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拔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翻船?你怎么不翻船?你丫就是存心想看我笑话!”大头急了。

    明耀出言岔开话题,“大头,这个事情你打算要怎么解决。” WWw.5Wx.ORG

    大头果然放下奥斯陆,冲着明耀说道:“我当然要找回这个场子来,让我带两百人再去,我非得把他们全给平了。”

    奥斯陆笑道:“听说是他们里面出了个特别能打的,一个人把所有人都打服了,于是就把这一批所有的培养生全部收拢了。

    “顶多五十个!”明耀说道。

    “那怎么可能打得过!”大头喊道。

    “你呀,就是图森破,你以为这五十个人真的是去打架的呀,都是去当观众的,人一多,他们对方也会有顾虑,不敢爆发大规模斗殴,然后我们就说要见他们刚来这个老大。”

    明耀打了一个响指,“对的,就是这样简单粗暴最有效,我把兰斯洛特发给你,然后我跟在最后,亲自压阵,这样你不怕了吧?”

    大头自信满满的说道,“好,那我这就叫人去。”

    当大头再一次纠集了五十多个高年级学生,来到培养生新生宿舍时,却发现整栋楼竟然静悄悄的,而且黑漆漆的,所有灯光都被熄灭了,大头心里有点犯嘀咕,跑到队伍最后问明耀,“耀哥,这是个什么情况呀,他们刚才还特别嚣张呢,说我再带人来照样打。这会儿?难道是认怂了?

    明耀嘴上叼着牙签,“呵,这是跟咱唱空城计呀。”

    兰斯洛特也走上前来,“管它唱的什么计,我们直接去那个挑头的老大寝室里把他拎出来收拾了就好。”

    明耀也点点头,“不知道什么情况,那搞一下就知道了,老子学校里几千弟兄,他唱什么计我都不怕。”说着对大头说道。“哪个寝室你知道吧?”

    “把我头摘了我都记得!”大头说着带着人浩浩荡荡地走到一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大头抡起大脚朝木门蹬了过去,嘭的一声,门锁断成两节,门也被弹开,摇摇欲坠。

    大头第一个冲进寝室,笑道,“孙子们,你们爷爷我又回来了,你们还不来领死。”却见房间里空无一人,安静的诡异。

    “诶,奇了怪了,刚才这么嚣张,现在倒是跑了?”大头摸着脑袋,说着走到隔壁寝室,又是一个大脚踹开了房门,还是空无一人。

    大头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不行,带着这么多兄弟来,屁也抓不着,这面子往哪儿搁,“上二楼看看!”大头说着,又带着人跑上了二楼,踹开几个寝室的门,还是空无一人。

    “邪了门了!”大头一脚把一个寝室的桌子踹倒,“直接上五楼去!我就不信,这帮人还能都跑了。”

    然而五楼情况也一样,连着踹开几个房门,还是空无一人。

    大头已经是气急败坏的状态,走到阳台上怒吼道,“你们这帮孙子,有种出来跟爷爷打一场呀!躲起来算什么,一帮怂包!”

    话音刚落,异变突生,从四楼的寝室里,突然涌出无数人来,把楼梯牢牢的占住硬是将大头一行人堵在五楼,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平头青年,哈哈大笑“早就做好了老鼠圈,就等你来钻了,没想到果然上钩,真是没有比你更傻的傻子了,兄弟们,给我打!”说着一群人冲过来,抡起拳头就开干。

    大头惊呼着“我去!老大你算错了,这帮孙子压根不在乎群架影响太大!”而兰斯洛特则兴奋的舔舔嘴唇,笑着迎上去,嘴里念叨着,“那就把他们全部打趴下。”

    于是一场一百对五十的群架就在走廊里打响了,场面一度混乱不堪,明耀站在人群后面,看着那个平头青年,问奥斯陆,“那小子就是那个一晚上收拢新生的好能打的家伙?”

    奥斯陆摇摇头,“从我的情报上来说,不是,那个老大据说把人都打服了之后,对当老大这事也不是太热心,直接找了个比较能打的,也就是那个平头男,把人全丢给他管了。”

    “有意思,我越来越想见见这个人了。”明耀眼睛放光说着,“学校生活太沉闷,终于能有个这样的人来调节调节气氛了。”

    说着话,楼上的战况也差不多明朗了,虽然人数是一倍,但一帮菜鸟要怎么跟那些学了好几年近身格斗术的老油条们比。高年级学长们,刚开始看到对方人多时,还有点怯,一交起手来,立马信心百倍,有几个打上了性子的,甚至用上了灰色战意,再加上还有兰斯洛特这个变态,新生被打的节节败退,眼看就要被老生突破楼梯的守卫。平头男着急地拉过一旁一个小弟吼道,“快去请老大过来,我们这里要顶不住了。”

    兰斯洛特打的很兴奋,一路往前冲着,直奔平头男来,平头男看着天神下凡般的兰斯洛特,咽了口口水,掏出一根棍子,迎了上去。几个回合下来,兰斯洛特发现,这个平头男确实算是这些新生之中比较能打的。可是打起来也没什么招数,就知道拿着棍子猛劈狠砍,力气倒确实大得很。想来要是给他换上一把战刀,在战场上应该也能有不错的战力。

    然而也仅此而已,面对兰斯洛特这种变态,有不错的战力这种评价几乎等于没有战力。不到十招,平头男的棍子就被兰斯洛特牢牢的捏在手上,对,是捏,兰斯洛特两只手指捏着棍子的一头,平头男握着棍子的另一端,用力抽了几次,也没能把棍子抽出来。看了一眼面带冷笑的兰斯洛特,平头男倒也不怂,把棍子一松,飞起一脚就向兰斯洛特踢过去。

    平头男可惜是不认识林宝绅,不然他就会知道兰斯洛特接飞腿是多么的有心得,两个手指捏的棍子他都拔不出来,这下脚腕被人抓在了手里,那如何能跑的掉。

    只见兰斯洛特咧开嘴森然一笑,慢慢的抬起了拳头,平头男恐惧的睁大了眼睛,嘴里喊叫道:“老大救命!”

    话说着,那一瞬间,一只硕大的拳头不知从哪里出现,直奔兰斯洛特面门而去,兰斯洛特迅速做出反应,已经抬起的那只拳头瞬间化拳为掌,竟然是打算硬接着呼呼生风的一记重拳。拳掌相接的一声闷响,饶是兰斯洛特反应迅速,终究是仓促应战,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下盘,抓着平头男脚腕的手却也没有松开,平头男另一只脚没反应过来,硬是被扯成了一个大劈叉状态,档下撕裂的疼痛感叫他立刻惨叫了起来。兰斯洛特刚想抬头看清拳头的主人,却见又一只拳头带着十足的劲力呼啸而来,对方竟然那么短时间之内就再一次做出了这样势大力沉的出拳,这下兰斯洛特不敢怠慢,丢下平头男的脚腕,暗自运气,化守为攻,冲着来袭的重拳,同样报以重拳。

    两拳相激,未分出胜负,二人同时被轰退几步。“咦?”出拳者似乎有些惊讶,再抬头看兰斯洛特,发出一声惊呼:“是你?!”

    兰斯洛特同样惊讶的看着对方,“怎么是你?!”

    于此同时,只听得人群之后传来一声大喝.

    “陈小刀!你给我蹲下!”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培养生看不起直招生出身普通,直招生看不惯培养生半吊子却又不可一世,贵族生就是谁也看不起,你们都得听老子的。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年,直到明耀进入学校,这些问题得到了解决,培养生直招生也不再拉帮结派,反正大家都是一伙的。你要问怎么解决的?自然就是谁不服,就给打到服为止。

    明耀和兰斯洛特回到学校没几天,就迎来了培养生的春季入学,每年这个时候,明耀就有一个工作要做,这是他前世上大学时最乐此不疲的一件事情,训新!前世作为屌丝,唯有师哥这个身份可以给他一点装逼的机会。

    明耀看着鼻青脸肿的大头,啧啧称奇道:“以前还觉得你头大,现在脸倒是肿的比头都要大了,回头给你改名叫大脸吧。”

    “两百人,你疯了?!”明耀说道,“学校再怎么不禁私斗,也不可能看着这几百人规模的大型斗殴活动出现,你带着两百人牛逼哄哄的去找事,逼还没装起来就被校卫队给驱散了,这面子往哪儿搁?我们的人不能比新生多,这样学校才好对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靠人多取胜,你也没法让这帮小子彻底服气。”

    “那不能比他们人多,我能带几个去?”大头问道。

    对于中央军校这样的地方,训新就更有必要了,让个别刺头老实一些,可以更好的促进团队的和谐稳定,他们管这件事情叫做拔刺儿。

    中央军校毕竟是一所封建帝制国家的军校,不像现代军校一般管理严格,除了白天上课与训练时间外,只要不出校门,皆可以自由活动。学校尚武,所以也不禁止学员私斗,只要不出问题。

    “然后呢?“大头一脸迷茫的追问道?

    “然后把那一个人打服了,那就是全服了!”兰斯洛特翻着白眼说着。

    大头哭丧着脸说,“耀哥你就别再取笑我了,今年这帮孙子不知道咋了,才入学一周,竟然今天晚上就已经抱团了,我带了十个人去,被人家一百人围着打,你说我能不输吗?”

    “嘿,有意思,这帮培养生小子,每年不都是牛的很,压根谁也看不惯,自己不窝里反就不错了,怎么还能给抱团了?”明耀玩味地摸着下巴,又看看奥斯陆,“奥斯陆,你消息比较灵通,知道是怎么样了吗?”

    奥斯陆吐着舌头无辜地说,“我回来之前你就急冲冲的出发了,我哪来得及跟你说呢,你也耍了好几年的威风了,船在河里游久了都还有翻船的时候呢。”

    兰斯洛特在一般冷哼,“倒是跟某人当初的路线一模一样。”明耀挠挠头,“那还要多谢你帮忙,没你我一个人可打不了同批小五百人呢。”

    而大头却是一下从地上跳起来,掐着奥斯陆的脖子喊道,“你早知道他们都被归拢了,怎么不跟我说,看着我去送死!”

    中央军校每年有两次新生入学,分别是秋季五年制直招生和春季两年制培养生,培养生和直招生一起上课,并不做区分,只是最后毕业分配,培养生要回到原本送培的去处,直招生会被分配到各支军队中去,能力强的,青云直上,能力差也足够混吃等死。中央军校的毕业生,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通向美好人生的通行证。

    培养生和直招生在成分上也是有些不一样,培养生往往是通过一些关系稍进来的,比如小贵族子弟、大贵族的远亲,或者某些部队上受到主官特别赏识的人,这些人有一个普遍的特点,认为自己有后台而牛气哄哄的。然而实际上,虽然直招生里大部分都是平民考录,但真正的大贵族子弟,比如明耀这样的,也是直招生,因为他们看不上培养生那种半吊子文聘。于是学员就分出了三个阶层,平民直招生、培养生、贵族直招生。

    拔刺训新的活动也一般会在夜幕降下之后,由学长们根据白天掌握的情报对刺头们的寝室进行重点突袭。明耀两世为人,已经对这个没了兴趣,耍威风的机会,一般都是交给大头几个来做。

    然而这一年春季的拔刺工作,却叫刺儿给扎了手。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魔姬的六零懵逼日常军婚蜜令:厉少的影后妻限期试婚:早安,律师老公重回六零的美好生活掠夺诸天万界末世为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