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阎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别说他们,只要是个正常人,都接受不了,那些一幅幅诡异而泛滥恶意的瞳孔的凝视。

    龙山程知道自己不是光明磊落的人,他虽然没有间接参与那些肮脏事,可是,手里染着的血,即是洗脱一层皮也没有办法洗刷。

    他恶狠狠地啜了一口酒,用眼睛盯着那一幅幅在客厅排列俨然的画。

    你不懂就是没有慧根,你懂了他就赚了。反正,他终归是赚的,无本生意,一本万利。

    实在不行,他也可以自己另外找个隔音效果好的高档住宅,他在里面画画,画到天崩地裂、宇宙爆炸也没有人能打扰的那种。

    可他不能,只有呆在这栋旧城区即将淘汰的老宅子里,才能减少他的身份暴露的危险。

    那些警察也许还没有放下他,也许还在暗里寻找他的下落。而那些富商们,也不会放过手里捏着账本的他。

    只见他猫下腰,用手指对着客厅的瓷砖敲来敲去。

    咚,咚咚……

    时而沉闷里面清脆的声音,像是一首无名小曲,在龙山程的手中演奏。

    客厅的瓷砖底下,藏着他事先埋下的账本。账本有两份,一份是纸质的,用油布包得严实,在撬开的瓷砖下,放了许多年,久到龙山程也忘记了那个账本,被自己埋在了什么地方。还有一个是U盘数据,他在墙上挖了一个洞,将U盘藏了进去。

    地面的瓷砖,外表上看不出差别,多年来的磨损,已经难以在外观上区分他们。

    龙山程找来了一个尖头小锤,逐块磕开敲击有清脆回响的瓷砖边沿粘合水泥。真正的那一块藏着账本的瓷砖,只有表面一层大约一毫米左右的水泥浆,只要用锤子磕破它的封皮,就能轻易把瓷砖撬开。

    而另外的那些同样挖了浅浅一层楼板的水泥,则是他布下的疑阵。那些人会想方设法,在付出最小代价下,找出并销毁他藏下的账本。所以,他如果撒谎说,那些账本被他毁掉了,他们会将他灭口而一了百了;如果他说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他们也会不遗余力地翻遍他所住的屋子。

    在屡次揭开可能藏有账本的瓷砖,结果却一无所获的时候,那些人的心理会发生变化。从而会相信这间屋子不可能藏有重要的账本,这也是他的心理战士,真真假假,真的与假的混在一起,总教人难以分辨,届时主动权将在他手里。

    大约是喝一壶茶水的工夫,龙山程眼前一亮,在锤子的敲击下,瓷砖的边沿水泥,宛若蛋壳似的碎裂。他小心地扒开边框的水泥条,随手拿了一把美工刀,一点点沿着瓷砖的四边,将缝隙里的白灰挖出一条小沟。

    然后,他也不心疼,拿了一支画刷,粗暴地用美工刀,裁下笔刷的细毛。坚固的包铁皮笔头部分,插入开凿出来的瓷砖小沟,使劲将笔头的薄边插入瓷砖。笔头与握在手中的笔杆,形成了一个杠杆,哐地一声,整块瓷砖完整地被揭开。

    龙山程的两只手变得灰白,上面沾染着他瓷砖四边里沾上的灰尘。

    一个暗色油布包裹着的小包,静静地躺在深坑里,蹿上的鼻尖的首先是淡淡的霉味。整个布包,由于日复一日的重压,厚度似乎也缩水了一截。

    他不能肯定,这是记忆中久远的画面,早在入住这栋楼的第二年,他就签下了长达十年的租约,这份租约对甲乙双方堪称严苛。它没有规定房租的具体价格,也没有详细地定下房租隔多久时间一缴,或者是押金规定多少的条文。它只强势地要求合约双方租房的合约期为十年,即在此期间,甲方不得无故将房屋转租他人,乙方也不能够违反规定,不按时缴纳应缴租金。

    甲乙双方若单方违约,须赔偿另一方所租房屋一年期租金的一百倍。

    这种条约,方德淑根本没有细想,她因找到一个长期而稳定的房客而高兴,当时粗略看过合约之后,就签了下自己的名字。

    龙山程看中的是这个地方够隐蔽,那些想知道自己行踪的人,一时半会不会找上门来。但是,他没想到这个地方一呆就快十二年。那份租房合约,他想要撕毁也简单,反正债多不押身,他身上的背负的罪名,已经够进入牢房吃上几十年牢饭。

    然而,他担心的那些找上门的人,却好像真的忘记了他这个人的存在,他在这里这么久,没有见过可疑的人。这与他的小心行事,也不无干系。

    眼前的账本,是他在十年前,趁着市政施工,找来工具偷偷在屋子里挖的。市政施工的噪音,完美掩盖了他在屋子里挖坑的痕迹。

    打开油布的时候,龙山程松了一口气。虽然油布看起来老旧陈污,可是里面的账本保存完好。他找来干净的布,擦干净双手,像是捧着玻璃球一样,轻轻揭开账本。

    账本封面揭开时,泛黄的纸首先映入眼帘,接着是有些褪色的墨迹,这不影响观看里面的内容。

    龙山程耐心地将账本逐业翻开,每一页都能揭开,没有潮气侵入里面,不枉他用了当时最好的材料做了防水措施,而且账本所用的纸张,也是他在当时能找到的质量最好的。在替他们做事之前,他已经有了防人之心,这个账本便是他的后手。

    但他没有想到,那一天会来临得这样快而已。

    哗啦啦翻过的账本,依稀可以看到一些人的名字,赵凡、安山……

    叮铃,叮铃。

    古有六道曰,天、地、人、畜牲、饿鬼、修罗。阴曹地府却不在此列,它是六道的中转站,在天地之间占有重要的地位,世间所有的生灵在消亡之后,都要投入幽冥地府。

    鬼魂在地府须得在望乡台看前世今生,按照罪名的不同,分判十殿阎罗审判,按照罪名,有功则赏,有过则罚,后者投入下三道,历经苦难,洗清罪孽。在各地的神话描述中,地府(冥府)的性质大同小异,它是一个具有内部机制的运行机构,阎罗则是地府的最高掌权人,他们是管鬼的,所有鬼魂的事,都受他们管理。

    如今,求人问佛的人并不少,有不孕不育求子的,有高考前夕求神问佛的、有妻子求老公回心转意的、有求横财的赌徒……

    这种东躲西藏,像是老鼠一样的生活,要过到什么时候?!

    在以前,他可以直接用钱摆平隔壁那两个傻叉,让他们拿着钱爱哪儿发情,找哪儿发情去。省得他们天天制造噪音,吵得自己没得好睡。再不然,他可以偷偷找人把那两人打残,男的扔江里清醒,女的找几个身强力壮的给她留点深刻记忆,最好录个像,让她的情郎睁大眼睛欣赏全程。他不信,这样做两个人还会留在这里。

    龙山程取名阎罗也有此意,既然他所画的画像,都是为鬼所画,或者是阴灵所观之景。那么,他取名阎罗也恰如其分,此外,这个艺名也有壮胆僻邪之意。就如老百姓会在家中贡关二爷,贴钟馗画像,或者是秦、尉迟二将的门神像,这也是同样的道理。

    但具体功效能有多少,只能说求个心理安慰,龙山程也没有办法去对抗它们。

    龙山程的眼眸暗了一下。

    那个账本既给了他带来了麻烦,也给了他谈判的筹码。若有朝一日,那些没有放过他的人,找到了这里,他可以那个账本的下落,要挟他们放自己离开。无论哪一方先找到他,他都有活下去的可能。

    琳琅满目,数不胜数。

    有一招叫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以那些江湖术士的套路,应该叫择巧而从之,他们泄露的“天机”,大多数是些模棱两口的话,就像佛家打的偈语。

    总之,龙山程见过的所谓“神算”,“神”倒是挺“神”的,可是,在他画的那些画面前,全部都成了屁滚尿流的废材。

    若是遇着有人回来算账,能忽悠之则忽悠之,遇上些难缠的,他做出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将钱退回去便是。一般人讨到了钱,也不会跟他们算账。

    抓住他们的难度也非常大,他们居无定所,大江南北地四处飘荡,赚得一笔是一笔。专门派人抓他们这些人,是件亏本生意,要治他们的罪,也只能是巧合逮着,再翻旧账判他们的刑。

    艺术家都不兴用自己的真名,而是会取一个艺术气息十足的名字。用来突显自己的风格与类型,这就像是武侠世界里的行走江湖,报上外号,使人对自己尊敬、忌惮、敬仰、闻风丧胆,也就是说,反复地加深这个自我创造的符号,在人的脑海中的印象,使之成为一种固有的符号化信息。

    龙山程不外如此,他的艺名叫阎罗。

    市面上那些吹捧自己有多厉害的道士,也不见得有多厉害,他在江湖也走过一趟。江湖术士立个旗子,沿街叫卖,戴副墨镜就装成瞎子,把人唬得一愣一愣地,再用心理学技巧,加上几个蒙人的把戏,相互打配合掩护,就成了某某半仙。

    这活换他来,他也能行。

阅读怨灵人偶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活人回避都市之恐怖大师我在末世捡宝箱斗鱼之盗墓之王直播之神级赶尸匠都市之神级破案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