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夜袭敌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都尉,此人最近不要沾生水,过几日就好了,只是,只是……”军医说起来感觉有些难为情,只是半天都没下文。

    “别只是了,死了都没事,下去吧。”阿珏不耐烦的给人轰走了。

    阿珏坐在椅子上生闷气,要说自己现在也就是个正二品的驸马都尉,级别还没哥哥高,更别提父亲了,只是大家怎么还都当他是个孩子,他这事办的难道不都挺好的么!

    阿珏越想越气,他要拿石觅出气!从腰间拔出剑,对着石觅下体就是一剑,石觅嘴被封住的,闷着叫了一声人就晕过去了,朵依吓得闭上眼睛,闷声喊着哭着。屋里的文敬业跟慕容青杨闻声忙从屋里出来,看见下体都是血的石觅倒在地上,忙道:“还没查出来他父亲的旧心腹你怎么就给他杀了!不是叫你好好看着吗?!就不能不惹事?我以前觉得你是个听话的孩子,怎么当了都尉眼里连爹爹都没有了?!” WWw.5Wx.ORG

    “把石觅关进死牢,派人看守好。”文敬业对着副将说:“再给这个女人挂到城楼上去,在她旁边点多一些火把,让北蒙军看清楚一些。”

    朵依哭着一直嘴里呜呜呜的叫喊,头一直在摇,害怕的往后直退。

    “好啦,你这还有心思开玩笑,赶紧给这二人关进死牢吧。”慕容青杨摇摇头,敬业也是叫人看不懂,立即外面进来一些人把这二人抬走了。

    “去吧二公子三公子找来。”文敬业对着外面喊。

    随后文敬业跟慕容青杨两人都看着阿珏,文敬业先开口了:“你跟着我,咱们一起去打仗了,你要一直跟着我记住了吗?!”

    “是,父亲!”阿珏一听愿意带他去打仗忙一脸开心的模样。

    “你啊你啊,何时能长大。”文敬业带着阿珏出去了,慕容青杨也出去了。

    这一夜还有两个时辰才能天亮,天亮之前要烧了他们的粮草,杀了他们的战马再用大军合围他们。阿珏的二哥文清仲带着一小队精英出发去斩杀马匹,用刀一匹一匹的斩杀,去的那些人累的不行,杀了大半马匹以后被发现,一场恶战是跑不掉了,但是打一仗之后这些人又全身而退就很厉害了;老三文清术带着一队人马去烧粮草,粮草比马匹好对付,烧起来以后就很难灭下去,来的人马一齐点火,所有的粮草堆都起了火,火光冲天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大堆人马喊着救火,声音太大以至于北蒙军主帅铁木锡在后半夜睡的正浓,被吵吵闹闹的声音惊醒,赶忙爬起来问发生了什么事,门口的人报,粮草区着火了,马匹被人杀死了大半!

    铁木锡恨的牙痒痒,拿起他的弓箭跟大刀就去整合军队,只见雁门关大门已开,文敬业带着阿珏跟慕容青杨还有刘柬雄都出来了,兵分三路把北蒙军来了个合围!失去了铁骑,北蒙的实力大不如前,铁木锡气的咬牙跺脚,带人杀出重围跑回都城所在报告老皇帝去,北蒙本就是部落集合,那么少的人,好不容易集结五万人,倾举国之力让铁木锡南下,却不想差点让老皇帝气死,成就那句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老皇帝气的卧床不起,醒来时急着让人上降表,他在赌华东那边根本不想接北蒙这个寒苦之地,华东富饶,收入版图只会增加负担,他想华东皇帝一定是放他称臣后自治,每年上贡。本来北蒙跟华东还是旧识,老皇帝跟青杨也都认识,不过青杨一直都是忠臣于凌筠,与他们不过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无论是让皇储们一起学艺一起结拜,都是为华东的皇储铺路。

    就这样雁门关守住了,大同府也了收回来,却是变成空城,以前的两国贸易盛况也找不回来,阿珏看这文敬业本着脸眼里写满悲哀的在大同府里走着,心里也很难过,一城百姓说没就没了……想安慰爹爹,却也找不出合适的话语。

    死牢里的石觅要被押回皇城留给陛下处置。而朵依一律是要被放回北蒙都城,阿珏想北蒙老皇帝,不不不,应该叫北蒙王了,应该不会放过她的,铁木锡估计也不会再娶她,等待她的会是什么,不清楚,但肯定的是不会是太好的处置!

    在雁门关住了几日,陛下的圣旨一到,阿珏他们就要班师回朝。来回不过半月有余的时间,却过的如此漫长,阿珏归心似箭。

    “圣旨到~~~”宣旨的太监终于坐了几天马车到了,再不来阿珏就要先行回朝见灵儿去了。

    “奉天承运皇帝招曰:文敬业驻守北疆二十余载,现北蒙危机解除,封文敬业忠毅公回京致仕,着文清宸将军封大将军,守北疆,着驸马都尉文清珏回京述职………”对一行人都进行了封赏,文老将军以忠毅公的身份致仕,这也是对驸马都尉的家族抬高,比前驸马齐荣家封的侯还好高,阿珏的大哥接替他父亲开始驻守北疆,北疆虽苦,也不比文敬业在的时候苦,现在最少北蒙不敢滋事。

    “臣谢主龙恩……”

    “儿臣遵旨!”

    底下浩浩荡荡跪了一片,小公公忙走到阿珏身边:“殿下让驸马爷还是先行回皇城。”

    阿珏笑了,没有说话,转脸去看师傅:“师傅,徒儿想先行一步……”

    “你跟你父亲说去,别什么都找我,你父亲就说我由着你胡闹!”慕容青杨转脸不看阿珏。

    “师傅,您最疼我……”阿珏学灵儿撒娇卖萌,被师傅一顿打,最后还是跟着阿珏两人一起骑马先回皇城,文敬业被这师徒二人气的不轻,他这个爹爹还不如师傅惯着他胡闹。

    文敬业跟刘柬雄带着囚车里的石觅二十多万人马又浩浩荡荡的回皇城方向。对外宣称驸马也是坐的马车,这会马车内还是坐的一脸无辜加不开心的羊毫。

    “哎,孩子吗,只要是我能保全他的安全还不都随他吗,这会还不错,勘察好的地形,又带回来两个重要人质,这个女的是北蒙皇储,男的就是你们一直担心的石靖的长公子石觅。”

    “爹……”阿珏亲切的喊了一声之后趴在将军耳边说:“敌军不过五万人,儿子知道粮草跟马匹的大致位置,给儿一小队人马,儿去烧了他的粮草杀了他们的马匹,爹爹再摔大军去剿灭他们。”

    石觅给他踢过以后脸皱成一团,阿珏自从习武开始劲也比一般人大,这两脚下去有石觅受的。

    阿珏看看朵依,这个女人真的叫人嫌弃,刚到谷里的时候就勾引自己,现在又在野外被自己发现,想想都觉得恶心。朵依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地上发呆,她骄傲的活这么久还从未如此屈辱过,落入两军交战敌军之手,自己这以后该怎么回去执掌北蒙皇权,父皇已经遗弃了三皇弟,会不会遗弃自己,失去了三皇弟在失去自己,母后的地位就难站稳了,大意失荆州,她该怎么办。

    慕容青杨跟文敬业终于聊完从里屋走了出来。

    “这些事都不需要你去做,你就跟着我老老实实的就行,现在你自己哪都不许去,做我的贴身跟班!”文敬业对这样主意大的小儿子就是拴在身边,一步不许离开,省的他再闯出什么货来。

    阿珏本来以为自己干了这么漂亮一票爹爹肯定会夸奖自己,看来不是,在爹爹眼里自己又胡闹了……他瘪着嘴,心里委屈着在那站着也不说话。

    “怎么刘将军还没来?”文敬业问门口的人。

    “将军,刘将军睡着喊不醒,估摸着是累了,小将军还在那等着,说刘将军醒了再一起过来。”门外的人回话。

    “畜生!刺杀齐荣再刺杀我,不就是为了能当灵儿唯一的驸马,现在在野外做那种事,以前还口口声声说爱灵儿,真是恶心!”阿珏看着他骂道。

    石觅也不能说话,刚被阿珏踢过那疼劲还没过去,黑着脸看地上。

    不一会来了一个军医,见着阿珏忙行个礼,又赶紧给石觅医治,止血后稍微包扎了一下。

    “爹!我没有杀他,给他点教训而已!”阿珏拿东西擦了擦剑上的血,嫌弃的把擦的布丢到一边,把剑收了起来。

    “去!叫军医来给他止血。”文敬业忙对外面的人喊道,说完对着阿珏说:“你给我老实坐那不许再动,不许再生事!”又跟慕容青杨进里屋嘀咕去。

    阿珏跟青杨师傅带着那两个衣衫不整的人去了文老将军守夜的地方。

    文老将军见状皱着眉头,看了看阿珏,又看了看青杨:“青杨,你也陪着他胡闹……”

    “青杨,咱们里屋说话。珏儿,就在这不许出去,看着这两个人!”文敬业带着慕容青杨进里间两人捣鼓捣鼓说半天没出来。

    阿珏在外面无聊,看着石觅跟朵依,真是难以置信,二人真的在一起,还在野外媾合,真是看着气不打一出来,阿珏上前踢了石觅几脚,解解恨,刺杀了齐荣之后又来一次次的刺杀自己,现在他爹应该已经死了,他也落到自己手里,阿珏想了想叹一口气,真是咎由自取。

阅读啵啵小毛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哥哥不要啊君有疾否病态占有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我的娇妻七零娇气美人[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