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东南有信,青楼有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换句话说,你可以不尊重楼里的姑娘们,但,你绝对不能忽视那些姑娘们背后等着一览方泽的男人们!”

    听到尚七的话,叶无良心里蓦然生出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还是第一次有人用如此奇葩的方式威胁自己,但从某些方面来说,对方说的好些又颇有些道理,让他根本无从反驳。

    望着那张三分倔强七分无赖,强做滚刀肉状的稚嫩面容,尚七笑了笑,说道:“年少可以轻狂,但绝对不可以太狂。”

    ————————

    金陵自古繁华。

    这座曾经的开国帝都虽然在太宗北迁后落寞过些许时日,但依靠着东南豪族们庞大的底蕴以及依然还留住在此的某些功勋世家,它并没有如人们预想的那般衰落下去,如今反而有着更胜于往昔的繁荣景象。

    此时,天色未暗,夜色未稠。

    西方天际尚且还有几抹落日余辉停留着,不肯散去。

    但,无数盏各种式样的灯笼烛盏已然在这条名闻天下的街巷中各个楼阁里燃亮起来,将此地照应的犹如白昼一般。

    随着几声入夜的锣音响起,寂静了将近一天的花街烟柳巷开始了独属于它的喧嚣。

    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醉人迷魂的酒香脂粉味道。

    这里随处都可以见到俏丽曼妙的动人身影,随时都能听到温柔软糯的莺歌燕语,足以让每个游逛此地的男人都感到意乱神迷,不能自拔于其中。

    所谓的天下人间,恐怕也不外如此了。

    街巷尽头,万般喧嚣深处,灯火阑珊的不起眼角落里,一栋略显古旧的九层木楼默然的在浓稠夜色里静立着。

    九楼之上,夜风裹带着沁人的凉意拂面而来,撩动着层层红衣,卷动着如墨般的黑发。

    已经在此多时的红衣女子浑不在意那些近乎遮住面孔的乱舞长发,只是紧紧的依偎在灰黄色的竹栏旁边,看着下方不远处的街巷楼阁,各色行人,不时举起酒壶饮上几口,醉眼迷离。

    喉间微动,几行没有能顺利入口的清酒顺着猩红饱满的唇角,沿着雪颈滑入衣衫,将本就半透的红衫紧贴在动人起伏的曲线上,愈发将女子的身影衬得犹如天人。

    突然间河中某处画舫里传来一曲歌乐,时断时续,仿佛被勾勒起了心中的某些往事,已经微微有些醉意的红衣女子也跟随着低声哼唱起来:“一厢情愿,无始也无终……”

    “我已经让北六九去接他们了。”曲罢音还未散,一个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红衣女子身后的中年男人,满是柔情的看着那道落寞背影,感慨道:“多少年都没听到你唱了。”

    红衣女子并没有转身,只是轻轻嗯了一声表示回应,而后继续独自饮酒,遥看着满城春色。

    静立了片刻,看着红衣女子似乎没有再多的反应,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的中年男人眼眸中掠过一抹无奈,有些黯然的转身离去。

    沉默的走了几步,中年男人脚下顿停,他抬起头看着夜空中悬着的清冷钩月,自嘲的摇了摇头:“为什么我喜欢的姑娘都想着做他的新娘?”

    ————————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

    拂面而来的微凉夜风终于让叶无良从刚才的剧震中清醒过来。

    他犹自不能相信刚刚听到的一切,抿了抿有些干裂的嘴唇,涩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尚七点了点头,回应道:“老板娘交代过了,只要你能还清楼里的那些欠债,到时候她就会给你个九大门派的修行名额。”

    “而且,包过!”

    里面的内容虽然简单,却是极为清楚。

    三个月前,叶无良那位久无音信的父亲,竟然在身无分文的情形下在金陵城里流连那座百花青楼数夜之久,期间风流潇洒,无比快活,更是在最后无钱结账的时候,将远在西霜城的叶无良抵押给了对方为奴还债。

    “你毁了也没用,一式三份,还有两份原件保存在金陵城里。”

    当然,最重要是,他本来就是个欠债方,即便是官司打到了金玉堂里,那位老板娘还是有占理的地方。

    忽然,尚七的语气平和了许多,他说道:“当然,我们都不希望那种难看的局面发生,所以,作为此次交易的另外部分,我将代表老板娘给你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随信而来的还有一份抵押书,叶无良细细地检查之后,绝望的发现,确凿无疑。

    自从娘亲故去之后,那位名义上的父亲叶轻候,就很少出现在叶无良的生活里,最多的,也不过是在某个清明祭日是乍然露面,然后就匆匆离开,不知所踪。

    从鸡鸣寺的素面到夫子巷的老鸭汤,从前朝帝殿前的百兽像到玄武湖畔的夏雨荷,每个到过金陵城的人都能列举出无数不能错过的胜景和美食。

    然而这其中,最令他们心动赞叹无疑还是那秦淮十里河畔,云集着无数青楼歌坊的花街烟柳巷。

    看着想要蠢蠢欲动的叶无良,尚七劝说道:“叶少爷,你要知道,这世间上有种债是绝对不能亏欠的,那就是风流债。有个女人是绝对不能招惹的,那就是老板娘。”

    “哦?”叶无良不屑的冷哼道:“我倒是很想知道,如果招惹了,那又能怎么样?”

    “如何?”仿佛是听到了天底下最有意思的笑话,尚七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说道:“那意味着你得罪的将不仅仅是个老板娘,更有可能是某位王将的二姨太,某个重臣未过门的小妾,某个宗门首座暗恋许久的红颜知己。”

    “你要知道,百花楼虽然只是一座青楼,但却是金陵甚至整个明国里最出的青楼之一,素日里光顾那里的客人不是富豪显贵便是朝府要员。”尚七顿了顿,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这些年来,走进楼里的客人不在少数,走出楼外的姑娘们同样也不在少数。”

    叶无良愣了愣,有些不太明白:“那又如何?”

    这封从南都金陵不远万里送到叶无良手里的信,是一位名为百花楼的青楼老板娘写的。

    白纸黑字,寥寥几行。

    叶无良从没有想到,那个几乎在心里已经死掉的父亲竟然会突然间冒出来,给他如此大的一个惊吓,更没有想到,那位老板娘竟然还真的同意了这个荒唐至极的请求。

    卖子替父还债为龟奴。

阅读且笑江湖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人生赢家培训指南重生盛世宠后邪气前夫,一吻到底天上掉下个俏王妃六零清平纪修真聊天群最强无敌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