都怪我这个老婆子!想着多年不曾见你,如今见了你就慌了心,以至于没注意到这点。”

    没注意到这点?‘这点’可是你的亲孙子啊!

    本只是被贾母用来圆场带过的话儿,听在贾敏的耳中却是那里都不对,一个字都能嚼出千般的意思来,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已经贾母生出了几分怨意,此时听着贾母这明明也有几分真感情的话语,那也是怎么听怎么都能听出‘不满意’的地方来。

    于是也就没了回话儿的兴致,只默默对着贾母屈膝一礼,便就兀自去给贾珠上香祭拜。

    可却到底做不到‘全神贯注’:

    贾敏此来本就是为了林海求仇恨转移的,加之这个时代的人虽也敬畏鬼神,但着实没有几个是真知道该如何和鬼神沟通的,因而贾敏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在贾珠的灵位前拜了又拜,恳求的话儿翻来覆去的在舌尖心头来回滚遍,几乎连贾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把同样的话重复多少遍了。

    但就在她焦急无力又小心敏感的时候,那贾母却又偏偏在这里目光咄咄的亲自看守着她……就更叫人紧张了好吗?她又哪里会不紧张?

    难免就会有一二流露。

    也叫贾母看错了意思,只以为贾敏那小心睨向自己的眼神是在诉说她的心中也还记挂着自己和贾家呢,就坚持在原地守着贾敏——

    也是很顽强的在刷贾敏的仇恨值了。

    也于是,在拖拖拉拉的祭拜完之后,贾敏对着贾母那是愈发的没了好脸色,更不顾贾母面前殷切的挽留之意了,只坚持要走。

    贾母:“……”

    她等在这里不是为了等出这么一个结果的!

    又有周瑞家的既然是站在王夫人身边的, 那她这一脚之中不但有她刻意使出的气力还有她不经意间加上的重量, 两相叠加之下, 不说踩得王夫人吐血,踩得王夫人的脚趾骨几乎断裂还是没问题的。

    都说十指连心, 从痛感上来说脚趾也不遑多让, 痛得王夫人也终于维持不住脸上的木然了, 又因为痛楚来源于脚下, 她也就下意识的就低头弯腰,想要看看自己的脚……还是完整的吗?

    不经意的看向了王夫人和周瑞家的方向,便是一眼就能看出这对主仆之间似乎有什么不对, 她也全然不上心, 只对着周瑞家的威胁:“既如此, 我便就将二太太交给你了, 若她有什么‘不好’,小心我拿你是问!”

    可更遗憾的是贾母不知道。

    所以,当全不自己解决王夫人的行为竟是留下了如斯隐患的贾母转过头准备开始专心‘攻略’贾敏的时候,也在一转头就看到方才还深情的和自己对望的女儿,此时眼中

    而周瑞家的等得也正是这个时候!

    几乎是在王夫人弯腰低头的那一刻,她就用自己之前还在王夫人手臂上不断拧转的那只手覆过了王夫人的背脊, 看似是将这个主子小心的扶持在自己怀里,可实际上压在王夫人背上的手臂却是已经使出吃奶的气力:“老太太,二太太出来太久了, 怕是受不住了, 求您让我们先行一二罢。”

    ——说来,贾母也是十分清楚贾敏和王夫人的关系有多恶劣且这种恶劣又有多源远流长的,断想不到贾敏竟然能因王夫人而生起了‘兔死狐悲’之心。

    故应对的方式也难免错误:“我的儿?可是你好久不曾回家,这家中有人怠慢了你不成?”

    周瑞家的也自然听明白了贾母的言下之意,可对她而言,放任王夫人再在这里待下去才会真正的‘不好’,因而也不怕贾母的威胁了,就一面继续将王夫人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怀抱里,一面对着贾母稳稳道:“老太太只管放心便是!”

    贾母:“……”

    贾母……终究不再只是她记忆中那个那个疼爱儿女的母亲了!

    不免就生出了几分叫这俩人自相残杀的恶意来,大度的点头叫周瑞家的只管带着王夫人滚蛋。

    ——却不想,也正是这般潦草打发了王夫人主仆二人的态度,竟是叫她正对面的贾敏于瞬间就生出了一股子寒意,连带着被情感冲刷的脑子也清楚多了: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书海阁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这是何其用力的一脚。

    贾母正是看着贾敏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时候呢,愁绪无端被周瑞家的打断, 心中难免就有些怒气,只又想着若是能叫周瑞家的先将王夫人带下去……自己和贾敏不更好说话吗?

    ——虽是借着王夫人才打开了自己和贾敏说话口子,但等到过了河, 贾母拆起桥来也不是一般的利索。

阅读[红楼]公主自救手册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哥哥不要啊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两面派咬定卿卿不放松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洪荒都市之最强玩家见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