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恋爱中的莱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明耀对梦姐越发好奇了。

    梦姐谓然一叹,“弟弟你又何尝不是个有故事的人呢。”

    此时梦姐心里的好奇一点也不比明耀少,听得他和秋志远的对话,当初打断秋志远一条腿的人,竟然就是眼前这个少年。当年夜魔的名号,哪怕是当时深居简出的她也有所耳闻。

    要是别人敢叫他秋二少滚,秋志远绝对得跟他好好玩玩,可是明耀这一声滚,秋志远简直是如蒙大赦,立刻起身往门外走去,因为太过紧张,还有小腿上传来的疼痛感,刚拉开门,他忽然双腿一软,跌倒在地,然而秋二少爷没有放弃自己,依然顽强的从门缝里爬了出去。

    明耀看着梦姐踯躅的样子,知道她为难,柔声说道:“我知道,现在不是讲故事的时候,但若有一天,你愿意敞开心扉,我随时都在。”

    梦姐心里一轻,有些感激,轻轻的点了点头,又说道:“不管如何,今日又要谢谢弟弟给我解围了,不然,我却也不知要如何应对那恶人了,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秋志远这混蛋这般惊惶。”说着,梦姐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那真的不好意思,姐姐的第一次,又被我占去了。”明耀不失时机的又占起了便宜。

    梦姐没好气的抽回了手,脸上有些发热,这小冤家,比起刚认识他那晚,简直跟长大了似的,竟然越来越不怕羞了。

    明耀却摆摆手,说道:“其实姐姐不用谢我,要说谢,姐姐今晚,可是要帮我一个大忙的,看这时辰,那人也该来了。”明耀说着,嘴角钩起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站在爱河会馆门口,恋爱中莱姆可谓是红光满面,意气风发,地行龙鞭强大的威力,已经开始渐渐显现。人道龙性奇银,地行龙虽然只是亚龙种,却也足够让普通人爆发出汹涌澎湃的力量。此刻的莱姆就感到要有些招架不住了,小腹似乎有一团火焰四处乱窜,急于释放。

    美人,我来了。莱姆心里呐喊着,走进了这张为他精心编织好的大网。

    门口的迎宾早得到了梦姐的命令,等候多时。终于看见莱姆进来,非常热情的迎了上去,为了真实,她还是微笑着问道:“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莱姆也努力的表现着绅士风度,克制着内心的激动,莱姆在他的老脸上堆起了一个他自认为最有风度的笑容,说道“小娇小姐约我来的。”

    “哦!您就是莱姆先生呀!”迎宾小姐脸上露出暧昧的神色,仿佛在说,原来你就是那个幸运儿呀。莱姆竟然感到老脸一红,有些害羞,说道:“有劳了”。

    迎宾小姐微微颔首,“您随我来,小娇姐姐在房里等您。”说着,迈开两条百花花的大长腿,带着莱姆朝二楼走去。

    “房里!!”莱姆感到心脏在砰砰砰的跳动,竟然是房里!!莱姆每次来,都只能在一楼酒廊的包厢里点小娇来陪酒,这一次,小娇竟然在房里等他!!是个正常男人都知道这背后蕴含的意义。

    这般想着,地行龙鞭的威力不觉又大了几分,仿佛是那条地形龙的灵魂在他肚子里咆哮着。莱姆暗道一声该死,早知道就不把整条都吃完了,劲没想到这药效这般强劲。可此刻却也只好躬着身体走路,来掩盖裤裆上那不正常的突起。

    于是走廊上出现了滑稽的一幕,迎宾小姐抬头挺胸、步履优雅,身后跟着莱姆,低头弯腰,碎步前行,倒是像跟在小姐身后的奴才一般。

    到了小娇房门口,迎宾小姐丢个莱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飘然而去,而莱姆怀着激动的心情推开了房门。

    但见屋里,轻罗软帐,一片粉红,当中一张小小的圆桌,小娇身着轻薄纱裙,端坐其中,巧笑嫣然。

    见莱姆进门,小娇连忙起身,带着甜甜的微笑,向莱姆走来,“您可来了,奴家可等您很久了。”小娇娇嗔地说道,温柔的帮莱姆褪去外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然后牵起莱姆的手,走到桌边坐下,随即端起酒杯,递到莱姆面前,说:“先生今晚可是迟到了,害奴家苦等,若不罚酒三倍,奴家可不依。”

    风情如此,莱姆魂销色授,连道三声,好好好,接过酒杯,一饮而净,小娇又重新添上酒,如此,莱姆连饮三杯。

    放下酒杯,莱姆畅快的长出一口气,看向小娇,问道,“今日不知道小娇小姐叫在下来,有什么指教呢。”

    要是莱姆的那些小弟们也在现场,肯定要惊的眼珠子掉出来。老大什么时候这么文邹邹的说过话,按照他以往的调性,不应该是一把把姑娘抱在怀里,一脸浪笑的说,小妞,这么着急要大爷来,是不是身上有地方痒的不行了,要大爷帮你捅捅呀。

    看着莱姆皱成菊花的老脸,再加上故作优雅的语言,小娇心里也是一阵恶心。不过还是装作羞涩的低下了头,两只手绞着一缕垂发,嗲声嗲气地说:“你……你讨厌,奴家都已经那么明显了,你还要再问……”

    莱姆哈哈大笑,“好好,我不问,我已经明白了,美人恩重,美人恩重呀,哈哈哈哈。”

    小娇脸上的娇羞更重了,恨恨的说,“你这冤家,还欺负人,我不依,你……你……还得罚酒!”说着,又端起了酒杯……

    酒过三巡,莱姆已经有些微醺,在小娇连哄带骗之下,确是喝了不少,在酒精的加持下,地行龙鞭的威力越发凶猛,莱姆赤红着眼睛,感觉自己的意志力随时都要崩溃,而像个发情的动物一般扑上去。

    不行,不行!忍住!不能唐突了佳人!莱姆心中不断的告诫着自己,“那个……美人儿呀……时候也不早了,不如……不如我们……”莱姆一边说着,一边却下意识的就一把揽住了小娇,嘴巴噘着就送了过去,想要讨个香吻。

    小娇不动声色的伸出一只手,挡住了莱姆送来的拱来的猪嘴。随后一个转身悄然挣开了莱姆的怀抱,咯咯的笑着,“看你这猴急的样子,最美好的事情不应该是慢慢来吗?你且先去沐浴,我……在里面等你。”说着,丢给莱姆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撩开帘子,走进了内室之中。

    莱姆像是身上着了火一般的,飞快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冲进浴室之中,但见浴室里雾气蒸腾,浴缸里洗澡水温度正好,飘着新鲜的花瓣。莱姆躺进水中,发出惬意的一身呻吟。只觉筋骨通透,只有胯下那个小东西还是倔强的高昂着头颅,莱姆嘿嘿的笑着,兄弟别急,马上就轮到你登场了!

    莱姆走出浴室,却发现自己刚才散落一地的衣服都不见了,“美人儿,我的衣服呢?”

    “大坏蛋!还穿什么衣服,快进来!”内室里传来小娇的声音。

    仿佛是听到了冲锋的号角,莱姆嗷的一声,扑进了内室。可撩开帘子的一瞬间,却看到了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你你你你你是……夜……夜魔!”秋志远张着嘴巴,语无伦次,半天合不上来。

    出于对前世的那位玛莎拉蒂车主的嫉恨,明耀这一世,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帝都城里的这帮富二代们。

    此刻突然见到了这个缠绕自己多年的梦魇,秋志远吓得魂飞魄散,甚至连自己那早已经痊愈很多年的小腿都开始隐隐作痛。

    “我的故事不少,愿与姐姐分享,却不知我能不能做姐姐那个知心的人儿呢。”明耀说道。

    梦姐感到心头热热的,她这几年,心里憋了太多太多苦楚,何尝不想与人倾诉,可是面对眼前这个冤家,这等家门丑事却又有些羞于启齿。

    每当夜幕降临,帝都城里的少爷们准备开始愉快的夜间活动时,明耀就会成为他们如影随形的噩梦。那几年,明耀把这些二世祖们,收拾的一个个都成为了五好青年,什么强抢民女,欺凌弱小之类的事情统统不敢做,生怕被明耀找到借口堵上门来“行侠仗义”,甚至连酒都不敢多喝,只为了碰到明耀时能跑快一点。

    可以说,当年的明耀,在帝都公子哥的圈子里,完全是可以止儿夜啼的角色。人送外号,夜魔!——黑夜里降临的恶魔。

    “你也是个小混蛋,这时候了,还不忘调戏姐姐,你要真有那本事,倒是来拿呀。”梦姐佯怒道,抬起手来作势要打。

    明耀却混不吝的抬起了头,迎着梦姐的巴掌,这倒叫梦姐这巴掌半天也没法落下来了,明耀嘿嘿一笑,竟然大胆的伸手握住了梦姐抬起来的手,“我就知道姐姐不舍得打我。”

    明耀对秋志远的表现非常满意,淡淡的说道“现在想起来我是谁了?”

    秋志远机械的点点头“那么……”明耀嘴巴微张,挤出一个字来,“滚!”

    秋家呀,前任财政大臣秋风劲的秋家呀,哪怕秋老头去世了,继任家主,长子秋毅也是身居礼教部教务厅正卿要职,是帝都城里一流的家族。这样的秋家,想当初明耀打断秋志远一条腿时,明家也是花了好大功夫才摆平此事。

    明耀不屑的看着秋志远的屁股从门缝里消失,回头发现梦姐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挠了挠头,“看来姐姐是个有故事的人呢。”

    这可不是有故事嘛,原来梦姐是秋家的小姐,难怪当初敢骂林宝绅是阿猫阿狗之流,林书意也说不能拿她怎么样,记得当时林宝绅直呼梦姐全名秋梦寒,可明耀倒是真没把她跟秋家联系到一起。

    秋志远有些懵,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竟然敢这么嚣张的跟自己说话,被打断腿的事情是他的奇耻大辱,乍一听明耀挑破,就想要发飙,可看向明耀时却突然的觉得似乎的确是有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秋远志疑惑的看着明耀,一边打量一边回忆着,突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猛地从明耀身边的椅子上跳了起来,退到了墙边,指着明耀,不停地颤抖着。

    秋志远就是当初被收拾的最惨的那一批的其中一个,因为看上一个平民家庭的女孩,把她灌醉给糟蹋了,女孩的父母慑于秋家势力,不敢声张,女孩终日以泪洗面。

    结果,秋志远的噩梦就降临了,那一个夜晚,明耀带着一个金刚芭比突然出现,将秋志远堵在酒吧的包厢里,硬生生的打断了一条腿,本来明耀还想打断他中间那条腿,所幸被林书意阻拦了,但这已经让秋志远终生难忘了,他永远不会忘记明耀那恶魔之凝视落在他两腿之间时,他内心的那种恐惧和绝望的感觉,多年之后,每每想起,都觉得裆下一片冰凉。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无上大天尊三妻四妾记tfboys之冰冷三姐妹全球论剑《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邪宠大小姐:绝世狂妃最强恶魔妖孽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