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人 二十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阵狂风,蒿草剧烈的摆动,金科趁这个机会迅速靠近汽车,从车门内看进去,金科看到了温姝横躺在后座上,手脚被绑着,嘴里被塞满了布,车里有股浓烈的迷药味道。

    金科的血直往上涌,立马想冲上前去和那两个男人来个鱼死网破。他刚站直身子,身边的温姝动了一下,金科一喜,马上摸了摸温姝的鼻息,人没死,他送了口气,心放回了肚子里。

    又是一阵狂风,金科看准时机,一下抱住温姝,把她先转移到不远处的土堆后面,然后将温姝嘴里的毛巾拿出来,给她松绑了四肢,就在这时,黑夜里传来了高晓天的惨叫。

    金科赶紧用手指示意他小声点:“记着,出了路口再开灯。”说完,金科小心翼翼的关上了车门,慢慢潜入了草丛里,向路虎车靠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男人慌了神,他反应极快,伸手就想拿起旁边的剃刀。金科也不是吃素的,用力勒住他的手,男人借力使力,脚底一阵乱蹬,金科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和男人一起倒在草地上,旁边的高晓天看到金科,又惊又喜,急的嗷嗷叫,就是没法 站起来帮忙,手脚被绑着的他在地上拧来拧去,活像一只大毛虫。

    男人和金科在地上搏斗,黑狼身强力壮,一直不让金科手上的毛巾靠近他的鼻腔,即便刚开始毛巾捂过,但因为有口罩,也没能让他倒下。累了一天滴水未进的金科终于坚持不住,让黑狼挣脱了。

    男人的第一反应是先去拿刀,金科躺在地上,伸腿勾起脚背,给他来了个脚下绊蒜。男人扑倒在地,金科起身直接坐骑在男人身上,用接近两百斤的体重来重锉男人,接着又抡起铁拳,对着他的头一连串暴击,直到男人不再挣扎,金科才喘着粗气停了手。

    “行了,别哭了。”

    车灯的强光下,高晓天抹了把泪,在歹徒面前他虽然害怕,但没怂,这见了金科,反倒控制不住,哭得稀里哗啦。

    “哭个屁啊。”金科笑道,刚把高晓天的绳子松开,身后面就传来了温姝的尖叫。

    金科一回头,刺眼的灯光中,他感觉到一根绳子正准备绕在他的脖子上。金科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脖子,当绳子收紧时,手上的刀也被绑在脖子上,刀刃朝外,绳子越紧,绳子和刀刃之间的摩擦就越大。金科顺势一使力,刀刃“啪”的一声,割开绳子。

    男人愣了一下,转身就跑,金科一个翻身,一把抓住黑狼的衣领往回一拽,黑狼一个踉跄,“唰”的一声,金科手里的刀子就插进了男人的大腿上。

    “啊……”男人捂着大腿在地上打滚,金科喘着粗气蹲下来,醒过来的温姝怕金科有危险,赶紧跑了过来,金科猛地扯开了男人的口罩。

    两人顿时呆住。

    还躺在不远处的高晓天因为看不到,急的大叫,“快扶我起来,我要看看黑狼什么样!”

    金科过去把他扶了过来,此时,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高晓天瞪大眼睛,看着郑国明那张咬牙切齿的脸,震惊的张了张嘴:“黑狼是你?”

    郑国明不说话,警察赶到,跟温姝和金科了解了情况,把地上一言不发的郑国明押上了车。

    金科刚松了一口气,忽然感觉自己的脖子凉凉滑滑的。

    温姝的指腹在他脖子上轻轻一抹,手指上沾了血,她紧张的看着他:“流血了,赶紧上车,我们去一趟医院。”

    金科看她担心的眼神,心里受用得紧,干脆头一歪,倚在她身上:“哎呀呀,我的头……好晕啊。”

    原本还担心他有什么事的温姝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没事了,没好气的把他推开:“你买的晚餐呢?”

    金科嘿嘿一笑:“都给出租车司机当路费了。”

    高晓天挤到两人跟前,把金科的头撂到自己肩上:“小姐姐,金哥我来照顾,你赶紧第一时间把黑狼的稿子写出来发在你的自媒体上,时间就是知名度,你要是发表了这篇特稿,必定一炮走红,到时候广告商和粉丝就不愁了。”

    温姝也知道时间宝贵,所有的事堆积在她的胸口,不写出来她寝食难安,是时候让这篇稿子跟读者见面了。

    温姝一回家就抱着电脑,写写停停,心中纠结,了解完整件事情的经过,温姝那些年轻的生命,为娜姐,为这个曾经幸福的三口之家扼腕叹息,虽然事出有因,但后面的结果却出人意料,温姝知道这些会引发争议,但越有争议的事件越是好新闻,越能引发讨论的话题越是好话题,越有矛盾、越有冲突的事件越能吸引眼球,越能变成人们在茶余饭后的谈资。因为有争议有议论才会有人气,有人气才会有热度,才能带来更多的人对这稿子的关注,但作为目睹和跟踪这件事的人,温姝并不想只把娜姐定义为一个悲情的,为找到黑狼报仇而魔怔了的人,毕竟她是除了父亲之外,第一个教她如何写特稿并坚持理想的人。

    熬了一夜,早上七点整,温姝终于把这篇历经三个月调查的“人造肉背后”写了出来,她没有听高晓天的直接发自己平台上,而是发给了贾政经,想让他看看能不能转给新闻部,毕竟她还是更想在报纸上发表,让更多的人看到。

    几多分钟后,贾政经打来电话质疑她:“你这篇稿子是从哪里来的?”

    “我自己写的。”

    “你一个美食记者,怎么有能力把黑狼调查得这么清楚?”

    温姝有些心虚:“我……闲暇的时候去调查的。”

    贾政经那头沉默几秒:“温姝啊,我已经干这行几十年了,新闻部的人专门盯着这个事的都不见有你写的详细,你是不是觉得我不知道你所谓每天出去拉广告采访,其实都去做的别的事了?我告诉你,我是看在你之前拉回的那几个广告商才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你写这些东西让我帮你发,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和新闻部同事的感受吗?”

    “贾主编,您知道的,我一直想写特稿,现在有机会写出来了,您能不能帮帮忙?不用署我的名也可以。”

    “把灯熄了,快!追上他!”金科把饺子一放,指着前面的车子告诉司机。

    司机一脸为难:“大哥,你让我几万块的车去撵上人家几百万的车,强人所难了吧。”

    司机这才从刚才飞速飙车中回过神来:“哥们,你不是警察啊。”

    “再叫就解决你。”黑衣人带着口罩,嘴里的狠话听着依旧骇人。车灯前,高晓天全身无力,只能瞪大眼睛,看黑衣人放下了剃刀,两手在上衣口袋里摸索。按照黑狼的习惯,这是要拿出他最趁手的兵器绳子。

    金科藏好了温姝,一个箭步上去,双手一个熊抱,把右手里握着的,原来塞进温姝嘴里的那个带迷药的手巾捂在了男人的口鼻处,同时左手锁住男人的肩膀,同时往后一拉。

    “别啰嗦了,快追吧!”

    远远看到路虎车一路疾驰,路上车不多,它一路违章,在一转弯处,一头扎进了一片蒿草地。

    金科下手有数,他知道男人只是晕了过去,他拖着疲惫的双臂,拿起了地上的刀准备给高晓天松绑。

    “金哥!”高晓天嚎叫一声。

    “嗨!我们刚才跟的那个车,看到了吗,是我的车,我的钱包手机都在那里。”金科说着从口袋摸出刚才买饺子剩下的几十块钱递给司机:“我现在口袋里就剩这么些,那些饺子也给你,我先过去看看情况,你记得报警。”

    司机看了眼前面的车子,叮嘱一句:“哥们,你保重。”

    灯火斑驳加上蒿草很高,没有办法看清人脸,金科心里着急,怕温姝和高晓天凶多吉少。看着男人正忙着用刀子一撮一撮的把地上那人的头发割掉,金科一咬牙,决定冒险靠近汽车。此时的车门没关,金科不能确定车内还有没有人。

    晚上有点风,金科当过兵,他在野外受训的时候听教官说过,这种天气最适合打猎,风可以吹散气味,当风吹过树叶和草丛时,会发出响声,这时前进的脚步就要跟着风的节奏,风走脚走风停脚停,这样动静就不容易被发现。

    金科按着这路子在离车十多米的地方蹲下观察,看到一个戴帽子和口罩的男子正借助汽车的灯光在给一个跪在地上的人剃头。金科心下一惊,下意识闪过 “黑狼”两个字。

    “师父,跟上那辆车快!”

    “嗯?”司机刚喝了口水,还有些发懵。

    “停,就在这停。熄火。”金科在出租车上让司机停下,他下了车,站在路阶上向蒿草地里看,发现路虎车就停在蒿草地里亮着灯不动了。

    金科回到车上,对车里的司机说:“我就到这里,你现在知道这个地点吧。”司机点点头,金科接着说:“我没带手机,你快报警,叫警察来。”

阅读食味知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女主角[系统]重生网游之暗黑奶妈十三号画廊亿万妻约:总裁,狠狠爱!痴傻王妃绝冠天下就是喜欢你重生七零年代小军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