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喋血东京 第八十章 枫里幻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先天阵法,不好”,唐玄三内心一紧,刚要动手擒下陆乙,却晚了一步,猎物已经消失了。

    “进先天阵法,九死一生,你宁死也不跟我走”,唐玄三看着眼前红枫林,一颗魔瞳闪着血芒,看起来后悔没有马上动手,他自己不懂阵法,直到陆乙提醒才知,这里居然有座先天大阵。

    “进,还是不进”。

    “大师宿有魔佛之称,后辈刚入蜀山学府时,就听过您的大名,落在你手里,也不算冤枉”,陆乙虚伪的笑着,人却往后微微在移动。

    陆乙遁入阵后,场景变幻,一条溪流水清能见底,在红枫林中溪水流淌的声音回荡,水中无鱼,红枫叶好似静止,连风拂过,都未见叶动半分。

    “好古怪”,陆乙打起十二分精神,为了躲避唐玄三,他毫不犹豫遁入阵中,对手出现,让他感觉眼前如遇一尊毫无破绽的阎罗,若战必败,于是选择了入阵搏一把运气。

    “刚刚那人不是一般的先天高手,他灵气隐约有佛门正宗佛之气和魔门魔之道,双气本是宿敌,他能将其合二为一,人界奇才还真不少,就算与他同境之人胜算都不大,入阵逃走是对的”,陆逊躲在识海,分析对手实力,对陆乙做的决定给予了肯定。

    陆乙非常小心的朝着溪流走去,每走一步都会停下脚步观察,可是环境依旧静止不变,好像在一个时间被停止的地方,无危险也无生气。

    不知走了多少步,眼看溪流就在眼前,陆乙却意外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走,好像目的地快到了,却又好似从未移动过一般,心里越走越没底气,如世俗鬼打墙般充满怪异。

    “怎么回事,走不出去”。

    “时间静止,万物不死不生”,陆逊凝重的叹了口气,陆乙一听心里更加没底,能让他叹气的地方,恐怕无解。

    “真有时间静止,莫不是要困死在这里”。

    看陆乙根本不懂时间静止的恐怖,陆逊轻声道:“时间一旦静止,若能死就好了,你会发现,在这里想死都死不了,刚刚你以为自己动了,实则身体从未移动过,那不过是你意识自以为罢了,实则就算自杀,你都还活着,永远陷入这静止的地方,定格崩溃,不死不生”。

    陆乙心跳剧烈,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且永远如此,好像一个活着的标本,这简直是世间最强的折磨。

    “大哥,这可有破解之法,这阵算是强,还是不强”。

    “中大奖了,时间静止之阵,仙界都不多,已经不是强来形容,除非掌握仙界大道,时间之道,否则无解,人界不可能有如此阵法啊”,陆逊同样惊得不知该怎么办,自言自语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完了,我的气运看来已经用到尽头”,陆乙此刻想死的心都有,只是如今求死都是奢侈的愿望。

    “不对不对,若是时间静止,我们不可能还能交流,应该连意识都被停住,其中有古怪”,陆逊越想越不对劲,一句话令陆乙燃起了希望。

    陆乙摸了摸自己的脸,一拍脑门吼道:“没错,我虽不知是否移动过,但微风吹拂的感觉,是能感受到的,若是时间静止,怎会有风”。

    “是幻境,你以为没有动过,实则是动了,只是眼前的幻境让你以为没有动过而已”,陆逊窜出识海,往四周飘了一圈,肯定的说道。

    陆乙哪管那么多,抬手无数道剑气打出,飞散在枫树上将其拦腰斩断,眼看树也断裂,却又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陆乙揉了揉眼睛,眼前一切恢复,根本没有变过。

    “果然是先天幻境,必须绝对力量一招将其破碎,否则此阵会自动修复,好像一切没有发生”,陆逊找到了破阵之法,却高兴不起来,以陆乙的力量根本做到一击破碎此阵,即使知道了如何破,却没有绝对的实力。

    陆乙听到全力一击,可破此阵,没等陆逊多说,他迅速催动全身灵力,破晓出手,发动了剑胆和衡剑道双重加持。

    吸收了破晓本命剑上的灵力,剑罡冲天而起,燃烧着熊熊烈火,最强的攻击对天空一分而下,眼前场景仿佛被一剑分为两半,剑罡斩下一刻,巨大的剑刃插入地面,只剩半截剑罡露在外面。

    顷刻之间,周遭幻境变得枯黄,燃烧的剑将周围焚为火海,片刻过后,剑罡中的灵力耗尽破碎,已经焚成枯黄的世界一变,又变成了刚开始的模样,也宣告了陆乙最强一剑,失败。

    “有了破晓中蕴含的炽热灵力,刚刚那一剑已经超越从前,居然都无法破阵”,陆乙无可奈何,即使那一剑已发挥出半步先天的攻击,但还是破不了阵,这让他终于明白,绝对实力才是修真界根本。

    “如今现学强横武技也来不及了,学成破阵那至少需要几年,为今之计,只能将你所学融会贯通,毕竟你对自身武技已掌握一定火候,这道关得靠你自己过”,陆逊一直没有教陆乙其他东西,就是希望他走自己路,靠自身创造的东西,才最契合自己。

    陆乙自己也深知现学新东西不靠谱,时间不等人,他盘腿坐下,回忆着自己所学,来到大和国以后,随着境界的提高,衡山四剑式,衡山身法已不太使用,一直都在以衡剑道为主,造成了如今黔驴技穷的局面。

    人总是要被环境逼到绝路,才能爆发自己前所未有的潜能,想起在衡山秘境中,衡山祖师以无灵力之法出剑,又以变幻无穷的方式使用衡山四剑式,陆乙唤出破晓,就地演练了起来。

    而唐玄三可就比他惨淡很多,他入阵瞬间,遭遇了与陆乙一模一样的幻境,不过却被他强横一掌,如天降大佛般一掌碾碎,紧接着又被困在了另一处红枫林之中。

    林中每一片枫叶好似有灵性一般,无痕迹划过,向他袭击而来,无穷无尽,叶过之处根本无迹可寻,如同凭空出现,根本避无可避,要不是他佛门琉璃体大成,加上先天之境护体,早就被枫叶割成了碎片。

    铛!铛!铛!铛!

    枫林中有如是一个铁匠屋般,唐玄三闭眼而坐,双手合十,浑身如琉璃玉体,泛着青玉之光,任凭枫叶割过身体,发出铁器碰撞声。

    “阿弥陀佛,老子抓到你,非要将你折磨一翻不可,害死小僧了”,唐玄三时而如佛般淡定有礼,时而如魔般疯狂暴戾,内心将陆乙骂了千百倍。

    “这枫叶攻击方式根本避无可避,且不知何时会结束,再过几月若不停止,灵力丹药耗尽,吾命休也”。

    就在那人声音刚发出,陆逊早就窜入陆乙识海道:“糟了,是先天初成境高手”。

    陆乙本能想逃,但转念一想,在先天高手面前,逃跑没有意义。

    后来又因破戒,爱上落魄的魔门女弟子,而被佛门除名并追杀,最后魔门女子为救他自爆身躯,让其成功逃脱,沦为佛门通缉犯。

    唐玄三纠结万分,先天阵法强弱完全没有规矩,无论境界多强,若气运不佳,再强也得陨落,他做梦也没想到,股掌之间的人,转眼就脱离了他的控制。

    “佛讲因果轮回,魔说随性而为,一件灵宝值得我冒险”,唐玄三闭眼睁眼之间,双手合十,邪魅一笑的走入了红枫林,敢冒死一试,看来他是铁了心要抓到陆乙。

    “阁下何人,为何找我”,一路陆逊的教导,使陆乙遇事变得冷静许多,他故作镇定与对方聊天,实则随时准备出手。

    来人止不住内心的高兴,撇嘴笑着道:“阿弥陀佛,佛门弃徒唐玄三,有礼了”。

    “想不到整个华夏都在找我,事到如今已暴露,反正都是九死一生,不如进来拼一拼,大哥,这里怎么感觉万物静止,毫无生机,连鸟虫都没有”,陆乙慎重的观察着环境,未敢轻易走动一步。

    “既来之则安之,此阵无迹可寻,我也没有办法,既然是拼气运,那就无所谓生死了,走吧”,陆逊也看不出阵法的门道,只能与陆乙走一步看一步。

    “阁下大名如雷贯耳,只是你说终于找到我,是几个意思”,陆乙只知得罪了蜀山,哪知道自己被整个华夏通缉,还是报酬最丰厚的通缉犯。

    “看来你躲在这大和,并不知道华夏之事,不过知不知道都没有意义了,你是束手就擒,还是小僧亲自动手”,唐玄三手持念珠,彬彬有礼,但那颗如魔的眼瞳,显然与他的性格,产生格格不入。

    陆乙话语未落,人已飞身遁入红枫林,消失不见,只留余音回荡。

    唐玄三轻蔑一笑,看出了对方想借由说话之机逃走,也不马上动手,淡定稳重的双手合十道:“施主未入先天,在我面前逃只是徒增烦恼罢了,何必呢”。

    陆乙不管对方说什么,依旧边退边道:“大师修为高绝,在下自知不敌,不过我后方枫林是一处先天阵法,大师居然没看出来,可惜可惜”。

    陆逊欣慰的点了点头,没想到陆乙心态的成长还挺快,终能做到遇挫折不抱怨,也算一路的修炼没有白费。

    “哈哈哈哈,苍天佑我,终于找到你了,华夏通缉犯陆乙,值一件灵宝”,两人正要离开,一道声音自天空响起,一名长相奇妙的僧人,脚踏佛珠飞空落地,看陆乙的眼神,充满贪婪,似乎眼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堆灵石。

    “唐玄三”,陆乙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免不了被震慑,此人在华夏国非常有名,本是佛门大住持的第一弟子,也是未来佛门接班人,据说对佛法的理解独步佛家,连得道高僧都略逊他一筹。

    后来传闻此人因缘顿悟,领悟到佛法的新境界,最终改修自己的道,提出佛本是魔的惊天谬论,遭到佛门的集体抵制。

阅读剑当扬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修你妹的仙神话之儒道至圣穿越从绝代双骄开始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万界征服美女系统神话之最强许仙洪荒之吾为大道之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