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情形不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内使,玉哇失部还未动静,不若再等片刻!”贾振厚以为时机还不成熟,再劝道。

    此时宋军战船已经当先出港,他眼见十数艘龙船两两分成数组。对靠近寨墙的火船发射钩索,待勾牢后迅速倒船,将船只脱离;而对于尚有一段距离的火船,则不畏烟火发起冲撞,被撞中的火船不是船底立时破裂,近水沉没,那些较小的火船甚至被拦腰折断,或是经不起巨大的撞击顷刻碎裂;对于靠后的船只则不断发射炮弹,直至将其击沉。

    在清理出水道后,水寨内的船只便蜂拥而出,扑向后方的兵船。当然己方的船只也不会束手待毙,在出兵之初为了防止与敌巡船遭遇发生战斗,及在攻击水寨时与敌战船作战,也将部分看似坚固的‘大船’改装成了兵船。

    “这……内使神算,可末将觉得此事透着蹊跷,按说停泊诸多漕船的水寨应有重兵防守,岂能让他们轻易靠近,并被攻破呢?”贾振厚却是自家人知晓自家事,此次出兵可谓是混乱不堪。船队奔袭百里,途中竟然未遇到敌军一艘哨船,而直到火船冲到鼻子底下,才被发现。防守如此松懈,实在难以想象是出自一个自幼行军打仗者之手,使得他心里愈发不踏实。

    让贾振厚奇怪的是被视为利器的大铳发挥失常,眼下冲在前边的敌龙船在中炮后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不仅没有进水沉没,也没有被重创,依然能够行动自如。但遭到打击后也不再靠近,而是以装载的舷炮在远处射击,且装备的数量明显多于己方,反而打得自己兵船左躲右闪,狼狈不堪。

    而随着宋军战船不断的冲出水寨,己方那些兵船处境更是危险。即便贾振厚这个水战外行也能看得出来,敌方水军不仅训练有素,进退自如,且在帅船的指挥下分进合击,迂回包抄,战术运用娴熟,且装备上也是相差悬殊。而己方每艘兵船上至多不过两门大铳,威力差,射速慢,难有还手之力,想要靠近敌船都不能,更不要说使用‘没奈何’这个大杀器,可一旦被敌船击中就是自焚的下场。

    “贾千户,本使闻你父乃是万人敌,纵横沙场从未退缩过。而你也曾在战场上拼杀,在西北平阿里不哥叛乱时,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率本部人马冲入敌阵,击溃敌两个千人队,阵斩敌军二十余人。也因此战为大汗赏识,进而入选火器卫,升为千户。如今为何却临阵胆怯,畏缩不前?”贺惟贤闻听后厉声道。

    贾振厚即刻指挥隐蔽的兵丁自隐蔽处冲出,各人点燃火绳,先令架起几门大铳向寨墙射击,打开突破口。两轮轰击后,用作寨墙的木桩被击断,出现了一个丈许大口子。先遣一队兵丁上前以火箭向寨墙内射击,同时刀砍斧劈扩大突破口,然后大队人马从缺口冲进了敌军大营。

    “苦也!”当贾振厚随队冲进大营之时,看向水寨却是一片空荡荡的水面,根本不是想象中那种如蚁的漕船聚集一处的场面。而他们在寨外看到的无数桅灯,不过是插在湖面上一排排高木上悬着的灯笼,而如此情形显然他们的作战计划已经落空,但这是敌军布下的圈套,还是这里根本就是座故布疑阵的假营盘,他一时也难以分辨……

    “快,加快速度……”看着己方的士兵不断被射杀,船只被击沉,却距敌军水寨还有一段距离,贺惟贤急眼了,攥着拳头大声呼喝着,可此时枪炮声震耳欲聋,谁又能听到他的呼声。

    不过船上的元兵眼见一艘接一艘的船只被击沉,心里也发慌,而水手们见情形不对,趁乱纷纷跳水逃生。他们也干脆点燃了船只上的柴草,跳到后边的小船上脱离战场。火船失去动力,只能借着水波的推动向前行驶,速度越来越慢,可火势愈来愈大,将湖面照的如白昼一般,招来更猛烈的炮火。

    形势再发生变化,元军此次一下发出了几十艘火船,虽然失去了控制,但是借着惯性在水波的推动还是不断接近水寨。而宋军炮火猛烈,却难以全部顾及,还是有漏网之鱼接近了水寨,撞断了寨前的木桩,贴上了寨墙。

    贾振厚将他们装备的大铳布置在船头,这种火铳可以发射三寸的实心弹丸,在五十步内可以击穿两寸厚的木板,在水战中也足以射穿战船的舷板了,可以用于远程攻击,先行击毁、击伤敌船,当然主要还是用于杀伤船上的水手。

    另一种武器叫做‘没奈何’,是过去一种用于守城的武器,以芦席作圈,周围五尺,长七尺,外边糊以纸布,再用丝麻缠之,内贮火药捻子及诸型爆炸性火器。用长杆悬于城头,敌人攻城时便点燃火线,烧断悬索,‘没奈何’落下,内装所有火器都发射出来,炸毁敌攻城器械,杀伤兵丁。而此次作战,他也将这‘没奈何’搬上船,悬到桅杆上,用于两船靠近后焚毁敌船,其实这也是缺少水战武器没奈何的选择。

    “临阵脱逃者,斩……”贺惟贤眼见失去了控制的火船不仅速度减慢,还偏离了方向,情急之下站起身喊道。

    “内使,勿要起身,免得被误伤!”其手舞足蹈的大喊大叫,却将贾振厚给吓了一跳,当下他们还未被敌人发现,其这么折腾还不暴露了藏身之地啊!可他不敢硬来,只能婉言劝道。

    “当下敌军已乱,船只纷纷出港避难,当下如若还不出击,待其尽数散于百里湖面,便功亏一篑。当下如迟疑不动,贻误战机,本使定然如实上奏大汗,对抗命不前者严惩不贷。若是此战获胜,本使也会不吝美言上奏,为参战军将请功,能迫使敌军撤兵,南朝小贼受挫,想大汗也会不吝赏赐,高官厚禄尽入手中!”此时可见水寨内桅灯摇曳,显然是船只正在纷纷启动,准备出寨,贺惟贤眼露凶光地道。

    “是,末将遵命!”眼看着己方的兵船一艘接一艘的被击沉,贾振厚心中满是苦涩。而想想此刻向水寨发起进攻可能会缓解水上的压力,便遵令道。

    寨墙是以粗大的原木建成,也是易燃之物。而火船装满了柴草,又浇了火油等易燃之物,火势猛烈,瞬间便引燃了寨墙,并蔓延开来。凭着寨墙据守的宋军分出部分则慌乱起来,扑救了一阵见难以成功,便纷纷撤离,而水寨中也是乱成了一片,左右两个寨门大开,船只纷涌而出,似要疏散到湖面上,以避免全军覆没。

    “呵呵,南朝小皇帝号称‘无人敌’,今日一见不过尔尔,不过是徒有虚名!”眼见只一个回合下,自己便‘攻破’了敌军水寨,宋军船只纷纷出逃,贺惟贤冷笑了两声,可转而又痛心疾首地道,“若是早能听吾之计,全军皆乘船而来,此时便可趁势冲杀,冲入敌军大营,可叹此时无兵可用,痛失良机。”

    “我们也尽快发起攻击,否则待其船只逃离水寨,分散在水面上,便难有作为了!”恢复了元气的贺惟贤并未听出其的无奈和担忧,下令道。

    “这有何奇怪,后方大营远离战场,自不会想到我们奔袭百里起来;其次,即便南朝小贼英明神武,而其也可能事事躬亲,底下的人行事难免松懈;再者,宋军一路征战,攻城拔寨无所不胜,其自然是骄横自大,以为我军不敢捋其虎须,因此毫无防备!”贺惟贤冷笑着道。

    “也许吧!”其说的头头是道,竟然让贾振厚无从反驳,面带忧色的含糊道。

    宋营中警钟响起,贺惟贤等人马上意识到他们的行动被发现了,再仔细观瞧却是己方的船只在靠近中被宋军哨兵觉察,立刻敲响警钟示警。而己方偷袭的兵丁见状也加速向水寨冲去,但宋军反应也很快,警戒的兵丁开始向接近的敌船鸣枪开炮。

    一时间湖面上枪炮声响成一片,船上的敌兵不时有人中弹落水,火炮在船只周围不断的爆炸,掀起漫天的水雾。而中炮的船只最惨,往往被炸出盆口般的大洞,甚至来不及堵塞便进水沉没,可蒙元兵丁多数不识水性,幸存者也来不及解下身上沉重的盔甲,这些保命的家伙此时却成了他们的催命符,挣扎几下就没了踪影。

    “啊……”贺惟贤听了立马蹲下身安静下来,他也意识到自己这么做会招来宋军的射击,扭脸又道,“这可怎么办,火船怕是不及接近就损失殆尽!” WWw.5Wx.ORG

    “内使勿慌,等等再看,玉哇失若是到了,应该也要发起攻击了!”贾振厚还算沉得住气,他明白以火船攻击水寨的计划已经难以实现,而凭自己手里的这几百人发动突袭,只怕就如一滴水入海,根本掀不起风浪来,只能等待宋营中发生混乱。

阅读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铁血山河特种兵之神级专家特种兵之最强天帝特种兵之超神萌娃快穿之台词有毒抗战之红警基地抗战:我能复制一切装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