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野有蔓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等靠近了,才闻到一股酒味,酒味很重,看起来喝了不少酒。杨澈转过头看她。

    谭茵也看着他,今日的他与以往好像又有所不同。传言中金戈铁马大败大夏的将军?他似乎又过于柔弱了些。与东宫携手前行写意风流的美儿郎?他似乎又过于英气勃发了些。性格乖张行为怪癖的镇北侯?他似乎又过于正常了些。相国寺后山的亲切甚至亲昵,吴尚斋的持正守礼体贴,还是此刻似乎卸下所有防备,有些迷茫,有些痛苦,甚或有些脆弱。

    杨澈看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斜睨着她,酒后更显得星眸朦胧,眼角红晕,面带桃花。半晌问道:“今日端午,正是团圆时,你怎么不和家人在一起,反而跑到这零落偏僻地方来了。”

    谭茵看时辰尚早,准备四处逛逛,便向偏院走去。兰若寺所在的山不高,偏院依陡壁而建,院子外有个三丈长宽的平台,平台边缘下就是陡壁,站在此处可一览山下田舍阡陌,是兰若寺风景最好的地方。

    谭茵被他盯得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捋了捋右鬓的头发,舔了舔嘴唇,轻轻咳了一声。

    杨澈似回过神来,收敛眼眉,慢慢道:“哦,要搬到城西去,还是一大家子。” WWw.5Wx.ORG

    谭茵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话,问道:“你今日怎么在这?”

    杨澈似是了解她心中疑问,说道:“今日是我母亲的忌日,这兰若寺所在的地方曾经是我外祖家的家庙。”

    谭茵闻言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母亲忌日,早知道我就不来打扰了。”

    “无妨,每年我都是一个人,有你在陪我说说话也很好。”

    谭茵安下心来,松了一口气道:“说吧!我洗耳恭听,我嘴巴很紧的,从不乱传话。”

    杨澈看她如小鹿一般,惴惴不安的心刚一安定,就藏不住那活泼跳动的本性。

    “我母亲本是官家小姐,与我父亲自幼订亲,后来外祖牵涉朝廷党争,满门下狱,母亲流落青楼,我父亲后来赎她出来,纳她为妾,生了我,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

    难怪他今日一袭白衣,谭茵看他慢慢述说自己的身世,并没有太多表情。他一直都在波涛汹涌中渡过,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辛酸痛苦才修炼得如今这般波澜不惊。

    “你也没辜负她的期望,现在成为大昭的大英雄。”

    杨澈自嘲道:“大英雄?天下人都知道我七岁丧父,十五岁丧母。我母亲出身青楼,我乃妾生子,出生卑贱,为主母不容,被逐出门。”

    谭茵不赞同道:“你文武双全,曾师从大儒方成,可算得上学富五车,自不需要我来背孟夫子的千古名篇。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百里奚是五张羊皮即可买到的奴隶,难道你连奴隶也不如吗!”

    杨澈嘴角微微牵动,“我又怎敢与那些古圣先贤相比。”

    “我父亲说你年纪轻轻,就大败大夏,一血七十年来的耻辱,你保我大昭西北平安,让万千大昭子民得以安稳度日,未来效法古往圣贤也未可知!”

    杨澈看着她急于安慰自己的样子,心中一暖,看着她慢慢道:“我会记住你今日所说的。”

    看他神情郁郁,似有所思,应该还在思念亡母。

    “别难过了,你母亲看到要不开心了。她在天之灵看到你有如此成就,肯定很开心,你看她被追封为二品诰命夫人。”

    “那些不过是死后荣光,又有什么意义。”

    “怎么没意义,只要是你给她的,她什么都会喜欢。”

    “我给她的!我什么也没给他,不过是她的拖累罢了。要是没有我,她就不会再次沦落风尘,后来又被逼而死。”杨澈哂然一笑。

    “你怎么会这么想!你那时尚小,与你有什么相干。是你大母为人不仁,是那襄阳王欺压百姓,你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你七岁丧父还流落街头,十五岁丧母成为孤家寡人,这怎么到成了你的过错!”

    杨澈怔怔地看着她。

    “为女则弱,为母则强,天下的母亲为了孩子可是什么都愿意做的。你看我娘为了我四处操劳奔波,说什么都要让我过得好些。我还看到书中说有人猎杀鹿群,有母鹿宁愿自己被射中也要掩护小鹿逃走,连动物都是如此,何况万物之灵的人类!”

    杨澈回过头去,默默看着山下,久久不语,谭茵也陪坐在边上不说话。

    许久,杨澈没有回头,幽幽道:“你说我娘在天之灵希望看到我怎样,她才会真心欢喜。”

    “那自然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身体健健康康。”

    “这样就够了吗!”杨澈迟疑道。

    谭茵微笑道:“那自然不够,如果你能娶妻生子,有人爱你,你也爱她,你还有一大家子人,每个节日都能一起乐呵呵地过,而不是每年孤身一人在这儿祭拜凭吊她,她才会真正开心。”

    “娶妻生子?我克父克母难道还要克妻克子吗?”杨澈轻讽道。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些无知蠢笨之人的流言蜚语你怎么还当真了!你母亲出事时你还小,现在你大了,你是战神,能庇护大昭西北万民,难道还庇护不了你的妻儿吗?”

    杨澈闻言回转头来看着她,像个孩子一样祈求别人的肯定,“你说的是真的?”

    谭茵心里一酸,猛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我听大表哥说,西北边民很多都在家里放你的神像,用来镇宅,但说你长得太美,不够有杀气,还给你加了胡子和肚子。”

    谭茵眼睛盯着他的下巴和肚子,在想胖了一圈有胡子的杨澈时什么样子。杨澈听到给他加上胡子和肚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了笑了。”谭茵指着杨澈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杨澈收敛笑意,叹道:“只怕好人家不愿意把女儿嫁给我!”

    “你声名赫赫,才貌双全,要是想娶妻,这上京城从朱雀门排到玄武门再绕两个圈都不够排的。”谭茵用手画了大圈,充满自信地回道,感觉十个媒婆加在一起也没她此刻有信心。

    杨澈看她这模样,轻笑着摇了摇头,问道:“那子斐声名赫赫,才貌双全,为何高家不愿意。”

    “那怎么能一样,他们背信弃义退婚在前,又与芸仙妩娘关系匪浅在后,别家受得了,高家可受不了。你又没有退婚,只是有几个……”谭茵说着说着卡住了,何止有几个魁首……

    杨澈郑重神色,看着她没说话。

    谭茵很是尴尬,低头嗫嚅道:“其实……其实这也很常见,一般人家也不在乎。”

    “可像高家这样的好人家就不大愿意了。”杨澈了然道。

    “高家不过是普通的小商小户,怎能与上京王侯将相家相提并论!”谭茵慢吞吞地回道。

    来到上京,因为彦雅和杜艳一事,大表哥曾与她分析上京形势。杨澈位列公卿,纵然有众多燕闻轶事,不过是为上京街头巷尾增添几分风流罢了,他如今地位显赫,除了那些真正孤傲自矜的书香门第世家,一般公爵官宦之家对其早就是趋之如骛。

    是啊!我也算是王侯将相了,小门小户出来的好姑娘可是想都不会想到自己!

    杨澈不再为难她,笑道:“也罢,看缘分吧!”

    忍冬要陪着自家姑娘一起,正是端午节,忍冬一直忙忙碌碌,谭茵让她好好歇歇,兰若寺离得近,自己路也熟。

    都回家过节了,路上人很少,好在都是大路,谭茵提着篮子慢慢向山上走去。

    佛祖拈花一笑俯视众生,看着大千世界,人生百态,痴男怨女,喜笑怒骂,千百年来兜兜转转,重复上演。

    谭茵回道:“我们已经吃过午饭,她们在打牌。我们马上就要搬到城西去,以后也不大会来此地,刚好无事,就一人过来了。”

    杨澈盯着她看了好久,谭茵今日身着豆绿色衣裳,想是山路走得急,头发有点乱,脸颊绯红,鼻尖还有汗珠,若有若无地散发芳香。

    走在近乎无人的山道上,脚步有时带起小石子,看着它滴溜溜地向前滚去。青草野花的香味迎面扑来,路旁长满了茂盛的野草,野荆棘长着小红果儿,着实可爱。野蔷薇还有许多不知名的野花尽情怒放,红的黄的白的粉的,随风摇曳,吐露芬芳。

    谭茵深深吸了口气,提了提衣衫,继续上山。

    似有一丝苦痛一闪而过,杨澈回道:“是啊!我今日怎么在此!只要我在上京,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在这。”

    谭茵想到他的身世,今日是家人团聚之日,他父母早亡,孑然一身,端午对别人来说是个欢喜的团圆日子,纵然朋友众多,但对他来说可能更是孤单吧!只是他为何每年这个时候都在兰若寺。

    ……

    端午下午,寺内一个香客都没有,走出殿外,寺内树木葱葱,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满地金子,花草芬香、鸟儿鸣叫,更显得幽静深远。

    谭茵看到杨澈更是意外,稍微停了停,便走上前去,在他边上坐下。不知道他今日过节怎么一身白衣,以前不是喜欢红衣!还席地而坐,不怕脏吗!

    出了偏院门,到了平台空地上,看到一人正背对自己席地而坐,一袭白衣,峰腰猿背,远处山下田野人家,似一幅画一般。

    那人闻得身后声音,转过身来,待看到是谭茵,很是意外。

    谭茵与卢晴说了一会话,母亲她们还在打牌,看刚刚过了中午,想着自己即将搬离此地,以后不大可能再去兰若寺,那儿是自己与李征在上京相会的地方,也见证了两人的美好时光,还是再去拜拜,求佛祖保佑李征与自己一切顺遂。

    就要搬去城西的新院子,李征也在城西北博文书局旁看好了房子,以后两人离得更近了。

    等到了兰若寺,看到门口有匹骏马被拴在树上,就算对马匹并不了解,看其皮毛发亮,身姿矫健,也能看得出是难得一见的宝马良驹,不知道何人会在这时来到兰若寺。

    进得大殿,虔诚地跪在佛祖面前,求佛祖保佑自家、外祖家和大姨家平安康泰、一切顺遂,保佑几个姐妹婚事顺利,保佑自己与李征能喜结良缘,白头到老。

阅读河水清且涟猗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哥哥不要啊君有疾否病态占有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最甜隐婚:高冷老公强势宠娇艳欲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