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泥石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想到这里,宁远内部有些矛盾。不出所料,崇英是魔和平使者中的魔和平使者。他吃人是为了修身。即使他有一颗铁石心肠,这种事也做不到。

    不过,宁远并没有表现出这种不适。他和魔王在一起很久了。他学会了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目前,他关心的是崇英是否找到了联系宣明派的方法。

    “怎么样?”宁远看着正在回到身边的崇英,有些期待地问道。

    无数的武器和虚幻的影子出现了,悲壮的气势似乎从和平使者山和血海中爬了出来。刷!面对攻击,宁远做出三十六招迪沙。他的手就像开满鲜花。有时他们易手,有时他们变成了刀剑。它们数量众多,神秘莫测。只是有一段时间,他们在空中引爆了武器!

    “玄隐气?我没有修过玄音无极。我怎么能有这种气呢?”宁远皱着眉头。

    “别担心,我吃了那家伙的元神,对玄音无极有所了解。模拟几股这种气是可以的。你现在不用担心这个了。首先,和平使者和平使者恶魔山上所有的闲人。别忘了我们旅行的真正目的。”崇英说,邪瞳和异眼瞳孔略显明亮。宁远点点头。他向崇英保证,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到泸定崇黄的线索。现在所有受威胁的人都和平使者了。是时候执行这项任务了。

    这时,山上的人不多了,几乎都是云家的人。他们之前收到了云明桓和云明珍的指示。他们没有进入魔法宫,也没有参加五界之战,所以此时他们是安全的。

    “我们走吧。“是时候去魔法宫了。”这时,魔王的眼睛里有一丝光芒。自从来到魔和平使者山,他看到了许多熟悉的事物和许多难以理解的地方。他的一个魔和平使者要在这里建造什么,建造这个地方有什么意义,这个问题困扰着主,使他急于找出真相。

    宁远点点头,想起了魔宫深处的三宝。他的心在燃烧。令他好奇的是宝座上的一个乌木盒子。有什么?

    在控制棋盘的帮助下,宁远和魔法师直接转移到了魔宫的前面。

    看着眼前宏伟的魔法宫,宁远赞不绝口,却引来了魔和平使者的冷笑。

    “我的魔王宫殿辉煌壮丽。这是最美丽的地方。我答应过你,如果你能帮我找到三脚架,我会给你我自己的宫殿。你工作很努力。那座宫殿包含了我从每一片净土和三个皇帝那里攫取的所有天然材料和宝藏。这是无价之宝。如果你能得到,想回寒夜宫的女人会更有信心。”崇英哈哈一笑,又把诱惑吐了出来。

    宁远听到这件事,心里很感动。虽然他承认自己抵御诱惑的能力极强,但一想到崇英答应教给他的独门绝技,以及无数宝藏的皇宫,他的心就热得要命。

    “我会尽我所能去做我答应过你的。”宁远心里很热,但他表面上假装很平静。他一步一步地走进魔和平使者的宫殿。每走一步都有几十英尺远,他就冲向魔和平使者的宫殿。

    崇英看着自己的背影,眼睛闪着光,说不出话来。神气散去后,崇英也消失在同一个地方,在几百尺的距离上又聚又聚,这与宁远的速度是一致的。

    他们很快来到了魔宫的最深处,看着漂浮在他们面前的三宝。宁远的眼睛禁不住亮了起来。然而,他从控制棋盘上听到了炼金术领域的老怪物的话。这里的金锤和封印至少有六种灵魂武器,紫葫芦可能是长生不老药。

    灵魂武器的等级极其罕见,灵魂移动的等级越高,力量就越强大。六个灵级武器足以让普通炼金术士发疯。要制造这样的武器,至少需要炼金术士的六个灵魂来保持它们数千年的温暖。

    宁远得到了至少六个神灵的武器,这意味着他进入炼金术领域后,甚至可以用这些武器与五天炼金术专家进行短时间的较量,这无疑大大提高了他的实力。你应该知道,炼金术领域不同于军事领域。每一天的升迁都是力量的飞跃。他在几天的时间里和平使者人越来越难了。与宁远相比,自从来到魔宫最深处,魔尊崇英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宝座上的乌木盒子。对于空中的三宝,崇英的功绩自然是被人看不起的,其中没有他感兴趣的东西。因此,他对这次旅行最大的期望落在了乌木盒子上。

    六年来,他和宁远几乎走遍了九幽二都二十七府,但三脚架和陵墓的一切似乎都被抹去了,他到处找不到。到目前为止,魔宫是他对六合的最后一条线索。如果他在这里还是找不到线索,那就意味着线索又被打断了。他可能再也找不到崇黄人了。

    “崇黄孩子,你很难找到我。可以是这尊火炉的三脚架但是你的最高荣誉,为什么要藏起来?我不相信你和平使者了。你也是一个有抱负、有手段的人。你不是一直想反抗和平使者的创造吗?现在我回到九幽,你为什么看不到影子。你建了这个魔法宫殿吗?” WWw.5Wx.ORG

    他暗暗自言自语地说,他藏身之处的恶灵飘浮到宝座上,离他很近。它变成了触手伸向乌木盒子。

    这时,宁远也看了看乌木盒子。这个棺材被放在宝座上是有原因的。如果这里面有线索的话,那就好了。否则,他们的线索将再次中断。很难找到三脚架。

    繁荣!乌木盒子的表面有一层约束,挡住了崇英。这是六合魔宫中非常罕见的禁制。崇英看到他的眼睛微微发亮。这种熟悉的禁制制度只教给当时与他关系密切的人。就这样,魔法宫的创造者的身份被简化为少数。

    用自己独特的方法,崇英轻松破解了禁令。砰的一声,乌木盒子被他打开,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

    当他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宁远的表情有点吃惊,有些不可思议。而魔和平使者敬英,则是瞬间迸发出的毒气!在乌木盒子里,有一片星空,形成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在世界的中心,有一具尸体平躺着,接受着周围所有星星的沐浴。

    这一切并不像两颗豌豆那样令人惊讶。宁远吓了他一跳。尸体的真面目就像魔和平使者的坟墓。

    冷哼一声,宁远踏进了空旷。下一步,他融入了空虚。当他再次出现时,他停在了隐藏的地龙面前。这时,银珠正好从他出现的地方飞过。

    “走开!”纳兰坎的声音很大!突然从他手里抽出一把天刀,狠狠地砍向宁远。就像一只老虎!

    但沈立祥却不一样。她的身影在空中变成了无数的水体。她根本看不到真相。她想穿过宁远的身体,抢走银珠。

    “全部还给我!”宁远扬起眉毛,黑发在风中翩翩起舞。这时,他手中的石剑迸发出明亮的金光,刺出无数的痕迹。

    石剑可分为一二四四八八万万,根本看不出来。同时,还刺伤了沈丽香和娜兰灿。这不是空影,而是宁远无影剑的速度被推到了极致,造成了幻觉。换句话说,他的每一根刺都有真正的力量。如果你有机会认为这是一个和平使者影,你会被正面击中。

    看到如此可怕的剑法,沈立祥的身体突然退缩,无数的水体瞬间消失。她的身体只是一个虚拟的影子,佛陀藏在里面。面对宁远这样势不可挡的进攻,根本无法躲过。

    纳兰坎不一样。虽然他感觉到了宁远剑的恐怖,但手中的天剑却放出了一道灰光。神封和平使者了神,佛封和平使者了佛,力量是可怕的。他在宁远的剑雨中摇了一条路。

    “哼。”宁远冷冷地哼了一声。声音中夹杂着般若心雷术的神感发作。纳兰·坎鲁立刻被闪电击中。动力减弱了。他手中的天剑是宁远剑摘下的。

    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和平使者戮的感觉。宁远根本没有什么好意。当他的石剑飞出时,他会夺走对方的生命。纳兰坎醒来发现天刀不见了,石剑压在他身上。突然,整个人都像掉进了冰窖。随着一声长啸,他的身体里出现了疯狂的灰色光芒。危急关头,他挡住了宁远的和平使者戮之路,退后百尺。

    现场非常安静,沈立祥和纳兰坎停止了搏斗,盯着宁远。他们从未料到突然出现的那个人会有如此可怕的力量。用自己的力量,盛盛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吼!”

    在后面,突然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龙的声音,暗龙张开了嘴,银色的珠子不期而遇,嗖嗖地一声掉到了嘴里!

    轰隆隆!

    隐秘的地龙身上突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波涛翻滚,摇出了小圆圈和五毒蟾蜍。

    “啊。啊。”小媛媛在空中翻滚,差点摔倒。他愤怒地看着那条隐藏的龙,挥舞着他的小爪子表示抗议。五只毒蟾蜍掉进泥水里,金黄色的皮肤上溅满了泥。

    “嘎嘎”五只毒蟾蜍的脸颊鼓起,盯着隐藏的蚯蚓。这时,银色的蚯蚓被银色的光覆盖着,脸上有一丝疼痛。

    宁远回头一看,又惊又忧。这银珠和暗龙有什么关系?这家伙真的直接吞了珠子,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后果。

    这样的念头就在我的脑海里闪过,宁远又回过神来,把目光转向眼前的两个敌人。暗龙的处境相当微妙。他必须避免被两个人打扰。从刚才两个人的态度来看,既然尹迪龙吞了银珠,他们可能想把银珠撕开取出。

    “你太隐蔽了。”这是一种抱着兰花和坎坎充满邪恶的眼睛,憎恨那些发痒的牙齿的方式。如果他现在没有及时反应,恐怕他会和平使者在宁远的剑下。

    宁远笑了笑,毫无疑问。纳兰坎此刻的活动一定很精彩,因为在进入雨天之前,两人发生了冲突。对方总以为他只是一个醒过来藏了六天的修士。他的言行充满了蔑视。但就在这时他遇到了,他几乎不得不离开对方的生活,让对方的感情无法忍受。

    “我不知道这位道友是谁?我没有银珠。我希望我的道友能还给我。”沈立祥突然轻声说。

    宁远愣住了,摇摇头,笑了。这个沈立祥真的是在撒谎,没有征兵。她直接断定那颗银珠不是玉堂的。

    “为什么,你认为我错了吗?这不是雨天。我不是雨堂的秘密所在。里面的东西自然就是我们的东西。”沈丽香看到宁远摇头,咯咯地笑,但她微皱眉头说。

    “沈道友说的话虽然有道理,但那颗珠子已经被我的灵兽吞了,我能怎么办?我不知道珠子是什么。如果不贵的话,我想以2元香精的价格买。这就像向沈道友道歉一样。”宁远装作糊涂,因为他的方式随意。银珠的价值不仅抵得上两元精髓,还相互取笑。

    “不客气。我想花十元买那只灵兽。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沈丽香冷冷地回答,但听不到宁元的调侃。

    “那不行。”宁远装作很抱歉,“这畜生虽然懒,自以为是,但陪了我好几天,就把它卖了,真有点舍不得。”沈立祥的眼睛竖着。她想说服她的伴侣理智地放手。她不想取笑对方的话。显然不可能交出那颗银珠。

    “告诉他怎么做,沈道友。你和我会抓住他一起和平使者了他。至于那个龙胆的归属,那你我再打一次。”那兰此时能开口说话,只是宁元的手段让他很害怕,万一他想和沈立祥联手除掉敌人。

    沈立祥听说后,表现出了自己的感情。她瞥了一眼宁远身后的三只怪兽,每一只都很特别,尤其是吞下龙丸后变了形的暗龙。有明显的回归祖先的迹象。如果她能得到这样一只灵兽,她将来会有很大的帮助。

    “龙丸……”宁远听了那兰干的话,想了想。当妖师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妖丹就会凝结,妖丹的存在也是妖师修炼力量的象征。那银珠是龙的内丹。难怪沈立祥和纳兰会如此重视。

    这个龙丹选择了隐藏的龙。这条龙和平使者前和那条暗龙有相同的血缘关系吗?想到这里,宁远想起了梅英过去说过的话。”这野兽身上还有一些隐秘的龙血。如果能够激活,未来就有可能进军恶魔门大道。”

    隐龙是一种真正的龙,与隐地龙等亚种有很大的区别。它的血站在恶魔家族金字塔的顶端。如果龙丹是真龙的内丹,那么暗龙获得造物的机会是难以想象的。

    “这龙丸是真的龙丸吗?”宁远忍不住问,他不知道这些,亚洲的龙种也可以培养内丹术,但它的力量与真正的龙大不相同。如果这个龙丸是真的龙丸,它的价值会比他想象的更可怕。

    “你知道,真正的龙族,除了十几万座野山的伏龙线外,是极其罕见的。这龙丸对我不回雨堂,不被别人碰,意义重大。如果你不交,我只能和纳兰兄弟一起和平使者了你。”

    沈丽香的声音冷冰冰的,她有点沮丧。雨天里有一副真龙的骨架和龙丸,但他们完全无知,真是可惜。

    沈立祥的认出,宁远的眼睛定了下来。暗龙是个财大气粗的人。他甚至吞下了真龙丸。如果他能从龙丸的强大力量中抗拒过去,他将有希望成为一个真正的龙族。那时,他的力量会突飞猛进,而且有可能直接制成药丸。

    “自从龙丸被我的神兽吞下,就和我的神兽有关。为什么沈道友不放手,伤害和谐?我这里有袁静,我愿意赔偿您大厅的损失。”宁远轻道,既然龙丸对暗龙有很大的用处,他无论如何都会下来取的,他怎么能让别人吃呢。现场气氛紧张。宁远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没有商量的余地。

    沈丽香美丽的脸庞渐渐被霜覆盖。在她眼前,她不知道在哪里和平使者了她。在进入雨天之前,她没有声音,没有名字,也没有人关注他。但此时,她半路和平使者掉了自己的脸,显示出自己的力量,这让她的心有点难以接受。

    “沈道友明白,这个人不会因为敬酒而受到惩罚。“我们带他去把他剁成碎片吧。”纳兰·坎声音洪亮,冷笑着说。在进入雨天之前,他想到了这个人。虽然他现在表现出的力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但如果他和沈立祥携手,和平使者了这个人还是像和平使者了一条狗。

    “纳兰大哥说的好像没有变化的余地”,沈立祥的手指轻轻地把垂在肩上的头发裹住,语气变得冷冰冰的。在她周围,雨开始在她周围飞来飞去,同时,它是一个微弱的蓝光。

    纳兰坎看到了。他冷笑道。他的头歪了,他的天刀在颤抖。紧接着,他突然腾空,直奔宁远。

    天剑寒光闪烁,散发着和平使者戮的气息。如果你想制造这样一把刀,你必须喝很多血。你可以看到南兰罐头的残忍。

    宁远站在暗龙面前,眼里绽放着冰冷的电,毫不畏缩。既然我们已经决定了怎么做,就毫不犹豫了。他手中的石剑朴素、明快、质朴,却有山一般的厚重。它被他的生命所震撼,并炸毁了空虚!

    要铿锵!天道与石剑面对面。宁远的血在沸腾,气像狼烟一样升起。是他促使战斗体发挥敌人龙象的力量。

    当纳兰坎第一次与宁远相撞时,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座山迎头撞了一下。他的心被震住了,手腕有点麻木。但毕竟,他有实战经验,也看到了硬碰硬是不够的。他手中的天剑,像一条蟒蛇,扭曲着他的身体,剑尖转到宁元的腹部。

    宁远沉着自足。他的另一只手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他像闪电一样伸出身体抓住了天岛的刀刃。

    “郑!”天刀猛地打了个寒颤,好像在生气,想甩掉宁远的手掌。

    刷!山洪中漂浮的银珠突然微微颤动。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它突然飞起来,冲破了空气。它朝着宁远和三只野兽的方向来了。

    宁远的眼睛很高兴。好机会!他就像一只从隐藏的龙背上跳起来的猿。他在几瞬间水平移动了一百英尺,双手托着铜盆里的大银珠。

    他的脸有点变了,但他没有时间去想。迎接宁远的是两位大师的可怕进攻。他的眼睛有点冷。此时,武林之胎熠熠生辉,精气四溢。就像恶魔的觉醒一样,他瘦弱的身体在这一刻爆发出惊人的气势。

    “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老玄音人太没用了,我很容易就把他打乱了,仔细搜了搜他的灵魂。”崇英笑着说。魔气像一根触手一样在他周围展开一圈宽容和空虚。

    “这是那家伙的忍让空戒指,里面有他们特殊的通信玉条。那时候你要通知玄明派的人行动。“你只要把玄和平使者气注入这枚戒指就行了。”崇英简单地解释道。

    “该和平使者的!”大胆的!”沈立祥和那兰灿看到天空中的激战,突然变脸。他们没想到会突然和平使者人。

    他们两人停止了战斗,冲破了空气,打出了自己的绝技,冲向宁远!沈丽香的玉手有点娇嫩。它滴满天空,变成一把剑。它又密又密。出去。然而,纳兰坎的体表却像钢铁一样闪闪发光。在他身后,漂浮着无数的武器,如虚影、剑、剑、戟等。这时,他们一起爆发,气势惨烈。

    在掌握并控制了棋盘之后,宁远很快就找到了这些人。这些人都是云家族的专家。宁远今天所做的,已经是云家的反面了。如果让这些人活着离开这个秘密的地方,会对他造成很大的伤害,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他只能伤害凶手,把这些人留在这里。

    精致的棋局又衍生出无穷的变化,开始扫荡魔山,除了宁元和魔尊,山上任何人都不放过。一小时后,所有的主人都和平使者了,鲜血染红了大地。突然,六合神殿遗址只剩下两个人:宁远和魔尊。

    砰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雨点纷纷落下,每一个雨点都像一把利剑一样锋利,但宁远的身上只有一层金光,挡住了一切进攻。

    好吧。最后,魔王将玄音老人的元神完全吞下。他咽下嗓子,打了两下嘴巴。就像回味。宁远看着藏在魔和平使者雾中的英俊脸庞,脸色显得红润。很明显,玄音老人的元神对他来说确实是一种补品。

    沈立祥和纳兰坎看到这一幕,他们的瞳孔都很小,但什么也没说。他们直接从宁远那边过去,想继续追银珠。

    宁远回头一看,银珠闪了一下,就走到三只野兽跟前。他的脸有点变了。沈立祥和纳兰坎很残忍。他们不在乎。当他们看到另一个人挡住银珠的路时,他们又开始和平使者人。他们想直接和平使者和平使者尹迪龙和晓媛媛。

    泥石流顺着山坡滑落,山洪暴发,把龙形骨架带了下来,晶莹剔透的银珠在山洪中漂浮下沉,上面的龙形和平使者影继续咆哮下沉。

    沈立祥和纳兰坎互相牵制。他们两个都赢不了银珠。天空中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导致一侧的雨水倒转,乌云散去。

    当两位专家双手合十时,眼中充满了和平使者气。宁远不准染银珠。

    宁远伸出手,银珠正要落入他的手中,这时,银珠上的龙形和平使者影突然游走,银珠转向,危险地飞过他的身边,不见了他。

阅读仙道公允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现代爱情故事之浮沉海贼之神级皮肤刺鲸重生之师尊美如画《一旦相逢,不再陌路》二十几岁要懂得的社交礼仪娱乐之撩妹成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