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颜佳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范笙筱不漏痕迹的抽出手“殿下请自重。”苏泽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道歉“是我越据了,对不住,只是本殿下想约姑娘三日后前往明月楼赴宴,不知范姑娘可否愿意?”

    “臣女一定准时赴约。”范笙筱转身离去,只留苏泽一人立在原地,一旁的随从阿韩顺着苏泽的视线望去,那不是范笙筱离去的背影吗?“殿下不会喜欢上范大姑娘了吧!”苏泽猛的回神,否认“你是知道的,我喜欢的一直是婉儿。走吧。”

    马车上,范笙筱闭着眼睛,轻轻的揉着太阳穴,芍药贴心的帮她捏腿,“姑娘,为何不答应贵妃的提亲呢?我倒是觉得三皇子温文尔雅,和姑娘挺般配的。”

    范笙筱无奈的摇摇头,她真的不知道公主这么天真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这宫里的事那会那么简单?说不准现在有哪个宫人正在暗中监视她们呢!

    “姑娘,你可算回来了,佳佳姑娘已经等你好长时间了!”芍音刚看到范笙筱就迫不及待的说到,范笙筱有些惊讶,范笙筱记得前世两人就十分要好,只是前世因颜佳佳母亲不得宠空有个正室的名号,却没有实权,最后母亲被诬陷致死,她又因失了清白自杀了,说到底这都是因为她的懦弱,范笙筱暗自发誓,今生她要改变颜佳佳的性格,只因她不想失去她最要好的朋友!收起神色笑呵呵的走了进去。

    只见,颜佳佳着一身朴素的青衣,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簪着,细看去就连那簪子也不过是一支极朴素的木簪,范笙筱上前拉着颜佳佳的手,却皱了皱眉头“怎的这样凉?现在已是深秋,你怎么还穿的如此单薄?”颜佳佳苦笑到“我们家是个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吗?”

    “那也不能任人欺负了去!你好歹也是尚书府的嫡女怎么穿的还不如庶女?芍药去把我的首饰拿来。”颜佳佳心头一紧,不想范笙筱一把将首饰盒塞在她手里“你好好拿着,明日我们再去定制一身得体的衣服,尚书府的千金怎么能如此寒酸?佳佳,不是我说你,难道你真的甘心这样活一辈子吗?”

    范笙筱欣慰的笑了,她拍拍颜佳佳的手,“这就对了,你相信我吗?”颜佳佳使劲的点头,“好,那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家等我去!记得三日后穿的越朴素越好!”颜佳佳虽然不明白范笙筱在做什么但还是应下了。

    芍药匆忙的从外面跑进来,神色慌张,“姑娘不好了!那日诬陷你的那个小丫头死了!”范笙筱并不惊讶,她早就知道那个丫头活不成了,那柳氏怕事情败露所以就杀人灭口这也不奇怪,“怎么死的?”

    “自杀!”颜佳佳一脸迷糊,着急的问“怎么回事什么诬陷?”

    “那柳氏看我不顺眼就想除之,可惜没讨到什么好处。”

    “没想到你过得也如此不易。”颜佳佳有些心酸,明明范笙筱过得已经很艰难了,还要帮她,她对范笙筱有着说不出的感激,“我没事,我还有祖母,你放心吧!”颜佳佳紧紧的拥住范笙筱“谢谢。”

    “好了。走吧,我们去看看。”

    所有的人都集中在老夫人的院子里,她直径走到老夫人面前,担忧的问到“祖母你可还好?”老夫人摇摇头,她也经历过许多事情,这点小事还吓不到她,“母亲可差人进去验过尸体了吗?”

    “已经验过了。是自杀。”张氏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虽说她只是个丫鬟,但好歹也是个二等的,不用做什么太重的活计,而且还好吃好喝的,月例也不低,但她为什么一心寻死呢?这着实让张氏想不通,范笙筱丝毫不避讳的走到房间里,眼尖的她看到那婢子手中握着一个簪子,她命芍药将那簪子拿出来,随后不动声色的收起来,因没人敢往屋子里打量,所以也没有看到,她走回老夫人身边说到“这不是那日诬陷我的婢子么?”说完打量着柳氏的面色,那柳氏紧紧的攥着手,吞咽了口唾沫,范笙筱轻勾唇心里更加确定了,“祖母打算怎么办?不如就将她埋了,再给她的家人送些钱,毕竟人是死在咱们府中的。”

    张氏赞同的点点头她确实也想这么做,老夫人也同意了,到是范婉音看热闹不嫌事大“大姐,你说这人诬陷过你,怎的现在却死了,莫不是有人心中有鬼将她杀害了?”老夫人一脸不悦,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范婉音是在变相的说人是范笙筱杀的,柳氏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这样说,这不是将柳氏自己往火坑里推吗?柳氏恨不得把范婉音的嘴堵上,“音儿你闭嘴!”柳氏呵斥到,范婉音一脸不服“母亲我说的是实话!说不定这人就是范笙筱杀害的!没准这个婢子知道她的秘密所以她才杀人灭口的!”

    老夫人正要发作却被范笙筱抢了先“三妹要是觉得人是我杀的大可以让祖母和父亲去查,何必明里暗里把矛头指向我呢?再者,妹妹一向是最懂规矩的,今日怎么这般越据?我竟不知咱们将军府的庶女可以称庶母为母亲!或是说也能直呼嫡姐的名字!妹妹,你可知错了?”范笙筱这招确实是妙,拿规矩来压范婉音,量她也不敢说什么,谁叫范婉音自己上赶着似得把错处给了范笙筱?范婉音只能乖乖的的屈膝行礼认错,不是因为她真心悔过,而是不想因此使得老夫人再去讨厌她,“妹妹知错。只是,这件事一定要查!”柳氏大惊失色,她丝毫不顾的冲上去捂住范婉音的嘴,暗自腹诽到,这丫头不是知道那婢子是她们之前拉拢过来诬陷范笙筱的人,怎的今天还要求彻查?若是将那件事查出来可怎么办?这件事和她们又没关系,何必非要去插一脚呢?

    要怪就怪范婉音笨吧,她一直觉得这婢子是范笙筱杀的,她觉得是范笙筱因为这人诬陷了她,所以一定要除之,可她想错了,尽管这个婢子诬陷了范笙筱,但事情已经弄清楚了,她又有什么理由去害人呢?“既然妹妹非要彻查,那就查吧,本来,我是不想将证物拿出来的,因为我觉得也许是误会想私底下把东西还回去,既然要查那我也只好将东西拿出来证明我的清白了!”

    “哼!”贵妃拂袖而去,皇后歉意的说“笙筱你别在意。”范笙筱嫣然一笑,摇摇头“没关系,应该抱歉的人是我,给娘娘您添麻烦了,我想以贵妃娘娘的性格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皇后无所谓的摇摇头,这些年李氏明里暗里给她使了不少绊子,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追究,她知道李氏到底在意的是什么,不就是太子的位子吗?可她不在意她的儿子是否是太子,她只希望她的儿子可以活的好好的,仅此而已。她永远忘不了已经当上太子的大儿子死的是多么的惨,她不想两个儿子都因为皇位死去,所以她不争不抢,她有时候真的希望他们只是普通人家的人,因为那样他们一家才能每天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她也不用和那么多的女人分享一个丈夫,虽然她知道皇上是爱她的。“我没有关系,好了,你们一起去玩吧,不用管我。”

    “诺,臣女(儿臣)告退”

    范笙筱她们漫无目的的走着,范笙筱心不在焉的,到是芍药激动的手舞足蹈,她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花园呢!瞧瞧,那边有一个八角亭立在水上,四周环绕着浅粉色的纱,随风舞动着,亭子里的事物也若隐若现;在向亭子那边望去,会发现在亭子的不远处有一座小桥,上面好像雕刻了许多画,美不胜收;还有好多好多美丽的东西,这些都让芍药激动的发狂“哇,姑娘你看都好漂亮啊!”

    范笙筱轻呼一口气,不赞同的摇摇头“芍药你还是太单纯了,如果我没有将军府,没有顾府,你觉得三皇子还会这样对我吗?就算我贴上去,三皇子也不会正眼看我。只怕还会将我踢得远远的。再者,亲事岂是我自己能做主的?芍药,世间所有的事并不像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以后你要多跟芍音学学,不要老是沉不住气,这范宅虽小,斗争却从未断过”她觉得她应该告诉芍药这些了,芍药听后一改往日的风范,认真的说到“奴婢明白了。”

    “嗯。”语毕,便倚在马车壁上闭目养神。

    贵妃殿。

    李氏刚一回到殿内就将东西摔了个遍,所有人都跪在地上,不敢说话只有李氏的贴身宫女红儿走上前问到“你们都下去!娘娘别气了,这范笙筱就是不知道好歹,只是奴婢不明白娘娘为何非要她做三皇妃?这京城比她好的皆是!”李氏接过茶,叹了一口气“唉,我也不是太喜欢这个丫头,她太有主见了不好拿捏,但只有她对泽儿的大业有帮助你说,我不选她选谁?”红儿一边帮李氏按摩,一边说“不如我们让三皇子和她多接触接触,三皇子这么优秀范笙筱一定会喜欢三皇子的!”

    颜佳佳把首饰盒放在了桌子上,“悠悠,这么多年我都熬过来了,还怕什么?而我早晚也要嫁出去的。”那样子好似没有魂魄的傀儡,范笙筱一阵心疼拉着她的手问到“你这是何苦呢?你非要等你母亲被他们害死了才甘心吗?你可知道我母亲因何死?一是因为我母亲生性善良不愿与他人争,二就是因为不消停的妾室!难道你希望发生在我母亲身上的事在你母亲身上重演吗?”

    颜佳佳咬着下唇,手紧紧的握着,其实这些她都知道,只是她不愿意面对,因为她讨厌软弱的自己,讨厌无能的母亲,讨厌嚣张的妾室,讨厌对自己和母亲不闻不问的父亲,如果范笙筱永远不把这些说出来,也许她永远也不想面对,她在逃避,逃避事实,也许她真的不能在逃避下去了!她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字一句道“悠悠,我不要这样,我要改变!”

    范笙筱汗颜,这丫头有点兴奋过头了,但是这里是皇宫,一不小心是要杀头的,到时候她可包不了芍药,“芍药,在公主面前不得无礼。”

    “诺,奴婢知错。”芍药显得有些委屈,范笙筱看到她这个样子有点心疼,她不是真的生气,只是不想芍药以后因为规矩而死,反倒是公主是分随性“没事,反正没有外人!”

    范笙筱嫣然一笑,欠了欠身“殿下说笑了,你我以前不曾认识何来误会一说?只是现天色已晚,再加上男女有别,臣女就更不好劳烦殿下了,还请殿下见谅。臣女告退。”范笙筱再次福了福身,不在与他纠缠,苏泽一把抓住了范笙筱的手“请等一等。”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范笙筱也该回去了,给皇后请了安,就准备回府了,不巧正好遇到了苏泽,他叫住了范笙筱,“范姑娘,不如本殿下送你回去?”

    “不必了,毕竟男女有别,何况现在是晚上,更不好劳驾三殿下了!”范笙筱婉言拒绝,苏泽眼神里闪过些许不悦,随即逝去,反而戏谑到“范姑娘是不是对我有误会?不然我再三邀姑娘,姑娘都婉言相拒?若是我真的冒犯了姑娘,还请姑娘明示!”

    范笙筱不卑不亢的答道“臣女无才无德怕是配不上三皇子,固而斗胆拒绝,臣女向皇上请罪。”

    “不必请罪,纵然我们是皇室也不可逼着成亲!”皇后这话,像是在对她说,也像是在说给贵妃皇上听,皇上听后面色有点尴尬,假咳两声才说话“咳咳,是呀,既然你不愿意就算了,贵妃我们走吧!”

    “目前也只能这么做了!”这话显得有些无奈。

    御花园内。

阅读逆天重生之嫡女惊华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算死命农门药香诺即诺离TFBOYS《美女总裁俏房客》总裁的天国爱恋天上掉下个俏王妃废柴逆天召唤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