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承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里气温奇低,阴气又重,人在里面呆久了之后,承受不住阴气的腐蚀,根本熬不了数天之久。

    若是运气不好,十天半个月都不能自动漂流出去,哪怕带够了物资,也会死在里头。

    相叔对于九龙窟的了解是最深的,他的话便是权威,几个青年听到此处,都不由心生绝望,不敢再问下去了。

    如果船只能被水流冲出九龙窟,那就再好不过了。

    同时她还分出心神在观察路线,这里地形复杂,但她神识强大,这些复杂如迷宫一般的地形对她来说便构不成困扰了。

    她发现船只进入九龙窟后,其实一直没有深入九龙窟。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内,都在入口不远处来回的打转罢了,甚至有几次相叔领头划船,还离九龙窟中心越划越远,有两回都险些退到离出口不远处。

    不过此人似是态度笃定,不慌不忙的,又不知是不是故弄玄虚,怕几人将路径记熟。

    宋青小也不动声色,任由那船漂流。

    约再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又有人忍不住了,颤声开口:

    “我,我们进窟,多久了?” WWw.5Wx.ORG

    他已经冻得牙齿直打颤了,但话音一落,其他两个年轻人也在抖,根本没有人可以回答他的话。

    倒是‘悉索’的衣物摩擦声中,有人似是在翻找东西,半晌之后拿出了一个手机,手指有些不听使唤的在上面戳了数下,发出‘咔咔’的声响,但手机却纹丝不动。

    显然正如之前那青年所说,九龙窟内磁场有异,现代化的设施在这里都失去了作用。

    手机在这里失灵之后,便意味着船上的五人与外界是彻底断开联系了。

    没有了手机的时间显示,众人根本不知在这个地方呆了多久,时间一长,便开始慌了。

    “我记得,我们进来的时候,是,是下午,嘶……”说话的年轻人边抖边开口,还吸了一大口鼻子:“三,三点半左右吧?”

    “将近三个小时了。”

    宋青小淡淡开口,几人一听她说话,心里不由都生出异样的感觉。

    她语气平静,声音清淡,仿佛不受阴森可怖的环境及异样寒冷的温度、诡异的传说影响,语速不急不缓,如一股清流,甚至还能在几个年轻人都慌得六神无主的情况下,准确的说出众人进入九龙窟的时间,难免令几个年轻人侧目。

    不止是那几个年轻人目光下意识的往她发声处转了过来,就连那相叔也本能的转头看了她一眼。

    那之前与她说话的青年忍下心中的怪异感,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

    “才三个小时吗?”他怎么感觉已经过去仿佛好几天了。

    ‘嘶。’不用撑浆,停止了活动之后,几人感觉仿佛像是更冷了,那青年双手搓着胳膊。

    这会儿已经十分后悔进入九龙窟了,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给他再多钱他也不想赚的。

    真正进入了九龙窟后,当年那些骇人听闻的传言便接连浮现在他脑海中。

    传说中阴魂不散的恶龙之魂,吸食人精魄以供其享用的龙王,及几十年前消失在九龙窟内的那批失踪的开发旅游的工作人员,还有那些死在九龙窟内的探险者……

    在这里既不能视物,没有风景可赏,又没有手机能玩,若是继续沉默下去,只听船的回音及水流,恐怕再过一段时间,继续胡思乱想下去,大家都要被逼疯。

    因此青年索性与宋青小开始聊了起来:

    “你,你来这里,干,干什么的?”

    此人之前也算回答了她不少问题,解了她一部分疑惑,算是间接性的令她摸索到任务的一部分线索。

    这会儿他一开口问话,宋青小就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是来找龙王的。”

    她这话一说出口,几人青年的呼吸顿时都滞住了。

    就连那坐在船头的独眼老头儿也顿了片刻,时间一下静止,令宋青小觉得有些意思的,率先开口的竟然是那相叔:

    “龙王?”他的语气阴冷,像是有些激烈的反驳:“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神仙龙王的,不过是骗人的传说罢了。”

    宋青小听他这样一说,却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传说?龙王的传说是什么呢?”

    她之前便听那青年提到过龙王,这会儿只是顺嘴一提罢了。

    但却没想到相叔在听到‘龙王’之后会有这样大的反应,看来所谓的‘龙王’,确实便在这九龙窟中了。

    相叔没料到她压根儿不知道龙王的传说,仔细一想,先前在黑水河时,青年确实没有跟她提到过龙王的事,最多不过是顺口提到一句在他年幼时母亲的恐吓。

    这会儿自己倒是一时不察将话说漏了口,当即又悔又气,觉得这女娃娃实在太惹人生厌了。

    他心中不快,当下连话都不愿再说,阴沉着脸坐在船头。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宋青小的目光往那先前跟她说话的青年移去。

    黑暗之中,虽说她的动作那青年看不到,但她的视线却恍若实质,顿时令那青年感到压力重重。

    他顶着宋青小的目光,本能的往相叔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敏锐的察觉到相叔对于这个话题有些不大开心了。

    不过青年却觉得十分诧异,这只是当地人尽皆知的一个传说,哪怕就是在网络之上也有各式各样的流言,宋青小如果有心,出去之后一查便知了,相叔为什么不愿说?

    他想到自己之前的打算,这一趟随相叔进了九龙窟后,他已经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吃这碗饭了。

    与其在九龙窟内这样阴森可怖的地方常年与尸体打交道,倒不如给外地人当导游,只消动动嘴皮子便能赚钱过活,比拣宝送货省心安全得多。

    先前说了半天,他钱的事还没提到呢,便被相叔打断了,这会儿黑暗之中年轻人心里的那丝念头又活泛了起来,反正现在船不用划,又暂时被困在这个鬼地方里了,倒不如跟人说说话,分散分散恐惧,到时再借机跟宋青小提提钱的事儿,一举数得。

    一想到此处,青年顿时压下心中的顾虑,开口道:

    “宋小姐,你有所不知,我们当地确实有个龙王的传说。”

    他一开口,便感觉相叔阴影一动,接着一股森冷的目光便落到他身上,令他后背一寒,打了个抖。

    但下一刻,还不等青年转头,宋青小便往相叔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顿时相叔将头一缩。

    青年只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还没抬头时,那种诡异的感觉便已经消失了。

    他当下伸手挠了挠头,‘嘿嘿’干笑了两声:

    “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当年黄帝斩杀恶龙之后,将九龙尸骨安放在此处,且亲自镇守,但九龙阴魂的强大怨念,却将龙王唤醒了。”

    他顿了片刻,接着又道:

    “龙王见子民被屠,当即大怒,施法降下天河之水,从这玉仑山顶流出,滋养九龙枯骨。”

    “滋养九龙枯骨?”宋青小问了一句,又想起了一件事:“这龙王,是你之前提到过的龙王?”

    “是啊。”青年有些不好意思,他之前跟宋青小提到相叔过往时,有些质疑相叔当年的传说,顺口便提了一句,此时被她一提及,便深恐相叔听到了,有些作贼心虚的感觉,悄悄往相叔方向打量了一眼,把声音都压低了许多:

    “据我阿妈说,龙王法力无穷,拥有起死回生,掌控生命轮回的非凡法术,他会收集人的灵魄,用以蕴养九龙阴灵,一旦灵魂收集足够,便能逆转轮回,令生灵复活。”

    宋青小皱了皱眉头,“起死回生,掌控生命轮回?”

    “哪有这样的术法?”回答她的,是相叔阴冷的嗓音:

    “不过是乡野传说罢了,也就是用来吓吓外乡来客。”

    青年便弱弱的道:

    “那也不一定……”

    “有什么不一定的!”他大声喝斥,声音在洞窟内来回传荡,透过山壁形成瘮人的回音,接连贯穿几人耳朵之中:

    “若真有这样的生死轮回之事,九龙窟的门洞恐怕都已经被人挤破。”他恶狠狠的反驳:“就连秦始皇这样的人物都不能求得到的长生不死的奥妙,怎么可能在这个地方出现呢?我活了这大半辈子,什么样的场景没见过?从这九龙窟中进出多少回了?若有龙王,若有轮回一事,还能不知道吗?”

    相叔生气的骂:

    “后生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胡乱张口,实在可恶,你要是再这样胡说八道,我便要将你赶下船了!”

    他本来便气息阴森,令人心生畏惧,一发怒就更令人害怕了。

    此人脾气古怪,平日独来独往,在村子中既无亲眷也没有家室、儿女,从不跟人打交道。

    这会儿他说出要将人赶下船的话,并不像是在跟人开玩笑的。

    在这样的地方如果被赶下船了,恐怕难以活命的,青年听独眼老头儿这样粗暴的打断自己的话,有些不服,但此时却被他凶悍的态度镇住,令他心生惶恐,顿时禁若寒蝉,不敢再吭声了。

    宋青小听到这两人对话,心中却自有思索。

    对普通人来说,起死回生之事确实不可信,但对宋青小这样的修炼之人来说,所谓的生死轮回,也并非绝对不可能的。

    就如寄居在她神魂之内的苏五,强大到一定地步之后,可以将神魂覆盖在灭神术之上,借秘术而欲夺舍重生。

    若他成功,岂非便是某种意义上的轮回复活?

    更何况青年讲的只是传说罢了,当地人应该对这些传言心中有数,为何相叔反应如此之大?

    九龙窟的玉仑虚境之中到底藏有什么?他与玉仑虚境里住的人的交易到底包括什么?使得他几十年自掏腰包,买牲口补贴,那些玉仑虚境中住的‘人’又能给他什么好处?

    “生死轮回——”她将这几个字含在嘴中,细细一品,再结合相叔的态度,想到他当年侥幸不死的经过,已经隐约感到这两者之间恐怕是有什么联系了。

    宋青小一不出声,相叔又发怒将说话的青年止住,其他两人见有前车之鉴在眼前,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气氛顿时又沉默下去了,船顺水而退,在九龙窟内乱钻。

    再次隔了约摸十来分钟之后,那青年似是坐得有些僵硬了,忍不住伸手又试探着动了动胳膊。

    见无人将注意力落到他身上,相叔发了脾气之后似是睡着了。

    毕竟年纪大了,虽说老当益壮,但这么长时间,应该也是累了,他又说之后还有一大段路要走,还要留些力气划船,估计是在养精蓄锐了。

    另外两个同伴也不知是吓傻了,还是睡着了,没有动静。

    他左右活动了一番自己僵硬的脖颈,看了看,见其他人都没有反应之后,才咬着嘴唇,壮着胆子往宋青小的方向又挪了一些,伸手肘碰了碰她:

    “哎,哎。”

    “怎么?”宋青小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动作,却也并不闪躲,只是问了一声。

    青年先是有些不好意思,随即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底气又足了,压低了嗓音道:

    “我跟你讲了半天这些传说,出去之后,你得给我一些……”他将大拇指与食指一搓,比出一个要钱的动作,但又想到这里光线黑暗,自己这样的小举动恐怕宋青小也看不到的,便开口说道:

    “……给我一些好处吧?”

    “好处?”宋青小啼笑皆非。

    那青年听她语气,顿时有些急了:

    “当然了!”

    他跟宋青小讲了半天当地传说,讲得口干舌燥的,水都没喝到半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更何况……”他说到这里时,下意识的转头往相叔的方向看了一眼,声音细如蚊蝇,像深怕把那个坐在船头的脾气古怪的独眼老头儿吵醒了:

    “你看看,我为了跟你讲这些故事,把相叔都惹火了,于情于理,我要点钱不过份吧?”

    他越说越觉得理直气壮:

    “更何况,我跟你讲的这些,也不输那些导游之类的了吧?我不收导游的高额费用,但你多少总得给个意思,别让我白费唇舌,成不?”

    “我没有钱。”

    宋青小摇了摇头,那青年一听她这话,可能是实在太过吃惊了,‘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大口凉气,浑身发抖。

    她忍不住笑了:

    “但是你确实帮了我。”

    看样子青年所遭受的打击太大了,恐怕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直白的说她‘穷’。

    也不知道她在进入试炼之前,任务替她安排的身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豪客’,竟令这青年打起了想从她身上捞油水的主意。

    宋青小笑过之后便道:

    “我虽然不能给你钱,但是我可以救你一命,这是我的承诺。”

    双更合一,五千字的大更哦~~~

    (本章完)

    尤其是纵横交错的河道之内分岔极多,光线又实在昏暗,几人在这样逼仄的环境中呆久了,便越发觉得渡日如年,有种一刻都熬不下去,想要立即逃脱的念头。

    可惜众人进来的时候虽说没盘算具体过了多少时间,但也知道应该已经进入九龙窟内里了。

    “相叔,这船如果没人撑,会被水冲出九龙窟吗?”

    宋青小倒是无所谓,她的身体强横,阴气对她来说影响不大,且修为达到化婴境中阶巅峰之后,她对于食物所摄取的微弱能量已经不再需求。

    因此从进入到现在,她一直估算着大概的时间,知道船只进入九龙窟已经约摸两个小时左右了。

    就算此时有人想要退出,但交叉的河道宛如一团绞缠的乱麻,哪怕调头,没有引路人也找不到出口。

    在这艘船上,相叔是唯一熟悉九龙窟路径的领路人了,这会儿三个青年谁都不敢提出想要回头,深怕惹得这位脾气古怪的独眼老头儿发怒。

    这一点其他三个年轻人并没有察觉,但宋青小却都以神识‘看’得一清二楚。

    她甚至怀疑,作为领路人的相叔,号称每月入窟一次,几十年寒暑不断,是不是不识得路。

    他这话音一落,其余几个青年心中都是一动。

    在好奇心过去之后,恐惧涌上心头,大家对于传说中的玉仑虚境都被这压抑的环境折磨得所剩不多了,此时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要是没有人领路,仅凭水流的速度要想离开这里,如果运气好,倒是可以快速离开,要是运气不好,十天半个月都得在里面打转呢。”

    “冲出?”船头坐着的阴影微微一动,‘嘿嘿’冷笑了一声:“我们已经进入九龙窟之内了,这里弯道极多,水是从山峰内部往下而流,没有规则的在九龙窟内循环的。”

    他嘶哑的嗓音在这窄迫的环境中更显阴森可怖,配合周围的气温,更是给人一种半丝温度都不带的感觉:

    相叔的话令几个心存侥幸想要赶紧见到活人的青年顿时心都凉了半截。

    这河道之中实在阴森可怖,因为阴气密布,普通人的身体支撑不住,呆了半晌,都已经感觉冷得浑身哆嗦。

    众人沉默了片刻,没有了人撑浆后,小船随着冲刷的水流而走,跌撞间碰到礁石,发出‘哐哐’的回响声,再经由曲折的山壁,回荡到极远处,听得人毛骨悚然的。

    一个年轻人只觉得听到这船的撞击及回音,脑海里的血管都在直‘突突’的剧烈跳动,忍了半晌,终于熬不住这种诡异的沉默,开口发问道:

阅读前方高能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镇魂街之召唤万界快穿:被系统卖菊花飘飘欲仙火影之神级魔人布欧西游之一刀999级你丫上瘾了?穿越到H漫世界的我,不是男主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