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人 二十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高晓天停下动作,回忆说:“郑国明之前是不是说过他收拾过郑淼的房间?他平时对女儿漠不关心,干嘛在女儿死后要对女儿的房间打扫呢?”

    温姝的眉头越皱越深,第六感中带着本就对郑国明的偏见。她窝在沙发上,想着孙娜之前的事,想黑狼的案子,想着想着,不知是不是连日奔波的疲惫,让她靠着沙发就睡了过去。

    等金科端着菜上来,看到歪在沙发上睡着的温姝,他在聚精会神看电脑的高晓天头上敲了一下:“你就这样让她睡了?”

    金科就吃她这一套:“这还差不多,哥这就给你做好吃的。”

    不知过了多久,温姝睁开眼睛,四下看了一眼: “我睡了多久?”

    “不久,就三四个小时吧。”金科瞅了瞅墙上的钟。“你等会,我把饭菜再热热,都凉透了。”

    温姝打了个哈欠,这才发现身上披着金科的衣服,她心里感激,却故意一脸嫌弃:“我说你的衣服多久没洗了。”

    金科把热好的饭菜端到她面前,嘿嘿一笑:“那正好,咱俩一起洗,省水了。”

    温姝拿起筷子,左右看了一眼:“怎么没见高晓天,他在电脑上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那小子被他爸一个电话叫走了。线索倒是没看到,但排除了很多地方,估计很快就能找到最符合条件的那个位置了。”

    温姝开始往嘴里扒饭,看她的吃饭动作跟男人一样,金科竟然生出一丝心疼,说:“一会我送你回去,早点睡,这事有我跟高晓天盯着找就行了。要是找到了,明天一大早,我们一块儿去验证是不是画中的那个地方,明天早上我们去接你。”

    温姝满嘴都是饭,疲倦的点点头。

    吃完饭,金科开车送她回家,车子刚倒出小巷子,那位穿着绿色收费褂子的老人又出来收钱了。

    金科摇下车窗,刚要给钱,温姝示意他对方是个假的收费人员,金科还是照样把钱递了出去。

    车子开出去,温姝问他:“刚才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他是骗钱的。”

    金科看了眼后视镜里越来越小的老人:“我知道。他儿子出车祸了,老伴受不了打击也走了,他一夜之间成了孤寡老人,神经也不太正常了,经常饥一顿饱一顿,这些钱也够他吃顿饱饭的。”

    温姝愣了一下,没想到事情还有这些内因,她看了眼专心开车的金科,转回头,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到了温姝住的小区楼下,金科看了眼黑漆漆的小区:“怎么连路灯走没有?”

    “早上出门的时候小区物业正在修电路,估计还没修好。”

    金科顿了顿:“我送你进去吧。“

    温姝笑笑,这是她住了十几年的老小区了,哪里有井盖,那个井盖是污水那个井盖是电路井盖,她都一清二楚,即便没有电,凭她对这里的熟悉,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担心的。温姝关上车门,背着身子挥了挥手,金科打开前大灯,看着她慢慢走了进去,直到看不见人了,他才调转车头离开。

    快到自家楼下的时候,温姝差点撞到一个人。对方转过身来,她看到是个穿着黑色或深蓝色连帽衣的男人,差不多三十来岁的样子。温姝下意识的说了句不好意思,没想到对方一直盯着她,幽幽说:“没事,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是不是刚下班?”

    男人的声音很耳生,温姝从他的面部轮廓判断,她之前从未在小区看到过他,再说这旧楼住户不多,这栋楼的基本都互相认识。往这边方向走的就只有这一栋,如果不是这栋楼上的住户,基本不会往这边走。这么晚了,说是亲戚上门拜访也说不通 ,而这个男人这么晚了还在她家楼下溜达,现在又跟她搭讪,温姝不得不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但语气上却故作轻松:“是啊,刚下班。”

    说完,温姝慢慢朝楼道口走去,她余光观察着男人,发现他还站在那,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想要朝她走过来。温姝愣了一下,越发感觉不对劲。即便她有点防身功夫,但现在夜深人静,她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拿什么凶器。情急之下正,她朝楼上自己家的窗户喊了几声,想把楼下几户邻居喊出来,没想到没人应声。

    她脑中忽然出现黑狼资料里关于他作案的各种手法,温姝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电梯没电了,她只能朝楼道走去。耳朵却仔细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发现对方没跟上来,刚要松一口去,忽然就听到了脚步声。

    完了,他跟上来了。温姝脑中警铃大作,加快脚步,走到二楼和三楼之间的楼梯间,她低头一看,就看到刚才的男人就这么仰脸看着她,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温姝顿时后背发凉,迈开步就朝前跑去,对方也跟着追了上来。

    温姝扯开嗓子:“着火了,着火了……”

    男人上前一步,用手捂住她的嘴巴,温姝往他手心里一口咬了下去,对方吃痛,一个手刀就朝她后脖劲砍去,就在这个时候,楼道忽然闪出一道明晃晃的大号手电筒光,靓娇拿着一把砍骨头的刀就冲了下来:“放开我女儿!”

    男人吓了一跳,看到对方手里拿的大砍刀,马上转身跑下楼梯。声音把三楼的邻居全都吵了出来,靓娇抱着女儿,气得浑身发颤。

    回到家,点着蜡烛,靓娇把女儿全身上下看了一遍,确定除了有点淤青,没什么大碍之后,才松了口气。

    温姝喝了杯热水,已经镇定下来。靓娇嘴里不停碎碎念:“明天一定要去找物业反应,这安保都怎么做的。”说完她忽然盯着温姝:“你刚才说在楼道下碰到那个歹徒的,那他应该不是来偷东西,他这就想害命啊。这个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我们这个小区虽然老,但是治安一向不错,小区里的人也团结,这都多少年没听过有盗窃的事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让你撞上了。”

    “第三个方面,画面中有一个虚化的背景建筑,建筑外形十分奇怪,像是一个钉子,这个奇怪的背景我想了想,觉得应该是一个水塔,可以着重搜索有水塔的位置。最后一点,看颜色和明暗交界线。画面中的楼体一面阴一面阳,色差比较大,这说明太阳光是从一面斜射过来的,时间上排除了正午阳光,从楼体受光面的绘画颜色上看,可以排除夕阳,所以仅剩了朝阳的可能性,而阳光是从画面的右手侧照过来的,这说明蓝兴海只有坐南朝北才能看到这种画面。我们又可以排除很多不符合这条件的楼盘,这么一来,是不是范围又缩小了许多?”

    金科说完这些,对着温姝和高晓天,自我陶醉的展开了双臂上下挥动,示意此处应有掌声。

    “不用学了,术业有专攻,你赶紧做饭去吧。”

    高晓天一头雾水,捂着头:“那……那我把她叫醒?”

    金科白他一眼,拿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用动作示意高晓天轻点,别吵到温姝睡觉。高晓天愣了一下,自己光顾着这些刺激案情,竟然连小姐姐睡了都不知道,他没想到的,这大老粗金科竟然也有心细如发的时候,看来,他是不能掉以轻心了。

    温姝飞来白眼:“有事说事,别给自己加戏。”

    高晓天赶紧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噼里啪啦的敲起了键盘,金科咳嗽两声,往高晓天那边凑去。

    金科把菜放进微波炉:“很久了,要不,你帮我洗洗?”

    温姝嘴巴一撇:“想美事吧,我家里还一大堆脏衣服呢。”

    “啊?敢情我的专攻就是厨子啊?”

    温姝拍起马屁:“你是总攻,多面手。”

    温姝自言自语中忽然顿了顿,转头跟高晓天说:“我在郑淼的房间里好像就没有发现她写过的任何笔记。按理说郑淼是个高中生,笔记考试卷应该很多,可怎么会没有见到?”

    等金科进了厨房,温姝就开始研究起来那封情书。情书上没有落款。温姝对比了蓝兴海之前的一些签名,和信中的字迹并不是很相似。

    “这信在郑淼家找到的,应该对比下郑淼的笔记,郑淼的笔记……”

    他顿了顿,继续说:“而蓝星海所在的位置能从这样的角度看到这些楼的楼顶,说明他所在的层高在是十二到十五层,这种接近二十层高度的楼盘在当时并不多,我们查一查六年之前的楼盘档案,可以缩小搜查范围。”金科停顿了一下,看看温姝和高晓天,接着说:“画上有树木,开的是桃红色的花,按照我们现在城市的绿化树种判断,大片的桃红色,代表的是花期9到11月的,如果没踩错,应该是羊蹄甲树开的花。但这种树并不是到处都种,如果能查到,那可以大大减少搜索面积。”

    温姝看着画,不出声。

    “你到高晓天那干什么,你懂电脑吗?”

    金科嘿嘿一笑:“不懂,所以要学嘛。”

阅读食味知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修二代的逆袭校园超强火少变身电竞萝莉影后重生:帝国总裁送上门甜妻缠绵:军阀大帅,喂不饱萌宠红包群穿越之培植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