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奸细?奸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明耀摇摇头,“还是别高兴的太早,安全厅那帮混蛋可不是好糊弄的,有功劳,咱们不一定能分到一丁点,出了事情的话,他们也不会撇下咱们的。” WWw.5Wx.ORG

    老贝克拍拍肚子,打了个酒嗝,满不在乎的说道,“能把烂摊子踢给他们就好,就算最后扯起皮来,反着咱们是隶属防务厅陆军署的,跟他们安全厅不是一个序列。真要拿我们开刀,防务卿大人也不会答应的。”

    真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哪儿来的信心,觉得防务卿大人会给他背黑锅,明耀心里暗笑着,不过,仔细想来,这倒也不是毫无道理,由于管理范围的交叉,防务厅和治安厅安全厅向来是摩擦不断,常有互相推诿扯皮之事,这也使得防务卿和治部卿之间火药味很浓。

    “不放难道能抓呀。赶车那个大汉,盘子硬的很,就凭我们几个,估计不够人塞牙缝的,来硬的也没用,你怕上面追查,那回头防务卿大人给你追授个英烈称号,难道你就想要么?嗯,抚恤金倒是能有很大一笔。”

    明耀一摆手,“管他呢,接着喝酒,明天我实习期就结束了,该回学校了,这些屁事也牵连不到我,让上面去扯吧。”

    马车在漫天风雪中渐渐在视线里变得模糊,没有人发现,一只洁白的雪鸢轻巧的从马车顶上越过,消失在帝都城的方向。

    而此时,马车上的人,正在小声交谈着。

    “芙蕾娅小姐,纪念碑到了。”托尔小声说道。

    少女芙蕾娅躬身走出马车,身后跟着一个少年。三人走上向枫岚渡战役纪念碑,芙蕾娅在纪念碑前默默的放下一束不知名的小花,而后矗立良久。

    “枫岚渡一战,二十三万英灵染血,霸业梦碎,实乃帝国三百年来,最惨烈之败局。”芙蕾娅叹息着。

    “哼,若不是南人卑鄙,神皇陛下突然遇刺,就南人孱弱的身骨,这巨碑之下,埋的,就该是南人的尸骨。”身后的少年不屑的说道。

    是的,当年战后,枫叶方面,共收敛到奥丁士兵尸首二十三万具,将其埋于枫岚江边,其上筑枫岚渡战役纪念碑。二十三万尸骨,铸就了这座丰碑永传于世的荣耀。当然,另一方面,这座巨碑,也就成了奥丁人心中刻骨的耻辱,几乎每一个奥丁人在被问及理想时,都会说要推倒枫岚碑,再临帝都城下,就跟小朋友说长大了想当个科学家一样。

    “夫雷!”芙蕾娅摇摇头,“不要小看了南人,一个刺客或许会对战局产生影响,但却绝不能让五十万大军就此溃败,况且,当时刺客也只是伤了神皇陛下,神皇大人也并非因遇刺而驾崩。把责任推给刺客,这是自己骗自己。”

    叫夫雷的年轻人还是不服气的样子,正欲争辩,芙蕾娅却说道,“夫雷,你也不要着急,你也看到了,驻守渡口的帝国士兵,都已经和拦路的盗匪没了区别,南人朝局已经如斯腐败,我想,奥丁的军旗,再临帝都城下,也已经不远了。”

    夫雷的眼睛里闪着光芒,“到时候,我要亲手拆掉这座碑,在这里,建一座英烈神殿,告慰二十三万英灵。”

    芙蕾娅微笑着点点头,“这是后话,这次我们来主要还是观察帝都变法的情况,帝都各界舆论,对变法讨论的异常火热。”

    夫雷道:“也真是奇了怪了,这么一件事,父亲为什么那么上心,竟然不顾危险,让我们两人亲自潜到帝都来。”

    芙蕾娅轻轻一叹,这个弟弟,虽然天生聪颖,武艺了得,兵法韬略也是佼佼。可不知为何,就是对枫叶人过分轻视,总觉得南人孱弱,本是鱼肉,涉及南人的问题总是嗤之以鼻,而博览群书她,却深知南人的可怕,弟弟这般武人习气,在崇尚武力的奥丁,倒是十分吃香,可若让他登的大位,却不知道是福是祸。

    “不要小看这次变法,大祭司大人说了,他有预感,卡梅隆帝国是就此中兴,还是彻底沉沦,就看这一次变法如何了。卧榻之畔,是一只雄狮,还是一只羔羊,对奥丁来说,太重要了。”

    芙蕾娅拍拍夫雷的肩膀,“弟弟,你要明白父亲要你过来的深意,自从枫岚渡一役,汉尼拔陛下驾崩,神皇大位,就一直被亚萨神族占据,一百多年了,到如今,亚萨家那几个继承人个个蠢笨如猪,脑子里长得都是肌肉,这是我们华纳神族重归神皇大位的绝佳机会,那几个堂兄弟,都不如你,父亲对你可是寄予厚望。”

    奥丁帝国的政体与枫叶帝国略有不同,是由亚萨家族和华纳家族两大家族联合执政,有点像两党制,而皇帝则是在上一任神皇驾崩前,由圣庙的祭祀团在两大家族中的年轻人里选拔,并接受传承神殿的认可。也就是说,两大家族,血统纯正的年轻人,都会成为继承人的被选者。

    这皇帝有点像大总统的意思,只不过这个大总统不用向议会负责,当然,也没有议会,并且任期终身。

    虽然是两党制,但实际上两大家族矛盾重重,谁也不会安心把位置让给对方,身坐神皇之位置,自然让资源全面倾斜于自己家族,自然继承人也比对方要强,所以神皇的归属其实倒是很稳定。

    上任神皇在内的五任神皇,都是出自华纳家族,华纳家族已经统治了这个国家八百年。两千年来,每次神皇之位的变化,都是一场激烈的斗争,但胜利者从来都不敢否定对方的法定地位。两家就这么尴尬的共存着。

    上任奥丁神皇出身华纳家族,雄韬武略,一代人杰。可惜枫岚江畔,四十岁就死了,随军的高级军官大多是华纳家族出身,这一下,华纳家族元气大伤,一百年才缓过来。而皇位也被亚萨神族趁机夺了过来,本来这么一下,华纳家估计几百年都没机会了,但奥丁神保佑,这一代亚萨家族的几个核心继承人一个比一个笨,这又让华纳家看到了重登大宝的机会。

    听了芙蕾娅的话,夫雷点点头,“我明白。”

    “帝国图谋南方近千年,南方改朝换代已经四次,而我们,三次兵临南人都城之下,却都无功而返。我们确有不如南人的地方,这点,你必须正视。你的目标是神皇大位,可是却连我们千年来的敌人都不了解,不能正视,这就是父亲让你来帝都的用意所在。这些话,出发的时候我就想对你说,但想了想,还是在这里说,你的感受更直观一些吧。”

    夫雷默默的注视着纪念碑,没有说话。芙蕾娅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她知道,要一下子把夫雷的想法扭转过来,没有那么容易,只希望能够在帝都有一些感悟吧。

    “走吧夫雷,无需在这里感怀,我们还有事情要做。”芙蕾娅看了看刚刚放在碑前的花朵,“暂且就让故乡的安魂花,告慰英烈的魂灵吧。”

    漫天风雪中,马车又缓缓的开动,朝帝都城门驶去。

    时间过去了近二十年,小薇的形象已经在明耀心里淡去了很多,今天猛然听到这么一个极肖小薇的声音,却还是让明耀的心中闪过无数的画面。

    漫天寒风里,明耀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扭过头,看着犯失心疯的老贝克,以及同样眉开眼笑的众人。明耀自嘲的一笑,这明明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又怎么还会有小薇的痕迹呢,再说,小薇又没有跟自己死在一起,她应该在原来的世界里活的很好。

    “这么一辆寒酸的马车,顶多是小管事级别的人坐的,但是,管事是绝对不敢自称贵人的。再者,我在中央军校曾经选修过骑兵系的相马课,刚才拉车的那匹马,异常神骏,如此好马,又怎么会拿来拉一辆寒酸的马车呢?所以,要么这马车不是他们的,要么,就是想隐藏身份,刻意低调。可是,要隐藏身份,又干嘛把纹章挂在车上?老贝克,看看你手上的大金币吧,你什么时候从贵族老爷手上抠出过一个铜子?你见过在你个大头兵面前息事宁人的贵族老爷?”

    也难怪,现在的防务卿陈立人大人,历任陆军第二军团统领将军,陆军署少卿,再到防务卿的位置上,出身属于功勋贵族。而治部卿塞弗缇,一直是宪兵,从宪兵总队长外调东南部弗林行省镇守大臣,因整肃东南盗匪有功,迁治部卿(治部卿兼领治安与安全两厅),是血裔贵族在朝中的中生代力量。

    两人分别是下任军务大臣和安全大臣的热门人选。也是功勋贵族和血裔贵族相互攻讦的急先锋。

    “真是双穿文看多了”,明耀自言自语道,而此时,老贝克打断了明耀思索。他伸出手,递过来一个大金圆,说是递过来,两根手指头却还是捏的紧紧的,指节都有些发白,“明老弟,大家都觉得,你是头功,这笔钱,你拿大头。“贝克郑重其事的说道。

    “得了吧,总共也才这三个,八九号兄弟呢,我一个人占三分之一可不成,我拿平的就好。”明耀摆摆手。老贝克飞快的把金币揣回了兜里,生怕明耀反悔似的,“那好,回头我换出零的来,再给你。”贝克露出一个看似爽朗的笑容。“你说,这帮人到底会是些什么人呀。”贝克说。“反正不会是好人。”明耀眯着眼望着渐渐走远的马车。

    “托尔叔叔,来时父亲跟您交待了好几遍,遇事要低调,本来就是几个金币能解决的事,就这样弄得剑拔弩张,要是暴露了,可是麻烦的很。”

    赶车的汉子,默默的嗯了一声,继续赶车。少女微微的一叹,托尔是家族重要的家臣,平时一直跟在父亲身边,这次出来充当二人的保镖也足显家族对二人的关心,但托尔虽然实力很强,但性格却有些火爆,耐不住性子,并不适合隐蔽潜入,这也是家族欠考虑的地方。

    明耀露出一个柯南的笑容。“而且,不管他们学的再像,我还是听出了一丝奥丁人的口音。这几个人,估计是不了解我们血裔贵族的尴尬心态,反而露了个破绽。”

    “奥丁人!!!”老贝克大惊失色。“难道是奸细?!唉呀,老弟,那你怎么能放他们走呀,几个奸细从我们手上溜过关,上面追查下来……”

    贝克笑的嘴角都要连上眼睛了,“还是老弟你厉害,那这就是安全厅那帮人头疼的事了,高!实在是高!”

    “不要不要。”老贝克连连摆手,“人死鸟朝天,万贯家财成空。没命花可不行,回头婆娘带着钱改嫁了,可不知道便宜哪个野汉子。可是……”贝克又愁眉苦脸的说,“上面追查下来,也还是不好担待呀。”

    “那还能怎么办,坦白从宽吧。上报,就说我们发现了奸细,但怀疑城中还有其同党,为免打草惊蛇,先放他们过关,望安全厅顺藤摸瓜,一并铲除。”

    没错,刚才马车上的女声,和明耀上一世生前苦追的女友小薇,简直是太像了,前世中,小薇是电台的当家女DJ,声音非常甜美且具有特点。而且,小薇冲破了电台无美女的定律,给传媒大楼带来了一股清风。在排成队的追求者中,明耀是很不起眼的一个,当然,上辈子他的名字也很不起眼,远没有明耀两个字那么有光芒。不过,明耀很没有屌丝的觉悟,把在追求小薇的道路上却也是孜孜以求。

    至于他自觉快要追到小薇这个想象嘛,那就……反正小薇的想法也无从查证了。但是,至少她肯定是会永远记住这个为她献出了生命的男人的。

    “车上的纹章,是个血裔家族的纹章。但是车上的人,却很没有血裔贵族那种看似平和,实则傲慢,肚里草包,却永远恪守着所谓的贵族风范,表面上很精神,实际上却很萎靡的样子。而且,血裔贵族,只有没钱装有钱的,但绝没有有钱装没钱的。”

    明耀似乎对血裔贵族的习气十分了解,说的头头是道。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科技王座锦绣良医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凤凰男[穿书]重生在穿越者故乡活在大宋凌天人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