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云凡在她身后扶额,这丫头真是什么鬼话都说的出口。

    沈家给她请了不下十位先生,她从不好好学。

    现在竟说自己从未习过字。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接住了毛笔,声音略有责怪“怎么连笔都握不紧呢” WWw.5Wx.ORG

    韩先生见她如此,便弯腰握着她的手一起写,边写边告诉她行笔收笔握笔下笔的技巧。

    沈欢欢耳根微红,全然听不进去他在一旁说的什么。鼻间萦绕的都是他身上的纸墨香。

    “好了,看看”

    韩先生轻笑“只要肯苦练,定然能写的还要好”

    沈欢欢脸微红“是,以后欢欢还要多请教韩先生”

    哪怕她以前很不喜欢写字,但是从今天开始,她喜欢了。

    下了课,旁人都去外面玩了。沈欢欢仍是盯着桌面的宣纸发呆。

    云凡看她这样觉得好笑,果然月白说的不错,只要给她找个俊秀的先生,她什么都愿意学。

    “欢儿,我睡着了你怎么不叫我”明辰还是刚刚才被下课玩闹的孩子们吵醒的。

    沈欢欢抬头,看他睡的侧脸都有些微微的红印子了“看你睡得沉,就没叫你。反正你在哪儿睡不是睡”

    云凡将她的字收好“去用午膳吧”

    午膳是管家特意用食盒从沈家送来的,沈欢欢坐在桌前才想起来之前黄老先生送来那两个孩子“云凡哥哥,你要不要叫白苏和白芷一起过来吃”

    云凡正在低头帮她剥着螃蟹“为什么?”

    “不是你小师弟嘛”

    “不是,我师父只收了我一个。”

    …

    “不想就算了”她只是想看一下他们过得怎么样而已。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云凡将剥好的螃蟹放在她前面“吃吧,早点吃完你可以睡一会儿”

    明辰在一旁十分不快“我也要吃螃蟹”

    云凡头都未抬“你有伤,不能吃,要忌口”

    谁让他昨日非说自己有伤要让欢欢帮他夹菜的。

    …

    “那我能吃什么?”今天这菜不是虾就是蟹。全是他要“忌口”的东西。

    云凡指了指边边上的一盘炒蘑菇“这个不错,很适合你”

    明辰瞪了云凡一眼,报复,云凡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报复。

    沈欢欢埋头专心致志的吃着云凡剥好的虾蟹,并未注意两人之间的暗自较量,

    云凡将温好的黄酒倒入杯中递给她“欢欢,来喝一些黄酒散寒”

    沈欢欢就着他的手喝了下去。

    “你干脆替她吃好了”明辰恨恨的吃着蘑菇,看着云凡对沈欢欢的细致入微极度不平衡,两人在她面前大鱼大虾,而他一个伤员却只能吃蘑菇。

    “你嫉妒啊,要不让云凡哥哥也喂喂你?”沈欢欢一口吞下黄酒,她不是很喜欢黄酒的口感。

    “你怎么不喂我”他才不要男人喂呢。

    “因为我懒”她还要趁热吃虾呢。

    看明辰被拒绝,云凡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

    “剥个虾笑那么开心干嘛”明辰觉得那笑容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云凡抬眸“我高兴,你多吃些蘑菇补补”

    “蘑菇能补什么?”这一盘小蘑菇,除了味道不错外他实在看不出还有别的优点了。

    “《本草纲目》认为:蘑菇可以益胃肠,化痰理气。”云凡手上动作不停,慢条斯理的跟明辰讲蘑菇的功效。

    明辰无语,跟一个学医的争执这些实在是不太明智。所以他干脆选择闭嘴,专心吃蘑菇。

    “云凡哥哥,我吃好了”

    “去后面睡一会儿吧,这边离教室远,还不算太吵。”云凡起身净手,送她去房里休息。

    上午来时候他已经吩咐人将房间收拾好了,她过去直接睡就行。

    “嗯好”喝了两杯黄酒,她现在确实很困。

    看她躺下睡好,云凡才又回到桌前。

    明辰抬头看着他“刚才看你都没怎么吃,你干嘛不让她自己剥”

    云凡这样细致的照顾着沈欢欢,他想凑个热闹都凑不进去。

    “习惯了”

    明辰……

    其实这些以前都是沈清风帮欢欢弄的,后来他来了沈家,欢欢夸他剥虾剥的完整又干净,他就从沈清风手里接过来了这差事。

    这么久了,看到桌上有虾蟹之类要去壳的东西,他就自然而然的帮她处理好再递给她。

    好像照顾她已经成了自己习惯做的事,他根本不会考虑让她自己做。

    明辰默默翻了个白眼,也没胃口再吃了,起身就去了外面。

    他觉得云凡这个货总在沈欢欢身边晃悠。实在是太碍眼了。但是他又没办法,也没理由弄走他。实在是心塞。

    云凡在她斜后方,守着她坐。

    尽管已经听云凡哥哥说了,韩先生容貌极佳,但是当韩先生走入课堂时,沈欢欢还是觉得,极佳二字,不足以形容韩先生之风姿。

    虽然现在韩先生对她还没印象,但是总会有的。

    韩先生很是温和的笑了笑,手轻握住沈欢欢拿着毛笔的手“握紧一些,别抖”

    沈欢欢欲哭无泪,她也不想抖的,可是手不听使唤。抖个不停。

    看着十八九岁的年纪,身形欣长,眉眼温润俊朗,雅人深致。

    似是沈欢欢的目光太过热切,惹得韩先生侧目看了看,沈欢欢立马收回目光低下头去。

    沈欢欢回神看向桌面,一脸讶异“我的字竟然能写的这么好”

    其实她当然清楚虽然是她的手握着笔,但是韩先生又握着她的手呢。这字应当算是韩先生写的。可是她偏说是自己的字,想听他夸一夸自己。

    韩先生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后,见沈欢欢握着毛笔迟迟不下笔“可是有什么问题么?”

    沈欢欢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毛笔脱手而出。

    “嗯”

    “我第一天来私塾,还未习过字”沈欢欢努力为自己即将出现在韩先生眼前的丑字找补。

    韩先生将毛笔还给她,嗓音低柔温润“是不会写么”

    云凡回眸,看着桌上睡的昏天暗地的明辰笑意深深。

    沈欢欢这次为了“好好学习书法”,特意找了个前排坐,一脸乖巧的等着先生授课。

    这节课韩先生让她们临王羲之的《初月帖》,以检查学子们最近习书法的成效。

    沈欢欢傻了眼,她的字也就是个能看的出是什么字的水平。真写了岂不是坏了自己在韩先生眼里的好印象。

阅读我与夫君皆做客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学长帮帮忙权相养妻日常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重生]七零娇甜小保姆容氏楚虞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宠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