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会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对,哥哥一直都和我在一起,没有惹什么事。”李梵音看到哥哥的眼神说道。虽说结果根本没有李梵天说的那么严重,但一顿教训却是免不了的。

    “这就好,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天天惹祸。”美少妇转身坐在了方凳上,独自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娘,爹呢?”李梵天虽说糊弄了他娘,但是正主不过来难免有点心慌,

    李梵天伸手拍拍自己胸脯,悄声的说道“还好,爹不在,”

    李梵天的母亲林悦琦也是族中出了名的美女,要不怎么能生的出李梵天、李梵音这样的俊俏子女。林悦琦侧身而坐,身段婀娜,时不时的撩一下鬓角青丝,风姿比温婉还要尤胜一筹,古典雍容,正如画卷上的仙子。

    林悦琦似乎闻到了什么鼻子微微一皱,看向李梵天说道:“你去哪里了?怎么身上一股胭脂味道?”

    李梵天嘿嘿一笑,从身后掏出一盒胭脂说道:“娘,这是孩儿在放学路上特地在翠雅轩给娘带回来的。”

    昊天阁,依山而建,虽是一阁之名却是占地也有上万亩,山脚下是农田药地,以及普通仆人生活居住。再往上便是护卫,家臣及亲眷,层层递进,诸多将军权贵以官职爵位高低渐次铺散。

    山顶最高处就是四象殿,四象殿乃是李家长老参政、议事之地,从山顶俯视,整个李家族地都是一览无余。也隐隐透露出族长权力至上的特点。

    此时,四象殿议事厅早已是坐满了人,从各个军团大佬到长老供奉甚至还有管理平民的管长。场面不说是十分安静,但却是让人感到压抑。

    因为李家已经好久没有举办过如此的会议了。在坐的可以说是整个李家管理层次的人物,或许里面还有和族长一脉不怎么对头的。但如今却都被聚集到大殿,各位都也是有点意外。但即便是这样,整个大殿也没有几个人大声说话,更不会来几句排挤的话。

    这就是一个家族的向心力,你平时可以各脉之间为了争夺资源打打闹闹,这都无伤大雅。但在一个关乎家族兴衰的时候,所有人都还是明白自身职责。一个完整的家族就像是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有根、有茎、有叶、还有寄生在大树上的各种虫类,缺一不可。

    “元昊兄,你可知道这其中缘由,为何族长如此兴师动众。”

    说话的乃是李青之父李天赐,其祖上乃是李家一位奉供,因为李家进入这陌生空间,一时人才凋零,特被赐予李姓。因此李天赐更是族长死忠,而李天赐更是凭借一身赫赫战功,与李元昊,李元奇并为三方军将,各领一路军团,镇守疆域,以保李家族人。

    所以李天赐也与李元昊关系颇为亲近。“这,我也不知,怕也是有什么大事,否则也不会将众人齐聚到这四象殿来。”

    李元昊也是眉头一紧,想当年众人齐聚还是因为数十年前兽山爆发兽潮。对与那场兽潮李元昊可是记忆犹新,数以万计的凶兽犹如潮水扑向李家族地,其中更有兽山妖族高手蓄势以待,那时李家人人披甲,不论男女老幼尽皆死战。

    虽说最后李家抗了过去,但也是伤筋动骨,诺大的李家存活下来的人数还不够万人。也幸亏最近几年兽山一直还算安分,使得李家又重新发展壮大。

    李天赐看着李元昊一脸不自然的表情,似乎也是明白了些,转头看向空空如也的首位,也只能无奈的静坐等待了。

    却说堂下众人,心中也是如那明镜一般。看如今形式,恐怕也和那数十年前的兽潮一般。虽说心中有些忐忑,但在座的那个不是刀山血海里趟过来的,修道之人本就是行逆天之事,又怎么会怕此磨难,当下也是把心一横,只等族长一来把话说的通透,再行搏杀,拼的一线生机。

    当下众人也都纷纷静坐,不再交谈什么,只安心等族长到来。场面一时安静的可怕,全场只有人们重重的呼吸声,排在末尾的管长们早已是满头大汗,要不是在场的都是位高权重的大老爷们,估计都快要怯场逃离了。

    “噔 ,噔”就在众人等的微微心急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来人正是李元昊之父,如今李家族长李熙阳。

    众人一见是李熙阳,也是瞬间来了精神,坐直了身体,虽说里面也有不少的人与其不合,身份地位也相差无几。但是李熙阳毕竟也是做了多年的族长,威严也不知不觉的影响着族人。在加上如此情景,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咳咳”李熙阳轻咳一声,坐在中央首位道:“今日,将诸位齐聚四象殿,实乃有件要事相告,这件事可以说关乎我全族兴衰,诸位可不荣忽视。”李熙阳开口就是直奔主题,毫不拖泥带水,可见此事重要性。

    “族长,你就说吧,在座的都是李家子孙,谁要是敢阴奉阳违,我武痴第一个活撕了他。”李熙阳刚刚说完,堂下就响起了一道粗狂的声音。

    “大胆,武痴。四象殿也是你可以放肆的地方吗?还不快滚出大殿去领族罚。”武痴说完便又站出一人大喊道,左手更是光芒闪动,运足灵力,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识。

    武痴是家族禁卫军的统领,是李熙阳一手提拔上来的心腹,而随后呵斥武痴的是一名长老,俩人素来不和,只是没有想到今日竟然在会议上发生冲突,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整个四象殿顿时剑拔弩张,而族长李熙阳却一反常态依旧一副平静。李元昊也是不解,见父亲不动,也就懒得管了。

    堂下众人有人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武痴一向以性情直爽出名,那句话也就是一句场面话,反而那位长老竟然开口训斥,甚至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念头。

    就这时,李元昊原本放松的身体微微一震,大殿中突然出现一阵灵力波动,俩股灵力波仿佛凭空出现,直直打到了武痴与另一人身上。俩人便仿佛断了线的风筝直直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殿外。

    武痴作为家族禁卫军的统领,实力自然不可小觑,,而另一位长老既然敢与武痴直面较量,实力怕也是相差不多。如今竟被俩道灵力轰出殿外,虽说是有偷袭成分,但也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的,起码李元昊就不行,不是说不行,而是不会这样轻松。

    “熙阳,你也太放纵他们了吧。”

    众人正在震惊于武痴二人倒飞出去的事实,突然听到一句这话,立刻转过头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族长身旁出现了一位青袍老者,年龄与族长也是相差不了多少,都是相当于七十多岁,只不过青袍老者更显得有精神吧。

    原先众人都没有察觉到李熙阳身旁竟有此人,不是自己刚才确实忽略,就是此人动用什么高深秘法,当下便开始细细打量起来,这一打量更加皱起了眉头,视线在转到老者身上竟然开始模糊。

    李熙阳说道:“都是同族,我又怎么忍心。”

    “不忍心,就不应该做这族长。”

    “嘎…吱”李梵音慢慢的推开房门,小脑袋伸进房门缝隙中左瞧瞧右看看,悄悄的说道“哥,没有人,爹娘都不在。”

    “啊,幸好爹娘不在,估计也是睡下了。”李梵天小手拍的胸脯从李梵音身后钻了出来。

    李梵天说完,等了许久见始终无人说话,便又抬头望了望,这一望大厅里静悄悄的也没有个人影。“难道我幻听了?不应该啊,我才十五岁啊,难道是未老先衰?”李梵天不解的自言自语道。

    “你爹啊,刚才族长派人过来说是有什么事,就走了。”美少妇不满的说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事,都这么晚了。”

    说完眼神还不自觉的瞟了一眼窗外。李梵天之父李元昊,李家三杰之一,狼烟军团军团长,常年驻守家族东疆,如今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却被叫去参加会议,怪不得让人不满。

    “哥,我说你怎么会去春满楼啊,原来是不敢回家了,那以后不会我们都这么晚回家吧。”李梵音问到

    “要不怎么办?上次爹知道了我气我老师,那是一顿狠打啊,这要是再让爹知道了还不打死我。”李梵天轻声进门说道

    林悦琦看着那份胭脂,不由的露出了笑容,说道:“这乖儿子,的亏了娘没有白疼你。”林悦琦笑着站起身来,接过李梵天手中的胭脂,满脸笑容的走向自己房间。李梵天自豪的对着一脸懵的李梵音说道:“就知道娘的鼻子灵,我特的从温婉房里拿了一盒胭脂。”

    李梵音一阵无奈。

    “咯咯,臭小子,还未老先衰,老娘在你的身后呢。”一道调笑声从李梵天背后传来,随后李梵天便感觉自己那软嫩的小屁股蛋子被轻轻拍了一下,分开之时还不忘捏了一把。

    李梵天屁股一紧,急忙转身。定神一看,只见一位美少妇双手抱胸,一双小眼神也是亲昵的看着他,“咯咯”的笑着,身体乱颤,看来一时半会也是停不下来了。

    “没有,我可是一直都很听话的。”李梵天赶紧回话道,“娘要是不信,可以问音儿,她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的。”李梵天怕其不信,便将李梵音拉了出来,还不忘悄悄的对她做个眼神。

    “说吧,又惹什么祸了”原先那位美少妇也停止了笑声,缓缓的走到大厅。

    李梵天在族中可是出了名的顽皮,几乎每天都会给你惹出什么祸来,也幸亏他是族长最疼爱的长孙,再加上其父亲李元昊在族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手下也有数十处资产,更有狼烟军团这样的虎狼之师。凭借这权势能压就压,压不了的给点好处也就不了了之。但族中地位和李元昊相媲美的也不是没有,再加上最近族中形式多变,所以能不惹祸还是最好。

    虽说李梵天所在的空间不同神魔大陆,但是却也有昼夜之分。距离学堂上的那场闹剧已经过了七个时辰,李梵天也在春满楼待了整整七个时辰,李梵天实在不清楚女人都在聊的些什么,要不是自己催促的紧李梵音估计还不知道要聊到什么时候,现在的混沌世界早已经白日西落,步入夜晚。

    经过一天的劳作,人们早已是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去梦乡。同样,对于李家族长一脉所居住的昊天阁依旧如此,只剩下还有几队守夜的下人。

    “天儿,你是不是又闯祸了?”就在他们兄妹俩你一言我一句说个不停的时候,一个让他俩熟悉的声音响起。

    李梵天吓得汗毛炸立,怔了一怔,片刻大呼道:“啊…爹娘,天儿知道错了,天儿不该顶撞老师。’李梵音听到声音也是吓了一跳,眼睛左瞅瞅右看看寻找声音来处。

阅读梵天纪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天威三界全职法师神封录[星际]追戮世界腹黑总裁狠给力超神学院之神级进化[综]又玩脱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