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急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就是这曲子选的不对。凤凰谣乃是前朝睿文帝为康佳贵妃所谱写的一首曲子,以凤凰喻之,可见爱宠之盛,可贵妃终究不是正宫,这让皇后情何以堪。

    “你说她平日那么多曲子不弹,今儿怎地偏偏挑了这首?弄巧成拙呀。”她悄声说了原委,元盈便急了:“你这五姐姐,怎么做事如此不周全?” WWw.5Wx.ORG

    “多半是有人误导。”她略一沉吟,朝萧长瑛看去一眼。这一眼正好与她的目光倏忽对上,那头轻一点头,笑着将头转了过去。

    宋琴声最是个张扬不知退避的人,一手琴艺颇为自得,只不过不大有眼色,也不大喜欢思考,全凭自己性子来,往往容易得罪很多人。俗话说,枪打出头鸟。省书日这天,文思阁中又有公主,郡主,另又分年长年幼。再说,明慧公主乃皇后嫡出。固然宋琴声琴艺出众,她第一个冲上去,不知皇后作何感想。宋琰声这下只有祈祷她这五姐姐别搞砸了,那才真是宋府的大笑话。

    这样转了一圈儿后,她回到了位置上看方才没画完的老梅树,可圈可点,她本也无意出风头,便沾了墨水继续画。元盈左看看又看看,还是不知该展示什么,都想偷偷溜出去了。

    就在这时,胡家的姑娘迎面走来,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步子一歪,桌子上的墨汁全给洒出来了,斑斑点点全溅在画纸上!

    这一下好了,费了老大劲儿的老梅树就给毁了。宋琰声愣了一下,抬头看去。

    日头?现在的时辰日头还没升上去呢。她停下笔擦了擦手上的墨汁,衣服上也溅了一些,横波再怎么帮她擦也是擦不干净了。

    “你还问怎么办,故意的吧你!”元盈一看邻座她的书案上,嗬,也是画,花中四君子,主题也差不多,难怪要来使坏。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来了人,歌舞展示快结束了,接下来书文就该呈上去了。皇后身边的女使也走了过来查看情况,这下子也没时间再作一幅了。

    “小六……”元盈皱眉看画,墨迹点点,很难补救了。

    宋琰声一时间也没来得及反应,姑娘们看她这样,不觉替她捏了把冷汗。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直直对着胡姑娘。

    “六姑娘,我不是故意的,这……”众目睽睽下,她没那么硬气,便抽了手绢开始抹眼泪。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胡姑娘应该是萧长瑛那边的人,往日在文思阁里也是玩在一起的。她心里有了数,便不再理会那张哭泣的脸,视线移到自己这张画上。

    已经毁了,若是可以补救……

    有了!

    众人眼睁睁看着宋六姑娘一把抄起砚台,墨汁淋漓,竟是全然挥洒到了画纸之上!

    “这……!”六姑娘莫不是慌神昏了头了?!

    她赶着时间,也没空留意身边乍起的惊呼声,手上一使劲,将笔管两下一折,截断的笔头一掷,正巧落在胡姑娘脚边。

    “诸位莫要担心,阿好给大家表演个小戏法。”

    胡姑娘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宋六姑娘镇定自若地取了空心的笔管,对着纸上那纵横的泼墨吹了起来,未干透的墨渍随着她吹出的气流毫无章法地开始在纸上游走。一开始看得莫名其妙的,不到一会儿,众人便看出了一些名堂来。

    墨色在原先未曾完成的老梅树上流淌,与刚刚被溅上的墨渍糅合,恣意伸展蜿蜒出许多枝桠,或大或小,或粗或细,造型奇异,给这一株梅树更添几分粗犷不拘之意,画面看着更具张力,逐渐显露出意想不到的效果来。

    “妙啊,实在是妙!”元盈喜道,也学她扳断了笔管,在纸上吹墨。桌案旁的姑娘们目瞪口呆看着两个人玩得越发高兴,等猛一回神,怎地观猗堂这会儿来了这么多人!

    “圣驾到——”

    一声尖细的嗓音骤然挑起,宋琰声猝不及防打了个抖,动作一顿,抬起了头。

    我的天爷,谁能告诉她,圣驾是何时到的!文治那边的查问竟这么快结束了?

    姑娘们跪倒一片,元盈还在玩儿呢,她定定神拉她衣角示意,这小郡主分神抬头,嗬!两人急忙掩面跪下来。

    明德帝着一身明黄,身边站有近臣及几位皇子。学宫的先生们引路,文武两班学生都随侍在后,可谓浩浩荡荡。

    “都起身罢。”一众人脚步未停,随明德帝进入园中。待他落座,便抬手一指这边方向问道:“这两个是谁家的丫头?”声音听不出喜怒,哪怕寻常一问,也是威压甚重。

    宋琰声听到了她父亲宋樾的声音,随后镇国公出列,元盈偷偷抬头一瞥,被她亲爹反瞪一眼。随后,有内侍过来,将桌案上的画收走呈上。

    明德帝一展画卷,甚觉有趣,看向宋樾道:“原是宋卿的掌珠,你这女儿颇有急智,机敏得很。”又命宋琰声上前。

    元盈对她连连眨眼,用手指了指脸。她脚步顿了顿,必是方才墨迹上了脸,这下糟糕了。

    “臣女宋琰声,拜见圣上。”她低眉行跪礼,脸埋得低低的。

    “不用拘礼,起身罢,赐座。”

    她心下一惊,进了满园子的人尚未有坐席,其中更有皇子重臣,便退后一步跪下道:“臣女不敢。”

    “无妨。李路,你扶六姑娘起来说话。”她被内侍扶着起身入座,这位置离圣上极近。皇后脸色平平坐在旁边,身边站一高个年轻人,锦衣玉冠,极温文尔雅。再来,便撞进六皇子似笑非笑的视线中。他今日依旧是一袭白衣,墨发束起,白玉簪雕以鹤纹,眉眼漆黑,秀绝而露艳色。旁边还有几人,多是近臣,下面则站有文武两班学子,她看到宋梅衡之后想眨眼笑笑,可现下实在不妥,就收回目光,敛眉垂头。

    明德帝颇有兴致地看着那吹画,随后朗声笑道:“这画不错,墨梅白雪是也。”

    观猗堂大花园临近学宫的宝荔湖,随风飘来岸边荷花的清香。进了园子,发现园中已经摆好了桌案,前头设御座,帐幕遮阳,案头置两个香炉,燃着驱蚊怡神的香气。

    姑娘们在这片绿意繁花中入座。随后,皇后的步辇便到了。

    “今儿天好,文思阁先赏歌舞,再观诗文。”

    对于宋琴声这个惹祸精,自己但凡有一点辨别是非的能力,都不至于被人操控至此。她长叹一声,瞅着纸上洇染的墨汁发愁。

    宋琴声一曲结束,抱琴行礼,却没等到皇后的夸赞。她颇为不解,回到位置上后,萧长瑛冲她肯定地一点头,这下心中那点郁闷就消了大半,恢复了平日惯常的倨傲表情。舞艺琴艺的展示估计还得要一段时间,宋琰声干脆起身,左右看看姑娘们展示什么书文。萧长瑛那边就算了,一众姑娘都围着她那儿,旁边的有习字的,有写诗的,有作画的。她留意到一个与她身量差不多的姑娘,眼生,好像是傅家的,一笔丹青山河图真真是绝了。

    “娘娘万福金安。”宋琰声随着她们一道下拜行礼,微微抬头,只看见皇后走过去的背影,衣衫正红,极其华贵,随身带来一阵香风。等她落座,姑娘们才三三两两起身。

    皇后看着已经不年轻了,即便她上妆精致无可挑剔。她戴着极重的凤冠,坐在上座略略一扫地下众人,眼神很是犀利,看着并不温和,即便她面有笑意。

    “哎,你怎么走路的?”元盈看看她的画儿再看看那胡姑娘,气道。

    “抱歉,日头照着晃神了,这可怎么办啊六姑娘?”

    元盈跟宋琰声凑在一起,两人拿起笔,一边在纸上无意识涂涂画画,一边观察第一批准备的姑娘。省书日大日子,姑娘们自然是挑最擅长的来展示。宋琰声托着下巴,看着前头,已有第一位上去了。这第一个嘛,自是最夺眼球的。果不其然,就是宋琴声。

    宋琴声仰着头,带着自己凤尾琴走至中央,向皇后行礼。她看着自家这个五姐姐,扶了扶额头。倒是元盈在旁“扑哧”笑起来,乐不可支:“果真是你这个五姐姐。”

    “小六,你怎么了?”元盈奇怪,并没觉得琴声有何不对,挨过去问:“凤凰谣嘛,正宫在此,倒也贴切。”

    “随她去吧。”她看了看明慧那边,公主换上一袭胡裙,侍女们早已为她佩戴好铃铛挂饰,现下宋琴声上场,她只得重新坐下来,护着遮掩好手套的左手,跟身边萧长瑛说话,一边朝着宋琴声看几眼。

    她盯了前头一会儿,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古怪,等宋琴声调好音开始弹奏,她一下子皱起眉头来。

    这一消息一到,文思阁各位姑娘们正襟危坐。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教习嬷嬷领几位宫中女侍进了文思阁传话。

    “姑娘们康安。圣上口谕,今儿个天气整好,日头未毒,文思阁姑娘们移步观猗堂园内。请吧。”

    威压甚重。

    一内侍走近她身边,不一会儿便扬起尖细的嗓音开口道:“娘娘有旨,姑娘们请落座,不必拘礼,只当寻常便可。”

阅读小珍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学长帮帮忙被我撩过的人都说不放过我[快穿]十年一品温如言赶在春风之前拥抱你甜甜的权相养妻日常黑道邪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