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暧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自从明耀发现了梦姐的那个小秘密之后,明耀面对梦姐的调笑时,说话的胆子就变的大了起来,想到她的另一重身份,那个冷静,优雅,睿智的样子,明耀也耐不住想试试,到底哪个才是梦姐的真面目。

    听到明耀的调戏,梦姐突然站起身来,走到明耀面前,慢慢俯下身来,眼看就要接触到时,梦姐伸出一只手,捏住了明耀的下巴,轻轻的抬了起来,与她眼神对视。

    朱唇慢启,梦姐说道:“小弟弟,想要姐姐的第一次,可是需要一些本事的哦……”软糯的声线,似倾诉,似暗示,就像一只柔软的小手在不断的揉捏搔动着明耀的小心脏,叫人时而心潮澎湃,时而心痒难耐。

    话分两头,此刻的明耀,正坐在爱河会馆的贵宾包厢里面,惬意的端着酒杯,品尝着梦姐精心调制的美酒。

    这是正面对正面的紧密贴合,而梦姐,靠在明耀的胸膛之上,感受着少年澎湃而又有力的心跳声,不禁脸颊绯红,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遇见了这个小子,就总是忍不住想要逗弄他一番,喜欢看他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的样子,却不知不觉尺度越来越大,刚才那样充满挑逗暗示的话竟然就脱口而出了。

    可这小子却也不知道怎么了,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红着脸躲开自己吗,怎么如此胆大,竟一把把自己给揽在了怀里。可明耀的下一句话却叫她如遭雷击。

    “什么本事跟姐姐的本事比起来,可都是不值一提了,在那千百人的台子上镇定自若,这般风采,弟弟可是钦慕的很呢。”明耀在梦姐的耳边轻轻说道。

    “哈哈……我是说,院子,千百人的院子,姐姐在这院子里见得这形形色色的人,却游刃有余,应付自如,可不是大大的本事嘛。”明耀打了个哈哈,把话头圆了回来。

    梦姐心里松了一口气,却又涌起一股深深的疑惑,他刚才,是要说这个意思吗?还是,他真的发现了什么。心中想着,却发现自己还一直被明耀紧紧的搂着,不由挣扎起来,“小弟弟,你可是越来越过分了,吃姐姐的豆腐没完没了了呀,

    这一探不要紧,明耀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把梦姐一把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连退好几步,面红耳赤的看着梦姐,嘴里语无伦次的。“姐姐姐姐……姐姐姐,你你你干干干……干什么!”

    这般光景,风月场上行走的梦姐那还能不知道她摸到的是什么,顿时也羞红了脸,看向明耀,两人视线相对,却又同时转向一边,一时间,气氛好不尴尬。

    好一会儿,梦姐再看明耀,发现他依然像个鹌鹑一般缩在角落里,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看你,刚才不还是一副色胆包天的样子,这分明是我吃了你的亏,你倒是个小媳妇的样子。”

    明耀一听,居然还敢调戏自己,不由恶向胆边生,狠狠的说道,“你再撩拨我!真不信我敢把你吃了?!”

    这一下梦姐更是笑的花枝乱颤,“你这么说我可真是不信你有这本事,你这小……处……男!”

    活了两辈子加起来四十多年了,屌丝也当过,贵族也当过,却依然摆脱不了处男身份,这原本就是明耀心中最大的隐痛,明耀气坏了,站起身来就要向梦姐扑过去,却不料门滋溜一声开了,做贼心虚的明耀猛地变幻方向,一把扑到了沙发上,赶忙端起酒杯假装品酒。

    却见门外走进来一个老者,穿着一身面料华贵而剪裁设计很质朴的衣服,斑白的头发梳的笔挺,肤色很白,看上去倒不显得苍老,只是眼角微微有些皱纹。

    “四小姐……”老者开口说话了,二少爷来了,在您屋里,请您去见一下。”老者躬着身子,看上去很恭敬的样子,语言语气也很显礼貌,但明耀却分明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倨傲。

    而梦姐见到进来的老者,脸上便闪过一丝不快,再听得老者开口说的话,更是眉头紧蹙,显得有些踟蹰,似乎很不想见他口中说的二少爷一般。

    而那老者就那样立在一旁,等着梦姐的答复,大有一种你必须跟我的的姿态。

    对峙良久,梦姐似乎有些无奈的点点头,“好吧,我去见他。”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明耀,“小弟弟,你在这等我一会儿。”说着,抬脚随老者走出门去。

    “这似乎是个管家?”明耀想着,“他管梦姐叫小姐,说明是梦姐家的下人,可是为什么下人对待小姐又会带着一丝倨傲呢?”

    更让明耀想不明白的是,既然管梦姐叫四小姐,那么这她少不了也是个贵族的身份,可是……又会有哪家的贵族,会允许自家小姐在这烟花柳巷之地,抛头露面的做一个老鸨?

    明耀一肚子的好奇,得不到排解,而时间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梦姐却迟迟不归。

    眼看着要到了小娇与莱姆约好的时辰了,时间可不等人,这出大戏没有梦姐安排妥帖可不好开演,无奈之下,明耀只好出门,向梦姐的办公室去寻她。

    刚到门口,却听得砰的一声,似乎是有人重重的锤了一下桌子,从声音就可以听出发出这个声音的人,此刻是多么的愤怒。

    果然,门的那一头传来梦姐愤怒的吼声,“当初你们把这家店给我,不就是想侮辱我吗!现在看到赚钱了,又想收回去?骨肉亲情你们不顾就算了,脸你们也不要吗!!!”

    这是谈崩了呀,明耀哪能看着梦姐受人欺负,连忙推开门走进屋里。“姐姐,出什么事了。”明耀开口说道。

    梦姐站在书桌后边,满脸怒容,眼角还似乎带着一抹泪痕。书桌的另一侧,坐着一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二少爷。听到明耀的话,转过头来惊奇的看了眼明耀。又扭过头去对梦姐说道:“我的好妹妹,我可不记得家族里还有这么个弟弟呢,这一声姐姐倒是叫的情意绵绵呢,怕是你自己养的野汉子吧,倒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却喜欢吃嫩的。”

    听到这个男人露骨的调笑,梦姐愤怒的面容上不免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晕,可不知为何,却没有否认他说的话,而是面带寒霜地说道“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那二少爷却接着开口说道:“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就跟你那个风骚的母亲一样,不知廉耻。该死的,我们可一直在怀疑你不过是你母亲从外面偷出来的野种,所以说,家族那么大好的产业,怎么能交到你这身份不明的人的手上呢。”

    男人的脸上写满嚣张和无耻,又再看了一眼明耀,接着说道,“不然,可不知道被你便宜了哪个野汉子呢。”

    梦姐不堪其辱,脸色铁青,正要发作,却看到明耀走到那男人身边,拉开一旁的椅子悠闲地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笑嘻嘻地说:“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她的那个野汉子,她愿意养我,你管的着吗?臭瘸子!”

    臭瘸子?梦姐莫名其妙,他的这个哥哥四肢健全,明耀为何会叫他瘸子?

    而“臭瘸子”本人,听到这个称呼,瞳孔却猛地一缩,死死的盯着明耀,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臭瘸子臭瘸子!真奇怪,还有人喜欢听人骂自己,这就是心理变态吧……”明耀顿了顿,上下打量了一番那男人,又说道“看来你家找的医生医术不错,你的断腿给你接好了,没留下什么后遗症。不过,好了伤疤可不能忘了疼!秋志远,几年不见,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没有人知道,莱姆年纪大了,那方面其实不太中用了,可是偏偏在面对小娇时,他的身体,会涌起那一种少年般的冲动。或许是因为小娇长得很像他那个求而不得的初恋吧。

    莱姆迷恋着这种枯木逢春的感觉,然而作为清倌人的小娇,每次都只是陪他喝喝酒而已,莱姆想要有更多的亲密接触都会被她巧妙的避开,莱姆又不是贵族,不敢在爱河会馆这样高级的场所耍横用强,所以,他不管再迷恋枯木逢春,却迟迟不能老树开花。

    不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莱姆还是觉得,这钱花的值得,现在的自己,谁还能说他是一个肮脏的老流氓。

    第一次……明耀捕捉到了梦姐话语里的关键词,这个行走在欢场之中,游刃有余,又风情万众的女人,说不定,还真是完璧之身呢。

    想到这里,明耀突然想逗逗梦姐,于是突然伸手,揽住了梦姐的腰肢,往怀里一带,梦姐重心不稳,跌在明耀的身上。随即被明耀按住腰身,不得动弹。

    然而今天,小娇竟然主动邀约,这让莱姆喜出望外,这一定是自己孜孜不倦的追求和感天动地的情谊感动了小娇,莱姆第一次嫖娼嫖出了谈恋爱的感觉。

    哦,美好的恋爱呀,莱姆这一辈子都没有在爱河中沐浴过,自从年少时爱慕的那个女孩不屑的扔下自己送的花朵跟着那个小贵族家的少爷扬长而去时,莱姆的爱情就已经死了,自此之后莱姆慢慢发迹,身边的女人,莱姆却只能把他们当做泄欲的工具,再也生不出一丝爱意了。

    努力的掩饰住内心的慌乱,也还好被明耀揽在怀里,他看不见自己脸上写满的震惊,梦姐说道:“什么千百人的台子,姐姐我又不是那歌姬舞姬,上哪儿去登台呢。”语气镇定而自然,都说女人是天生的演员,慌乱的情绪被她掩饰的天衣无缝。

    若不是紧密贴合下,明耀感受到她变得有些紊乱的心跳,还真要被她骗过去。

    “怎么着也能算是中年帅叔吧……”莱姆心里想着,竟然还感到了一丝的羞涩,今夜,说不定就能成为小娇的入幕之宾,想到小娇那清丽的容颜,娇嫩的肌肤,还有身上那淡淡的少女体香……

    莱姆突然感到有些慌张,这小妖精别看长得那般清纯,可一双小眼睛可是勾人的很,少不得又是个内媚的女人,自己这把老骨头能吃的消吗?可不能因为自己表现不好,辜负了佳人一翻美意呀。想到这里,莱姆赶忙走出更衣间,吩咐道:“上回那个药店老板拿来抵债的那条地行龙鞭呢,快去给我炖了,大爷出门前可得好好补补。”

    明耀笑的嘴巴都咧到耳朵上去了,“姐姐这可是把第一次都给了我,我怎么能不多加鼓励呢,哪怕是真毒药我也甘之如饴,不然如何有第二次第三次。”

    轻轻的摇晃着酒杯,明耀笑着说“想不到姐姐竟然还有这般手艺,这酒调的,与那几家大酒吧里的酒保相比起来,也不遑多让了。”

    听到明耀的称赞,梦姐也笑着说:“你呀,就是嘴巴甜,我这手艺不过是才与我店里酒廊的小哥学了一点,今天第一次献丑,倒是被你给吹成天下无二了呢,你可不知道,我这是拿你来试毒呢。”

    莱姆很激动,非常激动,今天,就在今天上午,爱河会馆来个一个侍应生,传信说小娇请他晚上一见。

    光是想到那个清丽娇弱的女孩,莱姆就能感到一股暖流从小腹流出而直往脑门上冲。照理说,莱姆也算是这帝都城的地下世界里的一号人物,身家也是不菲,有大把的比小娇身材火辣,面容俏丽的姑娘愿意自荐枕席,然而,莱姆就偏偏中了小娇的邪。

    此刻的莱姆,正在镜子前陶醉的欣赏着自己,为了这一次的约会,他花费重金,特地找了一个名气很大的造型师打理容貌,原先为了威严留起来的络腮胡子,被剪的只剩一小撮,杂乱而斑白的头发也被精心修剪,抹上了发胶显得有形而顺滑。身上被套上了一身紧巴巴的礼服。

    “十个金币呀!”莱姆不无肉疼的感叹着,仅仅是修剪了一下头发胡子,换了一身衣服,那个该死的娘娘腔竟然收了自己十个金币!!而且衣服的钱还要另算!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综]是魔法使,才不是阴阳师危险关系:征用恶魔老公古代农家生活超级修炼系统仙府小萌神:亲亲师尊,举高高重生七零年代小军嫂青越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