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新账老账一块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猛一咬牙,巫妙楚咬破舌尖,身躯散发出一阵五彩斑斓的光亮,下一刻便化作一大群蝴蝶随风飘散。

    任少南没有留下她的意思,只是目送着她离开。

    巫妙楚五脏六腑瞬间被重创,噗的一声,鲜血口中喷出。

    任少南道:“她受了重伤,一时半会无法兴风作浪,而我还没有彻底炼化大陆本源,此时还不是和她硬拼的时候。” WWw.5Wx.ORG

    帝江颔首道:“炼化本源之力确实不可操之过急,反正你已经是这片大陆的领主了,只要这女人还在苍灵大陆,她便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他恢复了真身,重获了自由,原本可以离去,可眼下的他元气大伤,正需要觅地疗伤,始域珠乃是福地洞天之地,帝江极是喜欢,这几年他也住习惯了,倒也未打算离开。另外,经此一战后,他也意识到自己实力远不及当年,若是全盛时期的他,区区金仙境,他一只手都可以捏死,更不用说受伤了,因此他打算在始域珠中潜心修炼一段时间。

    巫妙楚打退了,可水芸还陷在黑山城,此外他和司徒铮之间的账也该好好清算了!

    ……

    黑山城,被苟先生打得没了脾气的司徒铮目光呆滞地坐在大殿内,身上还贴着绷带和膏药。

    “帮主,您的伤没什么大碍,服下丹药,休息个一两天就好!”一名负责为司徒铮疗伤的医师说道。

    司徒铮也不去看那医师,无力地挥了挥手命他退下。

    医师轻叹了口气,收拾了下医箱,正要告退,忽然司徒铮又叫住了他:“等一下,你……为什么叹气?”

    这位老医师在黑虎帮供职了几十年,虽没有炼丹师那样神乎奇技的炼丹本事,但医病疗伤的手段着实不错,因此司徒铮倒也认得他。

    老医师见司徒铮叫住他,垂低着头,似是犹豫了起来。

    “有什么话直说,我不怪罪你便是!”司徒铮见了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帮主既然这么说,那老朽便多言了!”老医师平素从不在帮内多开口,行事谨慎小心,这时说话也是唯唯诺诺。

    司徒铮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

    老医师问道:“帮主不觉得黑虎帮冷清了些吗?”

    “这……”司徒铮一震,老目环顾大殿一圈,确实发现除了自己和老医师之外,大殿之上再无第二个人,甚至连守卫也没有。

    老医师又道:“自打帮主继任帮主之位以来,黑虎帮好生兴旺,直可以与布衣门分庭抗礼,可是这两年呢?”他又轻叹了口气,续道:“帮主雄才大略,一心想着压过布衣门,可在老朽看来此举却是穷兵黩武了!”

    “怎讲?”

    “一个人力量在强,终有累垮的时候,所以只有张弛有度,这个才能保证身体康健,黑虎帮亦是此理!若不是当年帮主贪于隐龙镇张家的家传功法,二公子又怎么会夭折?若不是为了报二公子的仇,少主和小姐又怎么会赔上性命?这一切都是帮主您野心太大的结果!”

    司徒铮心中本已恼怒,但听到老医师一本正经说自己野心太大,怒气顿时化为苦涩,在心口上蔓延,摇头苦笑道:“一此错满盘输!我身边要多几个你这样的人常常劝谏,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样的窘境!”

    他毕竟是一帮之主,在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却落了个孤家寡人,难免有些潦倒无奈。老医师说的也没错,若不是自己派小儿子司徒莫图谋张家,就不会惹出个任少南;若不是惹出了任少南,自己手下的四大长老也不会道陨,长子司徒胜、女儿司徒燕也不会在将性命送在幻海秘境之中,自己便不会搭上毒巫教,弄出现在大树将倾的局面。

    事事总难预料,一点细枝末节的小事往往会引起一系列的动荡,比如说春秋时的吴越之争,谁能想到两国的交战竟只是因为争夺一棵小小的桑树引起的!

    他司徒铮此刻亦是如此!

    见司徒铮缄默,老医师又壮着胆子说道:“帮主,恕老朽再多言一句!”

    “说吧!”

    “帮主若想重整旗鼓,此刻应该立即离开苍灵大陆!”

    “为什么?”

    “自古邪不胜正!毒巫教入侵苍灵大陆,倒行逆施,已是人神共愤,帮主与他们打交道实在是与虎谋皮,不如早日逃离,或许还有东山再起之日!”老医师语重心长地说道。

    司徒铮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癫狂地笑了起来,拍着他的肩膀道:“你说的不错,可惜晚了,上了贼船悔之晚矣!”笑着笑着,司徒铮的老泪便不自觉顺着他的脸庞滑落下来。

    “帮主……”

    司徒铮摆了摆手,吩咐道:“你在我司徒家供奉了这么久,也该养老了,拿着我的令牌去宝库领一些灵石、灵材,好好回家养老吧!”

    “帮主!”

    “去吧!”

    老医师不再多说,领下令牌,叩别司徒铮后,讪讪退去。

    他前脚刚走,解修明、周贵便急匆匆地闯了进来,慌慌张张地禀报道:“帮主,大事不好了!”

    “荒唐!你二人都化海境的强者,如此慌张成何体统?”司徒铮见二人未曾通禀,便闯了进来,不由破口大骂道。

    周贵缩了缩脖子,颤声道:“帮主,任少南杀回来了,现在正在城外骂阵!”

    “什么?!他怎么可能……”司徒铮心口一阵发凉,任少南被巫妙楚带出黑山城他是知道的,可他万万没想到任少南竟然独自返回,还大模大样地在黑山城外骂战。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连巫妙楚都被这小子宰了?

    “帮,帮主,这可怎么办?”解修明说话都结巴了,他此时悔得连肠子都青了,心中暗骂自己吃了昏天黑地丸了,居然会投靠黑虎帮,这下倒好,踩进一个无底深坑了!

    司徒铮抚着额头,大骂道:“巫妙楚,你这贱人误了老夫啊!”

    “帮主,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眼下赤影他们正在城门处抵挡,咱们得想个办法啊!”周贵也是怕得不行,自从被任少南胖揍之后,他便对任少南畏之如虎。

    “要不……咱们跑吧!”解修明提议道。

    “混账!”司徒铮一听顿时火了,他好歹也是一帮之主,一个的后生这样肆无忌惮地打上门,自己还逃跑,这黑虎帮司徒家的老脸还要往哪放?

    他一向阴冷深沉,可不代表他不是个爆脾气,起身道:“带上所有帮内弟子,随本帮主来!”

    解修明、周贵暗暗叫苦,可惜二人合力也打不过司徒铮,只有硬着头皮和司徒铮去碰任少南。

    黑山城,防护大阵开启,慌慌张张的黑虎帮弟子一个个严阵以待,如临大敌地站在城墙之上。

    “任少南,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单枪匹马闯黑山城,是欺我黑虎帮无人么?”赤影手持长剑,怒声娇喝。

    任少南瞪了赤影一眼,沉声道:“我记得你应该是水芸最得利的手下,她人在哪?你把她怎么样?”

    赤影愣了一下,心头恍然,“原来他是为了救大人,嗯……这男子倒也有情有义,大人她没有看错人!”

    她和水芸名为上下属,但感情极好,见任少南为救水芸单枪匹马,独闯黑山城,心中反倒有几分欢喜。

    “鬼影大人被苟先生救走了,你放心,她只是受了点轻伤,没什么大碍。”

    赤影这么一说,任少南登时松了口气,那名苟先生神通广大,又和水芸有师徒之情,有他在水芸自然无恙。

    这时,赤影身旁的紫影跳了出来,喝斥道:“赤影,你和这家伙说这么多干吗?难不成你和鬼影那叛徒一样,也想叛帮?”

    “我……”赤影被紫影抢了白,一时语塞。

    天空中的任少南打量了紫影一眼,皱眉道:“你又是何人?似乎有些眼熟!”

    紫影怒视着任少南,冷哼道:“我乃紫影,当日在岩山城伏击你的人便是我!”

    “哦……”任少南一阵恍然,点头道:“那真巧了,正好新账老账一块算!”

    “呸!我正要为莫哥报仇!”紫影恨意滔天,冲出了结界,手中长剑挥舞,剑气立时化作阵阵寒光,铺天盖地的向任少南斩去。

    “原来你是司徒莫那死鬼的小情人,也罢!本少当做善事,送你下去和司徒莫团聚!”任少南饶有意思地笑了笑,缓缓抬起手来,凌空虚指,一道磅礴的灵力席卷而出。

    那凌厉的剑气撞上了任少南的灵力,仿佛是一叶扁舟撞上了巨大的冰川,瞬间分崩离析。

    “这,这可能?!”

    原本打算为情郎报仇的紫影吓呆了,他全力的一剑竟然被任少南随手一指化解的一干二净。

    “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任少南冷喝一声,紫影身边的空间仿佛忽然化作了一只无形的巨手,将她娇弱的身躯无情碾压在掌中。

    “不!不要……”

    紫影撕心裂肺地惨叫,在众人眼前被硬生生地碾成了一滩血肉。

    城墙上的众人惊恐万分地看着这一幕,曾经不可一视的紫影竟然被任少南轻而易举的捏死,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赤影的脊背早已经湿透,紫影死前那凄厉的叫声回荡在她的耳朵里,影子杀手团中实力排前五的紫影就这么被人捏死了?!

    天啊!黑虎帮到底惹了什么样的怪物?

    任少南的目光罩在赤影身上,咧嘴笑道:“念在水芸的面子上,本少不来的为难你,你们这里想活命的自己速速离开,若是不走……”他的笑容转寒,沉喝出两个字。

    “必杀!”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

    任少南睁开眼睛,目光犹如高高在上的君主,睥睨着弱小的蝼蚁。

    不可否认,巫妙楚很强大,甚至远远超出了他预期。修为境界是他最大的硬伤,大陆本源的能量又是何等的庞大,他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消化,因此眼下想要斩杀巫妙楚还不太现实。

    巫妙楚骇然变色,还没来得及反抗,便被那股力量硬生生地拍在了石壁上。

    大局已定,帝江和呆仔一起飞了过来。

    呆仔见任少南放任巫妙楚离去,不满道:“咿呀的,你就这么放那女人走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斩杀不了巫妙楚,只是要动用很多的能量,这样做会对整个苍灵大陆造成损伤。

    作为新任的大陆领主,任少南觉得这笔买卖很不划算!

    任少南见帝江未打算离开,倒也欣喜,这老货和自己相处这么久,多少有了感情,而且刚才这么危机的情况下,他仍没有撒手逃走,可以说他确实将自己的当作了半个弟子。

    将帝江和呆仔收入始域珠后,任少南吩咐白曦、句芒为他们治伤,自己施展雷霆之翼,往黑山城飞去。

    “嘭!”

    山岩崩毁,整座岩洞抵挡不住冲击,坍塌下来。

    除非是虚鼎级的强者,谁都不敢贸然去招惹一位大陆领主。

    任少南冷笑不迭,斩杀巫妙楚有些困难,可并不影响自己将她打伤,这女人在苍灵大陆上兴风作浪,自己身为领主,怎么可能让她囫囵逃走?

    巫妙楚胸口巨痛,任少南刚才的一击险些令她窒息,好在她修为深厚,没有当场被任少南击毙,但在强烈的惊恐之下,她早没了和任少南抗颉的心思。

    苍灵大陆,一片朝气勃勃,大陆领主的诞生为整座大陆带了盎然的生机,大陆本源馈赠着灵气,使得万物由寒冬中提前复苏,绽放前所未有的绚烂多姿。

    此时,巫妙楚再不死心也已经无可奈何了,无数道强大的灵力冲击,如泥牛入海,被任少南面前的结界消弭无形。正如帝江所说,在这片大陆上她休想伤到任少南一根汗毛。

    大手缓缓抬起,化作一道奇妙的漩涡,将四周的灵力吸纳进漩涡之中。

    任少南沉声一喝,一掌拍出,充斥着强大的能量的灵力犹如惊滔骇浪般轰向巫妙楚。

阅读永恒之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武破九荒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牧神记全职法师三国帝皇之万界征战万古最强宗万界之后宫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