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入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游山散人又道:“还魂兮,唤魂兮,缓昏兮,幻溷(混沌)兮。兮兮奈若何?日升烟,月生水。烟中有魂,魂归故乡,水中有月,月回日出。请对。” WWw.5Wx.ORG

    李水山苦恼一会,沉吟少许,道:“心灵兮,拜月兮,吹山兮,颌首兮。兮兮奈若何?心通心,念为念。心中有家,家为湖,湖中有山,山上有湖。回对。”,接着憨憨一笑,“在下不会对诗,胡乱拼凑、”

    游山散人思索少会,拍手叫好,“心通月,月为山,双人颌首。你想念家乡,想念那里的山山水水,你家的山下有湖,湖上有山,山悬空百丈?”

    他眼神中充满对于此等修士钦佩,李水山抱拳对于他们消失的魂影一拜,这简单的礼仪包含了他对于生命价值的敬意,还有不负诸峰使命的赞赏。

    李水山眨着眼睛,坐在地上,眯眼静思,几个时辰,两人详谈甚欢,忘记了时间,睡在草地上,等到第二日醒来,有几个触角小虫压在他的鼻孔上,吐出

    黏丝,似乎当成了洞穴,一话不说抓起扔到了山下。

    游山散人醒来之后,神色怪异,脸色狰狞,嘴中念叨:“青山青,青山,我的归属?青山到底唤起我哪部分的记忆?”

    李水山惊骇的回道:“恭喜游山道友,我只是普通的一位修士,一切仅凭你的造化感悟得来,不必谢我!至于以后机会多的话,我可以与你言谈多许,在下想了想,打算离去,不打扰你的摄心之旅。等待下次相遇,还请游山道友给我讲述一些心得体会,我要是有冲破摄心境的机会,我也有个准备。”

    游山道友抱拳一拜,严肃道:“藏生道友,后会有期。”

    李水山叹气一声,祝福道:“听闻游山道友好消息,在下先走一步。”

    下了青山。

    龟儿从李水山的袖子中飘出,落在海面,它的嘴中挑着一根草茎,笑眯眯的望着远处的景致,李水山盘膝坐在龟背上,望着远去的流水,直指着远处的山脉,那里有无数的嘶吼声,一个个斑驳的白帆船挺立。

    “去那里吧!”

    龟儿摇着尾巴似一个螺旋,抛着水花,几十里外,李水山大体看清这山脉的样貌,不高不大,却犹如长蛇一般曲折蜿蜒,周围停歇几百艘白帆,飞翔的修士手中握着剑,四处巡逻。

    再次靠近,看到他们身后竟然有一柄大剑,剑身长数十丈,坐在最前端的老者胡须柔顺,两眼发白,身披一盏油灯纹印衣袍,盯视多久,便会眼神恍惚。

    坐在身下的那柄大剑腾起,身后白衣飘忽,数十个年幼的弟子盘膝挨个坐下,等待稳定后,嗡的一声冲向远处,泛起的水花犹如滔天巨浪,拍打着露头的龟儿,哎呦哎呦的发声。

    停稳后,站在山前的一位绿色道袍的男子睁开眼睛,伸手握住一柄红剑,踏空而去,悬在李水山上空道:“诸峰弟子?竟然如此狂妄,竟然敢来到此地?”

    李水山轻声说道:“在下...”

    绿色道袍男子哼气一声,打断道:“无名小辈,竟然来到我太北山分部尊山,此地诸峰人不可靠近,既然来了,那就沦为奴人吧!”

    他笑声十分阴森,伸手抓去,乌龟壳升起,啪嗒一声,抹掉边角,他轻咦一声,再次狠握,龟儿哎呦几声,龟壳依旧十分坚硬,他贪婪的舔着嘴巴,刚要收入衣袖,只见一柄书签缩入云层,毫不在意。

    随后严肃的抓着李水山腾起,书签嗖的一声入了他的衣袖。

    当进入山中时,有数个凶神恶煞的修士睁开双目,眼中抚起一层层旋转的螺纹,手臂粗壮,还有一位三眼之人,眉目一开,放出一股冰冷气息。

    “我抓了一个诸峰小修士,怕是与大部队走丢了,便宜我们,丢进大牢中充当肉躯。”

    几人纷纷点头,看都不看一眼。

    李水山被丢在地上,一个破烂衣装的男子,肋骨凸起,腰部纤细,他露出两颗大牙,笑嘻嘻的道:“有新人啊,嘿嘿,来吧,我带你看看新家。”

    破烂衣衫男子从胸前拔出一个镣铐,上面布满铁刺,在铁块内有一个个蠕动咔嚓咔嚓吞噬的小虫,渗人至极,当李水山想要挣脱的时候,爆出一个尖锐的刺头,扎进血肉。

    李水山咬牙嘶声。

    破烂衣衫男子笑道:“你可不要乱动哦,这寒暄镣铐可是用噬铁兽体内的蠕虫制作,它们一便吞铁,一边吐铁,而且这铁也不是一般的铁,乃日月玄光照射的,你还是乖乖认命吧!那里面还有很多你诸峰的伙伴呢!”

    李水山被带到一个破旧的山洞内,这里有一个身穿血甲的邋遢大汉,握着一柄宽刀,身后有一个穿着裸露的女子,露出雪白的大腿,似在听候发落,只见石门咔嚓一开,他便正襟危坐。

    当看到一个破衣衫男子,还有一个戴着镣铐的少年走来,便松了口气。

    “宽肋,不怎么那么不懂事?不知道要提前点一下门缝吗?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破烂衣衫男子猥琐的笑道:“丑魁,你需要什么准备?大家都是熟人,不必拘谨。嘿嘿,你瞧进日给你带来了啥?这可是以为俊俏,白嫩嫩的诸峰娃子。”

    丑魁打量几遍,满意的点头,开口道:“送去丁号牢房吧!让他与自己诸峰修士共聚几宿,不过几天就送死了。”

    李水山被宽肋送去了一个黑暗之处,这里微透一点亮光,只听一声叫动,“滚进去。”

    这里十几个破衣灰尘面的男子睁开眼睛,不过当李水山走进便一顿摸索,颤微说道:“娃子?你有没有受伤啊?”

    “你有没有受怕啊?”

    “你从那里来的?怎么会那么不小心落在贼山人的手中?”

    李水山看不见问话人的面孔,叹息说道:“我没事,只是不小心。”

    在微光下,一个黑胡子瘦弱中年人露出半个破眼,咳嗽几声,道:“再不小心也不能落入这表面亮丽,一脸贼义,俗称山上人的手中。他们说的好,入山中山,为人上人。此等鬼话,真是荒唐。我诸峰修士秉持正义,只为谋福,追仙,而他们贪婪娱乐,在剑内一副面孔,在剑内又是一副面孔。”

    “可笑,可笑,真是可笑。”

    有一个沧桑的话语传出,“独舞,切勿生气,你心脾受害,怕是命不长了,能活一日是一日,不要再焦急了。”

    瘦弱中年人叹息道:“此等火法有何意义,我诸峰人不是人?我为修,必定生的坦然,死的得所。”

    李水山惊讶的站起,向远处望去,只见一位盘膝的道人手捏术法,幻化一顶弯月,眼神低视,似在蔑视远处的妖影。

    随着他身影的缩放,后方拖拽的月影拉出长尾,照亮了他近处的海面,嘴中唤语:“魂来,魂来,我带诸峰修士回家...魂来,带你们看望日与月...魂来哦...”

    回家了。

    李水山瞪大眼睛问道:“怎么猜的?”

    游山散人哀道:“硬着头皮猜的啊,山中有湖的话,通常百丈多余,有云鸟飞舞,且山上少有湖,湖必定在山涧...”

    原本暗淡的远海,从水面漂浮出各类人形黑影,增加些许沉重的气息。

    它们在李水山的眼眸中凄惨至极,有的消掉了半个脑袋,有的断臂残腿,有的身形扭曲,似乎被一脚踩成碎肉,有的双目垂落,吊在眼眶前...他们双眼中泛着迷茫与悲凉,随着呼唤声远去。

    李水山退后几步,只见他双目布满血丝,开口说道:“藏生道友,在下对于昨日的言谈极为开朗,受到你的启发,我懂得了些许关于入山的理解。我概括为一字,破。破开的是自己的心神,泯灭自己的心性,让自己能够沉寂下来,冥冥之中,自己就是山,山就是自己。”

    他闭上眼睛,吐息急促,转而平缓,半个时辰后睁开眼眸,笑道:“藏生道友随意说的言语就可以让我懂得什么是青山,什么是破,真是奇妙!若是有机会,我必定与你共同吟诗几夜...”

    一个布帽子身影落在他的身边,哀声坐下,眨着一双小眼,悲伤道:“我虽然在这里停留不久,但我也曾听闻过诸峰修士团结有爱,坚守探索山海内的秘密。有时候,我也在想,那些死去的人族,不缺乏一个个面容稚嫩的青年,他们正直人生华发,死在这里十分可惜。”

    “他们也是父母所生,血肉所铸,但修行本就逆天,顺则亡,一步一个脚印,一不小心就消散于天地间。可悲,可悲。”

    李水山双目平视,轻声道:“黑夜弱,黑夜白,黑白二者不分才。”

    游山散人呼出一口冷气,青山青,略有暗淡,按照剑外的标准,现在算是半夜十分,但俩人毫无睡意,颌首言谈,开始对诗。

    游山散人望着青山,拍拍花草,摇头道:“青山云,青山漂,青山两人对诗来。”

    青山天色分辨不明,唯独看着远处如乌云的海面,才知晓黑夜临近。

    水波粼粼,一弯月迎空。

    去寻找那个回家的声音。

    回家,回家...

阅读何以为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风起苍岚之傲世风华吾乃战神刑天洪荒之系统已激活无量量劫那座江湖那个人武侠之超级升级系统洪荒之巫族巨擎武侠之无限融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