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女仆?女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娇说完,明誉还未开口,只听门外传来一声喝彩,“好!”只见明澈儿挽着云柔走了进来,明澈儿看了一眼躲在柱子后头的明耀,做了个鬼脸,救驾及时,明耀也很满意,悄悄的冲着明澈儿竖了个大拇指。

    云柔走到小娇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番,谈了口气,说道:“这么好的姑娘,那么命苦,却能坚守自己,殊为不易,知恩必报,有情有义,这样的女孩儿,你又怎能瞧不起她?”

    说着,看了一眼明誉,说道:“老爷这书房,乃是军机要地,妾身极少涉足,不过今日之事,乃是内宅之事,我想,我应可置喙一二。”

    明耀吓得往后大跳几步,躲在了柱子后面,指着明誉说道:“臭老头,你要不血口喷人!事情还没搞明白呢!你要滥用私刑吗?还有没有法制意识了?!军务大臣当法盲吗?!”

    明澈儿在一旁憋得俏脸通红,险些要笑出来,没想到母亲这般温婉的女子,说起这不要脸的话来,也是这样一套一套的。

    明誉也有些无奈,惆怅的看着云柔,“夫人这番话说的,倒是和那臭小子一般模样,你们两个不是母子胜似母子,我反倒是恶人了……”

    “今日之事,耀儿本就没错,你凭什么处罚?”云柔等着眼睛对明誉说道。

    明耀倒是舍不得了,窜了过来,一把拉起小娇,“你跪他干什么,如果是要个女仆,我自己还不能做主吗?!”说到女仆,明耀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脑海里闪过各种女仆,小泽玛莉亚、初美理音、板野有纪、绘色千佳……轻咳一声,把邪念驱赶出大脑,明耀道貌岸然的冲云柔说道:“柔姨,我房里收个洗衣铺床的丫鬟,应该没问题吧?!”

    云柔笑道:“自然没有问题,祖训可没说不能有丫鬟!”

    明耀嘿嘿一笑,拉着小娇便走了出去,竟是没理会原本要打断他腿的明誉。

    明澈儿也冲明誉吐吐舌头,抬腿跟了出去。

    明誉无奈的冲云柔说道:“你呀,就是太娇惯这小子了,不然也不会从小到大,一直闯祸!”

    云柔却说道:“孩子命苦,他亲娘没了娇惯他的机会,难道我不该再好好照顾吗……”

    说到明耀的亲娘,明誉便不说话了,神情有些郁郁,坐到了椅子上,似乎受到了什么回忆的纠缠,有些惘然。

    云柔走到明誉身后,温柔的替明誉揉着头,轻声说道:“孩子大了,你要相信他自有分寸,明家的孩子,什么时候真的差过?至于这个姑娘,我们总有一天要离开他们,孩子身边能有个忠心耿耿的贴身人儿,难道不好吗?”

    明誉似乎有些疲倦,闭着眼睛,伸出一只手,攥住了云柔的小手,轻声说道,“罢了,随他去吧。”

    ……………………

    明耀把小娇拉回了自己的院子,把小娇摁在椅子上,自己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他对面,冲小娇说道:“小娇呀,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找到我家来的?”

    小娇低着头,被明耀一路牵着手走来,心里有些羞涩,细声细语的说道:“那日,林家二少爷的赔礼很快就到了,梦姐姐那时便要为我还籍,但她说,您要靠我引出莱姆那老流氓,我便又忍了数日,直到帮您了了麻烦,却再也不想在那青楼之地多待了,这几日急急的办了民籍,恢复了清白之身,了无牵挂,便来投奔少爷,是少爷帮小娇脱离苦海的,我就当是您给我赎了身,自然要以余生,报答少爷。”

    明耀挠挠头,“这些且不说,你既然来了,我自然可以安顿你,我是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哦,是梦姐姐告诉我的。”小娇说道,“一开始还不知道,打听了一番,才知道这地址竟然是明家,可把小娇吓了一大跳呢。”

    明耀心中了然,看来梦姐也是有消息来源的人呀,打了林宝绅,吓跑秋志远,梦姐便猜出了他的身份,看来确实不是一个青楼的经理那么简单的人物。

    再看小娇,明耀忽然有些无奈,这姑娘得怎么安排呀?难道真留在家里当个丫鬟?自己住在学校里,难道让她天天打扫空房?

    想了半天,明耀冲小娇说道:“小娇呀,留你在这里当个丫鬟,委屈你了。”

    小娇立刻说道:“不委屈,不委屈,少爷您别赶我走!”

    明耀看着小娇立马就要哭出来了样子,连忙拍了拍她的双臂,说道“我不赶你走,我是说,这个家,我一月也难得回来一次,你呆在这个,可是见不着我。”

    明耀笑着对小娇说道:“不过有一个去处,我倒是常常会去,你上那儿去,能帮我更多,也能常见到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而此刻的明耀,更是一脸懵逼的站在明誉面前,他甚至还没能开口问问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从内宅疾驰而出的乌木摁在了地上,然后扭送明誉书房。

    更蛋疼的是名誉此刻只是铁青着脸色,在他身前来回踱步,半天了,却都没开口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耀猛然转头看向门外,只见小娇低着头,怯怯的走进们来,立在明耀面前,小声说道:“少爷,小娇……小娇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明誉心知云柔极宠溺明耀,这番赶了过来,自然是为救这混球,老婆大人出马,今日恐怕是没法惩治这逆子了,不由叹了口气,“慈母多败儿,夫人未免太过放纵这逆子了。”

    云柔听了,有些不悦,“妾身倒是当得慈母一说,但我又何曾败儿了,耀儿这番气宇轩昂……”云柔说着,看了一眼已经从柱子后头出来,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坐在椅子上的明耀,话头不自觉的停顿了一秒,“嗯!气宇轩昂,在学校也是人中龙凤,如何不成器了?就说这姑娘,是为耀儿所救,此番义举,如何是逆子?分明是我的好儿子!”

    而明耀却终于忍不住了,“老爹,你这转了这么久了,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我这真是莫名其妙……什么纳妾呀?我哪儿纳妾了呀?我这黄花大小子,你可不能凭空侮辱我的清白!”

    明誉倒没想到这气死人的混小子竟然先开口说话了,“你还有清白?!人都已经到了家里了,你跟我说你清白?!”

    明誉被架在那里,也是尴尬,要说执意惩罚明耀,似乎是站不住脚,但说饶了他……明誉看了一样明耀那死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饶了他?老子过不了自己那关!

    这是,小娇也开口了,“老爷,夫人,小娇福薄,不敢攀附少爷,原本只是觉得,自己孑然一身,惟有蒲柳之姿,可尝报少爷恩情万一。却没想害少爷犯了祖训,小娇不敢奢求少爷垂青,愿意此生跟随少爷身边,为照顾少爷起居,做一个女仆,便心满意足,还望大人成全!”小娇说着,头伏于地,长跪不起。

    明耀都傻了,“小小小小……小娇,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娇看了一眼明誉,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的,不敢说话,明誉倒是一声冷哼,“现在无话可说了吧,你流连青楼我还没有罚你,而你竟然变本加厉,将青楼里的姑娘赎买回家?!你这样不要脸面,罔顾祖训,你还说你是清白的?”说着,拿起一旁的戒尺就要抽明耀。

    小娇看向明誉,躬身行了一礼,小声说道:“小娇本是良善人家,奈何家道中落,流落青楼,幸得庇护,未遭蹂躏。那日为歹人所迫,险遭凌辱,是少爷救了我,并教训了那歹人,歹人赔了一些钱财,姐姐就当那是我的赎身钱,还了我的民籍。”小娇说着,突然跪在了明誉身前,“大人,小娇虽然于青楼漂泊,却一直守着清白,如今也还了民籍,断不是那般浪荡女子。天大地大,无处可去,心中谨记少爷恩情,这才来寻少爷,愿以此生还之!”

    一旁的小娇见明耀都要挨打了,终于鼓起了勇气对明誉说道:“大人,您别责怪少爷,跟少爷没有关系,他是个好人,是奴婢自愿来服侍少爷的。”

    这是明耀第一次听到人家叫自己好人却没有生气,而是从柱子后头探出脑袋,冲小娇说道:“小娇,你跟那老头解释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明家是一个自己选择计划生育的奇葩家族,既然是计划生育,那老婆娶多了有什么用?所以,纳妾这个词,在明家,是不存在的,明家子孙不得纳妾,这也是写进祖训里的铁律,虽然这样的规矩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既然是组训,并恪守了数百年,便在明家人心里,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明誉异常的愤怒,明耀自小顽劣,行事狂悖,但明誉因为他母亲的事情,心中有愧,一直也为太过苛责于他,反而不停的跟在他的身后帮他擦屁股。但明家的祖训,这样东西在刻板的明誉心目中太重了,这一次他无法说服自己原谅这个不成器的儿子。

    “你说了半天,倒是把人带上让我看看是谁呀!”明耀也急了,莫名其妙的发一通火,他连原因都没搞明白,这可不是得着急吗?

    话刚说完,管家明白从门外走进来,冲明誉行了个礼,“老爷,那姑娘带过来了。”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洪荒之诗酒剑仙李白全职法师锋行天下捞尸人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武道一千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