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异世界也有计划生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有什么难的,那种饭桶几下就干趴下了。”

    “也会很辛苦。”明耀又说。

    “抽他三天三夜我都不嫌累。”

    明耀一声哂笑,“都是些无聊人的编排,帝都美人多了去了。你这大石头居然还能知道这种市井流传,武林秘籍不是应该才是你嘴上能念叨的东西吗?”

    明耀突然停下来,“阿洛,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兰斯洛特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一动不动,明耀慢慢的绕到他的面前,盯着他看。兰斯洛特嘴角抖动着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面对着明耀,眼神却不自觉的有些神游。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目光避无可避,兰斯洛特只好开口道。

    “你这混蛋把主意打到我妹妹身上,我怎么可能不生气,想把我的宝贝妹妹偷走,你丫居然还等我问起来。”明耀骂道。

    “原来你说的那种妹控,就是你自己呀。”兰斯洛特沉默中,突然回答道。“这样的话,你现在应该给我一拳,然后痛斥我不够义气吗?”

    “我打你,然后呢,你就退缩了?那你才真是一个怂逼。”

    兰斯洛特沉默了。明耀的口气变得柔和了一些说道:“但是我还是要劝你放弃,虽然你打我妹妹的主意叫我很不爽,但是从兄弟的角度出发,还是要告诉你,很难,真的很难。”

    兰斯洛特忽然有些燥郁,“你不说我也知道,什么叫很难呀,根本就是没有希望,你明家的小姐那是什么人,我这种癞蛤蟆脖子仰断了也望不到一片衣角,因为癞蛤蟆根本没有脖子!我甚至没有想过会面对怎么重重的阻力,因为我根本不敢想澈儿小姐会喜欢上我这样一穷二白,屁也不是的人。”兰斯洛特抓着头发,苦恼的蹲在地上。

    “可是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说,试试吧,什么都不做的话,我要怎么面对未来这几十年的悔恨?阿耀,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这种强烈的感觉,对不起,对不起,我管不住自己的心。”

    明耀叹了一口气,伸手抚平兰斯洛特被自己抓成了鸡窝的头发,“你这样干嘛?我有没说我不帮你。”

    兰斯洛特霍然抬头,脸上写满了震惊。

    “你!你!你!要帮我?你疯了吗?就算你帮我,那也不可能!”明耀这么一说,兰斯洛特反而连连摇头。

    “阿洛!”明耀的声音有些低沉,“我不是帮你,我是想帮澈儿。”

    兰斯洛特狐疑的看着明耀,不懂他的意思。

    明耀一屁股坐到旁边的花坛上,“阿洛,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我没有兄弟,我父亲也没有,爷爷也没有。”

    兰斯洛特点点头。

    “我明家自开国之始,到我,十八代单传。别人都说,是明家人太优秀,受了上天的嫉妒,被上天诅咒,注定人丁不旺。”

    明耀哂笑一声,“其实这根本不是天灾,这是明家自己的选择。”

    “啊?”兰斯洛特又一次被震惊了,“什么叫自己的选择。”

    “想不通吧,家族传承,开枝散叶,一向都是每一个家族最重要的事情。可是明家,为了家族传承,选择了另一条更加极端的道路。”

    明耀说着,又掏出烟叶来卷了一根香烟,“大家族的传承,最重要的就是继承人,明家看过了太多的夺嫡之争让家族一蹶不振,于是,定下了家训,明家人,只娶一位妻子,只生一个儿子。除非儿子早夭,不然就不再生育。所以明家历代大公都只有姐姐,没有妹妹。到我这出了点特殊情况,才有了我妹妹的出生。保证每一代只有一个继承人,也就保证了,家族所有的资源都用在培养这一个孩子身上,这就是明家十八代大公,没有一个庸才的原因。”

    兰斯洛特点点头,“明隆大公真是奇人,牺牲了家族开枝散叶的机会,换来了一个几百年屹立不倒,人才辈出的军神世家。”似乎想起了什么,兰斯洛特迷惑的说,“这跟你要帮我有什么联系呢?”

    明耀有些黯然的说,“明家的女人,都是苦命的人,明家每代只有一个儿子,但那么庞大的家族总需要方方面面的帮衬,所以,他们的婚姻,永远都只能是帮助明家获得支持的工具。”

    明耀顿了顿,又说道:“你可能会觉得,但凡豪门,女孩的婚配,又能有几个是自己称心如意的。但明家人不同,她们生在明家,从小所见所思,注定了她们卓尔不凡,心高气傲。而那些娶了她们的男人,哪个不是爱慕明家的权势,又能有谁会真的喜欢家里这个心高气傲又聪明绝顶的女人呢?我有一个姑姑,我只见过两次,面容暗淡,死气沉沉,谁又能想到,她年轻时也是这帝都城里的冬和夏呢?”

    明耀似乎有些悲伤,“明家的女人,似乎都逃不过郁郁而终的命运,但明家对这样的安排却从来没有停止过,这就是豪门的悲哀。”

    兰斯洛特点点头,“所以你觉得我能帮澈儿小姐逃过这样的命运?”

    明耀一撇嘴,“少臭美,就你这德性,澈儿能看上你的可能性真的不高。”

    兰斯洛特站起身来,又重新变回了那个英姿飒爽的样子,他看着明耀,肯定的说:“阿耀,我想试试。”

    “那你首先就要面对几百个情敌,每一个你都惹不起。”明耀语气平静的说着。

    “那我也想试试,看看是怎样一个惹不起。”

    明耀把烟一扔,“行吧,你去试吧,不过你记住,我帮的不是你,是澈儿,你如果跟澈儿不是一边的,那对我来说,你就是那个骚扰我妹妹的流氓。”明耀说完,也不管兰斯洛特,抬腿向学校方向走去,兰斯洛特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吃吃的笑着。

    帝都城的另一个角落,一条幽深的巷道里,一个中年男人,顺着墙壁缓慢的走着。巷道很深,没有灯光,只能凭借着昼夜交替那点昏黄的光线依稀辨认这个男子,梳着一丝不苟的头发,下巴刮的非常干净,没有一丝胡茬,即使已经到了晚上,穿了一天的衣服也非常妥帖,没有褶皱,步履非常缓慢,以至于没有荡起一丝灰尘,所以皮鞋也显得非常光亮。这是一个精致到骨子里的人。

    男人走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门开了一道缝,一个女仆探出头来,“伏尔泰先生,您回来了,您的学生在书房等您。”

    伏尔泰点点头,把皮鞋脱下,整齐的码放在鞋架上,吩咐女仆,“把门关好,今天不再见客了,再有人来,就说我不在家。”

    伏尔泰说着,突然皱起了眉头,说道,:“你的裙子已经起球了,去整理一下,不行的话就换一条吧。”

    女仆有些慌张,低头看见裙子上的一片擦痕,连忙用手摩挲了一下,“先生,这可能是刚才不小心在墙角擦了一下,我这就去处理了。”

    伏尔泰不着痕迹的摇摇头,“拿两杯红茶到书房来。”说着,抬腿走上二楼的书房里。

    这一栋两层小楼不大,一楼是厨房餐厅和一个小小的客厅,二楼只有一个房间,竟然是一个大大的书房,四面墙全部摆满的高高的书架,只在角落摆了一张小小的床榻,这伏尔泰教授竟然每天都宿在书房之中,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卧室。

    书房中间有一张硕大的书桌,桌前坐着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穿着简单的文士袍子,这种被称作老古板衣服的宽大袍子穿在身上,依然不能掩盖住女孩惊人凹凸的身材,如果明耀在场的话,一定会惊的眼珠子掉出来,这女孩竟然还是个熟人。

    女孩似乎很专注的看着桌上的文稿,有些出神,以至于没有发现伏尔泰已经走到了面前。

    伏尔泰看着女孩,轻声喊道,“小秋。”

    女孩抬起头来,见伏尔泰来了,连忙站起身来,恭敬地说道,“老师,您回来了。”说着走到一旁,把书桌的座位让了出来,“您新的文稿我已经整理校对好了,对不起老师,您写的太精彩了,我看得入了迷,都不知道您回来了。”

    伏尔泰似乎很喜欢这个女学生,脸上露出了祥和而温柔的笑容,他拿起桌上码的整整齐齐的那一叠稿子,大致翻看了一下,冲着女孩点点头,“小秋,辛苦你了,你做的很好,这些事交给你,我最放心。”

    被老师夸奖,女孩显得有些雀跃,“那么,老师,这些稿子您打算什么时候发出去,我相信只要这篇稿子发出去,一定会震惊朝野。”女孩眼睛里泛着激动的光芒。

    伏尔泰摇摇头,“现在时机未到,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支持。”

    女孩有些不解,“老师,我们不是已经取得宰相大人的支持了吗?”

    伏尔泰还是摇头,“光有宰相大人的支持,还是不够呀。还有一个人,才是我们成功的关键。”

    “是您今天去见的那个人吗?他对您是什么态度?”女孩急切的追问着。

    “那个人……”伏尔泰沉吟着,“他比我想象的更加睿智,这般风采绝伦的人物,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说动。”

    “啊?”女孩有些惊讶,老师从来都只会推崇那些历史长河中光芒闪耀过的古人,当今世界,却还有人谁能得到老师这样的评语。

    “不过……”伏尔泰突然笑了,笑的很温和却也很狡黠,“不用太多时间,他一定会支持我的变法大计的。因为……”

    伏尔泰自信地说道:“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更深沉的爱着这个国家。”

    明耀低头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串白色的烟气,氤氲在暮色中,“你不是先回学校去了吗。”

    “没有,我在下一个路口等你,等不到你,就寻过来。”兰斯洛特说着。

    “哟,还知道我妹妹叫什么。”明耀狡黠的笑着。

    “可能会遇到危险。”明耀继续说着。

    “收拾那帮饭桶还能有什么危险?你想多了吧。”兰斯洛特满不在乎的一挥手。

    明耀俯身,双手靠在池塘的栏杆上,低头看着池水,一只鱼儿将头轻轻探出水面,又似受惊一般钻进水底,只留下水片一片波纹。

    见明耀无言,兰斯洛特默默从明耀口袋里掏出烟丝,点着了一根,“那个女孩,是你妹妹?”兰斯洛特说。

    “你跟我装管用吗?你什么时候特意在哪里等过我?等不到还回过头来找我?关键是你破天荒的等我一回,竟然一开口就是打听一个姑娘,阿洛,你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孩感过一点兴趣。”

    “你不生气吗?”兰斯洛特说道。

    “冬夏之芳名,帝都谁不知道。”

    凛冬寒雪澈,盛夏晚晴天。是流传在帝都城中的一句形容两个美人的句子。说的自然是明雪澈和穆晚晴,帝都城里,不管是不是纨绔,不管好不好色,谈起女人都会说起来。这两个女孩或许不是帝都城里最美的,女人的美也没有简单的标准,欢场女皇的风情,小家碧玉的温婉都是美,但是美丽的容颜加上世家显赫的背景,以及两个女孩自身的优秀,铸就了人们口中的冬与夏。

    “会很艰难。”明耀说。

    兰斯洛特有些结巴“我……我那个……那个也是听大头他们说的。诶呀,跟你说这些干嘛,咱们快回学校去吧,收拢兄弟跟韦斯特那饭桶算账才是正事。”

    兰斯洛特说着,扭头朝学校的方向走去,明耀跟在后面。

    天色渐晚,黄昏把夕阳的光辉向西方的地平线压过去,明府大门向外走去,转过一个街角有一处水塘,遍栽柳树,明耀站在树下,孑然而立,手中夹着卷烟,吞吐着小团小团的雾气。

    “你在这里干什么。”兰斯洛特不知何时出现。

    明耀点点头,“怎么样,能把你这彪货制住,是不是也挺彪的?”

    “其实澈儿小姐挺可爱的,没你说的那么吓人。”兰斯洛特嘟囔着说道。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算死命农门药香诺即诺离TFBOYS《美女总裁俏房客》总裁的天国爱恋天上掉下个俏王妃废柴逆天召唤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