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疑云 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高白他一眼:“我是不缺钱,但我稀罕这运气。你不信这戒指从里面来的,这好办啊,这视频上显示太岁上面有戒指形状啊。”说着老高带上花镜翻手机,一着急又找不到视频位置了。

    高妈就看不得老伴掉链子,连连摆手:“行了行了,儿子,你先把戒指拿出来。”

    高晓天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爬到鱼缸上面,用渔网兜赶走了发疯撕咬的鲶鱼,捞起了那枚翡翠戒指。

    “那当然,要不说太岁是个宝贝呢。”老高乐得合不拢嘴:“我刚才跟你妈已经拍了视频了,从鱼拉开缝隙到戒指出现,全在我手机上,等会儿传给你,你不是有媒体朋友吗?可以让他们宣传一下。”

    高晓天半信半疑的接过来:“您老先镇定,都不是专业人,要不然找舅舅鉴定下?”

    高妈一脸喜气,忙点头说:“儿子说得对,我现在就给你舅打电话。”

    趁着父母在兴高采烈地打电话,高晓天又把眼光重新移到了鱼缸里。他疑惑的盯着这两条鲶鱼,他知道它们只有在进食的时候才会如此的疯狂。它们朝着这太岁的缝隙使劲,难道是在吃太岁?

    高晓天给老爸科普说:“爸,这东西鱼是不吃的,人也不能吃。我查过了,这东西就是一种不知名的粘菌。根本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证明它可以治病,说不定吃了还对身体有害。”

    老高一脸不信:“你都在哪看的,我可见有好多人都拿这宝贝泡水。昨天我还撕了点放进水里喝,的确感觉身子倍儿轻松。”

    高晓天张了张嘴:“您不是说没喝吗?怎么还真喝了?爸,您真被忽悠了,那玩意儿不能吃,要不信明天我拿中央台拍的科学纪录片给您扫盲。”

    “你才被忽悠了。”老高不理他,又看戒指去了。

    高晓天盯着水盆里的太岁,用手碰了碰这个黏糊糊有弹性的东西,起了一手的鸡皮。他赶紧又把手缩了回来,继续对着那坨东西观察,发现正如老高所说,这枚戒指是从太岁体内掉落出来的,他的确看到了太岁身上有戒指留下的痕迹。

    高晓天没想到这东西还挺邪乎,又仔细查看了太岁体块上的裂痕。这裂痕上有撕咬过后的拉丝状,估计是由于那两条鱼造成的。他用手指扒开裂痕,想看看那两条鱼到底在撕咬寻找些什么。他顺着戒指的凹痕,忍着恶心,伸出手指往里面用力一捅,裂缝一下子扩大,一种奇怪的味道冒了出来,高晓天感觉手指上触到了一种跟太岁肉不太相似的软糯感。

    他迅速抽回了手指,疑惑的将手指放到了鼻子旁边闻了闻:“我勒个去。”他赶紧把手指挪开,一股子怪异的油脂味冲进鼻腔。

    高晓天一脸恶心,转过头,看见父母还在跟舅舅通电话,他大声问说:“妈,你们没有真拿这东西泡水喝吧?”

    高妈笑嘻嘻的回过头:“你爸泡了一杯喝,我嫌脏,没喝。”

    高晓天气不打一处来:“我不都跟你们说了吗?在我没弄明白这东西之前,别随便吃。你们来闻闻这里面的味儿。”

    高晓天说着,把搓进去的那根手指伸到老妈面前,还没靠近,一股怪味儿就扑面而来。

    “哟,还真的是,太味儿了,还好我没喝。”高妈嫌弃的别开脸。

    老高放下电话凑了过来,还没等看清是怎么回事儿,那股子味道就已经让他捂住了口鼻:“你小子上顿饭吃什么啦?放个怪味屁还久久不散。”

    “这味就是这太岁里面散发出来的,您都敢喝了,还怕闻吗?”高晓天拿手指往老爸鼻尖上一伸,老高后退了几步:“你真是太岁的味道?为什么我喝的时候没闻到?”

    高晓天到水池边用洗手液拼命搓手:“我这不是往里伸了嘛,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怪不得那两条鱼一直撕咬这玩意,搞不好里面有猫腻。”

    老高胃里一阵翻滚,但又碍于面子,板着脸说:“别乱说话,头顶三尺有神明,再亵渎太岁,看我不抽你。”

    高妈看儿子不像乱说,也劝道:“要不我们把这太岁切开看看吧,你把这东西喝了,这万一真有什么,我们也好对症下药啊。”

    老高本就是个怕死的主,听老婆这么说,也不吭声了,高妈给儿子使了个眼神,高晓天赶紧说:“对啊爸,我现在就打开这个太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如果里面真有垃圾填充,那我找媒体朋友曝光,让你拿回本金和赔偿费。”

    老高摸了摸肚子,顺着台阶下:“那你小心点,别切坏了。”

    “得嘞。”高晓天拿了把刀,小心翼翼的顺着那条裂缝慢慢括开,等里面的东西慢慢展现完整,高家三口全愣住了,老高一转身,跑到厕所吐了出来。

    高晓天看着这一小截人指头,一身冷汗。旁边的高妈哆嗦着让他赶紧报案,他这才想起给金科和温姝打电话。

    早上的太阳晒到屁股,忙了一晚上的高晓天慢慢睁开眼,伸了伸懒腰,一看表,早上7点。他昨晚一共才睡了两个小时,折腾了一夜,现在还精神恍惚头重脚轻。

    父母就睡在旁边的沙发上还没醒,昨晚的场景历历在目。温珠和金科带着警察来把那个疑似人体组织的东西和带走了,金科去打听太岁来历现在还没回来,场面相当混乱。

    “噔噔噔”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高晓天的思绪。

    “怎么有门铃不按呢?”高晓天摁了摁发胀的太阳穴,走到门边,随口问了一句:“谁?”

    “我啊,开门。”还没等高晓天反应过来,老高忽然间起身走过来,一把握住门把手把门打开,转过头跟高晓天小声说:“是你舅舅,这事儿有戏。”

    “太岁头上不能动土!真不该动这东西啊。”高晓天愤愤把笔记本合上,金科眼皮一睁:“你小子从刚才就嘟嘟囔囔个不停,瞧你这一脸丧的,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高晓天已经做到对金科的调侃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他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爸用一百万买了个清洁器太岁在家当祖宗养,这次是被人坑惨了。吃一亏长一智吧。”高晓天说着忽然站起来:“我得回家一趟,不然老爷子估计就把那清洁器给吃了。

    高晓天没想到连老妈也被洗脑了,他跟着来到鱼缸边上,老高乐不可支的指着鱼缸底部说:“儿子,你看这里面是什么。”

    高妈接过来,用抹布擦了擦,递给伸长脖子等着的老伴。

    老高拿起戒指,对着灯细看了几秒,赞叹道:“翠绿欲滴 ,晶莹剔透,你瞅瞅,这里面还有一小块翡翠在流动,像鱼一样!”老高拿着戒指,兴奋的跟旁边的老婆和儿子说:“这成色,绝了!”

    “赶紧走。”金科摆摆手。

    一个小时后,高晓天刚到自家楼下就接到了老爸的电话。他心里一惊,急急接起来:“爸,那东西您还没吃吧?”

    高晓天带着好奇,再一次小心翼翼的爬到了鱼缸的上面,用抄网赶走了鲶鱼,把太岁给捞了上来。

    老高走过来看了看,夸道:“还是儿子想得周到,老伴儿,拿个盆装点水过来,把我的宝贝另放一个地方,别让那两条鱼把给吃了。”

    高晓天定睛一看,缸里那两只白化的鲶鱼正在往太岁表面的缝隙里钻,缝隙出露出一个环形东西,被两条鱼东拉西扯,一会功夫,一枚翠绿色的戒指就露了出来,来回摆动的鱼尾巴拍打着那枚戒指,戒指碰到玻璃鱼缸,发出“啪啪”的声音。

    高晓天也懵了,转头问说:“这……是从里面出来的?”

    高晓天一脸不屑:“至于吗?您老又不缺钱,再说你拍视频也证明不了这东西是从太岁里出来的。”

    高晓天盯着那枚戒指不解问说:“为什么要宣传?”

    老高一戳儿子的头:“傻啊!报道了这戒指就成无价宝了。”

    下午店里没客人很安静,温姝上班去了,金科躺在躺椅上半眯着打瞌睡,高晓天没叫醒他,自己冲了杯咖啡,开始给老爸查那个“神物”。

    他喝了口咖啡,打开笔记本先在网上搜索起来,可越查越生气,总觉得老头被人坑了。这网上大部分都是关于太岁的夸张说法,高晓天知道,凡是说太岁能治病的都是卖太岁的托儿。带着不解,他认真看了科学解密太岁的资料,这才彻底搞明白,这太岁其实是一种粘菌集合体,说白了当你吃它时,你其实是吃了很多菌进肚子里。太岁可以吞食微生物和细菌,这就是为什么把它放进自家鱼缸里后,鱼缸的水会比较干净,但它的功效,也就仅此而已。

    “吃!我才舍不得吃呢,你快回来看看吧,这太岁真是个宝贝。”

    高晓天皱着眉头推开自家门,高晓天的老妈穿着拖鞋小跑着来开门,一脸的兴奋:“小天啊,你爸买了个宝贝,快过来看。”

阅读食味知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危险关系gl帝少无限宠:甜妻,亲一口《我和女神的荒岛日记》《地府重临人间》六宫盛宠:倾城帝医妃[综]又玩脱了.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