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八章 秀心番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抱歉抱歉,刚刚从风云世界脱身,还没回过神……”石之轩于丈许外直勾勾打量着青璇和寇仲,俊脸含笑,意味莫名。

    “当,当!当!“禅钟声响二度从东大寺传来。

    石之轩忽然举步朝他们走过来。

    石青璇奏起的箫曲与夜空和春雨交错成哀美虚无的旋律,酝酿着充满沉郁压抑的感情风暴。使徐子陵感觉置生命的长河,正作着沧海桑田的转移,一时峭拔挺峻、一时温柔如枕,会砌出石青璇的独白,备受宿命的包围、缠绕的生命,又隐含令人心颤的静涤之美。

    说罢蓦地抬手隔空一捏,屋内碧秀心的灵牌登时化作齑粉,灰灰了去。

    众人目瞪口呆,不明所以,石青璇玉容惨然,摇摇欲坠,只死命抓紧徐子陵的手。

    徐子陵再忍不住,叫道:“前辈!“

    “一切要从故老相传的战神殿、战神图录说起!” WWw.5Wx.ORG

    石之轩斟酌词句,娓娓道来:“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滥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这就是千古流传‘女娲补天’的神话。

    曾有智者认为炼石补天的神话背后包含着有关生命的秘密。金木水火土是统治我们这宇宙最本原的五种力量,当它们交战之时,宇宙混沌纷乱,没有生命可以存在,可是当宇宙之母女娲炼成五色石,缝补了宇宙的缺陷,五行回复平衡,宇宙方能稳定下来,成为我们眼前的世界。

    亦有智者精通五行术数论人禄命之道,指出既然人的命运受五行支配,所以只要能打破五行,人便可以脱离生死的宿命,超脱生死。

    人也可以从自身的感觉和渴望作出判断,因何会有这么多人入道入佛呢?正因在他们内心不能触摸的深处,遗传着对洞天福地的残余记忆,更不甘心被局限在五行之内,希望打破五行,超越生死。所谓成仙成佛,白日飞升,说的不外是这回事。

    而地下神秘空间,战神殿的【战神图录】,便是既知的第一部直述成仙成佛的秘典,亦是其余三大奇书的源头。

    创出【长生诀】的广成子,亦是既知的此方世界第一个开启仙门,破空而去之人。”

    听着听着,徐子陵、寇仲等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均觉头皮发麻,全身被寒气笼罩,那古怪的滋味怎都说不出来。

    石之轩继续道:“地下空间的存在全赖地壳里无量水火之力的维持和推动,战神殿的存在和运转亦深深根植于此方世界的天地人三才之间……凡此种种,绝非此世人力所及。

    而若要开辟地下空间,铸就战神殿,其难度和声势不下于炼石补天……也就是说,开辟地下空间并铸就和启动战神殿之时,定会使得天翻地覆,水火泛滥……”

    众人心里不约而同地浮现一个联想。

    石之轩微微一笑,“看来你们都想到了……不错!往古之时,世间之所以会发生传说中那场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滥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的巨大灾难,正是因为有一个神通广大的异界之人来此开辟地下空间,建设战神殿,扭曲此界天地人三才,嫁接地表水脉和地下烈火所致!

    而建成战神殿之后,‘她’又着手恢复天地间的种种异象,古人蒙昧,误解其意,乃有女娲补天之传说……”

    寇仲咽了口吐沫,艰难道:“这说法很玄!”

    石之轩没好气道:“小心肝儿承受力太差!”

    徐子陵目露思索,沉吟道:“那个异界神人为何来此大费周章,建造战神殿呢?”

    石之轩漠然道:“既然是战神殿,当然是挑选‘战神’喽!

    世人修行,灵神大成,到了【破碎虚空】的临界点,均可尝试脱离此界,前往另一个更高级的世界,而战神界来人建造战神殿镇压此界天地人三才的目的,正是要把这破空而去的出路固定锁死在战神界,令此界的成仙成神者都穿过仙门,飞升到战神界,成为战神界的一位‘战神’。

    战神界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神仙世界,神通无边者比比皆是……

    而诸位新晋的‘战神’嫩雏初来乍到,多半一过去就给那些堵在仙门出口处的高级战神在元神上套了狗链子,身不由己地替人卖命,为人作战喽!”

    众人激灵灵打个寒颤。

    石之轩莞尔一笑,“当然,四大奇书通往【破碎虚空】这修行路数是没错,错的是盲目踏入仙门陷阱!

    当初向雨田就是猜到一旦越过仙门很可能落入万劫不复之地,又实在难以脱离仙门的捕捉,因此在此界死挺了两三百年也不愿破空而去。

    不过,战神殿所在的空间终究依赖于地壳下无量水火之力的维系。

    当年我与向雨田合作开发战神殿,他研究战神殿与天下水脉的联动规律,标注节点,而我则混一天下,调动国力,征发百万民夫开挖运河,篡改或嫁接水脉节点,最终通过这水之力间接固定了战神殿的运转周期,使之每三十年一开!

    三十多年前,我俩第一次进入战神殿,穷究天人之道,方才彻底确定了战神殿和仙门的根底!”

    “向雨田知我掌握了避开仙门的契机又不愿与他分享,于是向我邀战,最终还是给我苦炼的一口专门克制元神灵体的‘太上斩灵剑’把他的魔道元神斩成了几截,一一吞噬……”

    “当然,其中细节不合你们的脾胃,我也就不必一一赘言了……总之,之后我的正邪两大元神法身失了制衡,内讧不止,以致我有一段时日精神混乱,状态不佳。

    清慧就趁此时机,骗她的师妹碧秀心联合宁道奇等人来铲除我,实则秀心自幼便已中了清慧的种魔大*法,成为清慧修炼三世法身之未来法身的炉鼎。

    当时我元神内乱,失了往日的通透感应,因此给她骗过,不幸失**身于秀心,清慧便借助我的神魔之力,彻底修成了她集佛魔两门外加大明尊教精义之大成所创的【三世***轮***转***大**法】,炼就了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法身。

    虽然过去法身和未来法身在时空夹层里隐而不显,神通晦暗,唯有现在法身仍居于清慧本体,但她也自此超脱生死,不入轮回。

    而未来法身日趋大成的代价就是,秀心的躯壳精枯血竭,灰飞烟灭……外人不明就里,都说我负心薄幸,魔性大发,害死了她。”

    石青璇软弱地靠往徐子陵,全凭他的手轻托粉背,垂首咬着下唇,好一会樱唇轻吐道:“原来,梵清慧才是我的娘亲?”

    石之轩轻叹道:“当年,秀心消逝之时,清慧就曾三番两次派女尼前来接你去静斋生活,却给你断然拒绝了,而她是个一心修行之人,感到母女缘分已断,也就没再强求。

    后来清慧道行日深,最终破空而去,并凭借过去法身的特殊绕开了仙门,前往三千世界继续追寻大道。

    师妃暄名义上是她的传人,实则受她教导有限,而是由她的师尊代为教导,因此不知此间辛密……”

    众人恍然大悟之余,久久无言。

    当然,石之轩没有说的是,梵清慧固然借他正邪两大元神法身之力炼就了三世法身,但他在觉察之后,亦反过来尽窥三世法身的奥秘。

    他正邪两大元神的内讧也因此暂告一段落,各自去寻机缘和炉鼎修炼三世法身,近来他就是刚从风云世界游历归来。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生一者,从无生有,一者混沌无极也;一生二,二者阴阳也;二生三,三者三才也;

    若说石之轩的正邪两大元神法身取法阴阳,那么梵清慧的三世法身亦可视为取法三才,各具神妙,都是直通混沌时空本源的大道法门,倒也说不上谁优谁劣。

    但如今石之轩既有了两大元神法身,一旦各自再修成三世法身,必将成就不可思议之神通。

    念头一转,石之轩看向寇仲,轻叹道:“你的存在非常侥幸,源于我一时冲动,能够成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寇仲:“……”

    石之轩眸中闪过回忆之色,“当初,我潜入风云世界探索许久,终于成功参透了开辟洞天之法,并依此创造了一个小洞天,用以存储我从各个世界搜刮的宝物。

    那一日,我正在研究取自风云世界的四大瑞兽之精血,恰逢你娘及北天师道、佛门的那些蠢货前来行刺,我就顺手把他们捏死了,唯独留下了你娘一人,后来……咳咳!

    后来,我欣赏她宁死不屈的气节,就放走了她……没想到她怀里我的孩子,而且这孩子还继承了龙之血脉,成长出了半神兽之体。”

    寇仲:“……”(未 完待续 ~^~)

    “当,当,当!“禅钟声响,从隔陵的东大寺传过来,于此时此刻,尤使徐子陵感受到悠扬钟音的禅机意境。

    忽然庵内某处传来歌声,“无风云不动,云动心如风,狂风卷,奔云飙,情义相许,生死相交,豪情征万里,豪气震九霄……”

    “樽中月,笑里刀,莫问恩仇,且把酒浇,浮沉虽难事,欢歌趁今朝,名和利,尽言笑,英雄多情,美人多娇,千古多少事,潇洒一声笑……”

    徐子陵直觉感到他是要往碧秀心灵前致祭,拉着石青璇移往一旁,出奇地石青璇柔顺的遵从。

    石之轩在两人身旁止步,目光投往供奉在屋内供奉的灵牌,复杂莫名,叹息道:“采釆流水,蓬蓬远春,窈窕徕谷,时见美人。青璇此曲《歼秾》,深得秀心太华夜碧、月出东斗之旨,且青出于蓝……可惜青璇无心于仙道修行,勘不破真假虚幻、生死轮回,否则未必没有与你娘再见之日!“

    出乎意料,歌声不仅没有见惯沧桑的悲慨,反而洋溢着青春朝气,犹如游子踏青归来,完全不像是来祭奠亡妻。

    石青璇抓着徐子陵的手更紧,却没有说半句话,美目一瞬不瞬地盯着雨雾迷茫的院门,花容转白;

    石之轩摇头轻叹,“罢了……此中究竟,我与清慧从未告诉过青璇,难怪你与那些愚夫愚妇一样,误会了这么多年……什么舍身饲魔?嘿!”

    众人隐隐感到他接下来所言涉及到一个罕为人知的绝世辛密。

    歌声渐近,徐子陵心中暗叹,不论才情武功,石之轩肯定是魔门第一人,没有人能超越他。

    石青璇轻轻把手抽出,举箫凑唇,令徐子陵心弦颤抖的箫音像时光般在她指起指落间流转,破入漫夜绵雨中,一切就像个浓得化不开的梦,彷似苍天正为箫曲怆然泪下。

    徐子陵温柔地握上石青璇下垂、抖颤、冰冷的玉手。

    他终于现身,初时是院门外一个模糊的轮廓,逐渐清晰,最后竟是满脸欢畅,曾纵横天下从没有人能奈何他的“邪王“石之轩。

    箫音消去,天地回复先前的宁静。

    漫天雨粉,层层飘舞,降往大地,玉鹤庵融化成幻境般的天地,水雾把殿舍和林木覆没,模糊了物与物间的分野,愈显得供奉在灵位孤灯滴焰的凄清冷美。

    石青璇与徐子陵十指紧扣,另一手拿起玉箫,倚着徐子陵跨步出门,与候在院里的寇仲、宋玉致汇合。

    寇仲脸颊颤抖,隐现激动。

    石之轩终于来了!

阅读剑出华山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野玫瑰混血八旗北冥吞天日久生情:宝贝,你好甜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重生在穿越者故乡都市之全能术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