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服下哲人之血(第二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的所有咒缚都被自主激活,黑色的符文飞速增殖、眨眼间扩散至全身,呈现出一种带有奇异美感的花纹。

    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瞳孔变得极为怪异:

    而后,这种炽热的感觉突然消失。

    ——因为在他睁开双眼的瞬间。

    总是在他心中碎碎念的影子,突然没有了任何声音。

    就像是完全死去了一样。

    “你该——不要愣神,萨尔。” WWw.5Wx.ORG

    萨尔瓦托雷在自己耳边,听到了影子的声音。

    那不是在心中响起的。

    而是确确实实在耳边响起的——

    萨尔瓦托雷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他突然低下头。

    ——他的脚下,没有影子。

    而后,在萨尔瓦托雷的身后,液态般的影子从他的肩膀处流出,在空中如活物般延伸,形成了一只狰狞锐利的利爪。

    那似乎是左手。

    那利爪的掌心对准天空,掌心腾起一束如防风打火机般的青色火焰。

    “狮子吞下雄鹰,杀死自己而后重生——”

    低沉嘶哑的声音在萨尔瓦托雷耳边响起。

    他猛然间回过头去。

    他这才意识到在自己的肩膀处,有一团液体般的阴影钻出——它似乎有些类似雌性生物的特质,但那并非是人类的头,而更接近于恶魔的头颅……

    “——你在愣什么,萨尔!”

    严厉而沙哑的声音在萨尔瓦托雷耳边响起。

    那恶魔的头颅转过头来,对着萨尔瓦托雷的耳朵大声喊道:“与我同调,你这蠢货!”

    萨尔瓦托雷这才反应过来。

    但他很快意识到,影子在使用什么法术。

    他有些胆怯:“这个是不是有点太夸……”

    “念你的!”

    影子的头颅吟唱着,但在萨尔瓦托雷的另一侧肩膀又长出一颗较小的头来,对他高声咆哮。

    同时影子的另一颗头仍然在快速的咏唱着什么:“食日的狼与百合花圆房,狮子踏雪而来、带冠而至——”

    萨尔瓦托雷抿了抿嘴,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他只是伸出右手,掌心向下。同样冒出一束青色的火焰——并将两束火焰交织在一起。

    他跳了最后的三段祷文,在影子所吟唱的祷文的对应相反的位置从后往前吟唱。

    “——如今,十二把钥匙皆已齐全。色如硫磺。形如盐粒……”

    随着他漫长、与影子的每一句话同时响起、同时结束的咏唱,他们周围的白雾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不见。

    那并非是被驱散。

    而像是被什么东西蒸发了一样——

    这是安南无需借助造物者视角,也能直接看到萨尔瓦托雷此刻的样子:

    萨尔瓦托雷的瞳孔闪烁着纯净的白色光芒,皮肤变成了雕塑一般的象牙白。而他的皮肤上则缠绕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那些符文正往外渗出黑烟。

    他的右侧肩膀伸出一颗恶魔般滴着焦油的头颅,瞳孔是全然的黑色,不算皮肤和扭曲的双脚、脸部的曲线如一位年纪不大的少女,却给人以刚强固执的感觉。

    而萨尔瓦托雷的肩膀处,则伸出一只恶魔般的扭曲强壮、滴着黑色油滴的左手。与他本人的右手一上一下以青色的火柱连接在一起。

    在火柱的正中间,一颗金色的球体浮现出来。周围还有一圈星环一般的神圣辉光。

    这时,噬魂者才刚刚闪现到林依依上方,用锋利的尾巴将她劈成两半!

    它察觉到雾气变淡,突然抬起头来。

    它的眼膜睁开了两层、四处观察了一下,锁定到了萨尔瓦托雷身上。

    随后它立刻关上了三层眼膜。

    毫无声息的瞬间移动到萨尔瓦托雷身后,扬起利爪便像着萨尔瓦托雷斩来!

    但这时,萨尔瓦托雷的背后却伸出了恶魔的右手——

    她尖锐的指甲往地上一指,往上微微一勾。地面上便有一道实心的、接近半米厚的钢墙瞬间从地上升起。

    它当然无法挡住噬魂者的切割。

    眨眼间,钢墙便被噬魂者切开。一道极为粗糙扭曲的斩痕,嗤的一下浮现在钢墙上——那是被它那如锯子般、一节一节如脊骨般的尾巴所切开的痕迹!

    但有这道钢墙的拦堵过滤,恶魔右手上浮现出来的赤晶之盾已然足够将剩余的力道挡下!

    而后那赤晶眨眼间变为钢针、飞速前行钉在被切开的钢墙上。

    在那钢墙上,一束束长枪般喷出的火焰逼退了噬魂者。

    而这一束束火焰则眨眼间晶化、随后化为钢铁、飞速追踪着在地上高速爬行的噬魂者。

    干的好!

    萨尔瓦托雷心里给影子暗暗加了个油。

    他心知自己是个废物,反应速度又慢、也没有应变能力。干脆闭上眼,什么也不管闷声咏唱,保证咏唱能按时完成。

    至于我的安全……就全部交给你们了!

    “呃啊……”

    针头钉入三角肌的剧痛,让萨尔瓦托雷的面色瞬间变得苍白,忍不住低声叫了一声。

    随着萨尔瓦托雷忍痛的闷哼声,朱红色的贤者之石如同获得生命一样,瞬间涌入他的身体。在接触到肌肉的瞬间便立刻溶解、浸入其中。

    他的眼球呈现出一种全然的银灰色,那种一圈一圈的、如同向下的涡旋、或是一个向上的高塔一样黑色痕迹,也完全消失不见。

    但萨尔瓦托雷却在一瞬间有些慌乱。

    这并非是那种极细的针头,而是解剖尸体的时候注射防腐液的那种扁平针头。若非是强效的治疗药剂,否则是绝不允许使用注射器直接打入体内的。

    因为这种针头的粗度,并不能稳定支持静脉注射,在战斗时只能采用肌肉注射或心内注射。前者才是一般健康人的使用方式,后者则是战地医师使用强效治疗药剂对濒死伤者的尝试性急救。

    又像是,彻底离开了一样……

    ……我、我又该怎么办?

    萨尔瓦托雷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整条左臂都变得火辣辣的,很快完全失去了知觉。

    这种火辣辣的沸腾感,以极快的速度传到心脏。心脏的跳动速度猛然提高了两倍,他的血管高高隆起、阵阵的炽热涌向全身、血液以极快的速度泵动至四肢百骸。

    萨尔瓦托雷感觉到自己的大脑瞬间变得极为清醒。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极为强烈、极为舒爽的清凉感。

    就像是用酒精涂抹皮肤然后吹风一样——

    萨尔瓦托雷意识到,时机已至。

    在为林依依用最快的速度制造了一根实心的钢条后……他便第一时间打开自己的衣服、将盛放着贤者之石的铜壶撞针钉在肩前,将铜壶后面的推柄慢慢压了进去。

    萨尔瓦托勒一开始想要直接将贤者之石打入心脏。可他还没下手,就有些怂了……于是只好把针头调转到了肩部。

    “嗯呃……”

阅读玩家超正义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大融合系统绝地求生之惊悚直播斗鱼之顶级主播绝世妖孽极品掠夺系统巅峰玩家系统之炮灰的宠妃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