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枯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处在不同的路上,两个灯台的兽首都看向一个相近的方向。

    “莫非有什么特殊含义。”他很快见到第三个灯台,那兽首也在抬头远望,看向不知名的地方。

    只因三座灯台离得近了一些,兽首看向的地方只能得到一个大略方向。

    怀着这种想法,陈夭格外注意沿途所见的树木,甚至那些阴暗中的花草,蜿蜒古木上的藤蔓都没有放过。

    “不管怎样,总要看一看。”他小心前进,越过大片林木与古殿,前方骤然开阔,一株大伞般的老树孤零零耸立,周围十多丈内寸草不生,哪怕青苔都稀稀落落。

    这种与众不同的树,自然是陈夭搜寻的首选,而老树附近一个阵图也没有,这更让陈夭新奇。

    “难道真是它?”他缓缓靠近,全神戒备,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小心。

    不知为何,这看似生机勃勃的老树给他枯寂凋零之感,明明近在眼前,却仿佛虚幻迷离,像是将过去的片段强行拼凑在这里。

    这让他警觉,但以寻龙望气术和望古穿今术都不能看出缘由。

    他徘徊着,绕树三匝,突然目光一凝,抬手朝老树一处死位拍击。

    像是打在水面上,老树波纹不断,露出模糊的另一番景象。

    他心下一喜,接连在更多死位拍击。

    终于,在波纹震荡最为猛烈之时,眼前场景骤然变化。

    周围的其他事物还是老样子,唯独这株老树化作一株古意荡漾的枯树,一种熟悉的感觉传来,与下风院陈大常的居所一般。

    他的身体忽然一震,感受到异样的心绪,竟有声音在耳旁飘荡。

    “南北两树,一枯一荣,其形在荣,永葆生机,其神在枯,亘古长存。” WWw.5Wx.ORG

    “这是对形与神的某种诠释吗?”陈夭心动,催动时空两印。

    前方虚空旋转,打开一个涡流门户。

    他一步跨入,就像当初获取象典,也是漫漫无尽的光芒。

    只待数个呼吸,他走出光芒,正见蓝天白云下,草木丰美、山峦迭起,好一片生机勃勃的苍茫大地。

    “一个外荣内枯,另一个外枯内荣……”他走向正前方,唯有那茅屋一模一样。

    没有门户,没有桌椅,里面空空荡荡,只在中心有一口硕大的孔洞。

    一条石阶盘旋向下,很快就没入黑暗中,唯有一些奇异的绿光闪动时,才能看到更深处的石阶。

    他微微一笑,轻车路熟的踏上石阶。

    看到那来来往往、惊慌失措的绿蝴蝶,他不禁想起曾经的梦城。

    原本是繁华的符师圣地,却在成药坤一脚下化作泡影。

    一年多过去了,也不知梦城重建的怎样,能否再现昔日荣光?

    叹息一声,他很快来到底部,见到一扇紧闭的石门,门匾上却无一字。

    “为何无字?”他心下略微奇怪,轻松推门进入。

    刺目的光华过后,是和下风书馆一样的布置,乍一看几乎就是另一个下风书馆。

    书架的书籍都不是实体,是记忆凝聚的光,整个书馆也是由整块心灵石雕琢而成。

    “圣符师当年是怎样找到这样大的两块心灵石,亦或者,两处书馆源自同一块心灵石。”陈夭心动。

    略微等待一番,一个长着老者面容的光彩蝴蝶飞来,与当初在下风书馆看到的蝴蝶老者一模一样。

    “小子,震惊完了吗?可否感觉自身的不足?是否发自内心的自卑?有没有因为如此多的真理之书而绝望?”蝴蝶老者鄙夷中带着睿智,高贵之中带着倨傲。

    陈夭佯装惊道:“你……你是器灵?”

    蝴蝶老者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众多书架,眼里有沧桑闪动:“数千年过去了,你是第二个来到此地的人。”

    陈夭心下怪异,他能确定两个蝴蝶老者不同,可对方说出的话竟出奇的一致。

    蝴蝶老者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在提醒,这个时候他应该发问。

    “另一人莫非是……嗯?他是谁?难道是某一代有辛氏皇主?”陈夭险些说漏嘴,关键时候醒悟,陈大常不该来到此地才对。

    “不是他。”蝴蝶老者摇头道,“他们那一族,只是负责看守,没有钥匙根本无法进来。”

    “钥匙就是特殊的法吗?”陈夭道,前番在下风书馆的蝴蝶老者口中了解到一些,这次在这里应该可以得到一些补充。

    蝴蝶老者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这年轻人,还算有些见识,知道时空双印不是真的钥匙。”

    “既然不是真的钥匙,那能否得到法典?”陈夭暗暗准备,脸上却一副忐忑。

    蝴蝶老者道:“不管有没有钥匙,只要能来到此地,就拥有了获取法典的资格。”

    “还请前辈指点。”陈夭暗笑。

    陈夭小心行走,凭借寻龙望气术避过一个又一个阵法,一些格外高深都被他以左手探开。

    走过门口附近的开阔地,周围事物越发密集,给人拥挤的感觉。

    陈夭要在其中找出法典的封印位置,只能凭借自己的摸索。

    他目光一亮,走入稍远的一条路,得到另一个指引。

    如此,哪怕对大神灵院不了解,他也得到一个大略的位置。

    一条条道路在林木与殿宇间穿插,每一个目光所及的尽头都充满幽深。

    时而有鸟兽虫鸣,呜呜啾啾,却难以见到身影,像是古老岁月遗留,至今回荡。

    一步又一步,他顺利的来到老树近前,并没有遭遇任何袭击。

    他稍微松了口气,细细的观察起来。

    早在大神灵院外,他就以怪石尝试过,无法得到指引。

    “万年前那位禁忌,在符师世界是圣符师,在咒师世界却是圣咒师,原典被他收集,而后拆分为象典、法典相继封印,那么法典的封印方法,会不会与象典相似,也是某个大树?”

    依然没有发现,也在尽头见到同样的灯台,一如先前的灯台,并没有奇异之处,可他察觉出灯台上方兽首的联系。

    不多时,这条路到了尽头,正见古老的灯台,在其顶端一只异兽形神皆备,活灵活现。

    “是有辛氏的瑞兽,传言他们的血脉神形便是此兽。”陈夭细看一番,并没有发现异样,这才折身走入另一条路。

    古木扎虬,石殿沧桑,厚厚的苔藓铺满道路。

    一缕缕阳光洒落,被繁茂的树叶剪成斑驳的光影。

    世间总有大神灵院被某个存在潜入的传言,可究竟大神灵院内部是何布置,却鲜有人知晓。

    哪怕号称万事通的易云,都说不出半点梗概。

阅读最后的道族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是至尊武破九荒三国帝皇之万界征战我从镜子里刷级全职法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