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清汤面疙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昨天程遥遥在下工的时候堵住他,缠着他东拉西扯了大半天,还非要塞给他两个鸡蛋糕,看着他吃下去。沈晏一个大小伙子在田里干了一天活,肚子也饿了,就吃了。

    沈晏自己不缺那一口,可被程遥遥这样当众说出来,好像他是个软饭男,管她要鸡蛋糕吃似的!

    特别是当程诺诺诺向他投来一个凄楚失落的眼神时,沈晏真是一股无名火在肚子里翻腾,有苦难言。

    沈晏接口道:“这八五粉是诺诺自己出的,花了她几天的工分。” WWw.5Wx.ORG

    程诺诺吓得一抖,直接站起身来:”姐姐。那炖肉的锅里有油,煮面疙瘩香。我就没洗……”

    程遥遥一挑眉,她刚才语气也没有很凶吧?程诺诺一副被吓坏的样子做什么?

    沈晏放下筷子怒道:“程遥遥,诺诺好心给你煮病号饭,你这是什么态度?”

    程遥遥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到底是有多凶才能把程诺诺吓成这样?还是程诺诺给自己立了个小白兔的人设,一天必须吓哭好几次才算合格?

    偏偏有人就吃这一套,沈晏已经站起身来,望着程诺诺的眼神简直遮掩不住心疼:“你坐下吃饭,不用管她!”

    “不管就不管,我求着你管我了吗?”程遥遥把筷子一摔,跟着站起身来。

    她程大小姐还没怕过谁呢,除了未来大佬谢三,她谁不敢怼?

    沈晏瞧着她这样,熟悉的厌恶感又翻起来:“程遥遥,诺诺好心照顾你,你犯得着处处针对她吗?她又不欠你的!”

    程遥遥比沈晏矮了半个头,气势却丝毫不落下风。此时抱着手臂,下巴一抬,又是那副刁蛮任性的模样:“她欠不欠我,都与你无关。瞧把你心疼的。”

    “你……你胡说什么?!”沈晏和程诺诺脸色都是一变。

    沈晏和程诺诺的关系在发展初期,一直在隐秘交往中,整个知青点都不知道。

    程诺诺噙着眼泪,委屈道:“遥遥姐,你怎么生我的气都没关系,但是我跟沈晏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晏断然打断:“诺诺,你不用跟她委曲求全。她从小欺负你就算了,到了这里凭什么还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

    程诺诺忙劝道:“沈晏,你不要为了我跟遥遥姐吵架。我没关系的……”

    程遥遥掩着唇打了个哈欠,长长睫毛上挂了滴水珠:“你演够了没?一个沈晏而已,你想要就给你吧。”

    一句话石破天惊,炸得众人都坐不住了。

    程遥遥斜睨过去,唇边浅笑是蜜里藏刀:“反正,你一向喜欢捡我不要的。”

    程诺诺“呜”一声捂住脸,扭身哭着跑走了。

    沈晏铁青着脸,看向程遥遥,这个漂亮蠢货是什么时候看破自己跟诺诺的事的?难道是昨晚他和诺诺见面时被她看见了?他们明明很谨慎……

    不及多想,最终还是程诺诺在心里占了上风,沈晏追着程诺诺跑了出去。

    ……

    一片死寂。众人面面相觑,知青点谁不知道程遥遥跟沈晏是青梅竹马,虽然是程遥遥一直对沈晏死缠烂打,沈晏半推半就,在众人眼里,程遥遥和沈晏迟早是一对。

    此时程遥遥突然爆出沈晏和程诺诺的事,怎不叫人目瞪口呆,沈晏这不是脚踩两只船,勾搭上了小姨子吗?

    怪不得程遥遥今天性情大变,还处处针对程诺诺,原来如此!

    群众的想象力是无比丰富的,短短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脑补出了整个故事。此时,沈晏和程诺诺俨然成了一对奸夫□□,程遥遥就是那可怜的秦香莲。

    特别是当沈晏追着程诺诺跑出去,把程遥遥抛在身后时,群众的愤怒达到了顶峰。

    韩茵恍然大悟,冷笑:“切,怪不得然然你今天说是让程诺诺被骗到山上的。我本来还想着,自己亲妹妹把你骗上山干什么?感情你把人家当妹妹,人家把你当情敌呢。”

    韩茵此人嘴巴最毒,而且一向无差别攻击,看谁不顺眼就突突谁。

    男知青们也是愤愤不平:“遥遥,你别委屈,我们都站在你这边!”

    程遥遥没吭声,端起那一碗面疙瘩。

    张晓枫忙按住她:“遥遥,生气也不要跟吃的过不去,这可是细粮!”

    程遥遥好笑地耸耸肩:“我没想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我只是嫌这碗面疙瘩太难吃,回锅重造一下。”

    那碗面疙瘩汤泛着野猪肉的腥膻味道。野猪没有经过阉割,肉味本来就很膻,程诺诺放了很多辣椒和青花椒来压下那股味道,其他人吃不出来,味觉敏感的程遥遥却受不了。特别是冷却以后,那股膻味儿就更明显了。

    张晓枫关心道:“你会做饭吗?还是我来吧。”

    程遥遥笑道:“你帮我烧火,我分你一半。”

    张晓枫哈哈笑道:“那我可占便宜了,你这可都是白面疙瘩。”

    韩茵连忙道:“那我也要帮忙!”

    程遥遥笑道:“我看见菜地里有野生香菜,你掐一小把来,再掐一把嫩菜心。”

    灶台里还燃着火,锅里烧着干净的开水,准备晚上灌热水壶洗漱用的。

    程遥遥把碗里的面疙瘩捞出来,肉汤想倒掉,韩茵忙道:“你不要给我啊,这汤里全是油!”

    程遥遥把肉汤倒给她,剩下的面疙瘩用热水烫洗干净。拿一块老姜削皮,切成细细的丝,葱也切成细丝。

    等锅里的水烧开后,先把姜丝丢进去,鲜嫩青菜心剁碎丢进去烫熟,面疙瘩也放进去,滚两滚就连汤捞出来,撒一点盐。

    野生香菜嫩得滴水,洗干净后用手扯成几段撒进汤里,热气一激,立刻散发出扑鼻的异香。

    一晚面疙瘩汤清澈如水,浮着碧绿菜心,嫩绿香菜,淡黄姜丝,细粮的香气勾人馋虫。

    这碗面疙瘩端上桌,大家伙都跟着咽口水。

    “一点油味儿没有,怎么还这么香啊!”

    “不错,白的白,黄的黄,绿的绿,看着真漂亮,这就叫色香味俱全!”

    “你不懂,越简单的菜,就越考究做菜者的功力。遥遥,没想到你还是个高手,以前怎么没见你做过饭?”

    程遥遥毫不谦虚地笑:“以前没机会展示,你们要不要一起尝尝看?”

    众人一听,眼神都亮了,但还是不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这是你的病号饭呀。”

    张晓枫也道:“看你脸色不太好,还是自己吃吧。”

    程遥遥笑道:“你们的杂面疙瘩闻着也挺香的,咱们交换着吃。”

    “行行,我们这都还没动过!”刚才他们光顾着吃猪肉了,面疙瘩都没碰。大家伙连忙拿了个空碗来,用干净勺子舀了满满当当一碗杂粮面疙瘩推给程遥遥。

    随后,大家你一勺我一勺分了那碗白面疙瘩。白面疙瘩送进嘴里,八五粉的味道透着浓浓的麦香。程遥遥煮的面疙瘩偏硬,回锅后口感反而恰到好处,嚼起来还透出细粮特有的香甜。

    葱姜香菜的香刺激味蕾,青菜心清脆中带着甜,清汤喝下去暖洋洋的,头上冒出热汗,痛快得不得了。

    这种美味与程诺诺的饭食不同,是一直单纯的味觉享受,众人吃得意犹未尽,纷纷夸赞:“白面疙瘩的味道就是香!”

    程遥遥捏着勺子,往嘴里送一个杂面疙瘩,慢慢咀嚼,眼底泛起意味深长的笑。

    这杂粮面疙瘩里有今天那碗姜汤的味道,很淡,却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吃下肚后立刻发起汗来,感冒的症状也好转不少,胸口隐隐要咳嗽的感觉也消失了。

    而程诺诺给她单独做的白面疙瘩,她一闻就知道,味道不差,却少了那种味道。

    有意思。程诺诺是开了金手指吗?只可惜做饭的手艺差了点,这杂粮面疙瘩真难吃。

    两人灯下对视,好不暧昧。程诺诺捧着碗走过来,叫了声:“遥遥姐。”

    沈晏猛地拉开凳子坐下,发出好大响动。程遥遥的口型他看得清楚:“关你屁事。”

    “哇,这么香!是八五粉做的吧?今晚不是吃杂和面吗?”韩茵探过头来,深吸了一口香味儿。

    程遥遥可没管自己一句话挑起了什么风波,她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慢条斯理地吹了吹才送进嘴里。

    不好喝。汤里没加除了盐以外的其他调料,只有咸味儿。另外还有一股难以忍受的膻:“你炖完肉没洗锅是吧?“

    在过去,沈晏只要对程遥遥稍稍假以辞色,程遥遥早就跟小狗一样围着他撒欢了。可今天从山下回来,程遥遥的态度就猛然转变。

    按理说程遥遥终于不缠着自己,值得庆幸才对。可……惊艳与屈辱在心中互相激荡,沈晏一时不知是何滋味。

    程遥遥直接无视他,对着程诺诺语气更是微妙:“这么说,你是用刷锅水给我煮的面疙瘩?”

    “不不不,不是刷锅水……遥遥姐,你要是嫌它的味道不好,我……我重新给你煮一碗!”程诺诺慌张地绞着手指,被吓得脸色煞白。

    程诺诺羞涩地道:“遥遥姐今天受惊了,又淋了雨,应该吃点好的补一补。”

    韩茵道:“咱们整个知青点的八五粉才一斤,你这一碗里得有小半斤了吧?”

    “……”沈晏被噎得张口结舌,血直冲上脑门。

    沈晏说着,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程遥遥一眼,希望她能了解诺诺的心意。

    程遥遥脸上是全然的没心没肺:“哦,我昨天还分了你两块鸡蛋糕呢,我到处说了吗?”

    程遥遥一双桃花眼潋滟秋水,迎上沈晏意乱情迷的视线,樱桃唇轻启,吐出无声的几个字。

    沈晏脸色大变。

    程诺诺把沈晏的表情尽收眼底,面上仍是乖巧讨好的笑:“遥遥姐,你这一碗是我单独给你做的。我刚才听见你咳嗽了两声,最好不要吃太辣。”

    程诺诺捧着一海碗面疙瘩摆在程遥遥面前。程遥遥这一碗面疙瘩是细面做的,雪白的八五粉和水揪成面疙瘩,小鱼儿一样在肉汤中载沉载浮,上面还撒了一把葱花。

阅读七零娇气美人[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穿成七十年代炮灰泼妇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娱乐之荒岛奴隶主哥哥不要啊娇艳欲滴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