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二五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然而,他自始至终的梦想只是赚一大笔钱回家去当个富翁而已。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他突然感觉人生的光明似乎就要回来了,他在外面喝酒的时候,结识了一位他做梦也不敢想的大贵人,只要他答应为他做事,贵人就帮他运作,毕业进入海军,并且直接成为大副,天哪,要知道他父亲,可是从水兵开始做起,干了八年才成为大副,自己能节约八年的时间,这得多挣多少钱呀。

    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贵人的要求,废话,哪怕是魔鬼,能给出这个条件,他也会毫不犹疑的用灵魂交换。

    说起帝国海军,那简直是帝国军人最幸福的天堂,因为海上没有敌人,海军的任务就是定时去近海岛礁上问候一下那些海盗,并帮助他们清空一下仓库,然后顺便把船开到到远洋那些富庶的岛屿去用一些自己的生活用品慰问一下那些用黄金和香料铺床的土著人再帮他们把硬邦邦的床铺搬走,换成舒服的棉花,比起陆军在前线防范奥丁入侵的严阵以待,海军的工作,就只是财富的搬运工。

    明耀一路跟在后面啧啧称赞着,“厉害,他这样在学校里兜了小半圈,居然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的白帽子巡查队以及固定岗哨,要不是一路跟着他走,估计我们俩早被白帽子拦截询问了。”

    兰斯洛特依旧很低沉,“实在是可惜,我其实一直很看好他的,他虽然成绩很差,但是在隐匿潜行方面其实非常有天赋,可惜培养生不开斥候课程,他的才华没能被学校发现。”

    “再有才华也没用,二五仔诶,已经不是我们的兄弟了。你说他当斥候有天赋,我还说他造谣有天赋呢,水兵这个名字真是没取错,天生的水军。”明耀不屑的撇撇嘴。

    “如果魔鬼能让你还钱的话,我愿意跟地狱站在一伙。”兰斯洛特冷冷的看着明耀的表演。

    明耀捧着心的手瞬间就放了下来,冲着兰斯洛特阳光的一笑,“嗨,活计,我们该走了,不然人就跟丢了。”说着就一路小跑往围墙方向跑去。

    兰斯洛特紧紧的跟在身后,“你少岔开话题,什么时候还钱!”。

    翻过院墙,二人出现在了一条幽深的巷道之中,四周异常安静,几户居民家中亮着昏暗的灯光,李水兵却不见人影。

    兰斯洛特埋怨道,“你看,光说话,把人给跟丢了。”

    明耀自信的说,“不至于,这条巷子是个死胡同,往那边走是绝路,除非他要去的地方就在这个巷子里,不然,他只能往这个方向出去。”明耀指着另一个方向说道,“快点吧,他要是出了巷子,就真是跟丢了。”

    二人一路追赶,在快出巷子的地方追上了李水兵,走出巷子的李水兵,立刻把低低的帽沿抬了起来,黑漆漆的外套也解开扣子,露出了里面浅色的衬衣。不急不慢的在街上走着。

    “聪明,知道人群之中要融入环境,平凡才是最好的隐藏。”兰斯洛特啧啧的称赞着。明耀在一旁抱怨着:“喂喂!你这到底实在跟踪叛徒还是考察干部呀?!这么欣赏这个二五仔,留着给你当秘书呀?。”

    兰斯洛特叹了口气,“要说把他给处理掉,我还真有点不舍得,这样一个优秀的斥候苗子,要是就被我们这样赶出学校去,实在是帝国的损失。”

    “哼,被你说的这样神乎其神的,还不是被我们跟踪了一路,有个屁用!”明耀冷笑着。

    “那是碰上我们了,要是大头他们来跟踪,说不定在学校里就被甩掉了,你看他虽然不紧不慢,但是一直在观察周围环境,但是非常自然,换成别人,老这么左顾右盼的早被警察拦住盘问了。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在干什么!”二人正说着话,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转身一看,一个警察正站在二人身后,严肃而警惕的看着二人。

    “你看,他没招警察,咱俩倒是招警察。”兰斯洛特苦笑着说道。

    “把证件拿出来!你们为什么穿着中央军校的制服!”警察继续盘问着。

    原来是衣服惹了麻烦,明耀满脸懊恼,一路跟着李水兵出来,哪里来得及换衣服。学校已然闭门,这个时候穿着这身衣服出现在大街上,可不就是可疑嘛。

    明耀赶紧掏出学员证递给眼前的警察,中央军校金色狮鹫纹章熠熠生辉,无人敢仿冒,警察也不曾怀疑,瞟了一眼,就还给了明耀。“还真是中央军校的学生呀,你们学校已经闭门了,你们怎么还在大街上,莫非是逃兵?!”警察突然警惕的盯着二人,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警刀。

    逃兵你妹呀!明耀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过,想进中央军校都已经挤破头了,怎么可能会有逃兵,要逃也是分下了部队受不了苦才逃吧,学校里就逃,哪有这么蠢的人!这警察巡街巡傻了吧。

    但是明耀很快冷静了下来,这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小巡警,但是现在他跟兰斯洛特是违规夜晚跑出学校的,所以,被这个小巡警抓住不放,捅到学校去,平白招惹麻烦。

    “警察叔叔,看你说的,中央军校怎么可能有逃兵呢,我们俩呀,就是休假出来,结果回校晚了,不能进校门,寻思着反正晚归已经要被处分了,不如先吃点东西再回去,要知道,出来一趟不容易,可不得吃够玩够了。”明耀把一枚银币藏在手心,一把握住了巡警的手,“您看,您就高抬贵手,把我们放了吧,我们这就回学校去,绝不惊扰地方。”

    警察把钱藏在手心,摩挲了一下,看了明耀一眼,“注意一点,别给我惹事。”说着便转身走开。

    明耀心中一阵的无奈,堂堂中央军校学员,竟然沦落到被一个小警察勒索的地步,可见中央军校都是乡巴佬这个印象在帝都人心中有多深,要是二人穿着皇家指院的衣服,警察哪敢这样,还不是巴巴的一口一个老爷。

    好不容易打发了警察,二人再回头一看,李水兵早已经没了踪影,“该死的!”兰斯洛特气的挥了挥拳头。

    “应该没走远,我们分头找找。”明耀说道,然后把碍事的制服外套脱了下来,拿在手上,虽然里面的衬衣其实也是制式的,但至少没那么扎眼。

    兰斯洛特点点头,也把制服外套脱了下来,“你往这边去,我往那边去。”

    “好,要是找到了,就继续跟着,不要暴露了,看看那小子到底去见谁。先不要打草惊蛇,等回学校再做决断。”明耀怕兰斯洛特鲁莽行事,不停的交待着。

    “知道了。”兰斯洛特不耐烦的挥挥手,匆匆向道路的另一端跑去。

    说来运气也好,明耀二人被警察拦下之后,李水兵也依旧装作很随意的走在路上,速度并不是很快,以至于兰斯洛特跑了一小会儿,还是在发现了他的行踪,兰斯洛特这回非常的耐心,一直远远的吊着,不曾靠近,跟出了好一段,只见他停在了一个酒吧门前,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然后一头扎了进去。

    李水兵走进酒吧,按照之前的约定,直接走到贵宾包厢区域,在第三间包厢的门上连续敲了七下,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小缝,李水兵赶忙侧身闪了进去。

    进门之后,只见沙发上大马金刀的坐着一个华服少年,正端着红酒杯,细细的品着,旁边站着一个黑衣青年人,正低头向他汇报着什么。

    看到李水兵进来,华服少年歪了歪脖子,并没有搭理,李水兵识趣的站到一边,却听得砰地一声,昂贵的水晶酒杯在地上摔成碎片,少年抬手给了黑衣人一个耳光。

    “废物!一帮废物!那帮乡巴佬的工坊不是已经被砸了吗,怎么这两个月的收入才那么点!你们是在吃干饭吗!”少年愤怒的吼道。

    “韦少息怒,那个……我们这几个月已经很努力的在提高销量,只是……只是……”黑衣人被打了一巴掌,但是丝毫不敢流露出怒气,反而异常惶恐,瑟瑟发抖,嘴上也有些哆嗦。

    “只是什么!说!”

    “只是……”黑衣人不安的说道:“市面上出现了好几家仿制同样货物的工坊,他们的……他们……”黑衣人犹豫着不敢说下面的话。

    “你要是再这样支支吾吾的,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少年显然没有太多耐心。

    黑衣人身子一震,只好硬着头皮接着说道:“他们的东西,质量比我们好,还便宜,我们……我们现在只能凭莱姆的威吓,在学府街铺货,出了学府街,场面完全打不开。”黑衣人说完,惴惴不安的等待着少年的反应。

    “混蛋,竟然敢从老子碗里抢食,活的不耐烦了呀,这种事还用我教你吗,怎么收拾的中央军校那帮乡巴佬,就这么对付这帮贱民呀!”

    “这……”黑衣人说道,“少爷,这我们恐怕做不到,中央军校校那帮人,是偷偷的生产,属于黑作坊,我们砸了也就砸了,可那几家都是在帝都市政厅和税务署挂了号的合法商户,再去砸店,这就是滋扰地方呀,我们担不起,您可别忘了,你您在皇家指院求学期间,任何发展不得借助家族力量呀。”

    “妈的!”少年气的一踹桌子,站起来来回踱步,显得烦躁不安。

    走了几个来回,少年突然灵光一现,转过身来冲黑衣人说,“你们真是一帮蠢货!我们不能动手,你不能找别人动手?!”黑衣人也一惊,“您是说……”

    “莱姆那个老流氓不是天天都来表忠心求重用么,让他去办,半个月内,我不想再看到别的工坊还在生产。”少年说道。

    “是!我立刻去办。”

    少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黑衣人随即恭敬的退出了房间。

    黑衣人走后,少年从桌上取过另外一个杯子,又倒了一杯酒,坐在沙发上自酌,抬眼看了看李水兵,说道:“你自己倒一杯尝尝吧,我从罗兰带出来的,市面上你不可能看得到,什么特典罗兰度,跟它比就跟马尿一样。你们这种人,这辈子也喝不上一次。”

    “是是。”李水兵唯唯诺诺的应和着,小心翼翼的取来一个杯子,不敢倒多了,只取了小半杯,小口小口的舔饮着。

    “瞧你这点出息。”少年哂笑着,李水兵闻言,也不敢再贪杯,放下酒杯,不舍的舔了舔嘴唇,说道,“韦少,这次来是跟您汇报一下,经过我的安排,他们果然带着人上新生那边去训刺头,然后被早有准备的新生痛打了一顿。”

    “好!哈哈哈!太痛快了,明耀那小子有没有挨打。”少年听了,哈哈大笑,并追问道。

    “这个,没有,训新他没有参加。”李水兵回答道。看着少年突然冷下去的笑容,他连忙补充道:“但是!后来老生回去找场子时,我看到他也去了,就带了几十个人,被新生一百多人打了埋伏,场面应该好不到那里去。”

    少年这才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不过,你听好了,我要你做的可不止是挑动他们打几架那么简单,我要他们彻底的内讧起来,我要明耀那小子被自己的小弟赶下台,最好是被开除,变成一坨狗屎。”

    “这……”李水兵有些犹豫,明耀毕竟对他有恩,少年见状,又说道:“你是个人才,我很看好你,毕业有没有兴趣到我紫罗兰家族来做一个管事,随便给你派个差事也比去海上骗土猴子赚钱多。”

    这可不是李水兵这种平民小财主家出身的人可以抵抗的诱惑,李水兵啪的一声跪在了少年面前,“谢韦少提携,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你听好了,下一步,你要挑动整个培养生群体跟直招生的对立,然后……”

    兰斯洛特走出酒吧,看了看天上闪烁的星星,伸了个懒腰,把因为偷听伸的酸痛的脖子转的咔咔作响。

    实在是老套的剧情呀!真是一点惊喜也没有。兰斯洛特心想着,果不其然,李水兵的幕后主人就是韦斯特,这个混蛋砸了工坊,居然还不收手,总有一天一定把你收拾了。

    兰斯洛特又向四周的街道寻觅了一下,心下有些疑惑,明耀跑哪儿去了呢?

    此时此刻的明耀,早把李水兵的事情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因为她在街上发现了一个美人,一个很美的美人,很熟悉,又很陌生的美人。

    那个造谣者估计打死的不会想到,他寄予厚望的大刺头陈小刀,居然是明耀的迷弟,根本就是冲着明耀来的,他或许自以为聪明,设计好了一连串挑拨新生与老生关系的连环计,正等着实施,然后事与愿违,妙计落空,他也不幸暴露。

    然而他对这还一无所知,或许还满心欢喜的等待施展下一步计策的时机,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明耀给牢牢的盯上了。

    李水兵内心非常激动,他布局了一个多月的计划,今天终于看到了成效,培养生新生不出所料和老学员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上百人规模的群架,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证这个时刻,但是从新生宿舍那边传来的嘈杂的打斗声,让他完全可以感受到冲突的激烈程度。

    这个晚上,新生和老生在他的导演下,爆发了激烈的冲突,恰巧今晚又是他跟主子约好碰头的日子,此刻他怀着激动的心情,迫不及待的要溜出学校,找自己的新主子汇报第一阶段的成果.

    他小心的在校园里穿梭着,顺着树丛和道路的枝蔓行走,巧妙的把自己的身影隐藏在树丛和墙根,最终来到了一处较为低矮的围墙边,几步助跑便翻了过去。

    明耀将事情的前后跟兰斯洛特一一道来,兰斯洛特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暴跳如雷,而是异常的沉默,“能确定吗,真是自己人?”兰斯洛特的声音有些低沉,“能确定。”明耀点点头,“还好不是太核心的兄弟,不然损失更大。”

    兰斯洛特深吸一口气,“那走吧,背叛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我也不希望他犯更多的错。”

    “行了吧,人不就是说你欠了妓院钱吗,人说的也没错呀,你丫去妓院不就是从我口袋里掏的钱么,不然可不是就得欠着。”兰斯洛特幽幽的说道。

    “为了几个金币,你居然就要跟那个二五仔站一伙,是非不分,我的心真的好痛。”明耀捧着胸口,痛心疾首地说道。

    唯一可惜的是,校卫队的那帮白帽子反应太慢了,他早早的就通知了校卫队,结果混战散场了才姗姗来迟,没有把他们抓个正着,是在可惜,他也知道,这是学校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没想到放纵到这个程度。

    李水兵是伊斯科特行省东海郡人,之所以叫李水兵,因为他的父亲在曾经在帝国海军服役。

    然而李水兵在中央军校过的并不开心,他从小的愿望就是当水兵,突然来到陆军的最高学府,一时间无所适从,从小养尊处优的他,也完全受不了中央军校严格的军事训练,成绩各种垫底,身体疲惫不堪,未来不敢预期,李水兵过的很痛苦,于是自暴自弃,每天和人打架希望能被送回家,却没想到因为打架够狠,被明耀看上,在二年级生当中,有了一点地位。

    当然,有好就有坏,军部虽然享受着海军的供奉,却也对海军的轻松快乐妒忌的很,自然什么升迁考功都不会有海军的份,连军部海军署少卿都一向从陆军调任。当然,海军的人也怕一个升迁被调出了海军,那可是亏大了。

    李水兵的父亲在海军舰队当了十年船长,累积了一大笔财富,退役后回乡过起了幸福的生活,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让儿子也进海军去,干几年,再带一大笔财富回乡继续他们老李家的幸福生活。为此,他花大价钱贿赂了军务部的一位高官,希望能让儿子进东海军校,结果用力过猛,那位高官太过敬业,竟然直接把李水兵送进了中央军校,老李头悔的肠子都青了,可是钱已经花了,却也不敢说学不上要人家把钱退回来,只能忍痛送儿子到了帝都,并自我安慰,说不定借着中央军校的出身,儿子可以也能混个大官当当。

    一直以来,明耀都以为中央军校学生群体,被他经营的铁板一块,无比团结,同袍情谊比天高,但是跟陈小刀的聊天却让他发现,再清澈的水面之下,也有泥沙,再澄澈的天空之上,也漂浮着尘埃,看上去再团结的中央军校,也有个别跟兄弟们不是一条心的人。

    这叫明耀感到无法接受,并且异常愤怒。好在,从陈小刀这里,他了解到了谣言的源头。

    二人走到一幢宿舍楼前,刚要上楼,明耀突然一把拽住兰斯洛特,闪到了一边的树丛里,顺着草丛的缝隙朝外看,只见一名学员,穿着便服,鬼鬼祟祟的从宿舍楼中走出来,帽子沿压的低低的,在门口左顾右盼一阵子后,一转身,匆匆离开。

    明耀看着远去的背影,嘴角浮起一个冷冷的笑容,“大晚上穿着便服往外走,傻子也知道是有鬼了。”说着向兰斯洛特挥挥手,“跟上去看看吧,看看他的主子是不是跟我们猜的一样。”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闪婚密令:军爷宠入骨野玫瑰白银霸主特种兵之狼神传说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蜜宠甜妻:狼性总裁狠狠爱古董店主鬼事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