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明耀的霸道与罗斯的忧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明耀摸摸头,“我就说是一只小狗嘛,你看他这个样子像不像一只小狗。”

    罗斯很郁闷,非常郁闷,不就是上前问问姑娘的花名和场子么,缘何糟了这一顿毒打。闻着身上传来的酸臭味,罗斯恶心的趴在地上干呕。

    很多年后,罗斯回忆起这一幕,都不由的感叹,自己没有成为主公的第一宠臣,全是因为当时形象太过狼狈,第一映像打了折扣。

    “没什么,垃圾箱里有一只小狗。”明耀挥挥手。

    罗斯做完了清洁,站起身来,一边拍打着衣袖,一边看向明耀二人,刚要说话,手突然摸向腰间,整个人像着了电一样跳了起来,手在衣服各处翻找着什么。找了一会儿,双手颓然的放下,口中咒骂着,“漂亮女人都是祸害,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这小娘皮,竟然还将我的钱包抢了去!千万不要让我罗斯大爷找到他。”

    明耀走上前去,说道:“这位仁兄,似乎是遭了匪盗,不知需不需要陪你去找警察?”

    “警察!哪有警察?!”罗斯慌张的四处张望,自从开始帮人打黑架开始,罗斯就最怕的就是警察,被抓住进去关几天倒没什么,反正打架斗殴也不是什么大罪名。可是罗斯大爷用灵术替人当打手打黑架,这么一笔写进档案里,那真是不如跳湖自尽好了。不自尽估计也会被灵术院或者工会给废掉灵枢清理门户了。

    明耀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也不问半人高的垃圾桶,走着好好的是怎么能跌进去的,也不管把罗斯救出垃圾箱的人根本不是自己,反而一把拉住了罗斯的手,“客气客气,你我兄弟萍水相逢,但一见如故,略施援手,不足挂齿。”

    罗斯也被明耀不要脸的话噎的不知回答什么,他虽然在垃圾箱里,但怎么可能不知道刚才外面发生了什么,罢了罢了,找饭折子要紧。

    “既然是兄弟,理应互相帮助,刚才我在箱子里听到了二位大哥似乎是跟什么人有矛盾,对方似乎来头挺大,实不相瞒,刚才或许二位爷也看到了,鄙人是个灵术师,如若二位和对方动起手来,小人应该可以相助一二。”

    罗斯这一段时间来,历经人情冷暖,江湖艰险,做小弟做成了习惯,加上急于做成生意,不知不觉腰竟然越来越弯,表情也越来越谄媚,对明耀的称呼从兄弟变成大哥最后变成了爷,对自己的称呼从我变成鄙人最后变成小人。而这一切罗斯自己浑然不觉。

    明耀暗暗叹气,堂堂的灵术师,怎么说起话来跟个狗腿子似的。

    “我呢,是最近有些事情,要去找人的麻烦,不过不好意思,我们两个就足够了,不够的话我兄弟多的是,就不必劳烦仁兄了,堂堂灵术师,这点小事出手,太不值当了。兄台保重,再会!”说罢转身要走。

    罗斯一听以为是明耀怕贵,本来还想抬抬价,一看明耀要走,顿时急了,前几笔生意也有人砍价的,但完全也没见过完全不问价钱的,一着急,一把拉住明耀,说道:“别走,我很便宜的!”

    明耀本来想着是找个流氓的麻烦,那里用的着灵术师,没成想,竟被一把拉住,看着罗斯面带幽怨,嘴里说着“我很便宜的。”他忽然想到前世偶尔走过那些幽暗的小巷子里,那些衣着清凉,浓妆艳抹的知心大姐姐们晃着大白腿,拉着他的手,说“小帅哥来玩玩嘛,我很便宜的。”

    明耀不觉打了一个恶寒的寒颤,连忙抽回手来,轻咳一声“说话就好,不要拉拉扯扯的。”

    罗斯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心里也暗暗的骂着,该死的,自己怎么就说出我很便宜这种话,这也太坏行情了,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尴尬。

    而这抹尴尬到了明耀眼里,就变成了一抹淡淡的娇羞。

    明耀再次打了一个寒战。

    “这一定是个兔子!”明耀心里肯定的说道。

    而兔子罗斯还不自知的看着明耀,“额,那个,我是说,那个,实在不好意思,鄙人刚刚不慎遗失了自己的钱袋,不知这个大哥能否接济一二,作为回报,大哥你的事情,兄弟也一定赴汤蹈火。”

    这套说辞,是罗斯一直以来招呼生意的说辞,自以为巧妙的掩盖了他拿钱帮人打黑架的本质。变成了受到帮助涌泉相报的有情有义真汉子,既保存了颜面,也得到了实惠。

    然而不幸,他遇到了明耀。

    明耀贼溜溜的眼睛看着罗斯,突然闪出一道精芒。

    “你用灵术收钱打黑架!”明耀说道。

    罗斯吓得一激灵。连忙解释。

    “啊,不不不,在下只是需要一点帮助,可是身无长物,只能用这点本事报答恩情而已。”

    “你用灵术收钱打黑架!”明耀说。

    罗斯汗都下来了,碰上这么个人真是要了亲命了,“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这位爷,我罗斯为兄弟两肋插刀,就算没有钱,倘若兄弟有事,我也当然义不容辞。只是我需要帮助,兄弟接济一二也是应有之义嘛。这么说成收钱打架那样庸俗。我堂堂灵术师,怎么能干这种勾当。”

    “堂堂灵术师,收钱替人打黑架!”明耀还是面带笑意的看着他。

    罗斯快哭了,罢了罢了,这生意不做了。

    于是一拱手,“这位兄弟对我有所误会,也罢,话不投机半句多,在下先告辞了。”说罢转身就走。

    只听明耀一声暴呵,“想走?!”说着一把拉住罗斯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一把摁在了地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还想着上哪儿去找你,你自己撞上来。!“明耀像一个凶残的黑社会大哥一样压着罗斯的头恶狠狠的说着。

    兰斯洛特原本静静的在一边看着两人假惺惺的无耻交谈,听到明耀这么说,走上前来,“怎么,你怀疑是这个人么?”

    罗斯高举双手,“两位大哥,两位大爷,误会,误会,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能有什么冤仇,一定是认错人了。”

    “误会?”明耀冷笑着,“老子开过年会例会审稿会考前动员会就是没有开过误会。我想你一定记得吧,你的某次涌泉相报是在中央军校东边的一个院子里,就是不知道韦斯特给了你多大的滴水之恩。”

    罗斯一听,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心想着这不是小偷给失主做用户回访,自投罗网么。帝都城这么大都能遇到苦主,再想想跟踪个姑娘都能被抢了钱包,罗斯眼泪都下来了,这一天真是倒霉透了。当下也光棍的很,说道:“是有那么一回,在中央军校的东墙边有个院子,一位大哥给了我报恩的机会,我就随便丢了一两个小小的灵术出去。没帮上什么大忙。”

    边说着,手上悄悄的掐了个法诀准备伺机逃跑。一旁的兰斯洛特不动声色的向前走了一步,硬底牛皮军靴重重的踩上了罗斯的手指头,罗斯一声惨叫,掐了一半的灵诀也戛然而止。

    罗斯刚刚要骂,只觉得什么冰冷而坚硬的东西贴在了他的灵枢上,顿时一个字都不敢冒了。

    明耀手上的匕首,轻轻的在罗斯灵枢上拍着,“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别耍花样。”

    这下罗斯彻底认命了,能准确找到灵枢的位置,看来这个人还系统的学习过灵刺术,灵术师是战场上战术辅助的灵魂,能不能第一时间干掉对方阵前的灵术师,对整个战局的影响至关重要。但灵术师哪怕身边没有重重的护卫,想要靠近他并击杀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刺灵术就是武者总结出的一套面对灵术师时靠近并制服甚至击杀对方的方法。

    灵枢受制于人手,罗斯再也生不出什么逃跑的念头了,“大爷我服了,服了,我一个灵术师,被你个武士近了身,还制住了灵枢,还不是任你宰割了。要打要杀您随意吧,上回不开眼,砸了您的场子,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罗斯遭人陷害,流落街头,无奈靠这点手艺混口饭吃。既然被你抓到了,我认命”

    “老子要是想要收拾你,根本不用出手,让灵术师工会知道你的消息,我想一定会有大把的愤怒的前辈们会来把你磨成粉末的。”

    罗斯听着,打了个寒颤。

    “说来也真是好笑,为了保持他们群体高高在上的地位,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让小民点灯呀。说什么家族供奉,不就是拿着别人给的大钱,专门帮着一家子打架么,可偏偏小字辈赚点小钱,打点小架,反而就是玷污了灵术师群体的尊严。你呀,也是可怜。”

    罗斯听着,心里安定下了半分,不把自己交给工会或者学院就好。但还是苦着脸说道:“大爷,您又不杀我,又不把我交给工会,您到底要什么呀,您要是要我赔钱,我可是真没钱呀,要不你放我回去多做几单生意,我再给你赔点?”

    明耀淡淡一笑,丢下一个银币在地上,“我不杀你也不刮你,我要你的灵术印迹。”灵术印迹是灵术师与他人订立的单方面法术契约,交出印迹的一方,等于身上被安装了一个GPS定位,对方随时可以获得自己的行踪,并且单方面建立联系。某些咒杀方面的灵术甚至可以通过灵术印迹实现精准咒杀。

    罗斯一听,脸更苦了,“祖宗呀,您这是要我给您当一辈子免费打手呀。”

    明耀不说话,手上的匕首微微加重了一点力量,罗斯哀嚎一声,颤抖着从地上拿起那个银币,指尖顶在枫叶徽章上,微微念叨了一声什么,一阵淡淡的光芒闪过,银币的表面多了一丝不一样的光泽,明耀接过银币,细细的感觉了一下,满意的松开了手。“算你识相,没有耍花样,你要是敢拿个不完整的印迹给我,我可不会轻饶你”。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片,塞到罗斯手里,“自己到这个地方去报到,有你一口饭吃。

    明耀说完,翩然而去。留下罗斯如同刚被凌辱的妇女一样,呆坐在原地。

    罗斯很郁闷,不,罗斯很忧伤,不到一个小时前,他还抚摸着他的钱袋憧憬着在帝都默默赚钱,然后衣锦还乡的美好未来。短短那么一会儿,先是看上的姑娘抢了自己的钱袋,然后看上的客户抢走了他的自由。罗斯有一种失恋又失业的悲怆感。

    轻轻的擦干眼泪,罗斯做好了开始自己奴隶生活的准备。默默的拿起手上的纸片,当看到上面那个地址时,罗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随后又流露出深深的疑惑,然后表情变得非常迷惘,他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疼的龇牙咧嘴,然后又笑了,一时间又哭又笑,好不滑稽。

    “你到他的老巢去找他麻烦?那里可是有无数坏的流脓的亡命之徒,你想玩玩敌军阵前七进七出的戏码?”明耀仿佛看白痴一样看着兰斯洛特。

    “哼,一群乌合之众,身强力壮却不知保家卫国,只会鱼肉乡里,这种人,欺软怕硬,我杀他个七进七出又何妨。”兰斯洛特正气凛然。

    明耀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几个月没在一块儿了,忘了兰斯洛特从来就不是个捧场的人。只好讪讪的笑着,“那不是我人不在嘛。”明耀小声说道。

    罗斯在地上干呕了一会儿,除了酸水什么也吐不出来。只见他打了一个响指,手心里竟然出现了一大团水花,水花像一团果冻一样,悬浮在他的手心,罗斯将水花拂过自己的脸颊以及衣服,带走了那些大团的污渍,然后一甩手,果冻水被送进了垃圾桶里。

    明耀眼中一亮,随便从垃圾桶里翻出来一个傻小子,竟然还不是凡人。

    明耀气的想要打人,“假正经,不装X还是好朋友!我们是去找莱姆麻烦的,不是去当扫黑先锋的,你这样瞎搞,又见不到莱姆,就算把他个小弟连锅端了,也只会给自己添麻烦。”

    “那你说怎么办。”兰斯洛特看着明耀。

    确认了四周没有警察,罗斯松了一口气,心理暗暗发苦,这可是自己两个月的生活费,这被人摸去了,如何是好。再一抬头,明耀眼神灼灼的看着他,罗斯心头一亮,这不是饭折子就来了么。

    清了清嗓子,罗斯拿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刚才不慎跌入垃圾箱中,幸蒙兄台出手相助,实在感激。”

    这时,只听得一声痛苦的呻吟从一旁的垃圾箱里传来,明耀走上前去,只看得一个男人,横躺在垃圾箱里,衣物凌乱,鼻青脸肿,迷瞪着眼睛看着他,嘴里喊着“救命。”伴随着一阵蚊蝇飞过,明耀捏着鼻子拉着兰斯洛特就要走。

    “什么情况?”兰斯洛特问道。

    兰斯洛特一手伸进垃圾箱里,抓住了那人的衣领,单手一提,就把他拎到了地上。竟是一点都没弄脏衣服。

    “我明明听见不是狗叫。”兰斯洛特走上前去,“这有个人!快来帮忙!”

    明耀捏着鼻子,“太脏了,把身上弄的脏兮兮一会儿姑。。。。一会儿姑妈都不喜欢了。”明耀说道一般唔住了嘴巴。

    兰斯洛特拉着魂不守舍的明耀走在报仇的路上,经过一个巷子口时,明耀拉住了他,“阿洛,从这过去,这是近路。”

    “我们不该去陆地海盗么?”兰斯洛特不解的问。

    “我有一个地方,一定能找到莱姆。”明耀神秘一笑。“你以为我会找他合作,怎么可能不把他底查干净,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明耀还想就高瞻远瞩提前布局的玲珑心思做进一步阐述,却被兰斯洛特打断,“你要是查干净了,就不会有现在的事。”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科技王座锦绣良医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特种兵之国术宗师混血八旗山野杂家特种兵之神级专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