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阳寿成谜,悔不当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呃,收了阳寿也不记得……”

    “再前面!!!”

    “被人家吸干阳气……”

    “肯定的了,你也真的是不争气,受了伤怎么还失忆了,跟拍电影一样,究竟是怎么被人家吸干阳气、收了阳寿也不记得,愁死我了!”黄一飞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其中一个鬼差按着我的头,固定住我的方向,另一个鬼差拿起设备长长的管子上面的瓶口,对准我的嘴巴,呼呼呼不断从我体内抽取着什么。

    就像在医院体检大夫让大口深呼吸然后用力呼出来,与检查肺活量大小的过程很类似。

    唯一的差别就是,这个呼吸和吐气不是一般的小检查,而是在一呼一吸中逐渐耗尽我的阳气,即将就要了我的命!

    我使劲浑身解数,手紧紧抓住瓦墙突出的部分,也想站起身来,哪成想抓了一下还是没站起来,哎,只能挪了挪屁股,乖乖坐在那里了,谁让自己伤的那么严重。

    “是啊,他们招数神通广大的,对付凡人轻而易举就有各种方法,归根结底应该是利益吧,肯定是做某种交易,成龙不都说过吗,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我接着对他说道。

    黄一飞听到我的话有点诧异,他抿了抿嘴唇,楞头冷眼地看着我,就像看一个马上要死,居然还有功夫嘴贫调侃的脑残一样。

    阴风再一次拂过我们的脸颊,凉森森的寒意之所到之处,还残留着墙外树木交错断裂的声响,像是一条巨蟒爬过草地后留下的痕迹一样……

    “你的记忆恢复了?”黄一飞低头瞅了我一眼。

    “您刚才说到关键词,我才依稀有点印象的。不过我即便全部想起来也没用啊,已经是个快死的人了。话说回来,黄老师我弱弱问一句,我在这里还有几分钟的小命了?”

    “阳寿,阳寿!知道什么意思吗,小鬼?”

    “妈耶,您别吓我,称谓怎么突然从牛油果变成小鬼了。”听到这个奇怪的称呼,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我喘了口气,回答他问的问题,“阳寿,当然是在阳间活着的寿命啦!”

    “那不就结了!阳寿是你在阳间活下去的寿命,而你现在所在的阴间城,是肯定不会受到影响的啦,只不过,你以后就失去了重回阳间的任何希望了,只能彻底留守在这里,做一个死人,也就是鬼!”

    我明知道“死”字的含义,可这个东西一旦放在自己的头上,也一样是吓得肝颤,简直快吓尿了。

    我拼命的摇摇头,绝对不行,我不能死!这不是怕不怕死的问题,静下心想来,我这从头至尾,不就是个loser吗?

    一个职场小白,工作没什么骄人的业绩,工资也是最底层的编辑稿费,没给家里什么生活品质方面的救济;

    恋爱么也是个小垃圾一只,和少泽两个倔脾气凑在一起,从来都不懂得忍让,也不配做一个善解人意的女朋友;

    最失败的就是我作为女儿的身份,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道理,曾经磨破嘴皮子跟别人说过,自己却从未真的放在心上,这眼看就要死了,才知道他们的珍贵;

    最最无脑的是,得知好朋友邢朗死掉了,我是那么的有勇无谋,凭借阿Wing送的神奇的红绳玉石,沾了点预测死亡感受死神的超能力,就真的以为自己有两把刷子。

    于是孤身一人、两手空空就闯入阴间城想要查处真相,细想一下,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是我太自作聪明了,其实我就是个蠢蛋,十足的笨蛋!而今又把他送给我的唯一的红绳玉石也弄丢了……”我的脑子完全失去了控制,想起自己曾经犯傻的一幕又一幕,自己都想哭。

    “哎哎哎,你嘟囔什么呢,什么红绳玉石?”黄一飞用手轻轻推搡我一下,我才从沉重的思绪中抽离出来。

    “就是我说我丢了那只红绳玉石啊,是我的鬼差好友,哦,我的初恋男友,呃,不过他已经是个鬼差了,我们人鬼殊途后的第一次重逢,他送我的东西,那是一个充满灵气和法力的玩意。”

    “男鬼差送你的灵气之物?这个东西什么样子?”他一脸的关之心切。

    “是啊,阿Wing是一名鬼差,他送给我的,他说的我的生辰八字很奇特,用这个东西能震慑住靠近我的脏东西,谁知道带上它不久,我反而能看到各种鬼魂,亲眼所见哦,要不是有它,我怎么可能来阴间城呢?”我痴痴地望着他。

    “你接着回答我的问题,你说的红绳玉石,是个什么样子?”黄一飞的声音有点激动的颤栗。

    “嗯,具体模样嘛,要形容的多具体啊?白色圆玉,红色绳结……

    “人人都能看得见,抑或是它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它是个阴间之物,所以只有鬼魂和灵媒或懂法术之神人能够看得到,普通人是看不见我手上的红绳玉石的,我还记得,那时候我朋友是当晚死的,白天我碰到他的时候,我的红绳玉石就在不停抖动发出摄人心魄的光,就像在时刻提醒着我点什么……”

    “这太好了!你这种纯阴的命格,一旦碰到这种纯阴佩戴之物,反而满足了所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的条件,你就可以施展通灵的本领了,很多问题本应该迎刃而解啊,你怎么会混成这个鬼样子?”

    他的话说得我晕头转向,天上一脚地下一脚的,完全听不懂。

    “我是说,这个红绳玉石是会帮助你的,它是你的法宝和武器啊,就像我黄一飞身后这把阳血剑一样,拥有神奇的法力。”

    黄一飞的声音再一次有些激动的颤栗,仿佛整个身子都在我的眼前颤抖起来。

    “可是,我的红绳玉石丢了,已经不在我的手上了……”我悻悻地低下了脑袋,消沉不已。

    “还能不能想得起它丢在了哪里,在谁的手上?假如你想得起,我们现在立刻去找寻!”

    “找它,能扭转乾坤,补得了我的阳气,救得回我的阳寿?”我依旧是一脸的迷惑不解。

    “我只能说,有了法力我现在是阳阳大法师,可以阴阳两界上天下地,没了法力,我只不过是你公司一个普普通通的编辑顾问,肯定不一样啦!”

    “可是我真的想不出,别逼我了,我现在脑子就像浆糊一样,黄老师……”

    “我不是逼你,这不是穷尽脑汁想办法嘛!”

    “嗯,我知道,也并没有怪您的意思,只是,这红绳玉石真的已经下落不明了,我再也回不来我的家,看不到我的妈妈了……”想到这些,我的鼻子很酸,估计眼眶又是红红的了。

    黄一飞看得出我脸上的绝望和难过,也低下头默不作声了。

    空气凝住了大概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突然眼珠一转继而望向我,我看到此刻他的眼睛佷亮,亮的犹如天上的星星。

    他兴奋地看着我说:“我想到了,我想到还有另外一个办法了!”

    黄一飞的这句话,宛若把一个充满绝望暗淡的世界,蓦然焕发出一丝丝生生不息的色彩。

    黄一飞不住地叹气,想必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葩而又棘手的事情了,他站起身来,把头高高的举起,望着遥远的天空。

    阴间城遥远的上空没有一丝皎洁,我们依然夹在一片死寂的瓦墙砖片中间,狭长的羊肠小路就像一条巨大的黑色毛虫,随着一分一秒的流逝缓慢地爬过。

    “如果刚刚在您和鬼差搏斗后,直接拖我返回阳间,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我心里很乱,也知道现在最没资格埋怨他,可是听到自己马上就要两腿一蹬死掉了,谁能没点情绪啊?

    “被人家吸干阳气!对,我就是被那两个素未谋面的阴间小兵吸干了阳气,他们人模狗样我还记得!”

    这时我的脑子里立马显现出当时的画面:一个奇形怪状的设备摆在眼前,我的四肢被铁锁束缚地牢牢的。

    从他身上灰滔滔的破败衣角,看得出他刚刚费尽全力试图带我离开的过程中,也有受过法力打击过的痕迹,他的眉头锁的更紧了。

    沉默了许久,他不禁又自责起来:“这也怪我太大意,在来之前居然没察觉到这个坎儿,不过,我记得你的阳寿没这么短啊!”

    “果不其然啊,这阴间小差真是恶毒,这不是要生灵涂炭吗?卯足力气对付阳间活得好好的人,这背后一定有恶势力在作祟。”

    站在我身边的黄一飞突然用拳头捶了捶瓦墙,啪地一声,几块破碎的瓦片随之落下,差点没砸在我身上。

    “那根本就不现实,首先,我必须找个小憩的地方缓和休憩一下我们双方的元神,更重要的是,如果不趁早修复一下你残殇不堪的灵魂,即便真的带回去灵魂附体,也是难上加难。”他喘着粗气说。

    “那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被阴间城提早收回阳寿?”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惊呆了,满手心的汗。

    “我现在都要死的人了,您这是来搞笑的吗!我说上一句,前面!”

    “等会!黄老师,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说什么?我说,你愁死我了!”

    阴间城的树叶犹如中了魔咒一般疯狂的起舞,树叶与树叶之间的摩擦声响彻云霄,远处孤魂野鬼再一次唱起了呜咽漫声的死亡哀嚎曲。

    “那,那,我该怎么办啊?我真的要死了?就,这么死了?”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不是正好符合你刚才说的,我的八字有问题,占过早衰亡的命格……”我怂了耸肩,嘴里强忍住要破口骂娘的话,我这什么命啊!

    “呸!八字是八字,命格是命格,即便有问题,也可以用后天法术或者个人德行的修炼来缓解,况且,你再早也不是现在啊!”他有点些许的激动,脸色蜡黄蜡黄的。

阅读我与鬼差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异能故事会最懵幸孕:竹马太酷挡不住绝世倾城:废材也逆天神级修炼系统一宠成瘾:帝少撩妻入怀[快穿]不好意思,在下性冷淡不做皇后嫁阁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