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杀人不见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然而贵宾席上的贵人们可笑不出来,他们都瞪着目光此刻都汇聚在明耀的身上。是他!是他!就是他!果然是夜魔!原来他消失多年,竟是进了中央军校,并不是如传言所说,因为闯祸太多被罚回了祖宅。

    而明耀的对手石小磊,此刻就彻底呆滞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在比赛前祈祷了无数遍,这个明耀可千万不要是那个明耀呀!

    看来上天没有垂怜自己,那张噩梦中浮现了无数次的面容,他怎么可能认错!

    苦心营造的神秘气场因为自己的滑稽表现,荡然无存,看台上笑成一团……

    “你这个魔鬼,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是阴魂不散的跟着我?!!”石小磊自从看见明耀真容之后,整个人都有点不太正常,说话歇斯底里的。

    明耀冷笑着,“我可没有跟着你,跟着你的,是那个女孩一家人的冤魂,你难道忘了吗?!”

    明耀当年之所以收拾石小磊,就是因为他因为看上了一个女孩,所以设局,让女孩的父亲欠下了一笔巨债,然后他上门讨要,本来是想要趁机将那女孩抢过来,抵扣债务。结果老头太过脆弱,为了保护家人,当场了自刎在了他的面前。本来出了人命了,是个人也会收敛一点吧,可石小磊没有,依旧要把人家姑娘带走,姑娘刚死了父亲,眼看着又要落入魔爪,悲痛欲绝,哦不是欲绝,是真的绝了,他趁所有人不注意,冲进了院子里的水井,跳井自杀了。

    而石小磊口中却振振有词,“他们都是自杀的!关我什么事,那老头老老实实把女儿交出来,不就啥事也没有了,老子看上他女儿,那是他家福气,再说了,老子那是想要纳她做妾侍的,跟了老子她不吃亏!”

    “看来你真是毫无悔意呀!”明耀摇摇头,朝前垮了一步。

    “你别过来!!”石小磊一声惨叫,连连后退,他脑海里不断盘旋着他被扒光衣服,吊在集市门口的画面,记忆中那一张张对着他指指点点的面庞,这些年来,就像一只只野兽,在不停的啃噬着他的灵魂。关键是,明耀把他扒光了也就罢了,偏偏还往他身上套了一条轻薄透光的女士内裤还有蕾丝胸衣……

    石小磊是真恨呀,恨不得跟明耀同归于尽,可是他也是真怕呀,以至于见到明耀突然出现,竟是吓的连魂都给丢了。

    “求求你放过我,我已经在帝都没法待了,我躲得远远的,怎么就回来那么一次,还是会碰上你!”石小磊快哭了。

    “你躲得远远的?你躲得再远能躲得开你犯下的罪孽吗?!你在圣伽罗堡活的照样逍遥自在,女儿一家的坟茔却杂草丛生!你真以为你躲得掉吗?!”明耀步步紧逼,又朝前走了一步。

    石小磊是真急了,“老子要干什么,你管的着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不敢杀了老子!老子比完赛回去,该怎么活就怎么活!你管不了我!”

    “嘿嘿。”明耀却突然笑了,“我当然不敢杀你呀,那可是犯罪呢。小磊同学,其实我想了很久,当年确实是我过分了,给你造成了那么严重的创伤!所以,这回见面,我想为我当年的事情,做一些补偿!。”

    你想干嘛?!石小磊警惕的盯着明耀,他可不相信,明耀会这么好心。

    只见明耀目光中带着怜悯的望着他,说道:“我要……向你道歉!”不等石小磊反应过来,明耀突然转身走到了擂台中间,对着观众席,高声喊道:“现场的所有观众朋友们听好了,在这里,我要郑重的向我的对手,石小磊同学道歉!!”

    观众们也懵了,这是什么剧情?比赛当中直播道歉?!

    明耀接着说道:“四年前,我曾经犯了一个错误!我和石小磊同学闹了一点矛盾,于是,我对他做下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石小磊这时候,突然醒了过来,凄厉的一声怒吼“不许说!!”,一边举着剑,朝明耀冲了过来。

    明耀一看状若疯虎的石小磊气势汹汹的持剑冲来,第一瞬间竟然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继续大声喊道:“我对不起石同学,我竟然将他衣服扒光,吊在的帝都集市的门口!都是我的错,让石同学喜欢穿女士内衣的癖好暴露在大众面前,是我侵犯了石同学的隐私,我向他诚恳的道歉!!”

    看台上哄的一声就爆了,没想到看个比赛还能听到这个劲爆的八卦,观众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没想到呀!这个石小磊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心里居然是个异装变态!”

    “这个明耀好过分,石小磊好可怜!”

    “…………“

    忽然又有一人大声叫道:“我想起来了,那一年是有那么一个事情,集市口吊了个女装裸男,原来那个人就是石小磊呀!“

    他这一说,众人纷纷开启了回忆的大门。

    “是呀,我也听说了,是有那么一回事!“

    “这就是贵族呀,简直是把他们家族的脸面都丢光了!”

    石小磊呆呆的看着观众席,每一声议论都准确的打在他的心里,他,他仿佛看到观众席上几千张面孔全部变成了噩梦当中的那些野兽,正要争先恐后的向他扑过来。“不要!不要!”石小磊口中呢喃的说道。

    贵宾包厢的大少爷们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夜魔果然还是那个夜魔呀!石小磊这算是完蛋了,原本被吊在集市口上,平民百姓也不知道他就是石小磊,他远走他乡,也是为了找一个没人知道此事的地方疗伤,重新开始,这下全完了,从这个擂台出去,全国都会知道他石小磊就是那个被吊在帝都集市门前的女装裸男,是个变态。

    而此刻的石小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求求你们!你们不要再说了!!”说着,竟然把剑一丢,一路嚎啕大哭着,跑到擂台边上,一头跳进了水池中。

    裁判一脸复杂的宣布道:“石小磊罗落水!本场比赛胜者,明耀!”

    跳水!又见跳水!所有人都傻了,明耀……这就算是……赢了?见过靠实力赢的,靠运气赢的,靠计谋赢的,可是没人能够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可以靠道歉赢的比赛?!

    这个神秘人明耀,竟然一招都没出,光是道了个歉,对手就自己跳了水?这届比赛到底怎么了?水池被下了咒吗?怎么这么多人跳水?

    明耀把扔在地上的斗篷捡起来,继续装逼的一甩,重新披在了自己的身上,朝着裁判做了个揖,从容的走上吊桥,离开了擂台,留下唏嘘不已的现场观众依旧议论纷纷。

    ……………………

    明耀走过吊桥,看见兰斯洛特在一旁等候,“你这样子,是不是有些过了,他这下算是彻底被你毁了。”

    明耀摇摇头,“我原本也不想这样,不过我找人查了一下,这小子,到了圣伽罗堡之后,就老实了一年,然后就故态萌生,继续做了那欺男霸女的恶少,祸害的平民百姓,竟然比在帝都的时候还要多,这我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自己找死,不能怪我!”

    兰斯洛特也叹了口气,“人言可畏,可以杀人,这下看来,果真如此呀!”

    明耀却没时间感叹,“别叹气了,阿洛,我得走了,今天的比赛没什么好看的,咱们得回店里去了,凯恩斯这会儿估计要忙疯了,可别忘了,今天晚上,可是我们的春装新品发布会呢!”

    对明耀的期待值导致全体观众对之前的一场比赛兴趣了了,两位选手虽然在场上打的很卖力,场面其实也挺激烈,但观众反应却很冷淡,甚至连最后连胜者是谁都未曾记住。

    第一场比赛结束之后,终于轮到了备受瞩目的第二场比赛,因为比赛的另一方是石小磊,在场的贵族少爷们大多也是知道石小磊当初在明耀手上是倒了什么血霉,如果这人真是夜魔本尊,这可不是有乐子看了。

    裁判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这位选手,请摘下斗篷,大赛规则,所有选手都必须以真面目示人!”

    此刻,他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手指着明耀,不停的颤抖着。“是你!真的是你!!!”

    看到石小磊畏惧的表情,明耀迅速的收起了因为装逼失败而有些讪讪的神情,阴冷着脸说道:“很好,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有忘了我。”

    “石小磊这小子,刚回来帝都的时候,还迫不及待的约了我们哥几个说要找地方好好爽一把,结果抽完签之后,整个都萎了了,神神叨叨的。”贵宾席上,一个公子哥说道。

    “那可不是嘛,这小子当年是被那位给整惨了,就别说他了,我那天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吓的够呛,这要真是那魔头又回来了,这可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消息。”另一人回应道。

    丈夫女儿眨眼功夫都没了,老太太哪儿活的了,立刻也就跟着去了,这下子,一家三口就全死了。女孩家的旁亲报了警,结果,治安厅认定女孩一家三口都是自杀的,石小磊一夜都没过,就大摇大摆的从治安厅走了出来。这才有了明耀把他吊上了集市门口的故事。

    明耀当时是真恨呀,直想杀了石小磊,可惜他也知道,自己闹的再过分打断腿也就到了极限了,把人家家独苗给宰了,老头子可不会给自己擦屁股,还得连累林家、陈家一起惹麻烦,所以只好作罢。

    大赛制定这样的规矩也是有历史原因的,曾经的一届比赛,就出现了这么一名选手,始终带着面具,人们都叫他面具侠。这面具侠实力强劲,一路势如破竹杀进了半决赛,最终在与对手的战斗中,面具不慎掉落,众人才惊觉,这人根本不是报名参赛的那位选手,是个冒名顶替的枪手!这件事让那一届的大赛主办方沦为笑柄,颜面扫地,此后,便有了参赛选手必须以真面目示人的规则。

    得,没法装逼了……明耀心里暗暗的叹道,但还是本着装逼装到底的职业精神,浮夸的将右手举过头顶,然后缓缓垂下,抓住斗篷的一角,用力一扯,刺啦一声,斗篷纹丝不动,还被撕烂了一个小口。原来是系在颈上的带子还没有松开,因为太过用力,明耀差点没把自己勒死,咳了半天,明耀颤抖着解开系带,小心翼翼的把斗篷脱了下来,扔在了一边。

    “搞了半天,神秘选手原来是这么个货色……”

    “哈哈哈哈,这傻逼是谁呀,蠢死了!”

    “你们看,装逼就要遭雷劈吧!”

    七校大比武第一轮的赛程,预计要进行三天,兰斯洛特是四十一号,第一天的赛程到他为止,刚好结束。第二天,从四十三号继续开始比赛,而明耀的号码是四十六号,第二天的第二场比赛,便是由他登场。

    众人其实对明耀非常好奇,因为他足够神秘,赛前的各大实力榜单上,竟然都没有他的名字,选手介绍上面,竟然也就只有中央军校—明耀,这么区区几个字而已。而另一方面,看台上那些贵族少爷们,就更好奇了,这个名字,和当年那个笼罩在他们头顶上的噩梦,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是他,那么这个当年打架全靠仗势欺人的魔王,本身的实力,到底如何?

    吊桥还未降下,比赛的双方已经等在桥头,故作神秘的明耀穿了一件非常宽大的斗篷,将自己的眉眼罩在斗篷的帽子之下,一旁的石小磊心里就有点犯嘀咕,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不以真面目示人?又想起那个梦魇般的名字,石小磊心里就更嘀咕了。

    这时,吊桥落了下去,一旁的明耀不理会石小磊,抬腿便跨上了吊桥,石小磊也紧随其后,待到二人在场上站定,观众席上议论纷纷,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还挡住了容貌,这么神秘,难道是中央军校的杀手锏?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后来,他成了女装大佬七五养儿记[女穿男]最强狂暴续命系统万古杀帝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修二代的逆袭见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