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污蔑(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桂花是她在柳氏那的眼线,原想这是看着柳氏,不曾想知道了这件事,不过还是防备些的好!到了晚上,芍音附在范笙筱耳边说了许多,范笙筱勾起唇角十分不屑,“柳氏算的可真好啊!明日芍药去外祖父家将表姐请来,我记得表姐医术特别好。”

    “诺!”

    …………

    范婉音妩媚一笑,只要范黎同意便好办了,至于那些障碍清除了自然也就无事了!“母亲怕什么,我们可以……”范婉音附在柳氏耳边叽叽咕咕的说了许多,“好!好一个一箭双雕!老东西,你就和你的宝贝孙女一起下地狱吧!”柳氏勾起诡异的一笑,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那可是一定要住的,只是是表姑娘到范府了!”芍药三两句就将来的原因交代了,“好好好,去吧,我说你这丫头来这作甚,原来是找妤菲呀,倒是我这老头子没人理咯!”

    “我们姑娘可给老太爷带好东西了呢!”老太爷一听就来了精神,伸着头找芍药口中的好东西,果然,芍药手里拿着一个食盒,老太爷差点没让抢过来,忍下这个冲动,端起架子,“还知道给我东西,什么呀!”

    “是姑娘做的点心,老太爷快尝尝,好吃吗?”说着芍药便将食盒放在桌子上打开,几盘形状美丽的点心躺在盒子里,老太爷撇了一眼,就再也忍不住了连忙拿起一块细细的品尝,吃着吃着,眼泪便落了下来,哽咽着说“悠悠做的和她娘做的竟有七八分像,唉!”顾妤菲见他落泪了,心里也是一疼,这老太爷心里的疙瘩就是顾氏的死了,当初若是他早点赶回来,兴许还能救顾氏,只是到底还是没能赶到,想到这儿,那泪落的更快了,顾妤菲也有些哽咽但还是对老太爷说“爷爷,你别伤心了,姑姑肯定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

    范笙筱在院子里练功,她挥舞着长鞭,每一招都凌厉逼人,从不手软,范笙筱侧耳倾听一阵缓慢的脚步声离她的院子越来越近,她用余光观察着院子门口,范婉音身着一袭天蓝襦裙出现在院子门口,范笙筱当做没看见她,只是越发用力的挥舞着鞭子,招数更加的狠,“啪”的一声鞭子狠狠的落在范婉音脚下,着实将她吓了一跳,若是范笙筱再将鞭子往前挥舞一点怕是这鞭子就会落在范婉音身上了,范笙筱装作惊讶“三妹怎么来了?还好我及时停手不然三妹这脸就不保了。”范婉音微微颤了一下,还是没缓过神来,这时芍音飞快的跑来大呼“表姑娘到了!”

    “快请。”说着便忽略了范婉音,自顾自的进了房间,范婉音瞪着她的背影气的发抖,冷哼道“看你还能嚣张多久!”说罢就追随她的脚步到了房间,两人刚到房间,顾妤菲也到了,范笙筱上前一把拉住顾妤菲说到“表姐,我好想你。”

    “我也很想你呀!”

    “表姐,我们出去玩吧!”说着也不等顾妤菲回话,就拉着她跑了出去,又是直接无视了范婉音。她气哄哄的回到畅音阁,将茶杯扫落一地,“范笙筱!我看你能嚣张多久!你快去告诉母亲,开始行动!”

    …………

    范笙筱和顾妤菲坐在马车,范笙筱将为何请她来说了个大概,顾妤菲完全没有想到那柳氏竟会如此狠辣,有些担心范笙筱,范笙筱知道顾妤菲担心她,劝慰到“表姐,你放心吧,我范笙筱也不是吃素的。”现在的范笙筱不是以前那个范笙筱,自然不会像以前那个范笙筱一样的蠢。

    两人在外玩了好大一会儿才回到府中,刚进院子,叫桂花的那个丫头又来了,“大姑娘,我见柳氏在外买了两包药,我趁她们不注意将药偷来了。”果真,那丫头手里有两包药,芍药将药包接过,递给了范笙筱,“表姐你看看这是什么。”顾妤菲轻轻的拆开药包,仔细的查验,登时脸色就变了“砒霜!”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是要毒死老夫人!可是为什么会有两包?想来是用来诬陷范笙筱的,“这柳氏可真歹毒!表姐你将这药换了吧,让桂花拿回去,我们将计就计!”

    果然,药换了没两天柳氏就按耐不住出手了。

    “姑娘,老夫人昏倒了,快去看看吧!”范笙筱起身和芍药一起去了老夫人那,刚进院子就看到柳氏焦急的在院子里踱来踱去,范笙筱冷冷的勾起唇,芍药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装的到挺像!”虽说她知道老夫人没事,但面子活还是要做的,她快步走到柳氏旁,焦急的问“祖母这是怎么了?好端端怎么病了?”

    “恐怕不是病了,兴许是中毒也不一定。”柳氏说到,范笙筱故作惊讶,“姨娘怎么这样说?”

    “你想啊,老夫人平时没什么病,怎么忽然晕倒了?估计啊,是有人故意下毒!”柳氏分析的头头是道,好像这事真的和她没关系,范笙筱还没来的及答话,就听到一真急促的脚步声,那男子还未到跟前就问道“好端端怎么晕倒了?”这便是范笙筱的父亲范黎,柳氏上前挽住范黎的胳膊说“只顾着给老夫人请大夫了,忘了问了!”说着便问老夫人的一个丫头“怎么回事?”那丫头支支吾吾的没说明白,范黎当下便怒了,大吼“说!”那丫头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奴婢不敢说!”

    “说!”那丫头才开口流利的说“老夫人是喝了大姑娘送的粥才晕倒的。”粥?她何时送过粥了,原来柳氏是在这等着她的,柳氏勾起一抹不易察觉到笑,可惜还是被范笙筱看到了,范黎一个甩手便给她一巴掌,范笙筱捂着脸,眸子里满是恨意,泪水占满了眼眶,芍药赶忙上前扶住她,她甩开芍药的手迎上范黎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你凭什么打我,就凭她的一句话?”范黎何时被人反驳过,登时便恼了,作势要在打她,范笙筱丝毫不怕就那么直直的站着,柳氏见时机成熟就上来拦住了范黎劝“老爷,悠悠还小,犯错是在所难免的,你要是打就打我吧!”这柳氏好像是真的在替她求情实则是替她坐实了罪名,范笙筱冷冷的开口“柳姨娘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犯错了?不调查清楚就这么诬蔑我?”范黎听后更恼了,“你让开,我要好好的教训这个不孝女,你柳姨娘好心为你,你还这样,你还有良心吗?”

    “姑父这话是什么意思?”顾妤菲从老夫人的房间内走出来,柳氏看见她脸色就变了色,她知道顾妤菲精通医术,若是她刚才在里面十有八九老夫人被救过来了,只是这人什么时候进去的?她怎么没注意?一袭不安袭上心头,“老夫人已经没事了!不过是短暂的昏迷罢了,只是因为现在天气热所以中暑了。”听顾妤菲这么一说,跪在地上的丫头抖了抖,按照顾妤菲的说法,那么她就活不成了!所有人都进去看老夫人了,只有柳氏待人都进去后附在那小丫头的耳边叽叽咕咕的说了许多,那丫头脸上满满的绝望,而柳氏已经丝毫不紧张了,不用说也知道柳氏说了什么。

    范笙筱一进去老夫人就看到她脸上的手指印,脸色沉了下来,有些不悦“悠悠,你的脸怎么了?说,谁干的,祖母给你出气。”范笙筱那刚被压下去的眼泪又涌了上来,自从母亲走后,这个家中,对她最好的就是老夫人了,如果没有老夫人,她还不知道过成个什么样子呢!“祖母,我没事,你怎么样了?”

    老夫人不喜欢这个柳氏,连带着也不喜欢范婉音,见她们来了,也不说话。

    柳氏早已见怪不怪了,丝毫不在意的拉着范婉音请安,“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瞥了眼她们,淡淡的开口“嗯,退下吧!”

    柳氏心中不快,自然不愿意多呆,携范婉音回到了落雨轩,刚到屋子内,便将上好的陶瓷杯具拂到地上,气愤的坐在椅子上,忿忿不平“哼!老东西,若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我早是将府的主母了!岂容你对我吆三喝四!”

    第二日,芍药一早就去顾府请顾妤菲,顾家人也都认识她,对她也很尊敬,在顾家,谁不知道范笙筱也算他们的半个主子,自然对芍药恭敬,那小丫头领着芍药到了语映阁,琴芝笑呵呵的迎了出来,“芍药妹妹来了,快进来吧!”

    “给表姑娘请安。”只见少女淡青色的长裙下一双小小的绣鞋若隐若现,长发垂鬓,眉目秀美如画。丽质天成,清水出芙蓉的洁净,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这就是顾妤菲,人如其名般美丽,“芍药你怎么来了?”芍药很喜欢她,因为她不仅美丽,而且没有城府,对范笙筱是真的好,芍药呵呵一笑说到“是姑娘想你了,所以让我来接表姑娘。”顾妤菲的笑意更深了“好,亏得她还记得我这个姐姐!我去告诉爷爷,我们即刻启程!”琴芝见顾妤菲开心,她也开心的打趣道“瞧瞧姑娘乐成什么样子了!你都不知道,那二房的人能把人活活气死!”芍药笑容一僵,听着话这顾妤菲过得也不如意,“怎么回事?”顾妤菲好像不想说,微笑着回了句“没事,琴芝瞎说的!”琴芝嘟着嘴根本不愿意承认这话是她瞎说的,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了。随后三人就去了老太爷的院子里,那老太爷见到芍药开心的不得了,“丫头,来了,悠悠还好吧!”芍药一听,忍不住打趣道“我还当老太爷是真真的想我了呢,谁知,是想念姑娘了!放心吧,姑娘好的不得了!”这芍药虽是奴婢,但她和芍音就像是老太爷的干孙女样,老太爷也没将她们当做奴婢来看,老太爷笑呵呵的说“瞅瞅,还和悠悠争我这老头子呢!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吧!”

    可柳氏根本不想走,反而说起了另一件事,“悠悠也该行及笄礼了,但是她母亲走的早,妾身斗胆揽了这份差事,不知老夫人……”

    “放肆!你一个妾室怎么代劳?一个妾室怎敢我将军府嫡女的及笄礼上胡闹?”没等柳氏说完,老夫人就打断了她的话,微微涨红的脸告诉了别人,她在生气。

    “罢了,罢了,你们走吧,我没事。”顾妤菲仍有些担心,芍药上前对老太爷打趣道“老太爷可是输了,之前,老太爷可是答应过姑娘提到顾夫人的时候不哭的,要不就要任姑娘惩罚。”其实哪里有这赌注,不过是转移老太爷的注意力罢了,想不到老太爷的注意力真的被转移了,细细的琢磨道“有吗?算了,你们快些去范府吧,悠悠要等急了。”待人都走了后,老太爷在顾管家的陪同下走到安乐阁,那屋子显然是没人住的,但是却打扫的一尘不染。“唉,看到这屋子我就像是看到了安乐。”

    “老太爷可别伤心了,安乐小姐定不想看到你这样。”

    范婉音见柳氏气的口不择言,忙打断她的话语开口劝到“母亲不必生气,我们求了爹,爹一定回答应的。只要在及笄礼上是母亲簪的发,旁人自会将母亲作为正室对待。以后再慢慢让爹把你扶正!”

    “音儿,你不懂,只要有老夫人在我永远都做不了正室夫人,你以为你爹就没有让我做正室的想法吗?”柳氏很无奈,要不是老夫人从中阻挠,她早就是正室了,她女儿也不用顶个庶女的称号了。

    “姑娘,桂花来了。”范笙筱点了点头示意让她进来,桂花被芍音带到内堂后,恭敬的说“大姑娘,今日柳姨娘和三姑娘似是商量了什么事,但是与你和老夫人有关。”范笙筱当下变来了兴趣,和她有关,怕是没有好事“嗯,我知道了,你先盯着有什么事再来告诉我,芍音,赏!”

    午后,正晌午,旁人都在屋里歇息,一个小丫头偷偷摸摸的往笙箫阁跑。

    芍音正要出去,恰好碰到,那丫头也认识芍音,当下便附在芍音耳边叽叽咕咕的说了许多,芍音听后脸色大变,随即说“我带你去见姑娘。”

    “给祖母请安。”范笙筱一大早就来到了老夫人这,老夫人一向疼她,因怕她受苦才不让范将军续弦,这会儿见她来了,心里也是开心,笑呵呵的说“快坐吧,早上起这么早做甚。”范笙筱依偎在老夫人怀里撒娇“祖母,过几日便是我的及笄礼了,旁人都是母亲簪发,可我母亲她没得早,不如,祖母为我簪发吧!”老夫人笑呵呵的应下了,只是又想到另一件事,笑容变没了“唉,你若是及笄了,那也该选婆家了,想到你要走我这心里就不好受!”

    “祖母说什么那,我才不嫁人呢,我还要陪祖母呢!”范笙筱脸红的像个苹果,老夫人虽嘴上说不行,但心里还是乐意她留下的,至少在将军府她可以护她一二,若是出府了,想护也就难了,祖孙俩还没聊一会儿,柳氏便带着范婉音来了,范笙筱看见她差点扑上,眼神慢慢变得凌厉,恨意涌上心头,她不动声色的离开老夫人的怀抱,端庄的做好,低头摆弄着杯子里的茶叶,长长的睫毛掩盖着眼里的恨意。

    柳氏听到妾室时面色暗沉,就连范婉音脸上也不好,柳氏心中愤恨不平,可老夫人说的也没错,只要范黎不抬她做夫人,她就是个妾!藏在袖子里的手渐渐握紧,柳氏压下不快微微一笑解释道“是我考虑不周了,老夫人赎罪!”

    “退下吧!”

阅读逆天重生之嫡女惊华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贴身营长农门媳:猎户宠妻养包子《辣手狂凤:呛上邪佞王》名门隐婚:军少爹地,拿快递!重生之全民女神将军策:嫡女权谋独家蜜婚:帝少宠妻太深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