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青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多时,酒食便已上齐。

    我将酒倒上,抿了一小口。

    味蕾被醇香的酒液刺激着,令我的大脑一阵清明,一阵恍惚。

    “姑娘稍等,吃的马上就来。” WWw.5Wx.ORG

    这是一块月白色的丝绢,其中一角上绣着一只燕子。绣花不大,却甚是精细。

    那燕子双翼舒展,宛若翱翔于九天之上。

    因是绣的燕子,故而主色是黑色,只是那丝线似是有些不同寻常,乌黑亦还有灼灼光泽。

    清杏酒一杯接着一杯地被我吞入腹中,可脑子竟是越发清醒。

    我晃了晃脑袋,忽然觉得很可笑。燕林宣,你在做什么?

    难道这些日子他对你的种种还不足以证明他对你的心意吗?

    玉琼山上,他为了救你,连命都可以不要,而你此刻却在质疑他。

    不就是一块手帕吗?还是一块早就被他遗忘了的手帕,你至于如此吗?

    他现在人是你的,心也是你的,你还如此计较,有意思吗?

    思及此,胸中的郁结渐渐解开,禁不住自言自语:

    “燕林宣啊燕林宣,你可真是被那个男人宠坏了……”

    缓缓站起身,请摊主帮念空打包了一份小吃便往回走。

    ******

    回到前院,花厅的门仍闭着。

    这两个人在商议什么?竟然要这么久?

    我看了看手里的小吃,凉了恐就不好吃了……

    我犹豫着走到门边抬起手刚想扣门却忽然听到门内的他道:

    “你……你……是说她真的……”

    他的话语有丝发颤,像是在激励压抑着什么。

    “是。根据云华山的藏书,的确如此……”说话的是洛尘染。“你对她有什么打算?”

    她?她是谁?

    他们究竟在谈何事,竟能引得一向沉稳的念空慌乱如斯?

    屋内静默良久,才听洛尘染又道:

    “反正你也一直在想办法寻她回来,如今法子找到了,你还犹豫什么?”

    “当初是我害她………就这么把她找回来,她定是会记恨我一辈子的。再说我最近这些日子……”

    听到他的话,我的脑子里忽然一阵嗡鸣,他们屋内的对话我再听不见。

    他们口中的“她”是……是冷晴浅?!

    窒息感一点一点地压迫上胸腔,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定了定神。

    只听洛尘染又道:

    “所以你得弄清楚,现在你在意的,究竟是那个异世来的人,还是她。

    如果你已经把她放下了,就这么将错就错,也不是不可。

    若真是如此,这信笺我就毁了。毕竟是沉湮留下的邪术,不可留存于世。”

    “不行!不能毁!……”

    我再也听不下去,狼狈地退后两步,胡乱地抹了抹不知何时流出的泪,向外奔去……

    ******

    终于,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渐渐停下脚步拼命换气。

    待呼吸平复,我来到河堤,视线落在映着夕阳余晖的河水上。

    而胸中被我强力压制下去的情绪终于再也止不住。

    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洞穿了,明明是炎炎夏日,我却只觉有冷风直吹入心,吹得我整个人都在发抖。

    脑中似是有千万种念头在打架,却又像是空空如也。

    而回荡在耳边的竟是洛尘染的那四个字:“将错就错”……

    呵,原来在旁人眼里,我对凌念空来说只是一个错误而已……

    那么在他心里呢?我是什么?我算什么?

    他那么坚决地不许洛尘染毁掉写有那寻回原主之法的信笺,那么我在他心里究竟算什么?

    我缓缓地蹲下身去,抱住自己的肩膀,眼睛茫然地望着潺潺而而过的河水。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河水也似是安静了下来。

    “在这做什么呢?我寻了你许久。”

    再次听到他明朗的声音,我的身体又不受控制地颤了颤。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去看他。

    他的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但此刻看在眼里却是令我心慌。

    “怎么不说话?”他走近了两步,看到我的表情他的面色一沉。

    “怎么哭了?”

    我后退一步,又抹了抹脸,才发现泪早就干了,那他应是看到了我脸上的泪痕……

    他欲又要上前,我用有些冷的眼神止住了他。

    “燕儿,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一个人在这?”

    我眼也不眨地盯着他的眼睛,想问他方才我听到的对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却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我挣扎了半天,还是艰难地开了口:

    “洛尘染……和你说了什么?”

    他的眸光闪了闪,却是笑道:

    “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原来是在吃醋,不是早就说了我和她没什么的。”

    瞒我,他还在瞒我!

    原本风干的脸颊再一次润湿了。泪水遮挡了视线,可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盯着他。

    看到我眼泪瞬间,他的笑容顿时僵住。

    “你听到了?”他似是有些惊慌。“你……你听到了多少?”

    “呵,也没听到多少,就听到你想找她回来。”

    听我这么说,他眼中闪过一丝庆幸,可转瞬忧色更甚。

    “燕儿,你听我说,我可以解释的……”

    “凌念空……”我打断他,从袖中掏出丝帕。

    “这帕子,是她给你的?”

    他的视线落在我的手上。“燕儿……”

    “回答我。”

    “是。可是………”

    我狼狈地笑了笑。

    “先前你说她从未向你表明过心意……可是你知道这丝帕上的燕子,是用什么绣的吗?”

    闻言他的眉蹙得更紧了。

    我继续道:

    “如果我没猜错,是她的头发……是她用一整根头发绣的。

    青丝……情思……她不是没有向你表明过心迹,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他的眸子笼上一层暮色,其中的痛色刺痛了我。

    呵,他这是感动吗?对着我为另一个女子而感动?

    我费力地缓了口气。“凌念空,你留着她的东西我可以不在意。

    可是如果直到今天你都还在想方设法找她回来,我就不能不在意了。

    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燕儿,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他似是真的有些慌了,只是不知他的慌乱是为我还是为她。

    我的喉口发哽得厉害,却还是费力打断他:

    “你知道吗?方才我一个人的时候,想了很多。

    我在想既然你依旧在想办法找她回来,那这些日子又为何如此待我。

    我和她两个人你都想要吗?还是说之前我被你逼得自废右手,让你明白我吃软不吃硬,这些日子你的所作所为都不过是在安抚我?……”

    听着我的话,他的唇颤抖着,却是没说出一个字,只是在不住地摇头。

    我苦笑,继续道:

    “想完那些,我就问自己,如果那是真的,我该怎么办……

    我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我觉得……”

    我再也忍不住,泣道:

    “我觉得你是真心待我。

    所以这一次,就算我有再多的猜测,我都不想去管。

    我只想听你说,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我?”

    “呦,姑娘今儿怎的一个人来?公子呢?”

    摊主是个和善的中年人,做出的小吃味道堪称一绝。

    “姑娘今儿心情不好?莫不是和公子闹别扭了?”

    不愧是特产,这酒竟是出奇地清冽甘甜。

    放下酒杯,从袖中掏出那方丝帕,将之在桌上铺平。

    我笑了笑并不答话,而是点了几样小吃。

    “就这些?不给公子带回去些?”

    手指轻触上那绣花,顿时就明白了这丝线有何不同,紧接着的便又是一阵酸意翻涌……

    凌念空,你当初喜欢上的是南离的第一才女,她善琴棋书画,诗情绣工自不必说。而我却除了这皮囊之外,再无她的半点影子,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喜欢上我的?

    我苦笑,不知道该怎么支走这热心的摊主。

    他似是看出我不想多言,只笑笑道:

    摊主愣了愣,却还是干脆地应了。

    说着就要去忙。

    “等等……”我叫住他。“再上二两清杏酒。”

    我们住的宅院紧邻着金水河,河畔总有一个小吃摊,卖的是各种煮制的吃食,有荤有素,用竹签穿成串串,和关东煮有异曲同工之妙。

    因离得近,我每每懒得做饭的时候,就会拉着那人到这摊上填肚子。故而与摊主甚是熟络。

    摊主是难得的热心肠。

    “不用了……”

阅读隔世清欢倾世念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哥哥不要啊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两面派咬定卿卿不放松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洪荒都市之最强玩家我非你不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