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逃不掉要吃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倒是不必。”他白玉般的指节在石案上敲了敲,定定看她,“小竹竹,你真是变了许多……” WWw.5Wx.ORG

    妲己微微一笑,“在府中这许多年,侄女时刻规规矩矩让人满意,可即使如此,也换不来她们的真情。”

    “不……”白落鸿摇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你小时候数数可是一团糊涂,要是做生意,我还真是担心你赔个底儿掉。”

    妲己摇摇头,一直听说白華是个率性洒脱的人,白落鸿和姐姐很亲,也许会支持她的做法。

    “哈哈哈……”白落鸿朗声大笑,再次把手压在她头顶,“你舅舅我哪有这么小气?”

    “……”妲己躲开他的蹂躏,板着脸道,“小舅舅尽欺负我,等舅舅和外公知道了,看怎么罚你!”

    白落鸿嘴里说着不怕,心里到底是不想被那二位说道的,便收回手给她倒了杯茶,又把一个荷包塞在她手,“好了好了!竹竹乖,我这次来这里可没跟家里说,给你的也全是自己的私房钱,你可千万别说漏嘴了!”

    “小舅舅,你是不是又偷跑出来了?”

    闻言,白落鸿眯着眼凉凉道,“小丫头往哪想呢?我可是正儿八经告了七日的假,第一个就出来看了你,没良心的!”

    妲己笑,桃花瞳弯弯的,“小舅舅,又有人去家里找你了?”

    白落鸿难以置信地望她一眼,然后果断否认,“舅舅办的都是正事!小孩子家家不要胡乱打听!真是费我一番心思……桃桃,往后你好好看着小姐,这头上的伤一日不好,就别给她吃那些油腻烟重的东西,特别是鸡肉这些发物……”

    妲己连忙给他斟茶,“小舅舅别生气!我知错了!”

    “哼……”白落鸿不客气地从她手里拿过茶壶,“光知错,不改。”

    ……

    这人还挺清楚她的脾气。

    妲己看他泰然自若喝完了茶,正想问晚膳想吃些什么,白落鸿已经站了起来,“我今儿该有别的事,改日带个小友来同你玩。”

    小友……

    妲己默默瞪着他,这说的不是太子吧!?

    她原本想要清清静静住着,怎的就这么难?

    “嗯……”她应了一声,极力表达自己的不情愿。

    “你就这么离开花府,岂不是便宜了花溶儿?”他偏偏听不出来似的。

    白落鸿也非全然没心没肺,他这个宝贝侄女从小就容貌出众,出落得越发像她母亲。

    ……只是阿姊更加英气,而竹竹却是越发妩媚,像个大姑娘了。

    “小舅舅,这件事先到此为止。”妲己道。

    四姨娘平日胆小怕事,三妹妹则是乖巧可人,谁能知道向来让人畏惧的花溶儿,竟然全给她们当枪使了!但是凭她们,怎么有这样的胆子?

    白落鸿神色一变,“果然还有猫腻!那你怎么急匆匆就要抢着定案?早知道我该好好查一查……”

    妲己解释着,“连宋南都不知道是谁陷害他,又如何指认呢?爹爹不想名誉受损,我便借此出府,从此离开那里,不是很好?”

    花溶儿确实打心底里憎恶自己,这已经众所周知,她仗着祖母庇护,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换言之,以她的性子,就算事发,恐怕也是有恃无恐,因为她知道,自己是花府嫡女,父亲再恼火也不会真的动她……

    但如果不是晚宴上,花觅儿那般欲盖弥彰,事后又把自己摘得太干净,兴许她也不会怀疑这个三妹。

    “竹竹,委屈你了。”看清她眼底的光彩,白落鸿轻声道。

    “只是连累了外祖……”妲己蹙眉,淡淡的哀伤从眼角透出,“外祖最近身子可好?”

    “他没事,好得很。”白落鸿冷冷哼了声,抡起棍子打自己三五十下那是不在话下!

    “不过呢……”白落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虽然是坏笑,但却如惊华般好看得耀眼,“你离了府后,老爷子就不搭理花……你爹了。”

    “……噢。”妲己没什么表情。

    “但这也怪不着你外祖。”到底还是在乎侄女的感受,白落鸿摸了摸下巴,又道,“你也知道,花……你爹那个人或许年轻时挺周正,也确实有些才华,可自从当上了尚书,瞧瞧他还干了什么事?成日里拉帮结派的,满腹经纶也忘的一干二净……”

    白家人没一个喜欢花衍的,因此从前的花念儿,一直夹在中间很为难,妲己听着,叹了口气。

    “哎,算了!不与你说这些!”白落鸿摆摆手,“言归正传,那些陷害你的人……”

    “我自己查。”妲己说道。

    “你自己查?”白落鸿听得有些错愕,他望着这个从小团子长大成人的侄女儿,突然笑起来。

    妲己很安静,等他笑完,又重复了一遍,“小舅舅,我自己可以查。”

    “好孩子!”他有些欣慰,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赞许道,“终于有了些白家人的样子!”

    看他站起来,妲己问,“小舅舅要走啦?”

    “是啊!”白落鸿点头,“事情办完了再来看你,若是有麻烦,传信给我或是家里。”

    白家才是她的家。

    “嗯。”妲己点点头。

    “还有……”白落鸿目光落在她头上的疤痕处,“不准再乱吃,这药一天两顿喝着,若是我回来发现还不听话,你就跟我回白府去!”

    “是了是了!”妲己推着他往湖边走,“小舅舅慢走……”

    他上了竹筏,又望了她一眼,才潇潇洒洒转过身,抱剑而立。

    妲己目送他出了竹隐,转过身便要去找桃桃算账,进了厨房,看见她正挽着袖子洗碗,一胳膊斑驳的青紫……

    她站在门口没有再动。

    桃桃听见脚步声时已经在把袖子往下捋了,只是没赶得上……还是让妲己看见了。

    “小姐……”桃桃看她不吭声,便扯着嘴笑了一声,“就是看着吓人,其实不疼的,一点皮都没破。”

    “是路泽打的?”妲己如何不气恼,她向来霸道惯了,不能忍受自己身边的人这样受欺负!

    可恨当年封神诛妖的时候,她的姐妹们毫无反抗之力,那时候她又首当其冲,第一个被斩杀,没看见她们的惨状,如今她们是生是死也无从知晓……

    “小姐,真的不怎么疼!桃桃不吃亏,他更惨的!”桃桃怕她担心,虽然自己确实也受了几下,但是都用手臂挡着,都算皮外伤,那路泽就没那么走运了。

    “这笔账我记下了,以后再见到凤吾夷的人,不要再理会!”妲己寒着脸走到她身边,“先去搽药吧。”

    桃桃跟着她回到竹里馆,走进内室,看见云涓还在地上跪着。

    桃桃别过眼,不去看她。

    从上一次云涓偷看信件,她就告诉小姐了,瞧这样子,肯定是被发现了。

    “小姐……”云涓跪了一个多时辰,看见花念儿回来,立刻眼眶红红地望过来。

    “你想好了再同我说话。”妲己没好气道。

    云涓擦擦眼泪,抽噎着说,“小姐,祖母老了,云涓愿意代她受过……”

    她在赌,赌花念儿不忍心。

    妲己望着她,总算微微笑了,“……真是个孝顺丫头,我倒舍不得打你。”

    真当她是傻子糊弄!以为主动请罪就能避开惩罚?装模作样骗取她的慈悲心,可她不是花念儿,而是个吃人的狐狸!

    云涓顿时放了心,她大胆抬头望着花念儿,“小姐,不是奴婢是非不分,而是若您您处置了祖母,夫人是会发觉的,到时候万一派了别人来,小姐就不好拿捏了,只有借着年迈辞去她,换奴婢去接触那些传信的人,才不会叫夫人起疑心……”

    云涓心里没底,只觉得花念儿的目光越来越深,她说着,低下头莫名心虚起来……

    天!这是她能想到最妥善的说辞了!

    良久,云涓才听见轻飘飘一句。

    “……有些道理。”

    她欣喜抬头!

    “起来吧,去拿些跌打药来。”妲己坐在椅子上。

    “是!”云涓颤颤巍巍站起来,立刻去找药。

    她翻箱倒柜的,把药瓶子碰的叮当响,又匆匆将药送到妲己面前。

    妲己接过药瓶,拔开软塞后,将药油倒在手心,示意桃桃过来。

    云涓看桃桃的手臂上一块块青紫,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也不敢问。

    妲己手下的力道很轻,“云涓,去将府里母亲的人全写下来,一个不要落下。”

    云涓连忙点头,“是。”

    其实统共也没几个,除了自己的祖母,还有个小厮,而且她现在并不算……

    云涓识得几个字,很快就写出来,把纸送在妲己手边。

    “明日你找蒋嬷嬷领五两抚恤银子,同你祖母好好说清楚,便将人放出去吧。”妲己只顾着给桃桃抹药,头也没抬一下。

    “是……”云涓没想到小姐会让她去赶人,她祖母精明的很,若是自己去说,肯定少不了吵起来,说不得还要动手……

    “你还有旁的事?”妲己停下动作,看她一眼。

    “没有了!”云涓反应过来,福了身退出去。

    “小姐……”桃桃终于忍不住问,“您怎么心这么软?竟然还留着她,她今日可又偷看了您的信……”

    “嗯。”妲己检查了一边,确定没什么地方漏下后才道,“我都知道。”

    “那您还……”桃桃越发觉得小姐难以理解。

    “她有别的作用。”妲己微微勾唇,“好了,我既没有怨你给我煎药,你倒是先不高兴了?”

    一说起药的事,桃桃理直气壮,“小姐,这可不是奴婢的主意,二爷来的巧,那会奴婢正想着去给您找找大夫呢!谁知二爷特地给您带了药,省得咱们再费功夫了……”

    “……小舅舅真是用心良苦。”看她说起白落鸿那崇拜的劲儿,妲己酸溜溜道。

    “嘿嘿……”桃桃笑了,“谁叫医仙飘忽不定,请不来呢?又怕小姐您看不上寻常的大夫……”

    请不来医仙确实可惜。

    妲己想着,忽然道,“桃桃,小舅舅说不能吃烤鸡,那喝鸡汤总可以吧?”

    桃桃仔细想了想,鸡汤补,应该没问题,“但是烤兔子也不能吃了,火气太大!”

    妲己撅着嘴,“那每日饭后都要鸡汤。”

    “喝汤前要先把药喝了!”桃桃也不是傻的,她现在不会再惯着小姐了。

    “……”妲己擦了擦手上的药油,委委屈屈道,“小没良心……现在已经喝了药了!看若岚回来了没有?去帮忙做鸡汤,我要饿死了!”

    白華比二弟大十几岁,当真是长姐如母,当年她要嫁给花浙,白落鸿比谁都反对。

    白落鸿是很重视白華的。

    “哦……”妲己回答,她毕竟没有接触过白落鸿,心中顾忌,不愿和他说太多。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本来我给你带了五千两银子,现在想想还是攒起来安全。”

    妲己眉毛一挑,这个人的重点跑到哪里去了?

    ……

    妲己把匣子拿起来,翻看到底下有皇族徽记。

    妲己捏着荷包,白落鸿除了任太子少师,平日里还需要在大理寺帮忙审案子,按理说他是没这么多闲空的,又不让父兄知道……

    难不成?

    “我听说你要开个铺子?”白落鸿忽然问,他坐直了身子,“怎么好端端要做生意?缺钱了吗?是不是花府苛待你?”

    这问起来的语气,陡然变得像炸了毛的桃桃……

    妲己低眉颔首,嘴里却继续道,“小舅舅,难道女子一定得要嫁出去么?”

    “小舅舅,我宁愿一人在外做生意,游山玩水,也不想回深宅大院,嫁作人妇了……”

    白落鸿看着她,目光有些惊异,“你这丫头,现在居然这么想……”

    白落鸿自小聪颖却不爱读书,从十岁便着父亲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军事天赋极高。十五岁离家之时已经在京都难逢敌手,学艺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和父亲白隐在院中打了一架,至于结果如何……无人知晓。

    白隐曾想过让小儿子当武官,谁知道他天生反骨,尤其在长姐出嫁之后越发悖逆,打不得说不得,居然还敢公然离家!

    “小舅舅什么时候到的?”怪不得桃桃有恃无恐,原来是有人撑腰来了……

    “午时过后,”他看着长得越发像长姊的小侄女,温和笑了笑,“桃桃说你睡着,我就在园子里逛了逛,顺道见了宋南。”

阅读下堂后她靠角色扮演发家致富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学长帮帮忙被我撩过的人都说不放过我[快穿]十年一品温如言赶在春风之前拥抱你甜甜的权相养妻日常黑道邪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