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喂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云朵接过孩子,先试了试孩子的后颈和小手,因为哭闹,婴儿的后颈微有汗意,小手倒是温暖而干爽,显然并不存在冷了热了的问题。

    既然不是冷热问题,白桃刚才又十分明确地说明奶娘刚给孩子换洗过尿布,那么尿布潮湿的问题也可排除,那么孩子哭闹最可能的问题不是渴了就是饿了。

    苏云朵一边温柔地拍哄着哭泣的孩子,一边吩咐杨妈妈取来温开水和小勺子,另外再让人备了温热的开水、干净帕子备用。

    苏云朵眉头微蹙,新生儿哭泣无非几种情况,尿布醒了,饿了,热了冷了,或者身子不适。

    可是苏云朵决定的事,又岂会因别人的不赞同而改变,更何况苏云朵比谁都明白,初乳对孩子的重要性。

    待杨妈妈端了温开水过来,苏云朵亲自拿起勺子给孩子喂温开水,孩子倒是十分配合地喂了一口,却不愿意再喝第二口,撇着小嘴再次哇哇大哭起来,可见也不是渴了。

    苏云朵正打算撩开衣襟擦拭**然后给孩子喂奶,突然想起陆瑾康还在屋里,赶紧看着陆瑾康道:“夫君,且先出去。”

    待他出了里屋,看到敛眉低眉静候在外屋的两位奶娘,身上的气势又冷了几分。

    既然哄不住孩子不愿意吃她们的奶,算什么奶娘,留她们在府里何用?!

    见陆瑾康俊脸沉沉双目隐有寒光,别说两奶娘噤若寒蝉,就是原本正小声说笑的丫环也个个噤若寒蝉。

    里屋小婴儿的哭声顿了片刻却再次响了起来,尔后再顿再哭,数次之后只听到里屋孩子的哭闹声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气势。

    陆瑾康眉头再次沉了沉,转身返回里屋,一见苏云朵那个模样,陆瑾康就知晓苏云朵果然是要亲自给孩子喂奶,只是不知是什么缘故,孩子却哭个不止。

    一旁侍候的白桃自是没见到这种情况,正手足无措地拿着块帕子看着苏云朵母子。

    杨妈妈倒还是十分沉着,吩咐白桃给盆里加了些滚烫的热水,伸手拭了拭盆中的温度,待觉得满意之后,这才拿过白桃手中接过帕子放入盆中,搓了两下尔后拧干,俯身在苏云朵身上忙碌起来。

    陆瑾康眉头再次紧了紧,倒也没有说什么,只目光沉沉地看着屋里的这一切。

    苏云朵半躺半靠在床上,额头已然急出了汗,此刻见陆瑾康进了里屋,虽说心里有些羞涩,却也没再赶他出去,如今首要的是让孩子吃上奶,哄他入眠,否则谁也别歇息。

    苏云朵基本已经确定孩子这所以哭闹是饿了,只是这小家伙嘴刁,似乎并不愿意吃奶娘的奶,偏她还没开奶,小家伙刚出生不久力气不足,吸了几次都没能吸出奶来,又饿又急之下自是哭闹不休。

    对于母乳喂养,苏云朵只有理论知识没有实验经验,她只知道母乳喂养,首先要坚持母婴同室,做到早接触,早吸吮,按需哺乳。

    正确的哺乳方法是在产后两刻钟之内就可以开始哺乳,此时**内奶水很少,通过新生儿吸吮动作可以刺激乳液分泌。

    苏云朵生产之后就昏睡过去了,再醒来已经两个时辰,自然可以给孩子进行喂奶,虽说此刻的苏云朵觉得**的感觉与生产之前略有些不同,却因此刻的乳液不多,加上是第一次开奶,孩子吸力不足,孩子自然吸不出奶。

    杨妈妈生育过几胎,每胎都是自己喂养,实战经验丰富,这会儿拿着热帕子就是在给苏云朵进行热敷并按摩。

    除了热敷,杨妈妈还轻轻拍打抖动苏云朵的**,目的就是刺激乳液的分泌。

    这需要时间,刚刚出生的孩子却不可能善解人意,此刻正被苏云朵抱在怀里哇哇哭个不止,原本红红的小脸更是红得有些发紫,令苏云朵心疼不已。

    刚才白桃和杨妈妈已经将苏云朵昏睡期间奶娘给孩子喂奶的情况告诉苏云朵,苏云朵真心没想到这小家伙还会挑奶喝。

    虽说抱来之前孩子连白芷的奶都不愿意吃了,可是想到孩子到底吃过白芷的奶,苏云朵还是将白芷喊了进来,让她再试着给孩子喂喂奶。

    陆瑾康杵在屋里,白芷自是不方便在里屋给孩子喂奶,自是抱着孩子回了隔壁,只可惜白芷试了几次,又让另外那个奶娘试了试,孩子就是不肯吃奶娘的奶,无奈之下,只得又将孩子抱了回来。

    所幸此刻经过杨妈妈的热敷和按摩,苏云朵**已能挤出乳液,于是孩子重新回到苏云朵的怀里,在奶娘和杨妈妈的帮助和指导下,苏云朵算给孩子在自己怀里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只是事情并不如苏云朵想像的那么顺利,孩子吸了两下之后,再次哭了起来,显然这一番忙碌并不能让孩子如愿吃上奶。

    看着怀里哇哇啼哭的孩子,苏云朵心疼极了,还有什么比让孩子早些吃上奶更重要的呢?

    原本苏云朵觉得杨妈妈的那番努力应该足够让孩子如愿,最终的效果却并不如人意,那么只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

    这个杀手锏,虽说是杨妈妈俯在苏云朵耳边告诉她的,苏云朵其实也是知晓的。

    果在前世一个奶拨子就能解决问题,在这里她到哪里去找什么奶拨子,自然只让陆瑾康来当这个人形奶拨子了!

    虽说心中羞涩得很,为了孩子,苏云朵也只能按下心头的羞涩,给杨妈妈使了个眼神。

    杨妈妈见苏云朵终于还是听从了自己的建议和劝导,赶紧将里屋的人都带了出去,只留下陆瑾康苏云朵和小宝宝一家三口。

    陆瑾康见孩子依旧哭闹不止,而屋里侍候的人却退了个干净,不由眉间一厉。

    眼看着陆瑾康就要发飙,苏云朵也再顾不上羞涩:“夫君,莫恼,是我让杨妈妈带人退下的。” WWw.5Wx.ORG

    陆瑾康疑惑地看了眼苏云朵,却见苏云朵疲惫而苍白的脸上突然染上了一层红霞,不由愣了愣,这其中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情况?

    孩子还在啼哭,苏云朵一边轻轻拍着襁褓,一边压着心头的羞赧:“孩子力气不足,吸不出奶来,需要夫君替他开个奶。”

    陆瑾康微怔,开奶?怎么开?

    待陆瑾康听完苏云朵羞涩地告诉他如何开奶之后,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虽说有些嫌弃那啼哭不止的小家伙,却没想到今日托了这小家伙的福,让他能一亲芳泽。

    经过陆瑾康的一番努力,孩子终于吃上了奶。

    虽说此刻苏云朵的粮袋里的存粮并不多,又因陆瑾康这个人形奶拨子技术不太老到,损耗了不少粮食,不过小婴儿本身的的吃量不大,倒也让孩子吃了个尽兴。

    看着自己怀里像只乳燕般噘着小嘴吃得津津有味的小家伙,苏云朵的一颗心都化成了水。

    陆瑾康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为孩子喂奶的苏云朵,只觉得此刻的苏云朵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母性的光华,虽说面色疲惫而苍白,却温柔娴静得双任何时候还要美丽。

    待孩子吃饱喝足,终于在苏云朵怀里睡了过去,苏云朵也是被累出了一身汗,再加上生产时那一身汗,就算生产之后有过一次擦拭,可无法彻底消除身上那种粘腻的不适感。

    苏云朵好想去浴室里冲去一身的汗水,却也知道这个时代不像前世那么方便打开水龙头就能出热水。

    当然她更没忘记自己才刚刚生产,就算在前世这种时候,也不会真的去洗浴,中华几千年历史长河,似乎都认定了女人月子里不能见风不能洗澡洗头。

    苏云朵心里自是明白月子里中可以洗澡、洗头的,只是洗澡洗头的时候必须保证室内温度在至少在三十度左右,且所用之水必须是烧滚的开水放温,绝对不可以使阴阳水。

    所谓的阴阳水是指冷水和热水掺和在一起的水。

    另外就是洗完之后必须马上将水擦干净,特别是头发,必须尽快用干布将其擦拭。

    如果能做到这些,月子里洗澡洗头自是不会落下毛病。

    只是就算苏云朵舌灿莲花能够说服陆瑾康、说服身边所有侍候的人,可是洗浴的外在条件无法满足,月子里洗澡洗头依然不过只是空中楼阁。

    如今已是九月中旬,天气渐冷,就算烧起地龙,要达到三十度的室温谈何容易?!

    苏云朵自是不会拿自己的身子骨开玩笑,自然也不会因为身上粘腻的缘故去挑战世俗,那么月子里洗澡洗头这种标新立异的事自然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不过偶尔用温开水擦个身子,勤洗衣裳被褥这种事却是必须的!

    看着苏云朵沉沉睡过去的憔悴面容,陆瑾康觉得不能让苏云朵如此劳累下去,这奶娘的事得抓紧解决才好!

    既然小家伙只愿意吃苏云朵奶的事让陆瑾康不爽,原本已经分头在挑选新奶娘的安氏和宁氏少不得更多了几份谨慎和忙碌。

    在新奶娘进府之前,原先准备的三位奶娘安氏在与苏云朵商量之后,也做了适当的安排。

    那位小家伙一口都不吃的奶娘最先离开啸风苑,正好陆玉雅身边的嬷嬷年纪大了有些力不从心,于是安氏就安排这位姓林的奶娘安排到陆玉雅身边侍候,说起来也是份相当不错的差事。

    白芷和另外那个奶娘被暂时留在啸风苑,若能找到更合适的奶娘,再另行安排。

    当然这两人就算不能成为奶娘,到时候安排的差事自也不会比最先离开啸风苑的奶娘差。

    白棉的速度很快,苏云朵与陆瑾康还在说话的时候,一碗香气扑鼻的美味面条就端进了屋,那香味令本就饥肠辘辘的苏云朵食指大动。

    虽说苏云朵生产的时候几乎熬光了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可是经过两个时辰的休息,她觉得完全可以自己端起碗来吃面,偏陆瑾康非要喂她不可,无奈的苏云朵就算觉得自己端着吃更过瘾,也只得耐着性子由着陆瑾康慢慢地喂她吃下这碗面。

    白芷虽说以前见过陆瑾康,可是经过战场洗礼的陆瑾康身上的气势更加凌厉,虽说陆瑾康只是淡淡一问,依然令她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杨妈妈一听苏云朵让人备的东西,就知道苏云朵这是要自己亲自给孩子喂奶,自是极不赞同。

    但凡家里有些资产的,都不会由奶奶、夫人自己给孩子喂奶,更何况是镇国公府这样的顶级的豪门世家!

    只是白桃很快就带着两奶娘抱着孩子过来了,听到孩子的哭泣声,苏云朵的心思全都到了孩子身上,哪里还吃得下去,更不容陆瑾康慢慢地喂着她吃。

    陆瑾康眉头微沉,侧头冷冷地看了眼抱着孩子进来的几个人,显然因为打扰了夫妻之间这难得的温馨而不悦。

    陆瑾康先时并不知道苏云朵是什么打算,待看到白桃递了块温热的帕子给苏云朵,突然想起以前苏云朵曾经与他说过的话,心里隐隐有了猜测,苏云朵这是要亲自给孩子喂奶呢。

    看了眼啼哭不止的孩子,再看了眼苏云朵,陆瑾康眉眼沉沉,最终还是听从苏云朵的话从里屋退了出去。

    另一个奶娘虽说是镇国公府的家生子,此前却并非是在府里侍候,而是从下面的铺子里挑选进来的,今日还是第一次见陆瑾康,此刻被他身上的气势所摄,更是噤若寒蝉。

    最终还是白桃回话道:“小公子醒来,刚换了尿布,只是一直不肯吃奶娘的奶!”

    将孩子小心翼翼地交到苏云朵手中,陆瑾康沉了沉眉,挥手让奶娘丫环们退出里屋,只留了今日守夜的杨妈妈在里屋。

    要让孩子不再哭闹,首先应该弄清楚孩子哭闹的原因,方能对症下药。

    “把宝宝给我。”苏云朵将手向陆瑾康。

    早在听到里屋动静的时候,一直守在外屋的白棉就赶紧冲向小厨房。

    小厨房里早早熬好了鸡汤,只需下一把面下去,再撕些鸡肉,下两根青菜,就是苏云朵生产前为自己定下的产后第一餐青菜鸡丝面。

    只是苏云朵的心思已经全放在了孩子身上,他也只能无奈地放在下手中的碗,从白芷手中接过哭泣中孩子,神色淡淡道:“怎么回事?”

    苏云朵目不转睛地盯着陆瑾康手中的襁褓,襁褓里哭泣的孩子是她挣扎了将近七、八个时辰才生下的孩子!

阅读秀才家的俏长女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如果恶魔对我笑[重生]东宫藏娇(重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厮磨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