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青涧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探哨摇了摇头:“应该是山匪干的。” WWw.5Wx.ORG

    杨开往前面向了看,这才又说道:“可能他们是想拦截别的商队,看到咱们是军队后就怂了,撤了回去。继续往前走,把路障清开。”

    车队继续前进,来到强盗们设置路障的地方,开始把堆在道路中间的乱石往两边清理。刚开始动手,只见两边的山头上冒出不少的人头。看样子这股山匪还不死心,真的是想抢劫他们这支有军队保护的运输车队。

    杨开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峡谷里走到一半的时候,前面探路的几名骑兵停了下来,然后向后面示意有意外的情况。

    也许是真的被饿急了眼罢!

    不过,他们后面的弓手似乎有点多。

    凌乱的箭雨从山坡上罩下,洒向山路上正在调整阵形的队伍。

    杨开轻轻舒了一口气,这些山贼并没有多大威胁,很快就会被打得抱头鼠窜。

    ……

    李彝赞站在一棵歪歪扭扭的山榉树下,瞅着下面的战场,不由撇了撇嘴:“这就是你的手下?某还以为最少能冲进去一部分,搞乱一下阵形。现在看来,实在是不堪大用。”

    在他身后一位身穿劲装的黑衣大汉连忙点头哈腰说道:“属下这些手下,尽些流民,打劫寻常的镖队还行,这对上军队,还是得指望少将军您出马。”

    李彝赞皱了皱眉头,还是开口说道:“开始吧,对方有百余具劲弩,这次的损失肯定不小,到时候好处不能少分了。”

    “诺!”站在他身后一位身穿盔甲,身材矮壮的亲将举手示意了一下。

    埋伏在山后的党项甲兵从山头涌了出来。

    杨开刚指挥部下打退了山贼的进攻,却见四周的山头上突然涌出了密密麻麻的甲兵。

    这是党项人的精锐步跋子!

    在看到这种情况,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李仁裕,你敢抢劫晋阳军,天子定然不会饶过你们!”

    杨开吐气开声,朝着山头上面大声喊道。

    “呵呵,拿那小皇帝吓唬小爷,当咱们是吓大的么?听说那晋阳城富得流油,哪天小爷还要引军前去,劫掠一番!”李彝赞在听了杨开的吼叫声后,嗤笑道。

    山谷里一阵马蹄声骤然响起,两支骑兵队伍也出现在了视线之内。

    喊杀声响起,两队骑兵在嘴里发出嗬嗬的怪叫声,手里挥舞着长刀前后夹击,策马冲了过来。

    杨开从最初的慌乱中平静了下来,指挥队伍将马车砍断绳套,形成一道障碍,以拦阻骑兵的冲锋。可惜的是,车队足有一里多长,匆匆弄出的障碍是到处破绽。山坡上冲下的党项甲兵也冲了过来,双方顿时陷入一片混战。

    当党项人的甲骑冲进战圈之后,这场战争的结果已经注定……

    护卫的晋阳军被分割成了十几部分,却依然各自为战,顽强地进行着抵抗。

    战圈里的晋阳军人数越来越少,不断有骑兵被从车后飞出的弩箭射落马下,看得在战头观战的李彝赞一阵肉疼。这些骑兵都是他的亲军,是用钱粮喂出来的,每死一个都是损失。晋阳军的顽强出人意料,在后续的步军都冲进战场后,里面的战斗仍然还在持续。

    特别是那年青的军官,身边还聚拢着二十多名军卒,马车围成一圈,在拼死抵抗着。

    “真是一员猛将,可惜了!”李彝赞在嘴里叹息了一声。

    这次袭击绝对不能留下活口!

    最终他名年青的军将,身体一个踉跄,却被一名冲上来的军卒挥舞着战马砍中了脖颈,鲜血四溅,那怒目圆睁的头颅在地下滚落了出去。

    那道路间和干涸的河床上已经是横尸遍地……

    由于地里出产的粮食不够吃,绥延这地方的人出来抢劫是种常态。

    不过,一般没人敢抢劫有军队护送的商队。

    杨开点了点头,这青涧峡谷两侧的山崖上乱石嶙峋,这大道的西侧是一处乱石河滩。河水在春天时应该还不小,只不过在夏天基本是干涸的,河道里满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有些圆石居然有半人多高。河道里有些地方还有不大的泉水冒出,两旁杂草稍微茂盛一些,偶尔长着几棵歪脖子柳树。

    “结阵,准备迎敌!”杨开并不慌乱,冷静地下达了命令。

    他眯着眼瞅了瞅两侧山头上正在呐喊向他们冲过来的山匪,大约有两千多人,也不知谁给他们的胆量来抢劫有军队保护的车队。

    一支几百人的甲兵要想消灭一座有数千喽啰的山寨,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除非手下有上万人马,或者是也拥有甲兵。

    在这一年当中最炎热的时候,在延州东北这崎岖的山路上赶路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准备,放箭!”护卫的军兵从车里拿出弓弩,向正在冲锋的盗匪人群进行反击。只三轮箭雨过后,那些噭噭乱叫的山匪便有便有百十余人中箭倒地,剩下的有继续冲锋的,也有心生胆怯往回逃跑的,大部分人则在原地,如没头苍蝇似的,寻找着能躲避箭矢的蔽身之处。冲锋的势头顿时被止住了,剩下的一些还在继续冲锋的山寨喽啰们阵形散乱,显然构不成大的威胁。

    没有甲盾,这样当着弓弩手冲锋,和送死没有多大区别。

    峡谷里很寂静,连原本偶尔可见的獐子或是野山羊也没见到踪影,甚至连只兔子都没看到,这种情况让杨开的心里莫名其妙地变得紧张起来。

    党项羌治下的绥州就从来没有安定过,抢劫、仇杀在这地方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有时候为了一点的小事,就会引发上千人以上规模的大械斗。这是一个没有官府和刑律约束的地方,在党项人的统治下,正越来越向野蛮化转变着。

    杨开想了想:“没看到是什么人?”

    杨开下令车队停了下来,让前后的马车调整了一下,护卫的部队作好战斗准备。

    探路的骑兵策马回来了一个,向杨开报告道:“都头,前面的大路让人用石头堵住了,恐怕会有埋伏。”

    还没到秋天,这条通往延州的大道两旁山坡上种的糜子就开始泛黄了。

    由于得不到浇灌,坡地上的黍黄稀稀落落的,产量很低。

    “过了青涧峡,就到了河边,路上感觉还稍微凉爽一些。”

    车队进了山谷,领路的向导对带队的都头杨开说道。

阅读五代兴唐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穿越大唐之我有图书馆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特种兵之最强刺客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特种兵之神级专家三国:基因提取特种兵之幽灵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