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离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元昊见李梵天又恢复了往日的心态这就放下心来,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

    李梵天确定父亲走后,这才无力的瘫软在了浴桶之中。想起这这些天的时光,想想父母即将离去,不由眼睛发涩,眼眶微红,几滴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却不料李梵音推门而入,看见李梵天现状问道:“哥哥你怎么了?”

    “这次你娘和你妹妹和我一起走。在你筑基之后也来边界找我吧。战场才是最能提高你实力的地方”

    李梵天双手在脸上狠狠的揉搓几下,换上一副平淡表情说道:“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李梵音一脸嫌弃的看着李梵天说道:“这是锻体液啊,你不嫌脏啊。”

    李梵天冲着李梵音恶狠狠的说道:“要你管啊,有什么事快说,我还要洗澡呢。”

    李梵音看到李梵天丝毫没有伤感的表情,一副猛虎归山,囚鸟出笼的气势。李梵音生气的撂下一句“那你就好好洗澡吧。”转身走出了李梵天的房间。俩人都是失落的,离别之际却没有好好告别也是遗憾的。

    入夜,李梵天躺在随意铺就的软榻上看着桌上的灯光,不知在想着什么。依照往常李梵天早已经伴着窗外透露进来的月光沉沉睡去。

    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是李梵天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脑袋里乱成了一锅粥,或是想着这几日与父母的生活时光,或是想着父母离去自己又该如何如何,有或许想着以后再次相见是何时。反正李梵天是伤心的,就连看着的那灯光都是冰冷没有温度,李梵天直接熄了灯,钻进被窝开始睡觉。

    今夜李元昊一家是平静的,就在这平静的表面下,每个人的心都荡漾着涟漪。另外两间房中的呼吸声迟迟不能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林悦琦睁开眼睛,看着上方装饰精美的房顶,忍不住说道:“你说天儿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事吧。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身旁的李元昊转身搂住了林悦琦的腰,说道:“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吗?”

    林悦琦也转过身来,就这样与李元昊面对这面说道:“什么?”

    李元昊笑了一笑说道:“我怕以后没有人管他,他会欺负别人。”

    “不是还有他爷爷呢吗?再说天儿什么时候欺负过别人。”

    李元昊睁开眼睛,严肃的说道:“就咱爹那么溺爱天儿能管的住他,还有就是他欺负别人的事,前几天武痴可和我说过,他家的小儿子就是被天儿拐到了春满楼的,春满楼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青楼的。结果人家孩子回家后满脸的唇印,身上的胭脂味就更别说了,关键是武痴在问孩子干什么了,孩子都哭了。”

    林悦琦安静的听完也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把脸凑得离李元昊更近了些说道:“那怎么叫欺负,那叫享福。”

    李元昊一阵无奈,目光移到反射在地板上的月光,暗暗想了一句“由其母必有其子。”李元昊现在可以断定李梵天无赖性子多半是从他母亲这里学来的。

    林悦琦双手强行把李元昊的脑袋扭回来,看着他说道:“你说这话是不是也像享受享受啊。”

    李元昊眉头一皱,把身子转了过去,开始睡觉。

    林悦琦看到李元昊的动作不由得嘴角微翘。

    林悦琦以前是最喜欢逗李梵天玩的,看着李梵天被自己逗的羞涩脸红的模样就是一阵开心,到最后渐渐的李梵天习惯了,有时都敢开起林悦琦的玩笑。

    之后林悦琦将对象转移为李梵音,可是李梵音毕竟是少女,脸皮薄,每次开玩笑就泫然欲泣,弄的林悦琦还的哄她。现在倒好,李元昊光荣的接替了兄妹俩的任务,林悦琦自然高兴,想一想去那东疆看看也不是太无聊了。

    雄鸡啼鸣,旭日东升。

    今日李梵天早早的就醒来了,借着晨光自己整理好被褥,整个过程都是那样寂静沉默,之后便独自端坐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屋外才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声,李梵天知道这是父母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但李梵天依旧不为所动,直到传来李梵音的叫喊声他才站起身来,不过也只是站起身,并没有推开门走出去。

    “哥哥,你醒了没有,我们要走了。”李梵音站在李梵天屋门口喊着。

    李梵天向前迈了一步,便又停了下来,他的内心或许是挣扎的。

    “别喊了,你哥哥估计还睡的了,就让他睡吧。”林悦琦看着她说道。

    李梵天是起的最早的,但就是不愿意走出这间房门,那道门槛就像是一道鸿沟,跨过去就是那方寸雷池。

    渐渐的屋外的声音消失了,李梵天这才推门走出去。院子还是原先的模样,只是在李梵天眼中变得有点冷清。顺着走廊,李梵天去了旁边的李梵音房间,房间摆设依旧不变,只不过缺少了很多东西,比如李梵天为她买的胭脂水粉,又比如李梵音最喜爱的裙子衣服。

    李梵天想着想着不免有些出神,“咕噜,咕噜”肚子一声响把李梵天拉回现实。“想再多也是没用,还是去找爷爷填饱肚子吧。”李梵天说完披了一身衣服出了门。多年的与母亲妹妹的生活,显然让李梵天比同龄人成熟许多。

    “从明天开始,你就去你爷爷那里吧。”

    “为什么?你嫌弃我了?”

    一阵无力感袭来,是的。李梵天现在确实是无力,他松开握着的李元昊衣袖,只想在在散发着微微热气的锻体液中好好的躺一会。

    李梵天沉迷于自己建造的心理感情纠纷不能自拔,还没有注意到李梵音的到来。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又处于男子汉的本能反应到自己哭泣的事实不能让妹妹看到,短暂的时间李梵天大脑在快速飞转,不仅要克制自己被李梵音吓到的恐惧,还要想出掩盖自己哭泣的办法,一时灵光乍现,双手捧起一把锻体液就擦在脸上。

    李梵音走到浴桶旁看着李梵天的动作不解的问道:“哥哥,你是在洗脸吗?”

    李元昊一脸黑线说道:“明天我就要走了。”

    “走?去哪里?你不是说以后都不走了吗?”李梵天微微有些激动,无意中伸手拽住李梵天的袖口。

    李梵音鼻子一皱,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我明天就要走了,来看看你。”

    “走就走吧,这还要说,你走了我正好出去寻欢作乐,省的你拖累我。”有些人总是喜欢将爱慕思量藏在深腹,外表装作一副平淡无奇的面孔。

    “今天,边疆来报,兽山调兵频繁宠宠欲动,所以我要走了。” 李元昊无论是在边疆军团,还是家族族地都是一位直爽的汉子,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有点软弱,或许是有点感觉对不起李梵天。

    “那为什么要我去爷爷那里?”李梵天一脸不解

    但在李梵天的眼中看来这明明就是父亲没有出息的受不了这种场面而故意想要靠这种口气壮胆罢了。“这爹你放心啦,我惹的都不是事,再说了不是还有爷爷吗。”

    李梵天低头垂目,问道“什么时候走啊?”

    “明天。我走之后别给我惹事啊。”李元昊换了一种口气警告道,怕是看出了李梵天的心情,故意转移注意力。

    “能把你吓死也是为难我了。”最近这几天可能是被李梵天影响的,李元昊一个一下正经的人也会开玩笑了“我来的时候,你正闭的眼睛,咬牙切齿的,我估计捅你一刀你也不会知道。”

    李梵天现在身体还在虚弱状态小脸煞白,哪里有心情开玩笑正色说道“爹,明天要教我什么啊?”李元昊每次来看他都会通知他下次的学习内容,李梵天也是习惯的问到。

    这十多天李梵天每天都和李元昊待在一起,由刚开始的微微生疏恐惧,到现在的亲切,他感受到了一种在与母亲林悦琦在一起感受不到的感觉。

    或许只有父母都在身边才是家,父爱母爱相互结合才是真正的爱。李梵天现在的感觉就像你得到的东西有一天突然要失去,这就是不舍吧,而且这种东西还是你最最不能失去的,关键你还不能阻拦。

阅读梵天纪元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极品撩妹狂少宠爱甜心:帝国校草,请住手!主神乐园小气总裁霸道妻《美女总裁俏房客》女皇遗妃(GL)嗨,我的长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