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一等再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每一次震动的间隔,便是以这种方式,在慢慢的缩短着,再缩短着。然后,渐渐的不再间隔半天。

    半天却是太长,长到很难看到这一次与上一次震动的模样。但但这个时间缩短到了某个程度后,便不难看到这些。

    当然,这已经是三个月之后。

    在沈傲君的注视下,那块黑色再次出现了震动。虽然这次的震动依然约莫过了半天的时间。但沈傲君很清楚,这一次却是要比上一次快上了半息。

    而九州部队,也终于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收拾了大半山河,将北方的展现彻底的稳定,并且有了兵锋向南的底气。

    当然,也让这场兵祸下的九州,稍稍恢复了些许生机。百姓不再惶惶,不安于世。

    但三个月的时间,也足以遗忘掉很多。

    或许,两个月前,还有人依旧疑虑,但却只念万一。

    或许,一个月前,还偶有人一瞥而过,显然是要比之前心安上了许多。

    但是三个月后,依然注视着这里的人,寥寥无几。而更多的,是对那块黑色前的身影的兴趣,更甚于那黑色本身。

    当然,这一切,都是基于不曾发现那块黑色的震动频率实在是太慢。

    而当这频率不再如最初那么慢,慢到需要等上半天。慢到,不再心怀疑虑。

    慢到,真的慢了。

    当那块黑色前,当沈傲君的身后开始渐渐的出现身影的时候,那块黑色所发出的震动,已经越来越快。

    快到早已不再需要半天的光景去等待。

    快到让人心惊,让人胆寒。

    快到人们还来不及恐惧,便开始祈盼着再有那样的一道雷劫,将一切成灰。

    可是,徐天默已然死了。就连他的尸首,也早在三个月前,便已经被送回了那片青山,不知长眠在了何处。

    不是说这世间从此再无如徐天默般,能召雷引电电的英杰。而是这世间再无那个尽展手段,却不计代价的徐天默。

    生死之间,任谁都需琢磨,却也最经不起琢磨。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再来一道雷劫,谁又能保证真的就能万事成灰?

    若真能成灰,那眼前的这块黑色又算什么?

    万事琢磨,方知得失。生死琢磨,谁不贪得?谁愿有失?

    既然不愿有失,自然还需另寻他法。

    时间依旧向前,而那块黑色的震动也越来越快。快到,让人心惊,让人胆寒。

    好在,这种心惊,这种胆颤依然只在少数,并没有大范围的扩散。

    至少,当毁灭真的来临。其余人需要经历的,不过是毁灭降临的那一瞬间。想来,瞬间也痛苦不到哪儿去。

    而这些忧虑,随着那些有限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那道身影上。

    他们开始明白,为何沈傲君三个月前便在此处。而最先发现这块黑色异样的,自然要比他们这些后来者,要来的有办法些。

    否则,希望又在哪里?

    确实,希望在哪里?只有沈傲君知道,那所谓的希望,已经随着小古化作的无尽光点,悉数的融入到了那块黑色里。

    而在所有人看来,那块黑色越来越快的震动,代表着毁灭的前兆。

    但在沈傲君看来,那未尝不是希望在萌发。

    福祸必相依!所以,他一站便是三个月。一站,便是为了等待那希望的到来,或者毁灭的喷发。

    这是他的选择,所以他别无选择。

    沈傲君的选择,没人知道。但既然沈傲君没动,自然也不会有人冒前。

    而这种诡异的状态,或者说默契,在那块黑色在那越来越密集的震动下,开始发出轰轰的声响后,最终还是被打破。

    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该怎么做?

    但却不妨碍一些人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或者说是他们自认为最为稳妥的应对。

    九州自古便有封印之法,当年九州封印万年,便是沿袭此法。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至于来日?谁能保证,来日就必定烦忧?

    于是,有人开始结阵,打断举全教之力,将这祸事封存。

    没人能预知未来,他们不能,沈傲君也不能。

    正是因为不能,所以沈傲君才不愿遗祸万年。

    既然不愿,自然不会任由着他人将这祸事贻害万年。

    那些人结成阵势,发出莹莹法光。只待得诵念完毕,便要聚力施展那万古封印。

    只是一道光芒突然降下,虽不至于将阵势冲散,却也让那好不容易聚起的能量,出现了紊乱。

    那万古的封印之术,本就不凡。就算是举全天之下之力,也要祈天卜命,更何况这区区一教之力。

    于是,那结成的阵势,终是抵不过那紊乱的能量,土崩瓦解。

    阵势虽是瓦解,但那气势却是涌了上来。

    “沈先生,这是何意?” WWw.5Wx.ORG

    沈傲君这行为,在旁人看来,无疑于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没有直接动手,已然算是客气。

    可这样的客气,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又能克制到几时?

    可问题是,就连沈傲君他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是希望?还是毁灭?

    他又如何能够给出什么像样的解释?最终,也只能继续强硬到底。

    “等!”

    好在他这些年的威望颇高,最重要的是手段也够高,一个等字,旁人也就只能真的等了。

    三个月已然等了,难不成还差这会功夫?

    而这等,便又是三日。

    三日间,那块黑色发出的轰鸣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响。就像是有人拿起了鼓槌,正在不断的擂打起了鼓点。

    而在这样密集的震动下,那块黑色终于开始出现了裂痕,蔓延了开来。

    就像是一枚巨卵,终于到了孵化的那一刻。

    只是孵化出来的,究竟是希望,还是毁灭,却是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裂痕逐渐扩大,隐隐有豪光从内散逸而出。即便再如何像是个即将出世的宝物,也没人敢有丝毫的懈怠。

    那豪光越来越盛,终于破开了一切阻碍,冲天而起。

    那是一道破天的光芒,自那块黑色中来,直通个天际,丝毫不逊于那道劫雷。

    所以,更是让人心惊。

    “不好,他要逃!”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便化作流光,向着那通天的光柱追去。

    而相继的,越来越多的流光拔地而起,有先有后的冲去。

    然而,那些流光冲的快,落下的更快。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那些流光接二连三的从天而降,然后深深的嵌入了地上。

    “等!”

    还有人想要冲起,最终还是被沈傲君拦了下来。而理由,还是那简单的一个字。

    没人知道为何到了此刻,沈傲君依旧如此从容,却依然选择了信从。

    当然,就如这些人对沈傲君的信从,来自于过往的那些信心的积累。

    而沈傲君此刻的从容,也来自于过往对于小古的那些信心的积累。

    既然小古说了五五之数,便不能再多添枝节。谁知,是否只是适得其反。

    至少,也要等到云开雾散。

    沈傲君说等,那便只能等。即便是有怨气在悄然积累,却依然抵不过那对未知的彷徨与恐惧。

    与沈傲君不愿横生变数的理由相差不多,没人承担得起冒险的责任,也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去承担这样的责任。

    因为,已经有人在承担了不是?

    确实,不管怎么看,沈傲君都必须承担这个责任,不论结果如何!

    因为是他,在三日前出手破了那施展的封印,说了一个等字。

    又是他,在方才拦下了欲要追击光柱的众人,又是一个等。

    一等,再等。

    这也难怪,当梵天在那那道震撼天地的雷劫之下,化作了一块巨大的黑色。谁能想象,那早已面目全非的黑影,竟然只是进入了一种类似于龟息般的深眠。

    如果,这种深眠真的可以持续上万年。那么,此时沉浸在这种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并无错对。

    因为他知道,这可能万世的长眠,正在被打断。而长眠被打断的结果,那自然便是醒转。

    三个月的时间,足以发生一些什么。

    比如,新大陆的那些军队,终于在三个月前的那场冲击下,稳住了脚跟。并且将那道雷劫所造成的影响,降到了最低,不至于惶惶而失了战意。

    既然没有错对,自然不需再去挂怀。

    但这世间所有人都可以不挂怀,但沈傲君不行。

    比如,在那道雷劫下,面目全非的黑色。

    或许,三个月前,还有人在注视着这里,然后内心忡忡。

    因为他知道,此时令其醒转的,正是小古。

    知道了,自然挂怀。

    半天,半息。

    半息,短的近乎可以忽略。但这却代表着一种可能。那便是下一次震动的出现,极可能会比这一次要来的快上半息,乃至于不止半息。

    果然,又是半天后,震动再次出现。确实要比上一次来的快上了一些,不止半息。

    小古化作光点,融入那块黑色的画面很美,充满了奇幻的色彩。但这样的画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

    或许,有人。或许,没人。

    因为他知道,这块黑色只是陷入了长眠。

    因为他知道,这长眠不可期,或许是明日,或许是万世。

阅读甲武九州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末世为王火影之活到大结局快穿初恋之男神撩不停冷王心尖宠:呆萌小兔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