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身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梵哲本就是梵家独后,虽不溺宠娇惯,但宝贝至极,生下就被寄予重任。其父教其习武,望他来日能从军为将,执掌兵马大权,再显祖先之荣威。只因体弱,易伤筋骨,时常伤痛缠身。其父于心不忍,只好让其弃武习文。

    梵兴武请来先生家中深教。礼、义、廉、耻、孝、悌、忠、信,为人之道,处世之理一样都不落下。

    父令其家中勤学,可年幼的梵哲生性贪玩,颇为淘气,哪里学得进去。时常逃出,与邻家大哥袁焯一起,山林中擒鸟撵兔,江河里洗澡摸鱼,四处玩耍。

    鸿沟镇位于鸳鸯岛正中心,刚好被江河一分为二。一座百丈长的索桥架于江上,将鸿沟镇南北连通。

    渐渐地,就形成了想听时听上几课,无味时外出玩耍的局面。

    有时也会带上玩伴袁焯一同听讲,其场面可想而知。先生在上读四书讲五经,二人在下打蚊子抓苍蝇…场面一度失控很是尴尬。

    袁焯是梵兴武早年好友的爱子,也是梵哲儿时玩伴,带头大哥。

    那时梵哲十六七岁,还是一个天真无邪、过着无忧无虑衣食无忧生活的大少爷,不过只是稍稍了贪玩了些。

    一次和袁焯外出,在邵关城游玩时,遇见一个没有挂牌匾的铺子,里边人满为患很是热闹。

    梵哲好奇,扯上袁焯非要进去瞧瞧,走进一看没想到竟是个赌庄,梵哲从没过进过赌场甚是惊奇。

    赌庄老板钱万贯,见两位绮罗珠履景衣华服,一看便知是富家子弟的人进来,连忙是笑脸相迎,点头哈腰道:“二位公子快里边请,看二位楚楚不凡定不是一般人!”

    袁焯则调侃道:“哈哈!老板好眼力,我们这位梵公子当然不是一般人了!来你这小店是你小店的荣幸。”

    “那是!那是!”老板复合道。

    梵哲白了袁焯一眼。见老板这么殷勤的拍着马屁,心中也是非常高兴。笑道:“别听他瞎说,我就是个普通人。请问老板怎么称呼?”

    钱万贯看二人的言谈,马上分清主次,明白方才搭话那人是随这姓梵的公子而来,阿谀奉承道。

    “鄙人姓钱,名万贯,叫我钱老板就行了。梵公子光临小店,想必是想试试手气吧!”

    梵哲没有搭话,够头往赌桌上望了望。

    钱万贯见此马上呼应道:“来呀!给二位公子安排个位置。”

    钱万贯面上笑言笑语,心中却是打着小算盘。

    见伙计过来,梵哲推辞道:“钱老板不用麻烦,我随便看看,随便看看。”

    本来就没有进过赌庄的梵哲,听着老板和伙计的一阵游说,加上贪玩心性,决定去试试。伙计将二人带到桌前,让人腾出位置,请二人坐下。

    赌桌上一碟内放着几颗骰子,碟上倒扣着盅碗,只见伙计拿起使劲摇了两下,“砰”地放在桌上嘴里喊道:“买大买小,买定离手~”

    骰盅放定,嘈杂的人群嘴中喊道:“我买大”“我卖小”“这把开小”说着银子哗哗往桌上扔。梵哲也是有样学样,喊道:“我买大!我买大!”说着扔了一些碎银子到桌上,脸上也是笑开了花。

    袁焯长他几岁见识比他多,比他成熟稳重,也没他那么好的家境,只是坐在一边看着。

    钱万贯一直观察着这边的情况,盯了梵哲一会,他悄悄地招手叫了一个伙计到身边,俯身在耳边说了几句。

    那伙计听言点头跑到桌前,对桌上的伙计说道:“你也忙了一天了,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我来换你。”

    那伙计似乎明白了什么点头说道:“行吧,肚子到是没饿,只不过有些内急,我去放个水休息一下,你顶一会,我待会再来换你。”说完离去。

    换了个伙计,梵哲是买啥赢啥一把没输,不一会就赢了几十两银子。

    这时钱万贯见梵哲赢得差不多了,走到桌前说道:“各位客官!实在是不好意思,得到消息待会儿会有官兵来查,本店今日打烊,诸位先回吧!不然一会被官兵抓走了,我可救不了你们,大家明日再来吧!”

    一般的赌庄都是开在暗地里,这赌庄竟是敢明晃晃地开在街上,那绝对是有点门道的。

    钱万贯演技逼真,其实并没有怎么回事。这场子后台着呢!也不看看是谁家开的,官兵来查?来查一个试试!

    众人芬芬叹气离场,梵哲则是笑逐颜开的一边与袁焯谈论着什么,一边大步向外走去。

    钱万贯见二人准备离去,走了过来客气地说道:“二位!实在是对不住,本店因特殊情况打烊了,挡了梵公子财路,不然公子这么好的手气,定是要赚的盆满钵满。”

    梵哲天真道:“是啊真是可惜!不过不打紧,赢了几十两,早就说过要请我袁大哥去最好的酒楼大餐一顿,今天终于可以兑现了。”

    “要不是今天打烊了,梵公子这么好的手气,今天赢下一座酒楼也不成问题啊!”

    梵哲听着钱万贯的恭维言语扼腕叹息道:“要不是今天出门没带多少银两,我早就赢下一座酒楼了。下次来,定要多备些银两。”

    钱万贯听言心中暗喜赔笑道:“下次再来,下次再来。二位公子回家路程可远?我派人送二位回去吧!”

    “不用了。”

    闲聊了两句,钱万贯恭敬的送走了二人。奸笑道:“一看这小子就是个雏。还好没有白忙活,总算是上钩了,嘿嘿!我都有些佩服自己看人的眼光了!不知道这小子家底如何。”

    梵家,大族大家,世代为官。历代多是武将,祖上曾是兵马总管随其主征下这座名为鸳鸯岛的岛屿,算得上是开国大将。

    后人蒙祖上阴德也是稀数为官。可梵家香火不旺,人丁渐稀,周而复始以是一代单传。到了梵哲父亲这代,更是不惑之年才得一子,险些无后,想再添香火却已力不从心,复兴无望。

    鸳鸯岛四面环海。别看这鸳鸯岛名为岛,它不似一般岛屿,方寸之地一眼到边。

    梵哲常日逃学,梵兴武也是毫无办法,请来的授学先生也成了摆设。

    梵兴武没有让先生离去,依然是让其长住家中,并对梵哲好言相劝。梵哲亦是左耳进右耳出。

    梵哲父亲名为梵兴武,早年在邵关城内,为侍卫副统领,手下千余号人,任职不久,因体弱多病被调做文官。

    后来又是一场大病,只好弃官在家调养身子。

    梵哲常在家中不经世故,对窗外之事知之甚少,多是袁焯带他见识,或是讲与他听。袁焯长他三四岁,对梵哲视若亲弟弟一般,梵哲也视他如兄长。

    梵哲为何会在山林里?这事情还得从一年前说起。

    它之广阔,土地面积约有方圆两千里,骑快马由东岸至西岸,日夜不息,也需近半月之久。岛上大小城池三十余座,居有过千万人口。

    一条江河由东至西将此岛一分为二。江河宽窄不一,宽处约有千丈,窄处也有百尺。高空俯瞰似被什么东西砸裂而开,南北半岛互相依偎就如一对鸳鸯般。

    梵家如今人丁不兴,至亲之人并无几个,但是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到是不少,加上管家丫鬟下人,少也有住有上百口人了。

    梵府立于鸿沟镇北,高墙大院很是豪气。早年梵兴武为官时,五行八作三教九流多方上门巴结,梵家门槛踏烂,来人挤破脑袋。现如今梵兴武弃官在家老病齐身,梵家早已无人问津。

    梵家虽日益衰落不复当年,但代代为官底蕴颇深,家有土地千亩牛羊无数,金银珠宝、锦缎丝绸更是数不胜数。

    梵哲是谁?

    他的身世还要从梵家历代说起。

    邵关城为鸳鸯岛主城,皇家居住之城,也是岛中最繁华的一座城。现任城主姓叶,名奕良,几年前才刚刚上任。

    自入岛以来,这座岛就掌控叶家手中,一代代传至今日。叶家便是所谓皇家。

阅读世界无边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七十年代之现世安稳赤血龙骑《贴身特工》综我在日本打网球乡村有座仙山钻石王牌之球场王者至尊邪凰:魔帝溺宠小野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