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流氓救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芙蕾雅一开始还不明所以的看着明耀,直到看见明耀脱了黑猫的内裤,露出个圆溜溜的屁股蛋时,才连忙捂住眼睛转过身去,啐道:“你这流氓,连男人都不放过。”

    话没说完,就被一件臭烘烘的衣服盖住了脑袋,芙蕾雅吓了一跳,手舞足蹈的把衣服扯了下来,扔在地上,转头看见明耀一脸坏笑的望着她,“我可对这黑货没有兴趣,还不不是为了你,全场都是大老爷们,你一个姑娘目标太明显,把这衣服套上,方便逃跑。”

    芙蕾雅满脸为难的看着地上那一堆充斥着汗臭又脏兮兮的衣服,明耀又说道,“你要不换,被抓住我可不负责,听说安全厅对待女囚的手段可是变态的很呢,你要是进去了,通常他们会先将你扒光成一只小白羊,然后用铁链子拴住,接下来皮鞭,蜡烛……”明耀的话还没有说完,之间芙蕾雅低着头,一声不吭的抱着衣服进了厕位的隔间里。

    芙蕾雅心想:“这人倒是心思玲珑,我这么点小想法竟然也被他看了出来,还主动替我缓解尴尬,倒也不是一个纯粹的登徒子。”当下面色稍霁,冲着明耀说道:“刚才……谢谢你救了我,可是,你快走吧,你打了安全厅的人,恐怕要给自己招来祸患,我一会儿自己也能脱身。”

    芙蕾雅没有说话,她正憋着呼吸,对抗着衣服上传来的令她晕眩的气味,看来要适应,还需要好一会儿的时间。

    可是现实却容不得她适应了,门外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明耀脸色一变,快步走到门口,开了一道小缝,观察一下,冲着芙蕾雅一挥手,“走吧,散场了。”

    芙蕾雅低着头跟在明耀身后,像个小跟班似的,二人快步汇进了散场的人流当中,走出门口,果然如明耀所料,剧场外拥堵不堪,安全厅在院子的铁门口设了卡,出去的每一个人都要接受检查。

    花园不大,只是剧院院子的一部分,可是胜在幽暗,灌木修剪成的绿墙挡住了大部分的视线,芙蕾雅跟着明耀,顺着花园的边缘穿行,一会儿功夫竟然东拐西拐的到了剧院的背面。

    “怎么?我们要从这里翻墙逃走吗?”芙蕾雅弱弱的问道,“可是这里的院墙这么高,我翻不过去呀。”

    明耀摇摇头“翻墙?那怎么行,这可行不通,你翻过墙去,又能往哪里跑,你要知道周围两公里,都是安全厅的番子,根本走不出去。”

    “那……你带我到这里来干嘛,这漆黑一片,又无路可逃的,难道……”芙蕾雅目光一变,双手不自觉的护在了胸前,警惕地看着明耀。

    明耀无奈的笑了笑,“我说你是脑子缺根弦呀,我能怎么样,你真以为就你这小胸小屁股的,我会为了这点女色冒这么大的风险,你是不是太自信了?”

    “小?!!!我哪儿小了!”芙蕾雅气的酥胸一挺,露出虽不宏伟,但确实优美饱满的曲线,眼睛瞪着明耀,却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本是在担心明耀耍流氓。说女人胸小就跟说男人鸡鸡短一样,都是能瞬间点燃对方怒火的最有效方式,也是最能转移注意力的方式。

    而芙蕾雅这骄傲的一挺胸,那一抹风情却叫明耀心口一突,不由得眼睛有点发直,芙蕾雅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又用手护在胸前,说道:“那你到这里干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怎么跑。”

    明耀一声轻咳,掩饰住那一瞬失神的尴尬,说道:“你没闻到这里有什么味道么?”

    “味道?”芙蕾雅这才仔细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空气,然后捂住了鼻子,“好臭呀,这是什么地方!”

    “上天是无路,但是入地确实有门。”明耀说着,蹲下身去,在地上摸索着什么,不一会儿,就见他将手指伸进地上的一个孔洞里,用力一抠,竟然将一块地砖给掀了开来,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大洞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扑鼻的恶臭袭来,惊的芙蕾雅捂着嘴连退了好几步。

    “这里是剧院工人检修疏通下水道的入口,剧院的下水道连着帝都的下水道网,我们从这里下去,朝一个方向多走几里,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脱离封锁范围了。

    当剧院门口滞留的人群全部散净,喧嚣的夜晚变得宁静,秃鹰脸色铁青的站在剧场门外,听取着每一路属下回来复命。

    “报,一队向东搜索,未查获目标……”

    “三队向西搜索,未查获目标。”

    “报告,散场人员已经全部排查完毕,未发现目标。”

    “报,剧场内重新排查完毕,没有发现……”

    秃鹰的脸色越来越黑,他知道,今晚,自己又失败了,自己这一大队几乎倾巢而出,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抓不住,可想而知回到厅里,要受到其他几个队长怎样的奚落。

    更可恨的是,他竟然连她是怎么跑掉的都不知道,难道那灵器的转移范围竟然那么远?超出了自己预计的范围?可是,两公里的半径,再往外多扩大一点,搜索面积都是几何式的增长,他没有那么多人手。

    可恶!秃鹰好不甘心,身怀空间转移类灵器,秃鹰意识到这回这个女奸细不一般,可能在奥丁身份非常高,眼看这么一条大鱼竟然溜了,秃鹰气的一脚把身旁一个花盆踢得粉碎,然而中央大剧院建设标准超高,连花盆的质量都相当扎实。秃鹰忍着脚趾头上传来的剧痛,狠狠的吼叫道:“明天开始,所有人化装上街暗访,什么时候抓到这个妞,什么时候发这个月的奖金!!”

    另一边,芙蕾雅就觉得自己真实倒霉到家了,早知如此,刚才脚下快那么一些,早一息时间进了门,也不会落得这四目相对,抓个正着的境地。眼见黑猫已经把哨子塞进了嘴里,这时候再扑过去,哪怕是杀人灭口也是来不及了,再者这人貌似还是个小队长级的人物,以她的实力哪怕能弄死他,也做不到瞬间灭口,一时间心里百转千回却又徒呼奈何。

    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黑猫的身后突然闪出一个人影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一记凌厉的手刀斩在黑猫后颈上,将他斩得向前一个踉跄,哨子脱嘴而出,黑猫大惊,连忙稳住身形,却只觉眼前一阵晕眩,下意识的想转过身看看袭击自己的人是谁,脖子的动作却有些迟缓。

    芙蕾雅刚想说话,却见明耀嘘的一声,然后抬起地上的黑猫,推门走进了女厕,将他放进清洁工存放工具的暗门中,再将门盖上,明耀松了一口气,冲芙蕾雅说道,“这样,再他自己醒来之前,应该不会被发现了。”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再出来,芙蕾雅已经变成了一身黑衣的男儿打扮。黑猫之所以叫黑猫,就是因为他人长的黑又矮小,他的衣服穿在身材修长的芙蕾雅身上,倒也还算合身,虽然美人的光彩并没有被这平凡的衣服遮住,但至少也比那一袭长裙低调得多。

    “好在,这些下水道里的老鼠,出来都是穿着便衣,要是穿了制服,我还真没办法。”明耀说道。

    “咦?”身后那人发出一声疑问的低叹,却也没有耽误,马上接起一脚回旋踢,又踢在黑猫耳后,黑猫这才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黑猫倒地后,芙蕾雅才看清突然出手相救这人的样貌,不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人竟然就是自己曾两次遇到的那青年兵痞。

    看到这情景,芙蕾雅有些慌张,下意识的扯了扯明耀的衣袖,明耀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依然淡定的排在队伍后面,芙蕾雅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明耀打的什么算盘,可是又不知怎么的,跟在这个登徒子身后,却似乎有那么一丝心安的感觉。

    此时明耀却很淡定悠闲的排在队伍的末尾,随着队伍一点点的挪动着,过了大概五分钟,当他们走到队伍转弯的拐角处时,明耀突然抬起头来,迅速的观察了四周的情况,然后伸手拽住芙蕾雅,一闪身,窜进了一旁的花园里。

    虽然是个色狼,但毕竟是救了自己,芙蕾雅也没法再摆出一副冷脸,于是也对明耀笑了笑,突然又想到两人孤男寡女身处女厕之内,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可真是解释不清了,不由感到有些尴尬。

    明耀看出了芙蕾雅的想法,笑着说,你不用担心,这场演讲观众全都是男人,除了你估计就台上那位是女士,后台有专门的洗手间,所以,你不用担心在这里会被发现,过一会儿观众散场,我们混在人群中便自然可以脱身。”

    明耀狡黠的一笑,我自然可以帮你出去。不过还是要等散场的时候。说着似乎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身把工具间的门打开,走进去,开始脱起黑猫的衣服来。不一会儿,就将他的衣服裤子剥了下来,恶趣味上身的明耀,甚至把黑猫贴身的衣服也给扒了下来,黑猫成了个秃猫。

    明耀笑了,说道:“你真以为等剧院散场了,你混在人群中就一定可以脱身?安全厅被你耍的团团转,怎么能咽下这口气,方圆两公里的搜索,他们要是找不到你,肯定会回过头来碰碰运气,我敢保证,一会儿散场,剧院周围肯定会设卡拦截,每一个走出剧院的人都要受检查。”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困死在这里了?”不知怎么,芙蕾雅下意识的说了我们,但实际上,有事的就她一个人,明耀大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黑猫很激动,非常激动。他原本只是有些拉肚子,无奈掉队到厕所里解决一二,正盘算着要怎么追上已经散出追击的同伴,心里也祈祷着不要让秃鹰发现自己开了小差。

    可是一转眼,活生生的奥丁女奸细就又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这下真是天大的功劳送上门,所有人都被这女奸细骗了,只有自己沉着冷静,没有盲目追出,而是守株待兔,一举抓获敌国女奸细。黑猫想着,手上忙不迭的去摸身上的哨子,只要吹响哨子外面的同伴就会赶来增援,然后自己再将女奸细缠住,等增援赶到,哪怕是不能亲自将其擒获,这头功也是自己的跑不了。

    而此时明耀正两手抱胸,自言自语的说着:“难道武侠小说都是骗人的?手刀根本不能把人打晕?还是我下手的方式不对?可是力气再大点不就把颈椎直接敲断了?”抬眼看见一脸惊异的芙蕾雅,明耀摆出了一个自认为最温暖绅士的笑容说道:“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芙蕾雅实在是震惊了,这人不是中央军的士兵吗?怎么会帮自己把安全厅的番子给放倒了?再看着明耀脸上那色迷迷的笑容,芙蕾雅突然明白了什么,心想:“这登徒子真是色胆包天了,为了接近自己,竟然连这种掉脑袋的事的都敢干,这南方蛮子真实礼崩乐坏!礼崩乐坏!”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最强狂暴续命系统冰冻星球山贼攻略玄幻之万界收尸重生之锦瑟为嫁新晋娇妻:腹黑总裁,爱不够[美娱]炮灰之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