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门缝里的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似从没出现过一般。

    但流淌过脸颊的泪水,回荡在心里的余音告诉莫凡,刚才的一切都不是幻觉,而是亲眼目睹,亲耳所听到的。

    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绯云城流传着很广一句话,说是顶尖的曲子,会把听者带入进去,让他感受到曲中的世界。

    最诡异的是,本来枝繁无叶的大树,陡然穿上了一身绿衣,巴掌大的叶子好似蛇鳞一样覆盖着整棵大树。

    原本长满血色花朵的矮坟,忽然就变成光秃秃一片了。

    而无字长着手臂的墓碑,两侧的手臂不仅没了,最关键无字的碑上,这时突然出现了四个字。

    大树,矮坟,墓碑,神秘诡异的白衣男子,以及从村外传来的莫测声音。

    他们之间到底有怎样的联系,为什么会出现在南凉村。

    而南凉村又有着什么,好好的一个普通人村落,为何会出现如此多鬼怪。

    还有那些村民,到底还有没有活人了。

    想到那些村民,莫凡忽然眼睛大睁,刚才他来时,明明看到那棵大树上挂着几十具尸体。

    现在却莫名的都消失不见了,要不是看到全身伤痕累累,跪在大树下立在矮坟上墓碑前的尸傀。

    他差点以为自己真做了个梦。

    尤其当他从怀里把腰牌掏出,看着上面写着。

    普通一星任务:魂感知东三里外的村落,有一头尸傀隐藏在村民中,每当夜晚它就出来吸取村民的阳气。

    请死神主消灭掉他,限时七天。(已完成)

    这就印证了刚才所发生的的一切,全部都是真的。

    只是,穿过心脏挂在大树上的那些人,到底哪去了。

    目光扫过四周,没有了月色的夜中,除了大树,矮坟,墓碑,以及死去的尸傀。

    整个南凉村东面的村口是一览无余,再无任何东西了,更不要说那些村民了。

    诡异,太诡异了。

    今夜所遇到的事情,实在是超出了莫凡的认知。

    现在他只想赶紧离开南凉村,所以把腰牌放回怀里后,他紧了紧一直握在手里的杀猪刀和血刃长刀,打算迈步从近在咫尺的东面村口离去。

    然而正当他迈步向前走去时,心忽然咚咚跳了起来。

    因为挡在村口处的那棵大树,以及那座矮坟和墓碑,一点征兆都没就摇晃了起来。

    接着他就看到那块写着“血衣侯冢”的墓碑,忽然间流出两行血水。

    看到这种现象,莫凡就晓得从这里出村是行不通了。

    所以他很直接,转身就朝来时方向退了回去。

    只是再次回到西面的方向时,莫凡心里很是忐忑,他不知道会不会如先前一样,走来走去还是回到原地。

    但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也只有这一条路能走了。

    因为现在马上就到五更天了,这意味着李山要回来了。

    唉!

    内心叹着一口气,经历了尸傀大战,目睹了大树、矮坟、墓碑,白衣男子以及从村外传来的那个声音。

    莫凡现在实在不想在面对鬼怪了,除了内心带来的恐惧,实力更是有天壤之别。

    一个最低等的鬼怪尸傀,况且他都不是其对手,更别说比尸傀还厉害的那些鬼怪了。

    现在他只能赌一把了,要是还走不出村子,只能去面对归来的李山了。

    走在有一点朦胧亮的街道上,眼睛余光撇过两旁的房屋。

    莫凡是心有余悸,从村子东面退回来时,好奇心作怪下,本想推开一座屋子房门,看看里面到底啥情况,以及那些从大树上不见的村民,是否回到了屋里。

    可就当他来到一座屋子前,把手放到门上正要推开时,屋里忽然传来一阵说话声。

    于是透着门缝朝里望去,这一看让他是全身发抖,一股至极的冷意透着脊梁骨是直达天灵盖。

    无它,只因透过门缝,他看了一个太阳高升,孩童放牧,妇女洗衣做饭,男人下地耕种,老人树下乘凉的南凉村。

    这一幕给他带来的震撼,比先前所经历的那些还要恐怖。

    尤其当一股饭香,一缕青烟,一束阳光透着门缝穿过来时。

    这种来之灵魂深处的恐惧,警告着他,如果门被打开了,将会有他无法想象到的事情发生。

    到时面临的不止生命那么简单,可能还有未知的事件。

    这也是他现在心有余悸的原因,好在万事有因果,在经历了一系列诡异鬼怪事情后。

    他终于没有在回到原地,而是顺利的走出了南凉村。

    乌云散

    一句“少了你身后那一个,”让白衣飘飘的男子,罕见的露出了一丝表情。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只知道笛声响起时,他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

    感受着手指擦掉眼泪的触摸感,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能动了。

    于是急忙抬眼向前看去,只见如蛇一样向他缠绕来的树枝,和从矮坟一跃跳出的血色花朵,以及变长手臂的墓碑,这时都消失不见了。

    随后只见他不在负手握笛,而是把长笛放到唇前。

    入耳只听一曲战意浓浓且融合着孤独,悲伤,彷徨,以及的向往的曲音,从长笛里悠悠传出。

    “血衣侯冢”

    看到这种情况,莫凡不仅没有因为又侥幸逃了一命而欣喜,反而恐慌了起来。

    笛声他以前在绯云城没少听,可从没有一首笛音,如现在这般让他身临其境。

    曲中所表达的那些意境,好似他都经历过一般。

    而随着笛音落幕,站在大树上那个白衣男子,突然间就在莫凡眼里消失不见了踪影。

    所谓,初听不知曲中意,在听已是曲中人,说的就是这样的音乐。

    遗憾是笛音很短,不及回味就已逝去。

    风消

    月落

    笛音初听很是平凡,但在听,却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嘴角滑过的泪水,带着一股咸味,在死亡面前,莫凡哭了。

阅读这里有鬼怪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快穿:黑化BOSS,撩上瘾都市之武道系统圣堂之城《至尊仙朝》乡村小医神洪荒之神话纪元快穿之世间百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