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春满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梵音哪里还有刚才的半点淑女气质,活脱脱的中年妇女骂街样,到最后似乎是嫌自己骂的不痛快,直接对着李青”呸”了一口,当然只是一种恐吓行为,并没有丝毫的真枪实弹。

    “好,我们就去春满楼,你去把奉节叫上,最后让他付账,反正春满楼是他家的。”接着李梵天继续说道:” WWw.5Wx.ORG

    对了,还有阿涛,这次非得好好的逗逗他。”李梵天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嘿嘿的都笑出了声来。等到他回过神来见李青还傻傻的站在李梵音面前,斥问道:”你怎么还不去?”

    李梵天对李青从来都没有客气过,也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反而这样还给他创造机会,省的他一直在自己旁边傻笑。

    李梵天抬头看了看天气,继续说道:”你看,这天马上就要下雨了,咱们赶紧去春满楼躲躲。”

    说完便开始拉着李梵音向着春满楼跑去。只留李青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街道上不知所措,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晴空千里。再看了一眼李梵天兄妹,健步如飞。想了想转身还是老实的去找人去了。

    李梵音确实是好久没有来春满楼了,也确实是想和温婉姑娘好好聊聊天。春满楼是族地最有名的风月场所,也就是青楼妓院。

    市井中人在茶余饭后总会谈论些什么,对与男人来说女人无疑是最佳的谈资,想那温婉姑娘多年独坐春满楼花魁首位,想必定是一位貌美如花的天仙人物。如此美人族中的大老爷又怎么回放过。

    于是几位邋遢汉子凑在一起,幻想着温婉是如何得体态丰腴,是如何得在大老爷胯下低吟浅唱,如何的搔首弄姿。想着想着,不由得等到天黑,在自家火炕上对着自家的婆姨卖力的耕耘,呼呲呼呲的喘着粗气,活像一头红眼的老牛。

    但李梵天深知其中有多少水分,首先温婉姑娘确实是一位美女,但稳坐花魁的本事不是那床笫功夫,而是舞技《盘鼓舞》。

    盘鼓舞要求舞者在七个盘鼓中以不同的节奏,时而仰面折腰双脚踏鼓,时而腾空跃起,然后再跪倒在地,以足趾巧妙踏止盘鼓,身体做跌倒状态摩击鼓面。这种舞蹈无论是踏鼓动作还是舞步姿态都对舞者要求极高。

    温婉正是盘鼓舞中的第一人,曾经在家族晚会上凭借此舞一鸣惊人,曾被数名太上长老赞叹过,这才被众人所知。李梵天在会后一打听才知道温婉竟是李奉节父亲李祖霖从小培养出来的舞姬,一来二去李梵天也就成了春满楼的熟客了。

    温婉在那次晚会过后就很少在春满楼为人跳舞,即便因此会惹得某些人不爽,但看在李祖霖的面子上只是笑骂几句,不会闹的太僵。

    李家在这混沌空间中待了有上千年头,在与兽人争夺生存资源上锻炼出了李家人强悍直爽的性格,但又因为战事频繁,人们享受生活的开放风流决心也渐渐成长。

    人们也不认为两者之间有什么冲突的地方,上至高官富豪在闲暇之余也会闲游街市为民间疾苦奔走高呼,下至乞丐,妓女在得知沙场战事也会抹几滴眼泪前去捐款投兵。所以李家的青楼向来大方之极没有什么污秽意思。无论是官员还是富商都是堂而皇之的进出没有觉得丝毫不妥。

    李家族地风气确实开放,女扮男装进青楼的人不在少数,即便是女子进入青楼也只是微微引人瞩目,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当李梵天领着妹妹走进春满楼时,管事早已经认出这两位族地著名纨绔的身份。不敢怠慢,点头哈腰的上前问道:”梵天少爷,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李梵天不耐烦的摆摆手问道:”温婉姑娘在吗?”

    管事连忙点头回道:”在的,在的。”

    李梵天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抛去一片金叶子,说道:”再去开一个单间,叫些漂亮姑娘,就说武涛少爷要来,这是赏你的,一会有大财主付账。”

    李梵天说完也不用管事带领,对温婉姑娘的房间他可是了如指掌。

    管事赶紧把那片金叶子收了起来,回道:”您就放心吧。”

    李梵天走过前堂,堂后是一处草坪,顺着草坪中的石子路到达一处白色院墙,一条小河环绕着一处小院,这处小院便是温婉姑娘住所,在这青楼闹地还有如此清净之所实属难得。

    李梵天推开房门,一位妩媚夺目的女子便轻挪莲步的款款走来,只见这女子双十年华,身材丰腴,露出纱裙的手臂简直是珠圆玉润,走起路来香风扑鼻,更加关键的是女子生的一副瓜子小脸,透露出一种清秀的小家碧玉感觉。这真是妖孽祸水啊。

    温婉听闻推门声,她一转头,婉约一笑。

    佳人一笑可倾国。

    温婉见是李梵天二人,当下上前握住李梵音的手,轻声说道:”好妹妹。你可有些时间没有来看我了。”

    向来是能言能语敢言敢语的李梵音或许是感叹来人的绝美相貌竟脸红的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温婉小手轻轻的在李梵音手上抚摸,继续说道:”几日不见,小妹又是俊俏几分,想来长大后也是一位美人胚子。走快跟姐姐进屋细说。”

    俩人牵手并行,李梵天落了几步跟在后面,在跨过门槛之时,这位名动族地的妩媚女子温婉突然娇躯一震,瞪着那双秋水眼眸,匪夷所思的看着身后的李梵天。

    李梵音见温婉停下脚步,双眼盯着李梵天,还以为是温婉姑娘不喜让哥哥听到俩人所谈话语,急忙说道:”哥哥,你就先走吧,我和姐姐说些话,一会找你。”

    李梵天一脸无辜对着温婉说道:”那你们慢慢聊。”

    温婉耳根通红,被锦绣纱裙包裹着的翘臀上传来一阵酥麻,他怎敢在此还如此放荡。

    李梵天对着温婉施了一礼转身走出小院,刚刚关上院门李梵天抬手看了一眼手指,说道:”这小屁股当真是又翘又软。”

    李梵天与温婉相识多年,依照李梵天的无赖性子,早不知占了温婉的多少便宜,摸摸小手,搂搂小腰,今日摸摸翘臀。

    李梵天按照原路返回,问了管事李青等人的单间,不由又是一阵云里雾里,好生快活。别看李梵天放浪形骸没有正行,但不知为何还是一位十足的雏,远远不像李奉节这种老手,所说的快活也就是摸摸小手,搂搂小腰罢了。

    当然如果没有跟在后面的李青的话就更加显的完美了,李青可以说是李梵天兄妹的发小,但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马都是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反正李青与李梵音就不是,李青从来都不掩饰对李梵音的爱意,但李梵音却从来都没有对李青有什么好脸色,可能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李青是一个胖子。

    是的,李青是一个胖子,十五岁的年纪,体重已有俩百多斤,而且正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提升。更关键的是李青不是一个憨厚的胖子,在李梵音眼中甚至是一个猥琐、下流的胖子,为了与李梵音有所接触,经常到李梵音家中蹭吃蹭喝,在李梵音父母面前一向老实本分,尤其是逗得李梵音母亲笑声不断,一口一个林姨叫着,可谁又知道李青在族地里干的欺凌弱小的丑事。

    李梵天继续说道:”要不带你去听听小曲,看看杂耍?”

    李青当然是不敢去,刚才只是说说就惹得李梵音一顿臭骂,现在要真按照李梵天说的去做,以后自己怕是别想再和李梵音说一句话了。

    李梵天看着李青对自己使得眼神,淡淡的翻了个白眼,只好对李梵音哄道:”梵音,你还不放心哥哥吗?哥哥什么时候在春满楼找过姑娘。”

    三人并排而行,李青本想跟在李梵音身旁无奈在李梵音仇视的目光下转身来到李梵天身边,李梵天对这种事情早已是见惯不怪。

    李梵音抱着李梵天的胳膊不断的摇来摇去,问道:”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李家在这片混沌空间中除了沙场战事与兽人的生死厮杀,自然也有柔骨香风的温柔乡。

    像这种风月场所自然有俩种风尘女子,一种是卖艺不卖身,一种是卖艺又卖身。温婉姑娘就是属于前者,在如此场所却又能保持着清洁之身实属不易,于是在春满楼之外的市井之地一直流传说温婉姑娘其实早已经成了大人物的笼中雀,养在深闺成为禁脔。

    李梵音这次说的更加干脆:”没意思,不去。”

    李梵天无奈的耸耸肩,转头对着李青说道:”给你个表现的机会,你说去哪里?”

    “春满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去和温婉姑娘聊天了,你干嘛去,不就是想找姑娘吗?要找自己找去,我哥可不能去,以后你趁早离我哥远点,我哥可和你不一样,你个变态,色狼。”

    李青果然听到李梵天的吩咐并没有什么不乐意,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快走几步超过李梵天兄妹,就这样与李梵音面对面倒着边走边说:”梵音要不我们去春满楼,上次你和温婉姑娘聊的可是相当开心的。”

    “你无耻。”李梵音听到春满楼三个字,当下松开李梵天的胳膊,双手插腰看这架势是要开骂了。

    “哎,别走呀,梵音,下午有时间嘛,来我家吃星斑虎肉啊。”李青一路大喊的追去。

    李梵天与李梵音是一对亲生兄妹,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两人越发出落得俊俏,可能是女子要比男子发育的早些,李梵音竟比李梵天还要高出些许,对比之下就显得李梵音更加的亭亭而立,再配上露在白裙之外的小腿,盈盈一握的腰肢,走在大街上绝对是让人侧目的绝美风景。

    李梵天抬头微微思索片刻说道:”要不我们去胭脂铺子给你买些胭脂水粉?”

    李梵音一听到胭脂就耷拉下脸皮,不开心的嘟囔道:”上次你给我买的都让娘给没收了,说是什么我还年轻,而且天生丽质不该用这些俗物,结果爹回来的时候,她都涂在自己脸上了。”

阅读梵天纪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重生七零年代小军嫂有一个天师都市之万界虚拟降临恶魔的宠妻:娇妻养成记每当变幻时神仙朋友圈中餐厅之我是大名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