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在那两天里,我们很多次都跟小罗说可以进去坐馆里的座位,但是小罗说他工装上灰太多了,坐马扎上就行。所以在那两天里,小罗坐在马扎上,马扎扎在我们的脸上。

    其实周四过了才是一周过去了一半,但为什么一到周三我就感觉我使在工作上的劲儿开始往少了去呢?难道是因为周末的存在,让我有一种只用工作五天的错觉?难道是周一综合症的后劲儿太猛,导致我撑过周二就不得不开启养老模式?

    我想,最可能的还是因为对于儿子来说,一周的一半已经过去了,而我的生活就是围着老婆儿子转的,更何况现在儿子高三,全家虽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改变,但在悄然中儿子变为了我们家里的轴心,可不得按他的时间表过日子嘛!

    但是来得再勤又有什么用呢。今天老李边喝水边打卡,不小心把水打翻在打卡机上,明天小牛把手放在打卡机上,一没留神就把打卡机弄掉在地上,后天又不知道谁把打卡机的插头不小心踢松了。每次打卡机维修人员来维修的时候,总是能看见打卡机上有各种不明液体,有时还有固体,比如茶叶、烟灰、椒盐、土……

    自从来图书馆的大爷大妈们多了以后,我的自由下班时间就往后移了,但再怎么样都比规定的下班时间早,像今天,大爷大妈们在十点半前就陆陆续续离开图书馆了,而我也差不多可以下班了,反正,等他们离开以后,这天图书馆里的书香气便不会有人来嗅了。什么?我可以嗅?我天天来这上班,早就对墨水味无感了,有个词儿不是叫“见怪不怪”吗?我这就叫做闻香不香,那些天天在面包房上班的人肯定能懂我的感觉,天天吸带甜的油气,我猜他们搞不好都快成闻香想吐了。

    当然,我说的是差不多可以下班,那可不是真下班啊,不然早上打的卖身卡不就不顶用啦,这卖身卡,不光得早上上班的时候打,下午上班的时候也要打,晚上下班的时候还要打,一日打三回,才算上了一天完整的班,不然就算旷班。领导想这招还不是怕工作日的时候我们太闲,人都跑回家了,这偌大的图书馆本来就没几个人来看书,要是再连理书的人都没了,那人气不就太少了吗?我也是不懂,一个图书馆,又不是明星网红,用得着保什么人气啊,图书馆里人多了,反而不便于书本纸张的保存,人一多,呼出的二氧化碳就多,馆内温度就高,纸张就会加速老化,这跟莫高窟壁画会消失的原理差不多,都是化学原理。

    于是乎,在打卡机60天无条件退换保修期的最后一个星期里,打卡机的维修人员直接抱了一台全新的打卡机来图书馆,而且来了就不走了,拿出自己带的小马扎,坐在新打卡机旁边,维修出故障的旧打卡机。然后老李边喝水边去打卡,打完卡回来跟我们说,他过去问这个维修人员,为什么不去店里修,人家回答他说,打卡机老出问题,修好了又坏,这已经是给我们换的第三台机器了,他已经快要被老板骂死不说,还被扣了工资,反正回店里老板也看他不顺眼,与其回去惹老板生气,不如呆这琢磨一下怎么才能把机子修得好一点。老李说完话,拧开杯盖,喝了一口水,然后说他打算换一个好拿一点的杯子,现在这个杯子太大了,又重,有点拿不住。大家听了也顺着老李的话回应道:现在换杯子也不迟。

    维修人员小罗在图书馆修了五天机器,终于把那台莫名其妙出故障的打卡机修好了。不过他还是把新的打卡机留下来给我们,还说,不是新的机器,怕在我们这里不太经用。然后他把旧机器送回了店后,又来我们图书馆,说是怕这台机器又出问题,老板说要是这两天再接到电话说这里的机器坏了,就不让他继续干了,所以他打算在新打卡机旁边再坐两天,这样如果机器再坏了,他就可以马上修,我们也可以不用打电话给他老板了。

    13

    今天是周三,想想一周的一半已经过去了,我感到十分的安慰,等儿子周五放学的时候,我就要好好跟他谈一谈。

    再说,我们馆的人溜号也是溜得很有原则的,我们自己会排好一个值日表,到谁值日那天,谁就要从早上9点图书馆开馆,到晚上6点闭馆,一直守在馆里,为读者提供服务的同时为溜号的人打好掩护,所以就算大多数人溜号了,但图书馆依然是有人服务的,而且我们安排的值班人数是完全合理的,绝对不会像银行那样,一到周末大家有空去办理业务的时候,银行工作人员也正好休息,然后出现人多窗口少的情况,我们图书馆周末人也多,所以周末的时候,我们可是全员上班的,保证大家借书还书不排队、不拥堵,尽管来的人大多是自己带书。

    但自从这个指纹打卡机一搞,就是不到自己值班的时候,大家也得到图书馆溜达三趟才能脱身,可想而知,大家是多么痛恨这个打卡制度啊。想当初刚开始打卡的时候,一台打卡机的存活时间总是不能超过两个星期,大家也都抱怨打卡机不靠谱,老是出故障,所以打卡机的维修人员也成了那段时间工作日里来图书馆的常客。

阅读一杯隔夜茶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两面派哥哥不要啊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咬定卿卿不放松病态占有沈医生的控妻症君有疾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