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七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此时外面的骚乱将酒吧里的人全部引出来了,其中有鬼狐,还有一看就知道有钱人的青年男女,我还看到了伊戈尔。

    伊戈尔此时对我冷笑:“哦?是你小子呀?忘了告诉你了,创建午夜茶馆的咒一圆原本就是龙门客栈的咒家,现在龙门客栈已经全权派人来接管了午夜茶馆了,你刚刚杀死了龙门胡家的人,你死定了。” WWw.5Wx.ORG

    我:“手下败将给我滚!”

    我:“你是杜月派来找我麻烦的吧!我警告你,赶紧给我滚!”

    想到这里,我看了眼此时眼前乌烟瘴气的午夜茶馆,茶馆门口站着的一群已经把茶馆当成自己东西的家伙,明明咒一圆(咒家、面具妖怪)已经把它托付给我了呀,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瞬间,我有一种东西被夺走的感觉,莫名的烦躁。

    喂……

    然后,我被一闷棍打的趴在地,接着是一阵拳打脚踢,我当时被打懵了,根本反抗不了,说到底,我还是肉体凡胎,手上有厉害的混元鬼叉又怎么样?还不是和死狗一样被一群人围殴?

    没几下,我这眼前就阵阵发黑,最后我看见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站在了我面前,她制止了那些大汉的暴行,她……是谁?

    眼睛微微眯起,只听到面纱女子清冷的声音传来。

    “记住我的话,胡总管七天之内要是见不得你,你就死定了。”

    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梦里,我梦到了我再次回到了龙门客栈,面前站着冲我媚笑的狐妖杜月,然后她手里握着一个血淋淋还在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而我的胸口被开了一个大洞,瞬间我被吓醒。

    我又躺在了江城人民医院,满身冷汗,平复了一下心情,发现身上没什么严重的伤,只是当时头部遭受攻击,晕了过去而已,我翻身下床,离开了医院。

    狐妖杜月让我去龙门客栈见她?

    开什么玩笑?去那里见她,然后再要了我的命?

    我傻吗?

    这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真是一个必死局呀。

    我的脑子此时飞快的运转。

    和狐妖对上我是否真的毫无胜算,以前的话毫无疑问,是的,这是一场必死局,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普通人了,想想我最大的底牌,夜叉鬼分身,可夜叉分身已经无法召唤,但要是可以召唤是不是可以打赢那狐妖,摇了摇头,不行,根据之前的经历,狐妖和那个鹰钩鼻应该是一个等级的,鹰钩鼻离开龙门客栈后在午夜茶馆又见到过一次,那次他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是去追杀红钥了,之后就是在那天晚上冬木镇遇到了受伤的红钥,得出结果,鹰钩鼻和红钥打了个两败俱伤,可就是受伤的红钥我夜叉分身还是在她面前走不过几个回合,红钥=鹰钩鼻=狐妖>夜叉分身>现在的我。

    我越想心越凉。

    也就是说,就算我现在可以召唤夜叉鬼分身我也必死无疑?毕竟最大的底牌都保不了我的命……

    等等,最大的底牌?

    随即我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会有办法的。

    ……

    阴历十二月十五日,天气阴,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可明天就是我最后的期限。

    而我现在身处的地方,是冬木镇东边的废弃炼钢厂里,这六天我几乎天天都来,问我为什么,因为这里有阴 穴 眼,什么是阴 穴 眼,就是阳间和阴间俩处空间最为薄弱的地带,也称为最接近里世界的地方,这里就有人问了,既然是距离阴间最近的地方,那是不是有很多脏东西,错了,这里比任何地方都干净,因为,阴 穴 里吹出的阴气带有地狱的气息,一般亡魂避之不及,这里的阴气带着不详,比起这里,一些阴气重的鬼屋呀,荒山呀,才是脏东西喜欢呆的地方。

    这里的阴 穴 眼似乎被人重新封印了,但这不妨碍我要做的事情,按照另一个我,也就是那个精灵记忆体给我的记忆,我这几天已经逐渐将这处有阴 穴 眼的炼钢厂改造成一个名叫九转迷魂阵的大阵,九转迷魂阵其主要功能就是将进入此阵的活人死人通通迷惑,里面虚虚实实,我就算在里面丢一坨屎,经过大阵的蒙蔽,别人都会以为这是黄金,换句话就是说,我在里面设置陷阱,只要踏入大阵里的人直到踩上去才会发现自己中招了,明天就是狐妖锁命的日子,我想,只要我待在大阵里,再配合里面我设下的各种专门对付邪祟的陷阱,应该可以对付得了狐妖吧?

    不过,现在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记忆里只有大阵的布置方法,却没有操作方法,也就说,明天我只要踏入大阵,我自己也是看到屎都以为是黄金。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该想的了,我现在真正要担心的是我还缺少一样布置大阵的关键材料。

    魂魄,大量的魂魄,普通魂魄不行,必须是要有道行的魂魄,可这要上哪找呢?这是个问题。

    大阵布置复杂,需要大量时间以及各种匪夷所思的材料,我一没有时间,二也没有那些材料,能够在这几天内通过代替的方法布置出一个九转迷魂阵的雏形已经是很不错了,所以,这最后一步了,不能就这么放弃,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想到这里,我不经产生了一个非常邪恶的想法,明天是最后期限,不如……

    太色渐晚,我离开了废弃炼钢厂,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公寓布置比起之前有着很大的不同,这里多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各种瓶瓶罐罐,一些花草,一些纸扎小人,还有画满奇怪符号的黄纸,这些都是这几天我为了对付狐妖准备的,没错,这些都是记忆体给我的那段记忆里所提到的一些牛逼术法所需要的东西,不过很遗憾,都失败了。

    因为现在的我没有一点修炼基础,大部分牛逼的术法我都用不了,什么画符,什么控制傀儡,蛊术啥的,我都试过了,全部不行,最后无奈只能选择阵法这一块,因为布置阵法不用修为。

    虽然厉害的术法我暂时学不会,但是一些旁门左道倒是可以使用,我拿起桌上几个瓶瓶罐罐朝背包里塞,待会要用到。

    熟悉的那一片没有开门的胡同街,然后是午夜……茶馆?等等,午夜茶馆呢?我看着眼前原本应该是午夜茶馆的s444号店铺,居然变成了一个酒吧!还有,外面一辆辆豪车是怎么回事?对呀,之前就奇怪伊戈尔的超跑是怎么开进来的,难道除了胡同口外,还有其他来胡同街的入口?

    酒吧里面散发出一股糜烂的气息,手背刺青发热,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我瞬间恼了,这是面具妖怪交给我的茶馆,到底是谁动了手脚。

    鬼知道我对狐狸的怨念有多大,也不管现在我面前的鬼狐多漂亮,手起叉落,手起叉落。

    伊戈尔脸色一变,想要动手,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敢上前,看来那次把他打怕了,不过刚刚他的话什么意思?是说现在我已经不是午夜茶馆的老板了吗?还有,面具妖怪它是龙门客栈的咒家?

    瞬间,我想明白了什么,面具妖怪是龙门客栈的咒家,狐妖是胡家,鹰钩鼻是常家,狐妖得知我是午夜茶馆的人后,就要杀我,也就是说,胡家和咒家有仇,这也可以解释的通现在发生的一切了,午夜茶馆的主人,咒家势力的面具妖怪魂飞魄散,她的仇家胡家狐妖直接跑来说接管午夜茶馆,明摆着是强抢民宅。

    “先生,请出通行证,谢谢合作!”

    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衣着暴露的女郎,我一挑眉,说我是这里的老板,可她依旧不让我进去,等等,这狐狸尾巴是怎么回事?瞬间,我脸色一白,想到了不好的事情,连忙后退,离那女郎远远的,随即一咬牙,该死,是龙门客栈的狐妖杜月派来找我麻烦的吗?可是我现在可不像之前那么好欺负了,我手中钢叉出现,对着女郎投掷而去,砰,一团烟雾,这被钢叉扎中的女郎一声惨叫,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什么情况,魂飞魄散了?不是狐妖,这是一只鬼狐?

    我来到这陌生的都市,不就是为了逃避这种感觉吗?之前那邪休也好,胡家也罢,为什么都想夺走我的东西?

    眼睛充血,可没等我发作,这身旁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满了大汉,这一瞬间,我看见了远处冲我狞笑的伊戈尔,遭了!

    直到一声尖厉的住手传进我耳中,一只白色的小狐狸从酒吧里跳了出来,它似乎气的浑身发抖,果然是它搞的鬼。

    刚好我也杀累了,喘着气道。

    她后面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只知道她说她已经把这件事告诉杜月了,杜月让我七天之内去龙门客栈见她,否则会亲自来杀我。

    随即,白狐狸接下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白狐狸:“没错,是胡总管让我来的,她之前说了,让我接管咒家的午夜茶馆,还说里面有一个不错的员工叫贾寻忧,让我多照顾你,没想到你不但刚见面就把我丢出窗外,差点摔死的我第二次找到你又差点被你一钢叉捅死,现在你还杀我姐妹,你……”

    第十七章:七天

    等等,狐狸刚刚往胡同里钻了,这个胡同是午夜茶馆的方向?昏迷三个月了,我一直没有回到午夜茶馆,想到这里我直接也钻进了胡同。

    鬼狐,顾名思义,就是有些道行却没有修炼成妖的狐狸另辟蹊径,通过灵魂出窍化成的东西,人形,喜吸活人精气,不算真正妖,只能算精。

    这一下可算捅了马蜂窝,酒吧里瞬间涌出大量衣着暴露的女郎,这全都是鬼狐,钢叉化成一道影子重新回到我手中,我这钢叉可是专门对付鬼物的,扎一下死一个,而鬼狐这种东西主要是依靠迷惑和制造幻觉来攻击敌人,我对精神攻击几乎免疫,所以这一刻,我完全是狼入羊群。

阅读都市奇缘之午夜茶馆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活人回避都市之恐怖大师我在末世捡宝箱斗鱼之盗墓之王直播之神级赶尸匠都市之神级破案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