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青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青衣制服男子闻言,额角上的冷汗更重了。

    “大长老那边怎么处理,不用我教你吧?总之,今日之事我不想出现任何意外。” WWw.5Wx.ORG

    青衣制服男子重重地一点头:“是,请少族长放心。”

    青衣制服男子的额角顿时冒出了几丝冷汗,颤颤巍巍地回答道:“是。”

    隔间内的木斩生放下茶杯,嘴角露出一抹阴笑:“墨家,我不仅要让你们身败名裂从遥北城消失,还要遥北城的所有人都服服帖帖的视木家为一城之主!”

    ——

    玄辰和墨青函出了城门,继续沿着城门所朝方向飞快奔袭,好在墨青函境界不算太低,在玄辰稍微放缓了身法的情况下,也不至于被落下。

    再度向前跑过了近千米,前方出现了一队年轻女子,个个身着素白衣裙,背着箩筐走来,相互嬉笑交谈,步履轻悠。

    “青明姐姐,你采药的手艺真是太好了。”一名女子说。

    旁边的另外一名女子闻言不悦道:“不止采药手艺精湛好不好,青明姐姐的医术也是一流的,你看这两年,有多少人是青明姐姐将他们从鬼门关前拉回来的。”

    先前的女子当即笑着说:“对对,青明姐姐在医术方面的聪颖天资,连阁主也赞不绝口呢。想当初青明姐姐来医馆才没几天,就对很多病疾的诊治都得心应手了,丝毫不比阁中的一些老先生们差。”

    走在中间的被唤作“青明”的女子,她体态修长、气质素雅,就如同冰山最顶端的一朵雪莲,不食人间烟火却让人趋之若鹜,单薄红唇一抿一笑间,似有清风拂过,沁人心脾。

    女子青明莞尔一笑说:“都是义父教得好,又恰巧我对医诊情有独钟罢了。”

    “青明姐姐真是既有天资又谦虚,关键是生的如此好看,要是哪位男子娶了青明姐姐,那简直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话是这么话,不过寻常男子怎么配得上青明姐姐,起码得是人中之龙。”

    几个女子你一言我一句,夸赞言语层出不穷,像是给她们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似的。而反观一旁的名叫青明的女子,只是细细地听着,不时浅浅一笑回应她们,对于那些好话,她的脸上一直是表现得极为平淡,不为所动。

    由着一旁的几个女子说着,青明远远地望着前方,那里,一对少年少女正朝着她们这个方向快步奔跑过来。

    似乎是为了看得更清楚,她眯起那双颇为灵动好看的眸子,瞳孔内,闪过一抹诡异的金色光芒。

    玄辰继续往前,目光直直地注视着前方,渐渐的,视线由外向内收缩,变得越来越狭窄,除了正前方身躯般宽窄的路线,周围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扑通扑通,他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了。

    一刻又一刻,待到玄辰视线彻底模糊,转而代之的是一抹漆黑,旋即天旋地转。

    “你这小子怎么回事,莽莽撞撞的,跑得那么快就算了,还不知道好好看路。”

    玄辰的耳边传来一道女子的尖利训斥声,与及一股刺耳的嗡嗡响声。

    等到玄辰的视线清晰了,他看清了面前的狼藉景象。一个倒地的女子,一地散落的药材。

    玄辰还没来得及反应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是怎么一回事,一旁的女子的训斥声再度不饶不休地传来。

    “喂,问你话呢。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教养的,撞伤了人连句道歉话都不会讲吗!”

    玄辰仍是呆立当场,脑袋里,空白一片。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完全没有印象了,这名倒在地上的白衣女子是谁,从那个指责质问自己的少女又是谁?为什么是自己将这名白衣女子撞倒了?

    可玄辰如何都回想不起来了,仿佛是有人抹去了他先前的那段记忆。

    接着玄辰又听到了墨青函在与那名脾气不算好的女子争执。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又不是有意的,出言何必如此刻薄?”

    那女子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玄辰说:“我看他直冲冲地就撞过来了,哼! 还真像是有意的,小小年纪,花花肠子倒挺多,小色胚!”

    “你……”墨青函气坏了,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般刁蛮不讲理的女子。

    “好了小黎,他可能真是无心,不必太计较了。我看他也撞的不轻,快给他看看有没有受伤才是。”那个叫青明的女子被搀扶了起来,劝声道。

    被她唤作小黎的小姑娘仍是愤愤地说:“青明姐姐,他撞了你连个歉都没有,你怎么还向着他?!”

    “好啦,我这不没事嘛。”青明微笑着说。

    小黎有些埋怨地回道:“哼,青明姐姐你就是太菩萨心肠了,将来可是要吃亏的。”

    说完,少女跑到一旁,自顾自地生起闷气来。

    青明见状面露苦笑,不过也没有急着去安慰生气的小姑娘,与她朝夕相处惯了,还是多少了解她的脾性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着急。

    名叫青明的女子柔声关心问:“你有没有受伤?”

    玄辰回过神,看着面前那双如一泓清泉般,清澈温柔的双眸,极好看,但是又让玄辰感到有一股迷惑之感。这种迷惑之感越发的清晰,那双清泉眼眸越发的深邃,好似一潭透澈的清泉泉底在缓缓下沉,泉水愈深,水底愈幽愈黑,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沦陷趋势。

    玄辰赶紧咬了咬舌尖,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

    “我没事,刚才真是抱歉。”玄辰低了低头避开女子视线,道。

    青明嫣然一笑,声音细腻柔和地说:“不用在意,没事便是最好。”

    玄辰点点头,拉起墨青函的手,掠过青明,向前方走去。

    临走时,身后的青明还说了句。

    “以后若是觉得有不适之处,尽管来翠春阁找我。”青明说完,又低声细语地说,“我一直在哦。”

    被玄辰拉着向前走去,玄辰步子越来越快,墨青函只好跟着加快脚步。一直走了好好长一段路,直到身后的那一队女子身形变成了绿豆般大小,玄辰才松开了墨青函的手,弯下腰双手撑膝,喘着粗气,冷汗直冒。

    “你怎么了?面色好难看啊。”墨青函担心问道。

    玄辰虽然看不到自己的面容,但是大抵能想象得到是如何的一副糟糕模样。

    自己为什么会撞上那个女子,他到现在也没想通。当时他只是感觉意识有一刻的恍惚,再清醒时,事情已经发生。

    而且那个女子的一双眼睛,怎么会拥有那么一股无形的摄人心魄的诡异力量。玄辰直至现在仍是心有余悸,当时自己倘若再与她对视,哪怕半刻,那双温润的眼眸,便好像可以将玄辰整个心魄,连根拔起。

    玄辰猛吸了口凉气,舒畅了些许,他挤出一抹惨白笑容,“我没事,

    然后他又问:“先前发生了什么,你有注意到吗?”

    墨青函一直在自己身旁,应该有所目睹。玄辰是这么想的,但前提是,她没被陷入那种心神失守的状态。

    墨青函回答说:“当时我一直跟在你身边,没有注意到有奇怪的地方,后面是你撞了人后我听见了动静,才停下来的。”

    果然。

    “也许确实是我没注意,精神分散了。”玄辰掩盖住眼眸深处的凝重,笑了笑说,“我们继续追赶那人吧,我猜他也应该快落脚了,一直这么跑下去,除非他是不打算回遥北城了。”

    墨青函点点头,没有多问,只是柳眉在玄辰不察觉间,微微蹙了蹙。少女心性灵动,但不代表心思不细腻,反而很多时候,越是与人相交不拘小节,往往言语之下,就越是藏有善于察言观色聪颖。

    此时,可能就只有依赖于一念了。尽管玄辰对一念了解不多,而一念,除了经常跟玄辰吹牛打屁,并不曾真正认真讲述过身份来历,

    但玄辰第一次对一念另眼相看也隐隐有丝忌惮,是他发现它竟然可以随心随遇通过他的心湖,与他畅通无阻地交流。并且还能透过他的心湖涟漪,观看出他的心境波动。

    只是关于这一点,玄辰没有多问,一念也没多说。

    第二次,是一念仅凭一眼,就看破了风杀剑的优弱所在,这一点和白轩如出一辙。

    对于一念与自家老师白轩,玄辰皆不知根不知底,但他清楚知道,自己所看到的,不过仅仅是这两座山水当中的一角小土坡,一抔清泉水。

    “一念?”

    他走到路旁的一座,看起来已经许久无人居住,略显腐朽的阁楼前,看了眼围观人群方向,有大量了眼四周,确定都无人注意到这边后,小心推开阁楼木门,迅速闪身进去,然后轻声合上。

    那人快步,却落脚轻逸、动静轻微地上到了二楼,进到里面的一个小隔间。

    “事情进展如何?”木斩生收起视线,来到房间中央的圆桌坐下,端起桌上的茶水,边饮边问。

    “去吧。”

    青衣制服男子退出隔间外,轻轻地合上了房门。

    隔间内居然有一个少年,正负手背对房门方向,透过窗户缝隙,观看下方的情形。

    “少族长。”青衣制服男子恭声道。

    一路上玄辰和墨青函解释了自己的想法。说完之后,墨青函的情绪顿时转为了愤怒。由此可见,她平日里虽然看似对族中事务漠不关心,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可以看出来她其实很在乎的。

    玄辰和墨青函已经追赶了有段路程了,心中疑惑,那人究竟想去何处,怎么出来城外这么远?

    “大长老和墨家的人已经过去了,但是我们事先已经将一切布置周全,应该没什么问题。”青衣制服男子说。

    “应该?”木斩生手中茶杯一滞,“出了意外,回去后自己去刑堂呆三天。”

    木斩生微微一笑,带着一丝戏谑:“大长老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固执,不懂得变通,估计这也是为何境界这么些年了,还在原地踏步的根源所在。被墨笑那个死胖子压了这么久一直没法抬起头来,他老人家也不晓得动动脑子。”

    木斩生继续喝茶,又问:“大长老是怎么回事?”

    “大长老的出现纯属巧合,据我说知,他闭关许久恰好在今日出关,可能是在里面呆了太久,想要外出看看,却在路过庙会附近时刚好听闻了此事,于是便过来这里了。”

    此时先前的庙会,人群跟着木家和墨家两队人,已经从起初的争执地界,挪到了不远处木家丢失镯子的摊位所在。

    一个身影在之后不久,突然出现在了人群外,看容貌装束,竟是木家的那名在口舌之战中,落了下风的淡青色制服男子。

    少年回过身来,五官分明,剑眉下,是一双装满了阴谲的双目。

    木斩生!

阅读云上问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我让都市变成了玄幻玄幻时代:超神手游末黑之七情琴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洪荒之不死天帝拯救全球临界爵迹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