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计自针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罢,沈陌黎自衣袖中取出一枚玄针道:“我并未中蛊毒。” WWw.5Wx.ORG

    银光闪烁的玄针,在沈陌黎的手上熠熠闪光,精致中又带着三分玲珑。

    看着那枚与寻常绣花针无多大区别的玄针,在沈陌黎面前一闪即过,莫则眼中的疑惑不经意间更多了几分。

    死,于他已然无惧。

    万年前,赤焰熔出的伤口是普天下最妙手回春的神医都难以疗合的。

    可不识多少医术的莫则,却偏偏观察出赤焰灼烧出伤口时的原理,独辟捷径的将玄铁结合采自极北冰寒之地的冰蚕丝,以缝合火灼出的伤口,让自己在雪域里不至于因伤口逐渐放大,灼毁整个心房。

    漫漫时间里,莫则与玄针的接触算不上少。

    然而,他对玄针的特性了如指掌,分明可以借助改动玄针中的性质,减少自己缝合时惨绝人寰的痛苦。

    可莫则却偏偏不愿那般做,那次次疼痛至足以让常人昏厥数次,再无生之渴望的疼痛,刺扎在莫则的心底,却好像一次次让莫则体会着当年莫童死去时的痛。

    也仅有那样,莫则才觉得自己活着仍有盼头。

    赤焰中传递来的别样灼烧之痛,虽在万年里给莫则的生活带来极大的煎熬。然而在莫则看来,他和莫童之间唯一的联系,却也谨慎那时刻灼烧他的赤焰。

    当年,邪帝以赤焰之剑灼烧他,后必以同样的赤焰夺走了莫童的命。

    虽不曾见到过莫童死去时的样子,但莫则时至今日,识海中依旧能想象出当年莫童死去时的画面。

    烈火灼心,直至灰飞烟灭,连尸骨都不复寻到,这是邪帝手中的剑最具别样的特点。

    时至今日,莫则虽依旧未放弃寻找莫童留下遗物的心。但莫童当年既是中了邪帝的赤焰灼烧而亡,莫则心中也清楚的知道自己饶是寻遍天涯海角,怕也难以找到半点与莫童相关之物。

    星族,自莫童死后,莫则就不愿再正面出现在他们面前。

    星族中有太多过于他与莫童的记忆,而星族人长寿,每每当他看到星族中那些熟悉的面庞时,莫则就会不经意中想起自己与莫童当初的点点滴滴。

    那种不能同生死的痛,在回忆里蔓延遍他的识海,总在他想起曾经时令他痛不欲生。

    在这些年里,莫则不愿放下过往,不愿忘记莫童,又不敢轻易想起与莫童的曾经。过往与现在间的强烈对比,总会令莫则在疼痛间难过到无法呼吸。

    于万千纠结中,莫则便选择了赤焰之痛,联系着他与莫童间唯一的共同。

    玄针加以冰蚕丝,虽能缝合赤焰灼烧出的伤口,却不能完全治愈赤焰灼心。

    在不断与玄针的接触中,他对玄针了如指掌,却唯独不知玄针可以避免蛊毒入体。

    与莫则的反应不同,见到沈陌黎手心的玄针后,尤厘教皇子神情大变。他猛地挣开困束自己的层层寒冰,猛地朝铁栏外的沈陌黎扑去。

    头在与铁栏的撞击中绽放出朵朵血花,一片殷红在铁栏之上沾染,若水滴般逐滴向下滑去。

    猛烈的撞击中,生生发出一声巨响,将适才他过于用力与铁栏的接触借着声音凸显人前。

    只是此刻,他丝毫察觉不到头破血流的痛楚。

    玄针避毒,是尤厘教一直以来的秘密,他绝想不到面前这个不过十来岁模样的女子,竟知晓如何破解尤厘教独有的蛊毒之法。

    他的双眼在此刻仅剩慌张,不断的拉长着手臂朝外喊道:“还我,把盒子还我!”

    那是他毕生的心血,他本以为可借着蛊毒,逼迫沈陌黎将盒子交到尤厘教主手中。

    可沈陌黎未中蛊毒,又看破了他的诡计,对他怀恨在心不足为奇。

    天下用诡计逼迫人做事者不计其数,而在看破自己被人当做工具,威胁自身性命去做事时,又有几个不心生恨意?

    此时,尤厘教皇子只觉得自己将盒子交给沈陌黎,怕是再难交到尤厘教手中。

    无限的惊慌,在此刻自尤厘教皇子心中流淌而过,他甚至猜测不到沈陌黎会如何对待手中的那枚盒子。

    只不过适才莫则的眼里仅有沈陌黎,这才会大意中未察觉到蛊毒的存在。

    与寻常蛊虫不同,尤厘教的蛊虫只听尤厘教皇之令。

    沈陌黎答应替他做事,无疑是将命都压在了这件事上。

    他知得的避开蛊毒的方法有极多,并唯独不知晓玄针放在蛊毒上的用途。

    在他万年的认知里,仅知晓玄针用于缝合伤口,拥有独到的疗效。素日里,他受赤焰灼伤的心房,皆是他自己以玄针缠上冰蚕丝,自行强忍剧痛加以缝合。

    一旦将蛊虫与一物捆绑,蛊虫就会随之进入到取该物之人体内。

    蛊虫入体后,并不会即刻发作食人筋骨魂魄,而是悄无声息的存活在寄生之人体内数月,一点一滴的侵蚀着寄生之人的魂魄。

    每每刺痛的玄针扎入心房,就是一种撕碎魂魄的痛楚。

    可是缝合赤焰灼伤的伤口,又绝非一二针即可解决。密密麻麻的冰蚕丝穿心而过,让莫则体会到的便是千百回的痛楚。

    想清其中缘由,叫莫则谈何还能淡定。

    奈何尤厘教皇子在交托盒子后,已然对生死毫不在意。纵使此刻万丈寒凉不断侵蚀着他因饥饿而显得单薄的身体,他都不为所动。

    仅是尤厘教皇子意想不到的是,沈陌黎衣袂飘飘间,将皓腕往莫则手臂上一搭,轻轻拉离他跨在尤厘教皇子肩上的剑道:“公子无须为我大动肝火,在接下盒子前,我就已知这盒上有蛊毒。”

    他不懂多少计谋,但为了尤厘众人不再受邪肆之力侵蚀魂魄,纵然沈陌黎是无辜的路人,他都会以她的性命做筹码,以求尤厘教无恙。

    为了尤厘教,不管是谁在他眼前都只是个垫脚石。

    求沈陌黎时,尤厘教皇子本就不抱好心。

    盒子内的那枚丹药关于整个尤厘教安危,他在交给沈陌黎前,就已然在盒子底部暗埋蛊毒。

    而破解蛊毒的方式,则更为奇特。仅要蛊虫嗅闻到尤厘教皇的气息,便会主动排出体外,自此解除去对寄生之人的影响。

    但只有蛊虫发作,纵使往后蛊虫离体,蛊虫在寄生者体内造成的伤害却是难以逆转的。

阅读陌黎九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崛起诸天斗罗大陆之极限先生你是谁我!人族老祖宗人道崛起玄幻:我能掠夺百亿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