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假妖皇,真红雀(第三更-求订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金翅巨鸟妖王与巨象妖王突然出现,运送容器的队伍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碍。

    即便是鬼鸦,也根本不具备和妖王对战的条件,于是五十人核阵的缠斗,以及拼死相杀,最后还是死亡了3名仙人。

    黑鲨无奈请出一位大能降临,然后以大能之威重伤两名妖王,并且擒拿住了金翅巨鸟,关押入了妖笼之中。这妖笼也被鬼鸦带走了,放在第三层的密室里。

    鬼鸦依然不动声色,并且走开了。

    之后的日子里,妖魔零零散散而至,但鬼鸦似乎都提前知道了,半点都不慌张,完善的应对了过去。

    再之后的几番攻击,鬼鸦似乎有了一些打算,他特意没有再请马面出场,也让明明已经恢复好了的黑鲨装作虚弱的模样。即便进攻的妖魔再多,他也是硬扛着自己解决了,同时又在进攻之中无意间显露了囚笼中的九尾红狐狸。

    做完这些,他就开始静静等待,而黑鲨则是在修生养息,一副大战即将降临的模样。

    “今年,还可以支撑两次...再多就不行了。” WWw.5Wx.ORG

    “没必要两次,下一战很快就到了,到时候你定要与我一起,然后请一位大人物降临,两次当一次消耗了吧。”

    “鬼鸦师兄,这究竟是?”

    “不用问了,若是能成功,你我便会得到天下的福报,对哪怕来世都有好处。听我的就是了。”

    两人小声聊着。

    鬼鸦猛然警惕地侧头,厉声问:“谁?!”

    夏极不担心,他距离远得很,不是叫他。

    果然,祝融缓步走了出来。

    鬼鸦面容放松了些,圣会十八席若是还不可信,这世上没人可信了。

    祝融吃吃笑着:“是不是要多来一条大鱼了?”

    鬼鸦点点头。

    祝融:“多大?”

    鬼鸦不说话,指了指天空,又指了指海洋。

    天地为大道所化,能合道者唯圣人,而他们面对的圣人,最可怕的莫过于妖皇,妖皇转世,实力未曾恢复便是迫不及待的动手,却是最好的再送他去轮回的时机。

    祝融却愣住了,她想起那一年也是深冬,画舫上逍遥王的模样...

    真是不知不觉成了敌人呢。

    鬼鸦并不知道祝融和逍遥王曾经的关系,只是轻声道:“那祝融姑娘也一起,届时务必一击必杀,否则无人知晓妖皇有多少底牌。”

    他敏锐的捕捉到祝融有些走神,以为她是担心无法战胜妖皇,于是道:“没事,妖皇没有回复,如今也不过是妖王的实力,我们以逸待劳...届时,就可以提前终结这一场浩劫,等到仙人降临在将妖族全部纳入掌控。”

    祝融点了点头,她走神并不是这个原因,只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而已,说起来,她和妖皇可是差点结为道侣,虽然未曾真做过一天道侣,但终究曾经有过念想,这心底是不舒服的。

    饭后。

    她落寞地趴在船舷上,抓着雪白的葫芦饮着烈酒,红发垂肩,肌肤如带着火焰,酒水顺着肌肤流淌而下。

    醉眼朦胧里,只见不远处另一个少年也在栏杆前。

    时间久了,战斗多了,彼此也有些了解,这昆仑的年轻剑帝并不擅长群战,但表现也中规中矩,尤其会去庇护着师弟师妹,算是个不错的男人了。

    祝融忽然想到之前的那只...“咸猪手”。

    她忽的媚笑一声,走了过去。

    她走过来,夏极转身就走。

    祝融娇哼一声,一踏步便是来到了他身侧,三分懒散七分妩媚道:“人家都被你摸过了,还这么绝情,真是伤到心了呢。”

    少年沉默下来。

    祝融就喜欢调戏这种,说起来,白桃花在过去也喜欢调戏主上。

    祝融抱着排解烦心事,凑过去小声问:“软不软?”

    她看到少年的脸红了,不禁发出吃吃的笑声,然后笑着又走远了。

    夏极通过小青牛联系一下妖元,很快额外获得了一则信息:

    为了使得佯攻更逼真,有一个妖王假扮妖皇来西海了。

    这个妖王就是海渊一族的渊无雪。

    夏极隐隐还有些印象:

    那是一个戴着漆黑王冠、手握恶鬼三叉戟的鱼尾少女,她面容苍白如毁,双瞳血红。

    海渊一族的敏锐程度很可怕,而显然还有一些特殊的力量,否则妖元不会把这重担交给她。

    那么,前后就联系起来了。

    渊无雪显然知道涂山蛮蛮对于妖皇的重要性,而有着红雀的鼓动,金翅与象王才相继出动了,除此之外,还有妖元原本就安排好的炮灰。

    但现在既然这些都没有奏效,那么渊无雪自然要亲自出手。

    为什么第一个是涂山蛮蛮先出现呢?

    因为红雀把握精准、刻意为之么?

    也许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也许是因为红雀比较讨厌这位蛮蛮。

    为什么呢?

    夏极很快做了一个简单的推导,其实很容易计算:

    牵扯在关系之中,却又没有出现在最危险地方的只有一只妖:

    白风虎族的风山君,也就是那位喜欢蛮蛮的虎妖。

    他再询问了一下妖元细节。

    妖元已经在准备进攻扶桑殿了,这是早就预定好的计划,一来报复,二来尽可能解救囚笼中神话时代至今的大妖魔,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寻找妖晶,妖晶可以维持涂山宁宁的生机,这是志在必得之物。

    听到主人的询问,妖元忙回应:“涂山蛮蛮所在的小圈子,应该是随白风虎族一族精英前行的。”

    在获得额外信息的情况下,再做第二次推导:

    更可能的是风山君的妹妹,风山菲。

    无论如何,这一对兄妹有问题。

    只是妖魔,为什么要帮助仙人,动机成谜。

    夏极也不着急,棋手最重要的就是低调,静静等待,红雀显然和鬼鸦已经取得了联系,它知道“妖皇”快来了,但它不知道这个“妖皇”是假的。

    也许可以将计就计...

    接下来几天。

    夏极一如既往的低调,他不是仙人,所以也没有少年少女缠过来,祝融气场太强,也没有人敢围过去,何况祝融也还不是仙人。

    白鹤青鸟身侧围满了人。

    时值深冬,宛如一瞬,但却是已经过去了三个月。

    三个月的时间,刚好足够夏极的神悟将一门玄功突破到极致。

    事实上,此处人虽多,但真正拥有玄功的却只是鬼鸦一人。

    而且还是一门外人无法学到的七星功法:

    【九幻玄术】

    显然,这鬼鸦前世也是一位仙神转世,只不过转早了,在这世间过了数百年,日积月累才当上了九峰修士界的地下之主。

    这一门九幻玄术就有趣了。

    1到10层时,只是极大幅度的增强自身适应能力,好似一种体术,但具体又没什么用处。

    而随着精通,并修炼到最高层次,这门玄术的可怕作用才体现出来了。

    那就是吞噬妖魔精血,吸收力量反哺自身**,然后甚至可以掌控这妖魔所有的力量,并且完成一次神话境界的转变。

    但可惜的时,这九幻玄术只能使用一次,一旦选择了某个对象,那么就无法更改了。

    所以,夏极,完全明白鬼鸦为何将金翅巨鸟妖王带入密室...

    他是要通过吞噬这妖王的精血,以仙人之元神力再融合妖魔的躯体力量。

    所以,他一直在暗暗注意着。

    但鬼鸦没有做什么。

    夏极略作思索,大概明白,这鬼鸦也许是想吞下妖皇的精血。

    既然如此,那就更好了。

    凡有欲求,必失分寸。

    鬼鸦太麻烦,太谨慎,对自己这具躯体也没什么恩情,反倒是欺压过两回,既然如此,那就顺便除了吧。

    白衣的剑客坐在风雪里,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次日凌晨。

    鬼鸦似乎是已经得到了信息,早早便起身了。

    灰白风雪里,飞艇之下,浮现出一座极大的岛屿,那岛屿似由三块陆地构成,呈现一字而在飞快行进着。

    鬼鸦露出无比慎重之色道:“来了。”

    夏极俯瞰。

    那座岛屿显然是三只巨龟构成的,最末的岛屿上有着一个漆黑的宝座,宝座上端坐着一个人,头戴帝冠,面戴金色面具。

    夏极了然,这就是假扮妖皇的渊无雪了吧,还挺像,气魄很大,就差在脸上写着“我是妖皇”了,她惯用的三叉戟也没带在身边,是以防露陷,毕竟妖元支给了她一丝妖皇气息,用来吓唬人用的。

    中间巨龟显然是白风虎族,一群虎妖簇拥着金发赤膊的魁梧男子,这是风山君,另一位则是金袍黑冠的女子,也是白风虎族族长风山菲。

    最前的小型巨龟,则是之前来过的巨象妖王。

    双方靠近。

    没什么话好说,你死我活之局。

    才一靠近,那巨象妖王便是直接甩动长鼻子,卷起数吨海水,直接便是一串水炮轰射向天空的飞艇,这水炮中蕴藏力量极强,呼啸破空,可以撕裂钢铁。如果不做防范,被击中,便是飞艇也会在底层被开一排窟窿。

    飞艇上杏黄旗祭出,拉开。

    哚哚哚!

    哚哚哚!

    一颗颗水泡在杏黄旗上带出无数凹凸,但却还是被防御住了。

    只是这一波,那核阵中五十名修士的脸色便是差了不少,显然这妖王是真的生了气,毕竟结拜兄弟被抓住了,能不生气?

    战争开始了。

    风山君是五行妖中的风属妖王,他双臂一振,便是几道风龙卷往上掠去。

    杏黄旗也不是什么都防,这么一下,飞艇便是被风带着开始颠簸,甚至旋转,飞艇上的人简直晕头转向。

    核阵里的修士无奈,只能重新换了一个灵宝。

    下一刻,一颗巨大的玉珠出现在核阵之上,一层透明的薄膜笼罩住了飞艇,所有的龙卷凡是袭击过来,便是都在这薄膜的表层开始流转了,飞艇总算稳了下来。

    然而,少了原本杏黄旗的防御,一只只虎妖便是直接被狂风带着飞上天空,几乎毫无阻碍地穿过薄膜,登陆了甲板。这玉珠显然是类似定风珠之类的宝物,但无法阻拦妖魔进入...

    一时间,甲板上厮杀连连。

    风山君在岛屿上持续的使用着风,逼迫飞艇核阵的五十名修士无法转换灵宝,其余修士,仙人,还有三宗的强者便是不得不短兵相接了。

    夏极随意的出剑,一边护住昆仑道宗的师弟师妹,一边在这些虎妖之间游走,格挡,他随意看了一眼艇下。

    只见风山菲正半跪在“妖皇”面前。

    即便不去听,夏极也知道她在说“此飞艇上有大能存在,恳请吾皇出手”。

    而妖气一旦被抑制,妖魔就如被拔了毒牙的蛇,再不可怕。

    红衣小狐娘还在昏迷着,她已经本体显露,那是一只九根尾巴的火红小狐狸。

    白鹤去急了:“师兄,神女关着的可是妖王,我们真的不去劝劝她吗?”

    这一战很是威风,让不少随行的少年少女都明白了“降神术”的厉害,并且产生了学习这门术法的心思,然而...降神就是容器,这些孩子还不知道。

    黑鲨被降临完就沉睡了,大幅消耗的生命元气也开始慢慢恢复。

    马面的“道法时间”太过厉害,无限制无消耗地使用大招,这谁挡得住啊?

    三餐自然要多送一份。

    夏极经过船尾时不经意听到简短的对话。

    “黑鲨师弟,还能支撑么?”

    鬼鸦没理白鹤。

    “师兄!那可是妖王,要不是神女出手,那巨大的冰拳再来一下,我们都得出事。”

    飞艇依然往西飞着,难得的几天安静时光,很快就被打破了。

    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

    又过了几天...

    马面卸下铠甲,挂在舱门前金属甲上,再侧头打量那妖笼。

    妖笼长宽高各约三米,其上贴由一十六道符箓,符箓成阵,形成了一个密闭空间,这可以抑制妖气流转。

    至于马面关押妖王这种事...

    鬼鸦什么也没说。

阅读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从今天开始当城主风情不摇晃我能一键修炼暗帝追妻:杀手女皇在校园我从镜子里刷级三国帝皇之万界征战我能复制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