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天罗地网(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见丁轻鸿哑口无言的震惊模样,陆庭湘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戏谑道:“最凶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与其藏头露尾的隐匿,不如大大方方的现身。很多事,你越是遮遮掩掩,越容易引起对手的怀疑。可你将计划毫无保留地曝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手反而不会相信。” WWw.5Wx.ORG

    “这……”丁轻鸿满眼复杂地望着谈笑风生的陆庭湘,沉默良久,方才缓缓吐出五个字,“陆公子高见!”

    对于丁轻鸿的言不由衷,陆庭湘一笑置之,反问道:“丁兄可否酒足饭饱?”

    丁轻鸿幡然醒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同时将审视的目光投向四周。

    “什么事?”

    “上楼,将柳寻衣请下来。”

    “什么?”丁轻鸿大惊失色,“陆公子想和柳寻衣明刀明枪?”

    “这是一条‘聪明蛇’,知道我一旦打草,他断无生路可逃。”陆庭湘笃定道,“我替他留下体面,想必柳寻衣也不会让我难堪。”

    “可是……”

    “有劳丁兄!”陆庭湘催促道,“告诉柳寻衣,我在这里等他。”

    见陆庭湘心意已决,丁轻鸿自知苦劝无用,故而不再多言。犹豫再三后缓缓起身,穿过熙攘喧闹的大堂,埋头朝二楼走去。

    “砰、砰砰!”

    “吱!”

    一声轻响,门分左右,冯天霸那张阴沉而肃穆的脸庞浮现在丁轻鸿面前。

    “丁公公,有何贵干?”

    “柳寻衣何在?”

    “柳大人……”

    “丁公公找我有事?”

    未等冯天霸作答,柳寻衣的声音悄然自房中响起,与此同时,他在黎海棠的陪同下来到近前。

    望着一脸茫然的柳寻衣,丁轻鸿的眉头稍稍挑动一下,而后将斟酌再三的说辞娓娓道出:“刚刚我在楼下喝酒,突然冒出一位不速之客。他……点名要见你。”

    “不速之客?”柳寻衣一愣,下意识地朝吵吵嚷嚷的大堂扫视一眼。由于他这两日一直牵挂赵馨的病情,未能思虑自己的处境,故而被丁轻鸿突然找上门,难免有些猝不及防,狐疑道:“是谁?”娃

    “江南陆府,陆庭湘!”

    此言一出,柳寻衣、冯天霸、黎海棠同时脸色一变,脸上涌现出三种截然不同的神情。

    柳寻衣是“主角”,反应自不必提。黎海棠是江湖人,同样明白在这个节骨眼上陆庭湘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至于冯天霸,虽对江湖事知之甚少,但他曾受过陆庭湘的“格外关照”,因而对这位道貌岸然的“武林第一君子”一直心存莫大的蔑视与敌意。

    直至此刻,柳寻衣才渐渐反应过来蔚州客栈的“异样”,在丁轻鸿、冯天霸、黎海棠的注视下,他的双眼微微眯起,两道凌厉的目光再度投向“一片祥和”的大堂。

    这一次,他终于看穿虚幻的喧闹与忙乱,洞察隐藏于吆五喝六、觥筹交错之下的阴谋和杀机。

    柳寻衣心如明镜,自己已在不知不觉间身陷囹圄。

    “陆庭湘为何而来,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丁轻鸿故作“局外人”模样,淡淡地说道,“依我之见,你应该下去见见他。否则闹将起来……恐怕连累公主。”

    “我们从秦岭一路行至此处,沿途从未被人察觉踪迹。丁公公与我们重逢不足两日,那些江湖人便追到这里,此事……会不会太巧了?”冯天霸的一双虎目恶狠狠地瞪着泰然自若的丁轻鸿,话里有话地问道,“丁公公是否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冯大人,无凭无据可不要胡乱栽赃!”丁轻鸿不甘示弱,嗔怒道,“既然我能在蔚州客栈找到你们,难保其他人不会发现你们的行踪?刚刚陆庭湘突然冒出来我也吓了一跳,若非顾念公主的安危,我早已和他交上手……”

    “你会这么好心?”黎海棠阴阳怪气地讽刺,“如果我没有记错,当初宇文修就是被你出卖的。反观今日情形,简直与宇文修遇害时如出一辙。”

    “小子,当心祸从口出!”丁轻鸿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黎海棠,眼中忽明忽暗,暗藏狠戾,直将他盯的头皮发麻。

    性情直爽的冯天霸不顾柳寻衣的劝阻,猛然出手攥住丁轻鸿的衣领,怒斥道:“少废话!此事一定和你脱不了干系。”

    “冯天霸,不要给脸不要脸!”

    “你当老子怕你不成……”

    “柳兄弟,出什么事了?”

    似是被走廊的吵闹声惊扰,一道迟疑的声音自客房响起。紧接着,一脸好奇的苏禾迈步而出。

    见苏禾现身,本欲对冯天霸出手的丁轻鸿立刻收敛气势,同时将冷漠的目光投向柳寻衣,道:“去与不去,你自己看着办!总之,我只能保护公主的安危。至于你的生死,恕我无暇顾及。”

    苏禾望着眉宇纠结的柳寻衣和怒气冲冲的冯天霸,担忧道:“难道王妃出事了?”

    “苏大侠,公主安然无恙。”黎海棠凑到苏禾身旁,添油加醋地挑唆道,“是丁轻鸿将江南陆府的人引到这里,眼下陆庭湘就在楼下……”

    “小子,你再敢胡说八道,当心我割掉你的舌头!”见自己即将沦为众矢之的,丁轻鸿故作盛怒模样,以此彰显自己的无辜。

    “竟有这种事?”苏禾将半信半疑的目光投向柳寻衣。

    “苏大哥,陆庭湘确实来了,至于是不是丁公公引来的……眼下尚无证据。”言至于此,柳寻衣看向丁轻鸿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踌躇,“不过,我相信丁公公不会做出这种事。”

    柳寻衣并非替丁轻鸿开脱,而是不希望苏禾因此对大宋朝廷心存成见。毕竟,丁轻鸿是皇上派来送亲的宦官,如果他吃里扒外,难免折损大宋皇帝的颜面。

    苏禾若有似无地点点头,似乎他对丁轻鸿是不是被人冤枉毫无兴趣,径自向柳寻衣追问:“柳兄弟打算如何应对?要不要我陪你下去……”

    “不必!”柳寻衣摆手道,“苏大哥的好意小弟心领,不过公主的病情刚有些好转,刚刚才服药睡下,眼下需要在绝对安全的环境下静养。这里的局势复杂多变,我担心悟禅小师傅一人难以周全。因此,我希望苏大哥能留在公主身边照应,以备不时之需。”

    虽然柳寻衣的言辞十分隐晦,但他真正担心的“不时之需”正是人鬼难辨,疑点重重的丁轻鸿。刚才,丁轻鸿信誓旦旦地扬言保护公主,此一节令柳寻衣的心里愈发不踏实。

    “我陪你下去!”冯天霸瓮声道,“公主有苏大侠和悟禅小师傅保护,我留下也是多余,索性陪你下去会一会陆庭湘。”

    “可是……”

    “不必可是!”冯天霸大手一挥,斩钉截铁道,“我们好歹是朝廷命官,不信他陆庭湘敢明目张胆地和朝廷作对。”

    苏禾赞同道:“常言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如果由冯统领代表朝廷与陆庭湘谈一谈,说不定……会让他改变心意。”

    “这……好吧!”

    柳寻衣勉强答应,而后将凝重的目光投向心乱如麻的黎海棠,讳莫如深道:“有劳!”

    “放心!”

    二人心照不宣,在丁轻鸿狐疑的目光下,黎海棠提弓拎箭朝走廊尽头跑去。

    “苏大哥,无论下面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惊动公主。她是平息两国纷争的关键,只要能护卫公主的周全,小弟……死而无憾。”

    言罢,柳寻衣与盘坐在赵馨房门外,满眼关切却欲言又止的悟禅对视一眼,并朝他绽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而后不再犹豫,在杀气腾腾的冯天霸的陪同下,头也不回地朝楼下大堂走去。

    ……

    《血蓑衣》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血蓑衣请大家收藏:()血蓑衣。

    “陆公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丁轻鸿下意识地朝二楼顾盼一番,而后压低声音问道,“不是计划在半夜动手吗?为何你……”

    “我担心夜长梦多。”

    “什么意思?”丁轻鸿一愣,若有所思地试探道,“莫非陆公子已在客栈外布下埋伏?”

    “什么?”丁轻鸿一怔,似乎没听懂陆庭湘的意思。

    “如果你吃饱喝足,可否替我办件小事?”

    面对谨小慎微的丁轻鸿,陆庭湘的表现出奇坦荡。在丁轻鸿惶惶不安的目光中,他旁若无人般坐在桌旁,优哉游哉地替自己斟一杯酒。

    见状,丁轻鸿的脸色变的愈发紧张,忐忑的目光一个劲儿地在二楼和陆庭湘身上来回徘徊。

    “谁说十面埋伏只能鬼鬼祟祟,打打杀杀?”陆庭湘不可置否,“陆某与柳寻衣也算老相识,如果能陪他喝一杯上路酒,兵不血刃地解决一切,岂非皆大欢喜?”

    “难道陆公子不怕打草惊蛇?”

    “岂止客栈外?”陆庭湘微微一笑,狡黠的目光朝人声鼎沸的大堂环顾一番,别有深意道,“蔚州客栈的生意……可不是每天都像今夜这般红火。”

    “嘶!”

    他万万没有料到,陆庭湘如此胆大妄为,竟敢在柳寻衣的眼皮子底下编织出一张天罗地网。

    不看不要紧,一看却令其大吃一惊。之前他对四周熙熙攘攘的食客根本漠不关心,未曾正眼打量。此刻细细观瞧,竟在三五成群的客人中发现不少熟悉的身影。

    司空竹、丁傲、董宵儿、陆遥等人或藏身于“马夫走卒”、或埋坐于“乡绅富贾”、或谈笑于“文人骚客”……看似五行八作、南来北往的一桌桌食客,十之八九竟是由陆家弟子乔装改扮而成,直令恍然大悟的丁轻鸿心惊肉跳,目瞪口呆。

    “陆……陆公子?你……”

    丁轻鸿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望着春风得意的陆庭湘,口中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道惊呼。紧接着,他似乎意识到周围的环境,脱口而出的追问戛然而止,满心好奇亦被他生生咽回腹中。

    “眼下,柳寻衣、苏禾就在楼上,如果让他们看见你和我坐在一起,恐怕……”

    “看见又如何?”陆庭湘自饮自酌,漫不经心地笑道,“既然我敢坐在这儿,便注定柳寻衣今夜插翅难逃。”

阅读血蓑衣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修你妹的仙神话之儒道至圣穿越从绝代双骄开始魔道祖师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万界征服美女系统神话之最强许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