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人 二十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郑国明一脸恼火,温姝暗乐,咳嗽一声:“言归正传,这么说,你跟郑淼是零交流?”

    郑国明忍着气,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样子,看向温姝:“也不是完全没有交流,她对生物很感兴趣,在家中的实验室里请教过我一些生物问题。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交流了。”

    看温姝记完,他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说:“你要是问我女儿的事,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我马上还有个重要会议,你也知道,我和快餐巨头谈供应汉堡牛肉的项目已经开始了,所以……”

    “公司的事情多。”郑国明声音低下去。

    温姝和高晓天走过去看画,金科留在原地,看着郑国明。

    “这画有问题吗?”郑国明站起来,也走过去看。

    “这应该是蓝兴海的作品。”温姝说道。

    温姝把画上的细节都拍了下来,转头跟郑国明说:“这幅画是谁拿回来的?”

    “应……应该是郑淼,有什么问题吗?”对于妻子和女儿的事,郑国明都不关心,也不确定。

    “还真有点问题。”金科把画拿了下来,画框的上缘被刀切了个口,刀口20公分,边缘很整齐,画布前后没有明显的垫高变形。从这些方面判断,当时里面被人取走的东西应该是薄片状的东西。

    “这是蓝兴海送给郝端妮的东西,怎么会在郑淼的家中?”金科脑中涌出青春剧中混乱的三角恋。

    温姝转头跟郑国明说:“郑淼的房间在哪,我想进去看看。”

    郑国明看了看时间:“时间太久了,屋里的东西都被整理过了。”

    “不想让我们进去看,该不会里面还藏着一个小四吧?”金科一脸坏笑,凑到他面前。

    “注意你的言行,小心告你诽谤。”郑国明对这个司机一样的男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好感,此时火气也上来了。

    温姝加重语气:“郑总,今天既然发现了新情况,就请你让我们进去看看。生意虽然重要,但死的人可是你女儿,你难道就一点不想找出凶手吗?”

    郑国明看温姝三人不看不罢休的样子,犹豫再三,才很不情愿的转身走向走廊,推开了最后一间屋子的门。

    “快点,我赶时间!”

    温姝三人踏入了郑淼的房间,房间收拾的很干净。金科二话不说,直奔墙角而去。墙角那也放了一幅画,如果他没猜错,这画应该也是蓝兴海画的。画的内容是城市风景,乍一看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金科仔细检查着这个画,拿着相机一通拍。

    温姝翻看着郑淼的一些书籍和笔记,一旁的高晓天翻看衣柜和抽屉。伴随着站在门边上的郑国明偶尔的咳嗽和浓浓的烟味,三人紧张而又小心的静静忙碌着。

    查找的过程中,一个信封从书本中掉落,信封很薄,上面有些干掉的颜料。由于这颜料将信和书页粘在一起,所以一开始温姝并没有发现,倒是忙乱中书掉在了地上,这信才挣脱了书页显露出来。

    温姝仔细看着纸上油彩的划痕和形状颜色,脑子竟然一闪而过一个模糊的画面,她仔细回忆,好像又什么都没想起来。估计张纸跟蓝兴海的那张画有关。温姝小心翼翼的打开这张纸,才发现这是一封情书,给郝端妮的,但是没有署作者名。

    温姝拿出相机仔细拍了起来,身后的郑国明看温姝一行并没有结束的意思,开始催促起来。这时高晓天在书桌抽屉箱后发现了一些废纸,看信所在的位置和摆放的形态来看并非故意,而像是在拉抽屉时,由于抽屉太满,不小心掉落在抽屉后面的。在这些废纸中,高晓天发现了一张上面带了蓝兴海签名的信,内容是写给郑淼的,上面有几行字:“你的帮助让我可以安心画画,送你一副画,没有夸张的用色,因为这里本来就很美。”

    高晓天看完思索了几秒,回头看了看金科刚拍完照片的那张画,估计画中的风景就是信中所提到的地方,这个地方说不定对蓝兴海来说很重要,他赶紧把这个发现告诉了一旁的金科和温姝,三人满心欢喜,这趟终于没有白来。

    郑国明手机一直在响个不停,他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温姝他们也找到了有用的线索,乖乖的收起设备准备离开。

    “等等!”郑国明捂着手机对着温姝的背影喊了一嗓子,马上又对着手机讲话:“我马上过去,再见。”

    挂了电话,他快走几步过来,跟温姝说:“离婚协议书呢?”

    “在桌子上,你自己拿吧。”

    温姝指了指屋里的茶几,径直走了出去。金科和高晓天看到温姝的眼色,心领神会,赶紧开了车门上车。

    三人一路风驰电掣,回到了‘日进斗金’。

    “真是好险啊,小姐姐你真是厉害,随便拿张白纸就把郑国明耍的团团转,还博士呢,哈哈哈。”高晓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仰着脸四肢摊开的坐在沙发上。

    “那可不是白纸,是孙娜写给他的信,只是不是离婚协议,是吴夏死后的赔偿款银行帐户,让郑国明赔偿给人家。”

    温姝这么一说,旁边的高晓天笑得更大声。

    金科摇头:“最毒妇人心。”

    温姝拿起靠垫朝金科砸去,金科一闪:“我这脸要是破相了,你可要对我负责一辈子。”

    温姝翻白眼:“要弄花你这老树皮一样的脸,得用这个。”温姝作势要把手里的咖啡杯飞过去,高晓天赶紧拦住她,嘴里小声嘟囔:“别砸,你要真要负责,我可要哭了。”

    温姝放下杯子,拿起桌子上的几颗花生飞出去,精准的打到了金科的头上。

    “哎呦。”金科捂着头,瞪温姝。

    “看什么看,再乱说以后就板砖伺候!”

    金科乖乖点点:“好,不说不说。”

    温姝拿出笔记本电脑放在了桌子上:“废话少说,我们来理一理今天的重大发现。第一,给郝端妮的画为什么会在郑淼的家里。第二,高晓天在郑淼抽屉后侧掉落物中发现了蓝兴海写给郑淼的信,如果内容属实,那我们就要尽快找到画作里的地方,因为这可能是一个重大线索。”

    金科点点头,先说了自己的意见:“画中的这个地方,无论是风景和视角的高度了开阔度都十分像是居民楼。”

    温姝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个场景像是在哪见过:“如果是居民楼那就比较麻烦了,城市的楼房拆迁变化太大,我们根本不能确定方位。”

    “如果是照片就好办些,至少信息量会大点,在地图上可以试着找找。”高晓天看着那张画,慢慢说。

    “大片楼房,树木,蓝天白云……笔触不细腻,而且不知道有没有选择性去掉一下景物,所以的确很难判断地理位置。”温姝盯着相机里的画看了又看,眉头始终锁着。

    “我可以先推测一下。”金科把照片放到投影上,提高声音:“在这个视角上,可以看到成片的楼顶,这些楼的颜色和形象都差不多。时间退后6年,那时这种七层高的商品住宅还是很普遍的。”

    温姝深看了他一眼:“还想知道一些资料上没有的事。”

    郑国明眉毛上挑,眼珠子向上一翻,漏出眼中三白,盯着温姝,竟让人不寒而栗。

    “她班上有个叫郝端妮的女生,还有个叫蓝兴海的男生,她平时在家有提到过吗?”

    郑国明话音未落,旁边一直在观察四周的金科突然开口说:“等等,这画是从哪来的?”

    金科往墙上一指,上面一幅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画里强烈的红色三角和5条白色的粗线十分扎眼,整体看有点像是一个指示箭头,的技法十分的眼熟,凑近可以看到下面的落款是一个“海”字,这让温姝心头一跳。

    温姝直面他的眼神,问说:“郑淼有没有记录日记的习惯?”

    郑国明想了想:“好像没有。”

    “蓝兴海是谁?”郑国明问。

    没人回答他,高晓天站在画的一侧,指着画框边上的一行小字说:“你们看,这上面用签字笔写着‘赠郝端妮’。”

    郑国明脸上有些愧色:“不知道,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除了提供金钱,几乎没过问过她的事,孙娜也一样。所以我们对自己的女儿,其实了解不多。”

    温姝有些意外:“你们一点也不和孩子交流?”

    金科吊儿郎当的回瞪他:“字面意思。”

    一旁的金科哼了一声:“事情多也没耽误你找三儿啊。”

    郑国明瞪他:“你什么意思?”

    温姝看了金科一眼,说:“我先给你摄像内容,等你配合完我们的调查,我再给你离婚协议。”

    郑国明本想拒绝,看了眼旁边司机模样,虎视眈眈看着他的金科和高晓天,沉默几秒,点了点头,问说:“孙娜应该把资料都给你们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平日里有看到她和社会青年来往吗?”

    他犹豫几秒:“不知道,应该没有吧。”

阅读食味知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十三号画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赤血龙骑神话之儒道至圣农门一哥儿小皇后娱乐之超时空相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