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心肝大宝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错了,娘子。”凤逸阳双手捧了她纤细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诚恳道歉。

    “不过看在你对我这么好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WWw.5Wx.ORG

    虞兮又道。

    又一声。

    “你真好。”

    “我爱你。”

    “臭宝。”

    这些日子,他的心里也经历了一场剧烈的风暴。从发现被她骗了,到失去她的痛苦,到知道她去向的惊喜,再到看她受伤害的心疼,再到失而复得……所有的思绪里都只有她。

    多么害怕自己只是单相思啊!他真的害怕自己午夜梦回时发现这个异于常人的小女人,心里没他。

    听她梦里呢喃个不停,他反而放下心来。

    “我也爱你。”他凑近亲亲她,把她**的身体揉进自己怀里。

    睡梦里的虞兮本就不安稳,被凤逸阳一抱,下意识地一脚踢过去。

    “啊!”

    力道不大却正中要害,一时间凤逸阳疼得脸都白了。

    “小东西!你再用点力气下半辈子的幸福全没了!”

    他低声吼她。

    虞兮微睁了一下眼睛疑惑地看他,又睡了过去。

    凤逸阳又疼又气,直过了小半夜他的命根子才好了些,又抱着虞兮昏昏睡去。

    因为睡得不好,凤逸阳第二天日上三竿才醒来。

    睁开眼看见一张精气神儿十足的漂亮面孔放大在自己面前,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换了个别人,受了这样的惊吓,大病一场都是轻的。看虞兮状态不错,他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大宝,你是不是不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都不睡觉的。”虞兮已经穿了衣服,她软软地趴在他胸口,双手扒着他的眼皮说。

    他的黑眼圈太重了,昨天没注意,今日一看她都有些心疼了。

    大宝这个称呼,是她私下为凤逸阳发明的。是“心肝大宝贝”的简称,却是头一次当面叫他。

    “你叫我什么?”

    凤逸阳伸手搂着她,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怎么......不可以吗?”虞兮不明所以。

    “可以,大宝是什么意思?”

    “就是心肝大宝贝的简称。”

    “哦?”

    凤逸阳夜里疼的时候还想着要醒了收拾她,被她这一句“心肝大宝贝”哄得又没了脾气。

    “再叫一声给为夫听听。”真好,娶了世间哪个女子,他都是王爷,可娶了她,他是心肝大宝贝。

    “哼”虞兮傲娇地仰仰下巴,“想听啊,你把我哄开心了才行。”

    “小没良心的,昨夜里你踢了本王的弟弟,本王都没有收拾你,你倒是蹬鼻子上脸了。”

    凤逸阳看她傲娇的小模样,忍不住笑了。

    “你只有个哥哥,还去世了,哪里有弟弟?”虞兮不解。

    凤逸阳看怪物般的看了她一眼。

    虞兮突然就明白了,又羞了个双颊绯红。

    凤逸阳拉着她的小手到被子里去,强迫她安抚了他的“小小阳”好一阵儿,才肯放了她。

    “不要脸。”虞兮红着脸淬他。

    感觉到那个生气勃勃的小女人又回来了,凤逸阳也好一阵儿开心。

    二人闹够了,虞兮又拉着凤逸阳问个中原委,凤逸阳才把她困在被窝里,开始细细地讲给她听。

    原来,自从虞兮协助凤国军队改良了兵器之后,她就被鞣然盯上了。虞兮寡不敌众,被擒是在所难免。斐孤辰自告奋勇去出手,无非听说凤逸阳的妃子性子烈得很,怕她反抗之下受了伤。

    且说凤逸阳知道虞兮人在边塞后,连夜带了数十暗卫千里追妻。他心里有事,也和虞兮去奔宫承允时一般日夜兼程,根本不许侍卫们休息。

    斐孤辰的信鸽到靖王府时,凤逸阳已经离开一夜了。靖王府的司信吏一看是边塞来的鸽子,知道耽搁不得,只好送进了宫先给皇帝凤怀锦过目。

    凤怀锦虽小,却是个明察秋毫的主儿,他知道虞兮在凤逸阳心里的分量,又赶紧从上京派人日夜兼程地追了去。

    待信件到凤逸阳手里时,他已经快到宁城了。

    “告诉斐孤辰,我的女人若有任何差池,拿他是问。”凤逸阳到宁城的第一时间先冲进二人互通消息的茶肆,留下一句话便走。

    之后赶忙到了军营与宫承允商量对策。

    暗中保护虞兮的两个将士并没有死,只是被斐孤辰点了昏睡穴罢了。

    屈沧溟的队伍走远后不久二人醒来,其中一个在衣襟内发现了一张包着石子的字条。

    “人质安全,切勿轻举妄动,一切等凤。”

    二人不解,赶忙回去把字条交给宫承允。

    宫承允将信将疑,心里担心虞兮的安危,却又怕轻举妄动只会给妹妹带来麻烦,只得耐着性子等了三四日才等到凤逸阳。

    凤逸阳和宫承允两人一碰头,又赶忙找了陈和、刘锦商量对策,才上演了昨日这一出“太子换虞兮”的大戏。

    换了平时,这个小女人一定会吵着要穿个亵衣再睡,今日竟然没有心思计较这些。

    凤逸阳看着她不安的睡姿,又心疼得皱起了眉头。

    “怎么?”凤逸阳以为她要喝水,赶紧凑过去问她。

    “感谢我家娘子宽宏大量。”凤逸阳知道她听不到,依然配合地说。

    “你救了我。”

    一定要告诉长安,让屈沧溟吃些苦头再说。

    还想争夺鞣然皇位,就凭他这样吓到过他的小女人,这个皇位,就休想坐的安稳。

    ......

    后面的话越来越含糊,凤逸阳把耳朵凑到她唇边,却都听了进去。

    才发现虞兮根本没有醒,只是在呓语罢了。

    “凤逸阳”

    她梦里委屈地撅嘴,含混道。

    “我在。”他伸手抓了她细弱的手指,安抚道。

    “大坏蛋,把我关柴房,我发烧了不来看我。”

    虞兮吃完花胶迷迷糊糊睡着了,一天里发生了太多的事,她的大脑急速运转了太久,恶心,惊吓,恐惧,多种情绪混杂,歇下来只觉得疲惫不堪。

    凤逸阳为她擦完药便没有再穿衣服,她一丝不挂地缩在被窝里,像一个初生的婴儿。

    “凤逸阳......”

    被窝里缩成一团的小女人突然嘤咛道。

阅读摄政医妃倾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哥哥不要啊向往的生活:茅山抓鬼道士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听说你有我的资源两面派咬定卿卿不放松我才不是你表妹(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